华夏春秋 第十篇 海啸行动 第六章 红色天空

yuertou 收藏 24 47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篇 海啸行动 第六章 红色天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赵隼鹰在海上艰苦求生的时候,又罗开领导的解放军攻台部队并没有因为总参谋长的孙子下落不明而停下了其进攻的步伐。

在付出了损失7架F-15的代价后,空军终于干掉了3架E-2T,并且把最后那架吓得躲进了“佳山基地”,直到战争结束都没敢再露面,而作为“买一送一”的“交易”,20架台湾空军的F-15E与18架F-16成了那3架E-2T的陪葬品。

在打瞎了这几只台湾空军与指挥系统的“鹰眼”后,解放军空军消除了最大的麻烦,其后面的计划也就能够顺利进行了。

摧毁台湾军队的指挥系统是第二轮空袭重点中的重点。而解放军空军也是花出了血本在进行这一任务。400架战机中,除了150架承担起了与台湾空军争夺制空权的任务外,另外的都承担起了这一任务,携带着各种炸弹、导弹想台湾军队的中枢神经发动了一次次猛烈的进攻。

为了达到独立的目的,台湾政府是把大量纳税人的钱用到了军队建设之中,虽然台湾连年高额进口武器的事情最为招摇,但是对提高军队战斗力帮助最大的还是对起指挥通信系统的建设与改进。

在台湾军队的指挥体系中,虽然衡山地下指挥所处于大脑的地位,但是海军的“大成”分系统,空军的“强网”分系统以及陆军的“陆资”分系统却充当起了“九头虫”小脑袋的角色。这些分系统能够保证在衡山地下指挥所受到严重打击之后对台湾军队进行指挥控制的功能与作用。而这就极大的分散了解放军空军的打击范围,要想彻底的瘫痪台湾军队的指挥控制系统,就必须要将这几个大系统都完全摧毁。

最为麻烦与棘手的还不是这些分布广泛的指挥机构,而是台湾的通信手段与方法已经得到了质的提高。以前台湾军队的指挥主要依靠的是无线电通信系统,但是这种系统已经在过去的战争中被证实是相当不安全,也是相当容易遭受到打击破坏的。所以在台湾军队进行改革的时候,其指挥系统的通信方式也发生了转变。现在的通信方式主要是依靠埋在地下电缆与光纤。要想破坏这种通信渠道,光依靠空军的轰炸是远远不能够完成的。

处与台湾军队指挥系统首脑地位的衡山地下指挥所有数条与外界联系着的通信光纤。其最低级已经能够直接指挥分散在台湾西部平原的旅级部队。另外还有伪装良好的十多个卫星通信天线保持着与美国、日本的联系。这让台湾军队在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侦察能力后还能够从美国、日本那获得战场的动态变化,为台湾军队继续抵抗解放军的进攻提供了情报基础。

而解放军空军的打击重点就放在破坏台湾的这些通信系统与手段上。其中重点的重点就是要摧毁衡山地下指挥所,但是遇到的困难却是难以想象的。

解放军空军手中虽然有钻地能力达到了五十米左右的重型倾切炸弹,即使这能够对衡山地下指挥所构成巨大的威胁,但是解放军手中却没有衡山地下指挥所的详细情报,特别是没有衡山地下指挥所的布局图,这就让空军的轰炸成了一种“赌博”式的袭击。在方圆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要想让一枚炸弹能够很“幸运”的炸中衡山地下指挥所的要害部位,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不现实的事情。而当空军消耗了50多枚这样的炸弹之后,衡山地下指挥所仍然在顽强的向外界发出通信电波,所以解放军空军也就放弃了这种徒劳的努力,将打击的重点放到了低一级的指挥机构上。

比起衡山地下指挥所来说,“大成”、“强网”与“陆资”这些二级指挥所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特别是台湾空军的“强网”系统,在受到解放军空军最猛烈的“照顾”之后,在第一波攻击结束时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指挥与通信能力。

在更下级的指挥通信机构中,台湾军队的损失更加惨重。那些本应该对付衡山地下指挥所的攻击机都将打击力转移到了这些无法躲藏到地下的目标上。在解放军空军不计成本的空袭中,台湾空军已经无法与基地联系,也就无法指挥空军的那些残存战斗机进行防空作战。而台湾海军更加彻底,在通信设施被摧毁之前已经让所有的分舰队各自为战,行动不再需要请示上面的批准了。台湾陆军虽然受到的“照顾”要小很多,但是其脆弱的通信系统却更加容易遭到破坏,当把决策权交到了旅一级的部队后,也标志着台湾陆军无法整体作战了。

虽然衡山地下指挥所仍然在坚持着,但是现在它就如同一个丧失了控制手脚能力的大脑一样,根本无法对对方构成威胁了。而解放军空军在使用了三个攻击波将台湾的通讯系统炸了个底朝天后,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消灭那支还在僵持着的台湾空军身上。

战争爆发12个小时之后,台湾空军仍然没有失去战斗力,其400多架的先进战斗机虽然损失了100多架了,但是仍然有着强大的战斗力,特别是在一批封存的老式战斗机被投入使用之后,台湾空军的战斗力再次得到了增强。当然,台湾空军也并不是没有麻烦,他们现在不缺飞机,缺的是飞行员,特别是高素质的飞行员。

在解放军空军对台湾指挥系统进行攻击的时候,双方间的大规模空战已经开始了。虽然台湾空军卖命般的派出了几乎所有的战斗机,似乎准备在台湾上空建立一条空中长城来阻止解放军空军的袭击,但是这条根本就没有纽带连接的“空中长城”却异常的脆弱。

解放军空军先期投入空战的战斗机只有150架,比起台湾空军近400架战机的规模是小了很多,但是在飞机质量,飞行员素质以及系统支援方面,却比台湾空军高出了很多。

这150架战机几乎是清一色的转职空战的F-11战斗机,也就是经过了中国自行改进的俄罗斯的Su-27战斗机。虽然这种已经服役了近30年的战斗机比起如同“阵风”,EF2000这些战斗机来说算是比较落后了,比美国的F/A-22战斗机更是差了许多。但是中国一些针对其弱点的特殊改造却大大的提高这种高机动性战斗机的战斗力。就如同美国一直在改进的F-15与F-16战斗机一样,在现在的战争中并不显得落后。而台湾空军的主力是120架F-16,100架IDF,40架“幻影”2000-5以及一些F-5E/F战斗机,比起解放军空军的F-11来说,出了F-16与“幻影”2000-5有一拼之力外,别的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台湾空军即使仗着多得多的战机,却并不一定代表着有更强大的战斗力,特别是在远距离空战上,台湾空军还处在了下风。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台湾空军已经失去了E-2T的帮助,而解放军空军的战斗机后面却有4架预警机一直在提供着援助。在现代化的空战中,自从1982的贝卡谷地大空战以后,预警机已经成了最为关键的力量倍增器。在大规模空战的系统对抗之中,预警机这种长着“千里眼”却拿不动“长矛”的机种所起到的作用就如同一命能够准确掌握战场动态与局势的将领在军队中所起到的作用一样,能够带领下面的战斗部队获得最大的优势,并且能够对战场上的兵力进行最合理的安排。而台湾空军在没有E-2T的指挥下,只能各自为战,且不能发现100公里外的空中情况。而解放军空军却能够集中优势兵力,对各自为战的台湾空军机群各个歼灭,以少得多的兵力战胜强大的对手。

出此之外,双方飞行员的士气也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在消灭的那几架E-2T之后,解放军空军的士气已经如虹贯日。而台湾空军这种严重依靠系统集成力量,并且严重依赖情报的空中部队,在损失了最有效,也是最直接的情报支持之后,士气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已经熟悉了在预警机指挥下作战的台湾空军飞行员也知道当他们失去了预警机的支持后,会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被动尴尬局面。

而当解放军空军对地攻击部队完成了大部分任务之后,大量的新锐力量投入到了这场自朝鲜战争结束后的最大规模空战中来,战场上的胜负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悬念,而台湾空军也再没有哪怕一丝的希望了。

空战的结果没有任何的悬念,在前面8个小时的空战中,解放军空军以150架战斗机迎战台湾的420架战斗机,取得了击落敌机218架,自损21架的辉煌战果(那21架的损失还是在没发避免的近距离空战中造成的)。随后,解放军空军的攻击部队也加入到了空战中来,以350架战斗机迎战台湾空军最后的200架左右的战斗机,出了让20多架台湾战斗机逃回了“佳山基地”与“志航基地”外,解放军空军也损失了8架战斗机。最后,解放军空军以不到30架的损失击落了近400架的台湾空军,这不能不说是现代化大规模空战中的一场罕见的,也是经典的战例。

在这场牵动着全国十多亿人民的大空战中,也涌现了近20位王牌飞行员,其中还有3人的战绩超过了10架,成为了自朝鲜战争之后的第一批王牌飞行员。而保持着最高记录的杜冰锋中校的战机上的红星数量已经达到了18个,他成了二战之后,战果最多的一名飞行员!

这一及近疯狂的战果让一直有点担心前线空中力量不够使用的罗开上将松了口气,也非常的满意,更是兴奋得把神圣的疲惫一扫而空。

虽然空军取得的成果是相当辉煌的,但是在接下来的三天之中,罗开上将的心情却再也好不起来,而原因并不是人为的,而是自然的因素。

按照计划,在空袭发动12个小时之后,由海军陆战队的两个师(相当于陆军的军级编制)以及空降15军将发动登陆作战,这样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摧毁台湾军队的抵抗意志,并且收获空中打击的成果。但是,当登陆部队都已经在港口中的登陆舰艇上待命,空降部队也已经在前方的前进机场中准备登机的时候,一场水也没有预料到的恶劣的自然变化让这些雄心勃勃,准备第一个踏上台湾岛的所有登陆部队心灰意冷。

战争爆发8小时之后,台湾以东约300公里的太平洋深处爆发了一场罕见的海底火山地震,而由此引来的海况变化让解放军放弃了原先的计划。

台湾海峡虽然受到了台湾岛的屏蔽,但是海峡内的浪高超过了三米,最高时达到了五米,这已经超越了登陆舰队所能够适应的最恶劣的情况。而由于海水温度大幅度升高引起的一场小型热带风暴也让空降部队的行动被迫延迟,按照最保守的估计,最快也只能在一周之后才能够进行登陆作战。这场灾难虽然让解放军的指战员们心里特别的焦急,但是却给台湾正与台湾军队送去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他们至少在一周内不用担心解放军的地面部队会出现在台湾岛上了。

这场突然发生的海底火山地震本身就非常的蹊跷。虽然台湾东部的太平洋盆地中有几座火山,但是大部分都是死火山,剩下的也是休眠了数百年的火山。早不喷发,晚不喷发,偏偏在解放军准备登陆的时候就喷发了,如果完全推到运气成分上,那解放军的运气也太“红”了,这种几率与每个解放军战士去买六合彩,并且都中了头奖的机会差不了多少。

这次突然的变化也引起了中国方面的高度重视,那些相关的科学家已经推测这并不是一起自然性质的地壳运动,极有可能是一起人为引发的地壳活动。海底火山地震的起引已经在调查中。但是这只是一种技术上的推测与调查,而且调查结果最快也要在几个月之后才能够得到,这对战场上的局势已经起不到任何的效果。罗开上将也并没有希望要依靠那些科学家的研究来改变现在的尴尬局面。对于后面的行动,他必须迅速的做出调整。

现在罗开就在与身在大西北的周国辉上将,以及身在北京的主席何永兴,总参谋长老赵,总理王一林进行着一场多方电视会议。

“前线战场的决策权在你的手上,所以在具体行动上,你不需要请示我们!”何永兴这话是对着罗开说的,虽然看起来是在减轻罗开身上的压力,但是却加重了罗开的负担。

主席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他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罗开既然是前线总指挥,那么在制订作战计划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这样的变化,并且应该准备好相应的应对措施,如果因此而导致最后的失败或者说付出更大的代价,那么责任就在罗开的身上了。而听到主席的这句话,罗开放在桌子下的手不安的搓动着,心里更忐忑不安了。

“罗上将,你也不用为现在的情况担心!”老赵的话带着极大的安慰,有一半是在感谢罗开为营救他孙子赵隼鹰所进行的努力,“如果这次海底地震是人为安排,那么就表明了美国与日本的态度,现在他们绝对不会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所以你可以重新做出战局评估,并且可以组织起更大的攻击力量,在条件达到要求后,可以更迅速的完成任务!”

“我知道了,这方面的安排已经开始!”罗开感激的看了老赵一眼,把目光转向了一直沉默着的总理,“但是我需要更多的后勤援助,在前三天的空中打击中,我们消耗的弹药物资远超预期计划。而现在我们被迫延迟一周发动登陆作战,就更需要弹药物资,不然无法保证能够对台湾进行足够的压制与打击!”

“我会尽力安排,但是国家的非动员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我们能够提供的额外物资不会太多……”王一林很为难的顿了下,“所以还望罗上将理解政府的难处,尽量降低弹药物资的消耗速度!”

“我们也会注意这点,当然更明白政府的难处!”罗开没有多说什么,总理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而他又把目光转到了周国辉那边,“我们在第一阶段进攻中的损失虽然控制在了预计的范围之内,但是在未来一周的空中打击中,我们需要更多的空军力量,特别补充损失的先进战机,以及更多的飞行员。在这三天的高强度行动中,飞行员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疲惫现象。”

“好吧……”周国辉的回答更加勉强,“你可以从沈阳与兰州军区抽调一个战斗机大队,另外,我有点意见!”

罗开耸了下肩膀,示意周国辉说出他的意见。

“我希望这支新的战斗机大队能够获得特别安排,让各军区的尖子飞行员分别前来得到锻炼,这样才能够提高我们空军的总体作战能力!”周国辉迅速的说完了自己的计划。而这对罗开也是一种提醒与帮助。

“这完全可以,另外,出了几支主要的空军大队外,我希望另外的空军部队都能够进行轮换作战,这不但能够减轻飞行员的压力,而且还能够让更多的飞行员得到锻炼!”罗开的胆子还更大,想出的办法比周国辉的要求还要“前卫”。

“这点可以考虑,决策权在你手中!”老赵表示了支持,随即却提醒道,“但是这却不能影响到前线空军部队的战斗力,更不能增加部队的损失。要练兵没问题,但是却要一步步的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知道了,请军委与总参放心!”罗开点头做了保证,这点他当然不会让老赵失望,而他也绝对不会拿那些身比金贵的飞行员去冒险。

“好吧,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希望罗上将不要辜负全国人民的期待!”何永兴见到没事情了,就结束了会议,他尴尬的发现,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中,他几乎没有发言的余地……

会议结束后,伍尚武迅速的帮罗开关掉了电视会议系统,并且帮他准备着前指会议的资料。

“尚武,所有人都到了吗?”罗开喝了口水,对正在指挥着一帮小参谋安排着会场的伍尚武问到。

“都到了,在外面等着呢!”伍尚武忙得连头都没抬起来,“对了,老赵让人带话来,谢谢你在营救行动中做出的努力!”

“恩,这不是我的功劳,帮我给那几个特种兵点报答吧!”罗开并不贪功,当然,他明白老赵那句话的含义,至少他今后在军队中会得到老赵的大力支持了,看来开始会议上老赵就已经在照顾他了。

“我可以叫外面的人都近来了吗?”伍尚武看到已经布置好的会议室对罗开问到。

“恩,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罗开梳理了下有点凌乱的头发,坐到了最前面的位置上。

很快,一队几十人的高级将领队伍走了进来,带头的是南京军旗司令,也是这次战争陆军部分的指挥官博问今上将,随后就是李向前,黎国民等一系列上将与中将。

“大家坐吧!”罗开等到所有人都站到自己的位置边上后,才又坐了下来,“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了解了,而在开始与军委总参的会议中,上面已经把决策权交给了我们,现在需要征求大家的意见!”

所有将领坐下后,却并没人接过话来,谁都知道,罗开招集大家来开会,肯定是已经有了决定,现在说是征求意见,其实只需要大家给他的决定提点修改意见而已了。

“既然大家都不说,那我先说!”罗开扫了这些将领一眼,继续道,“鉴于现在的情况,军委与总参已经决定将登陆作战计划延迟一周,等到海况好转后才开始。但是我们却必须要在这一周内保持对台湾的压制与打击,绝对不能松懈。所有准备登陆的部队也需要随时做好准备,只要海况一改善,登陆马上开始!现在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可以提出来,我们商量着解决!”

“罗司令,我们需要一直保持现在的空袭力度吗?”李向前最先发问了。

“对,有困难吗?”罗开是明知故问。

“麻烦是有,但是不是很大!”李向前却没有这么直接,“如果保持现在的空袭力度,我们的弹药与油料储备将不能保证登陆后的支援行动,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物资,那就好了!”

“更多的物资是没有了,所以你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处理了!”罗开看着这个在这三天中已经出尽了风头的中将,想看看他的办法。

“办法也不是没有。”李向前犹豫了下,“如果要降低弹药与油料消耗,我们只能降低空袭力度,这又无法保证对台湾地面部队的彻底压制,所以,我们必须要减少空袭目标,将力量用到重要的地方去。”

“可以,打击范围也应该缩小,尽量不要破坏民用设施,这些你去做部署吧!”罗开点了点头,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他也想不到别的解决办法。

“那我们海军还需要继续保持对台湾的封锁吗?”黎国民等到李向前一坐下后,马上就接着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当然需要!”罗开的话没有一点商量余地,“从这次离奇的海底火山地震来看,这绝对不是起简单的自然灾害,很大的可能是敌人要延缓我们的攻击时间所做出来的事情。所以,你们必须要保持对台湾的封锁,绝对不能让一份物资流入台湾!”

“恩……”黎国民点了下头,“那我们的重点是不是应该转向外围封锁,防止美国与日本的运输舰队进入台湾?”

对这个问题,罗开犹豫了下,但是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可以,你们也应该让那些潜艇增加活动范围了!”罗开这次是充分的利用了手中的决策权,“但是不能放松对那几艘台湾潜艇的绞杀。虽然美国与日本没多大的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挑战我们,但是为了防止对方的冒险行动,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如果美国与日本人敢来挑衅的话,可以给他们点教训,让他们知道,通往台湾的航线并不是安全的!”

“那我们陆军怎么办?难道还在那坐着等吗?”这次还没等黎国民坐下去,博问今就抢着问了出来。

虽然负责首批登陆的海军陆战队与空降15军都不属于陆军编制,但是在这场战争中,他们都已经划到了陆军的指挥体系之中,暂时也算是陆军的部队。其实这两支军队都是由陆军部队改建而成的,所以仍然被那些陆军将领们当做了嫁出去的女一样。

“等是要等,但不是让你们‘坐’在那等!”罗开为博问今的激动脾气笑了起来,“虽然登陆行动已经延迟,但是我们也将有时间组织更大规模的登陆性。以我们的投送力量来说,虽然我们无法增加第一波攻击部队的数量,但是却可以将后继部队的安排做点改变,增加持续攻击力。而且,这一周时间对你们陆军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机会!你们有了一周的休整与锻炼时间,那就不应该在正式的行动中出现更大的损失与伤亡,明白吗?”

博问今有点不甘的坐了下去,罗开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虽然陆军并没有因此得到多少实质性的好处,但是肩膀上的压力却更重了,如果还表示什么反对意见的话,肯定还会被这个总指挥加上更大的压力,到时候无法完成任务,那就不是现在一句话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大家没有意见了吗?”罗开顿了下,给还有意见的人一个机会,但是并没人再说话,“那好吧,新的作战计划已经放在了各位的面前,现在大家都回去做准备。谈少将,你先留下来。”

“罗司令,还有什么事情吗?”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谈步声走到了罗开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对,我把你留下来,是有新的任务要叫给你们秘密部队!”罗开皱了下眉头,“现在我们的计划有变,你们一定要做好那边台湾投诚部队的工作,必要的时候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安排,让他们先保持低调,现在还不是他们动手的时候!”

“恩,我知道了,并且已经安排了工作人员过去,但是……”谈步声有点犹豫,看到罗开焦急的目光后,才继续说道,“现在那些已经与我们合作的台湾军人都出现了动摇,而且台湾政府也开始在怀疑他们了,我很担心他们的安全!”

“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罗开更是焦急,在计划中,这些台湾投诚军队的作用是相当大的。

“办法不是没有,但是我办不到!”谈步声这次没有继续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你们办不到的话,还有谁能够办得到呢?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那就尽管提出来!”罗开拍了下谈步声的肩膀,让他继续说下去。

“好吧,我们需要特种部队!”谈步声的话让罗开很震惊,但是这还没完,“而且需要最好的特种部队,不再人多,而在精锐。现在台湾政府已经把怀疑的目光对准了那些与我们合作的台湾军人身上,按照台湾政府现在的态度,他们已经很危险了。如果我们想要保护他们的安全,并且让他们有决心跟随我们的话,那就需要给他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这是我们的那些特工办不到的,所以我需要特种部队!”

“这个……”罗开有点犹豫,他担心如果派去特种部队,进展不顺利的话,会成为送羊入虎口,但是现在他却没办法不统一了,“好吧,你需要多少人?”

“200人到500人,这需要看台湾那边的情况做出决定!”谈步声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说出了一个保守的数字,并且留好了退路。

“好吧,多的没有,我可以给你一个特种兵大队的200人!”罗开也有点保守,当然他是在“保守”自己手中的这些特殊力量。

“那就太好了!”谈步声高兴的接受了这支“最低”限度数量的部队。

“恩,明天我就把‘腾龙’答对交给你使用!”罗开站了起来,“龙宏明那边你可要看着处理,被他缠上不是件好事!”

看到罗开走出去的身影,谈步声愣在了那。他没想到罗开竟然把有“中国特种第一大队”的“腾龙”答对交给了自己领导,而心中一份担心一份兴奋。有了这支特种兵大队,谈步声不再担心那些台湾军人会出事了,但是想到把这支以破坏力强而出名的特种兵大队派到台湾去,如果无法控制好,会给台湾带来多大的破坏,他有点害怕想象那个结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