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六章 刺杀波夏特(下) 第十六章 刺杀波夏特(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她有些气喘嘘嘘的,心里很紧张,因为何尼斯想挣脱她。

"你别动,我是很紧张的。"话刚出口,伊斯心里便气死了,真没出息,这句话也说了出来。她想。

可何尼斯竞真的放弃了挣扎,好象真的被她制服了一样。

"我是真诚地来向你道歉的,可你不愿意听,我就只好这样了,我己经没有别的办法。"她大声地,慌张地说着。

何尼斯拼命忍住笑,不吭声。她这个姿势,简直就是一整个地紧压在他身上。

"我要谢谢你,那些衣服很漂亮,我不知说什么才好,我己经后悔了。"她叹口气,非常失落地说:"可是太晚了,这都是我的错。"

那些衣服!何尼斯震动了一下,他想挣开她。他只稍稍一用劲,伊斯便抓不住他了,她赶紧跳开,结果却跌在地板上,她连忙接着说道:"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想法吗?我恨你,可有谁知道?"伊斯又紧张又激动。她大声说:"那次我完全可以成功逃跑的,你信不信?信不信?你以为是他们拦住我吗?休想!是我自己回来的。为什么?可是我恨你,现在我完了,都是你!"

说着说着,她完全忘了她今晚是来道歉的"我完了,现在,我还能做什么呢?"说着说着,她的声音轻了,头低下来了。

:"反正你也不理我了,我再说什么也没用,告诉你吧,来这儿,是因为我……!"

她停住了,发觉话题扯歪了。刚刚说的是恨他,现在却又想说不恨他,前后如此矛盾。她不知倒底该说什么了。

何尼斯静静地听着,就等着她说出:"我爱你。"可她却住口了。"你怎么了?"他忍不住问道:"还想向我道歉吗?"

她不吭声。

"心里很矛盾?"他问。

"是。"她低着头轻声说。

"你还愿意听我的吗?"他柔声问。

她不吭声。

"我也很内疚,可我也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他说:"我也有充足的理由很恨你,你说是不是?"

她又说了声"是"

"那我该怎么做呢?伊斯?"他问。

"这个,我,我不知道。"伊斯沮丧地站起身来:"既然己经是这样,我,我……"

"你想说什么?"

"有什么用吗?"她低声说:"我是个可笑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何尼斯觉得很奇怪。

"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看看我穿那些衣服。"伊斯说:"可是,其实你根本就不这样想。我在自作多情。你为何不明白,我不会再逃跑了。不会。你己经用不着再这样做。我就想说这些,打扰你了。"说完。伊斯掉头就跑。

"伊斯!伊斯!"何尼斯大喊:"站住!"

可他却听见门"嘭"地一声响。伊斯跑了。




又过了两天,伊斯努力不再去想他,反正他回来了,回到波兹坦了。最起码短时期内他不会再离开。

洗手间的镜子,警卫值班室的玻璃,克洛斯交给的任务也完成了,试车塔出了点故障在修理,她正好无事可做,就给哈特梅打电话聊天。她将脚舒服地翘到桌子上,将电话机抱在怀中,拔了个号码。

"喂,哈特梅上校吗?"她问。

"伊斯?你在干嘛?"他问。

"没什么事,今天什么事都没有,你呢?"

"和你一样。"

"来基地好吗?"

"干什么?"

"这后面有座山,旁边的山谷中景色美极了,来这儿玩吧?"

"你疯了!这会是工作时间!"

"没事呗,来吧,来吧。"

有人敲门,伊斯转过背去,让椅子高高的后背遮住她,她不想让别人看见她在打电话。

是送咔啡的。他将咔啡杯放在桌子上,一声不吭地出去了,并随手关好了门。伊斯又转回来。

"你去看过他吗?"

"谁?"

"何尼斯上校。"

伊斯不吭声。哈特梅在那边哈哈直笑"好象事情不妙,是吧?伊斯?"他说。

"算了吧。"伊斯说着,端起烫烫的咔啡,咕咚咚的喝了几大口。

"过来,我给你倒咔啡,这儿的咔啡香极了。"伊斯喝得心情舒畅。

"就为一杯咔啡跑那么远的路?"

"你不会开车来吗?"伊斯皱了皱眉头,声音也变了。

"你怎么了?"哈特梅问。

"我,我怎么,感到有些不舒服。"

"好吧,我一会儿就过来,半小时后见!"

"好……"伊斯突然将电话扔掉,冲到洗手间去,她剧烈地呕吐,直吐得天昏地暗,口中发苦。

她看了一眼,镜子换好了,镜子中的她脸色苍白。她虚弱地走回办公室,关上门,想好好地休息一会。口中发苦,她又走到桌子边,端起咔啡喝了一口,她想走到沙发那儿躺下。她太难受了,可她才转了个身,就看见门飘了起来,沙发也飘了起来。她感觉自己也飘了起来,还想呕吐,她皱着眉头,想去扶桌子,可手却颤抖着,扶了个空。

她倒在地板上,她意识到出事了,得赶紧求救,她想爬到门边,可却只是挣扎了一下,手便怎么也抬不起来,胸中感觉有团火在烧,烧焦了她的五脏六腑,她痛苦地蜷蛐起身体,头脑里"嗡嗡"乱响。



哈特梅一路小声地吹着口哨走上楼来,静悄悄的,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他就大声吹了一声口哨,伊斯没动静。他敲了敲门:"伊斯!伊斯!"他叫:"你在吗?"

他"呼"地推开门,却一下子僵在那儿,伊斯昏倒在地板上,对着门。

"喂,伊斯!"他大惊失色,冲进去扶起她,她紧闭着双眼,毫无知觉,脸色苍白得可怕,手是凉的。他将手中的帽子和手套往桌子上一扔抱起伊斯便往外冲

"来人哪!帮帮忙!"他一路大喊着冲下楼去。




伊斯差点就丢掉了性命,等她醒来,己是第二天了。她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几个人好好地望着她。她皱皱眉头,她很讨厌别人这么盯着她看。她于是闭上眼睛。可马上又睁开了,睁得很大,因为她突然意识到望着她的人中除了一个穿灰色制服的上校外其他两个都是穿一身白的医生。

怎么是医生!她瞬间惊出冷汗来。

"出什么事了?"她转了转眼珠。有一瓶液体,一直连接在她手上。

"你可醒了。"哈特梅说:"真急人。"

"我病了吗?"伊斯说。她有点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你差点完蛋了,伊斯,怎么回事?"哈特梅问。

"什么事?"

"你桌子上的咔啡里有毒,你喝了它,还好我来得及时,"哈特梅说:"否则你就死定了。到底怎么回事?伊斯,哪来的咔啡?"

"咔啡?"伊斯现在是真的吓出一身汗来。

"是的,是别人干的还是你干的?"

"什么?"伊斯听得稀里湖涂的:"你说什么?"

哈特梅俯下身用手支在床边,望着她,很严肃地说:"我的意思是,伊斯,你不是病了,而是中毒,明白吗?"

伊斯点了下头。

"这件事很严重,因为你是波夏特!"

伊斯将眼神移开,她不喜欢知道她底细的德国军官称呼她这个名字。她听着很不是滋味。

"我们在调查,是别人下的毒,还是你自杀!我们必须弄清楚。"

"自杀!"伊斯听了想笑,她很想争辫几句,可她感到很累,反正还活着就可以松口气了。

"我怎么要自杀,好笑。"

"不是没理由,伊斯。"哈特梅说:"到底为什么?"

烦人,伊斯闭上眼睛:"我要睡觉!"

哈特梅只得起身离开,他走出去,给何尼斯打了个电话。

"何尼斯上校吗?我是哈特梅。"

"我是,什么事?"

"伊斯中毒,在基地……"

"什么?怎么样了?"

"己经没事了,我们正在调查。现在没发现什么线索。我们只好估计是自杀。"

"自杀?为什么?"何尼斯奇怪极了。

"正想问你呢,她很不合作。你怎样想?"

"她现在在哪儿?"

"在基地治疗室。"

"她怎样说的?"何尼斯问。

"她不承认是自杀,可她也不提供任何其它的线索,你认为如何?"

"我?"何尼斯心里忐忑不安,很不是滋味。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你再仔细调查一下吧,这个,我也不清楚。天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再见!"

他挂上电话,揉了揉眼睛,望着脚上的绷带。他的视力己经恢复了,这该死的脚,该死的伊斯。他用手支着眉头,我也该死。他想。这件事,他心里乱哄哄的,理不出个头绪。

她为什么会自杀?这很关他的事,如果是他杀,谁会这么干?为什么?他不能再离开波滋坦了。



伊斯躺在床上难受极了,没完没了的输液,也没法吃东西,吃下去就吐出来,还老是睡不够,怎么睡都睡不够。

咔啡里竟然有毒,她现在越想越紧张。无疑地,这是针对波夏特的。真要命,她愁死了,要是有谁知道她就是波夏特的话,走出这基地,她,伊斯,分分钟就将会送命。

最可笑的是哈特梅,还老是怀疑她是不是想自杀。



己经三天了,她终于可以在基地里四处走动了,生病还真是不好受,又闷又无聊,好象自从何尼斯回来后,哈特梅也不大搭理她。这种情况真糟糕,无论如何,她受不了谁也不愿理睬她的日子。

她悄悄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好象里面有只老虎似的。里面静悄悄的,她盯着桌子上看,其实那杯毒咔啡早己经不在了。她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坐在办公桌后面她的的大椅子上。

桌子上放着她的笔记本。她翻开,里面记录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工作日程,一些临时想到的念头,零零碎碎的,什么数据,还有一句电影台词及几句骂人的话。她很喜欢这本笔记本,就象她的工作日志,生动而有趣。她翻看着,以便接上思维。她得接着工作。己经耽阁不少时间了。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

"伊斯吗?"是何尼斯。

"干嘛?"她毫无表情地问。

"你好了吗?"

"我没事,你是不是也想问我有没有自杀?"

"没,没有……"何尼斯简直想不出该怎么说才好。

"那好,再见!"她挂上电话,用一支笔在桌子上咔嗒咔嗒地敲着。

电话又响了,她拿起,又放下。没一会儿,又响了,她又拿起,放下。

"嘭嘭嘭"有人敲门。

"谁?"她问:"送咔啡的吗?"

门开了,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探头进来说:"博士,设备处打电话来让您去试验场。顺便问一下,您的电话出问题了吗?他们打不进来。"

"啊,好象是的,这个……"伊斯说着,赶紧跳起来:"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