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七章 梅塞得斯(下) 第十七章 梅塞得斯(下)

摇滚情人 收藏 0 30
导读:矢车菊 第十七章 梅塞得斯(下) 第十七章 梅塞得斯(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何尼斯踉着她来到门外,她正想往相反的方向走时,何尼斯一把紧紧抓住她手臂,硬是将她拖到汽车旁。伊斯又挣又叫:"你别抓着我!放手!"

可何尼斯只是打开车门,轻轻推了伊斯一把,就将伊斯塞进了车里。"我说你别想管我!听见没有?"她叫叫嚷嚷。

他看了她一眼,"你干嘛愿谅我?为什么?我恨你!"伊斯大声说:"你把我关起来吧,将我投入监狱吧,"

"为什么?"他奇怪地问,可是伊斯却低着头呜呜地哭起来了。他不再问她。看得出,她很烦恼,他也很烦恼。

他紧咬牙关将她弄进卧室,她很快便睡着了,他的受伤的腿却让他疼了好一会。他独自躺在沙发上,思绪混乱。好一会才睡着。

太阳光射到他的眼晴上,瞬间弄醒了他,他睁开眼睛,一片刺眼的白光在眼前晃动,他刚伸手去拦,便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的眼睛真的好了!"伊斯说着,放下手中的小镜子。

他望着她也笑了笑,因为伊斯双手叉在腰间,衣服乱蓬蓬的,头发也乱蓬蓬的。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要走了。"她说。

"别走……"

"不行,我要去看风洞试验室怎么样了?"

"伊斯……"

她不理他,跑去找梳子。

"伊斯,你记得昨晚你对我说的话吗?"

"我说什么了?"伊斯一脸茫然。

"你说你,你……"

"我说什么了?"

伊斯和昨夜简直判若两人。"你,唉,算了,没说什么。"何尼斯失望死了。

"我说了什么又能怎么样呢,反正现在你恨我我也恨你,相互报仇吧,很有意思。"

"那你爱我我也爱你怎么办呢?"何尼斯问。

伊斯斜着眼睛看看他,说:"胡说什么。没有的事。我知道你的任务。现在你不执行没人会说你。"

"不是!"他大声道:"根本不是!"

"你生气了?正好我离开!"伊斯笑嘻嘻地说,并顺手去抓桌子上的烟盒。

"住手!"何尼斯大呵一声,吓了伊斯一跳"你以为在哪儿?不许抽烟!"

"是。"她啪地丢下烟盒,转瞬,她回过神来,松下一口气,说:"你知道吗?我常常和哈特梅上校打架,我都不怕他,也,也不怕你!"

他笑笑,轻轻说:"他又不是我!你为什么要打他?"

"哼!你管不着!"伊斯粗声说着,她不能再踉他谈下去了,因此她选择转身就跑。




风洞试验室己经开始装机了。一整个试验室都隐藏在一座小山脚下,山腹打空了一些,作为一些重要设备的隐蔽所。其实就现在的情形来看,还用不着这样。到处捷报频传。整个德国己沉浸在一片胜利的海洋。当然,这是对于德国来说。对于她而言,这种胜利算什么呢?

她站在风洞试验室的主控室里,看工人们努力地按设计要求安装各种设备。还没到测试阶段,因此没她什么事。这个风洞可以说将会是目前最先进,风速最高的一个了。建成之后,许多的技术设想,难题将牙得到验证与检测,犹其那令人着迷的火箭发动机。一想到这,她就禁不住的激动。她的思维,她的智慧,必将象太阳的光芒一样展现世间。

可是,当她步出外面时,却随处可见到身穿制服的德国哨兵。她回过头去,正在建设的风洞,扩建过的宏伟基地,新的试验基地的规划。从这儿起飞的,将会是什么呢?是众多科学家的梦想与探索的成果呢?还是超出人们意料之外的超级武器?是能带着人们的希望冲向太空的力量,还是能瞬间带来死亡和恐惧的力量呢?

如果她不来德国,她会有这样的发展机会吗?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她是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呢,还是一个可耻的叛徒?当人们尊敬地称呼她波夏特的时候,她便戴上一幅大大的深色眼镜,将工作服严密地遮住全身,仿佛这地确是另外一个人。

她该何去何从?她的将来会在何方?该哭的哭过了,该试的试过了。她常常陷入这种矛盾之中去,犹其在每逢一个技术难关即将攻克之时。

她回到办公室,又快到下班的时间了。她犹豫不决,回不回去?回去干嘛。在基地里也很无聊,怎么办呢。她拉开最下一层抽屉,里面有一盒香烟,她抽出一支,点上火,静静的抽。

门响了几下,开了,:"你好,伊斯。"哈特梅站在门口说。

"你来太好了!"伊斯跳起来,满脸欢笑:"正无聊呢。"

"你跟我来。"他对她招招手。

"什么事这么神秘?"伊斯跑到他身边。

哈特梅背着双手问她:"你俩没合好?"

"何尼斯?"伊斯说:"没。"

"没有办法了吗?"

"是的。"

"你不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的?问这些干什么?别提他了,我们走。"伊斯说着起身脱下工作服扔在沙发上。

"你真的不想再见到他?"哈特梅和她边往下走边说。

"是的,我恨死他了。"伊斯说。

"那我也揍过你,你为什么不恨我呢?"

"那是因为,因为……你不知道。"伊斯走出设计楼,"哇!这车是谁的?"伊斯惊叫起来。

在楼前的草地上,停放着一辆小型的梅塞得斯牌小轿车,黑色的车身一尘不染,在夕阳下显得宁静又美丽。

"多漂亮的车!哈特梅!"她朝他叫。

"是的,我知道。伊斯,因为你爱他!"哈特梅说。

"才不呢。我说过我不想再见到他,反正他也有理由恨我。"她说着,漾慕地伸手去摸摸车身。

"伊斯,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不后悔吗?"

"不,怎么啦!老提这个。"伊斯问。

"唉,你这个没头脑的家伙。拿去吧,他让我给你的东西。"哈特梅从背后拿出一个信封。

"什么?我不要。"伊斯这样说着,眼睛却望着那个信封。

"看看吧,伊斯。"

伊斯望着他摇摇头。但其实她是非常想看看的。何尼斯送给她什么呢。

"你是个白痴,我保证你会后悔的。我放在这儿,你看着办吧。"哈特梅说着,将信封放在车子上。

"没功夫陪你,我走了,自己回去吧。"说完,哈特梅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拐过楼,他又迅速往墙后跑,躲在楼后面看伊斯的动静。

伊斯愣住了,哈特梅的话让人莫明其妙。她抓起信封。左看右看,他真的跑得不见了影子。楼里路上开始有人走来走去,因为下班了。

她倒出里面的东西,是几颗钥匙,一个银制的钥匙扣,一封信。她打开:

伊斯:

我离开波兹坦了,反正我知道你不想见我,这辆车就只好请哈特梅上校带给你,希望你喜欢它。那天晚上你对我说过的话,我会永远铭记,愿你也不要忘记。希望这辆车能给你一份好心情。

何尼斯


"哈特梅!哈特梅!"伊斯朝他走的方向跑过去。边跑边大声叫着:"你在哪?我后悔了!他在哪儿?"

哈特梅躲在旁边,听到了,就是不吭声。他看到伊斯在那儿象个疯子似的大喊大叫,许多人都莫明奇妙地去看她。

他还是不吭声,只见她也不叫了,垂头散气地往回走。她站在车子面前,爱抚般地摸摸车身,然后动作温柔地拉开车门钻进去。

她慢慢地将车开出基地去,这辆车棒极了,静静的就象一只温顺的绵羊。她还有什么好说呢?

路边有人在对着她招手,是哈特梅。伊斯停下来,让他上车。

"我后悔了。"伊斯说。

"后悔?可是晚了。"哈特梅说:"他都已经走了。"

"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她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哈特梅说。其实他知道,何尼斯只是去了巴黎,并且不久就会回来。可是他就是不告诉伊斯。

伊斯将车越开越快,"喂。哈特梅叫起来:"慢点。"

"不!"伊斯说。

"停,停下吧,我来开,受不了你!"

他将车开得飞快,伊斯呆坐着,一声不吭。

"到城了,回去吗?"哈特梅问。

"不,不回去。"

"可是我饿了,我得吃饭。"

"然后呢?你也就走了吗?"伊斯问。

"不,去找伏烈吧,他们今晚要去跳舞。"

"好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