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五章 哈特梅上校 第十五章 哈特梅上校

摇滚情人 收藏 0 5
导读:矢车菊 第十五章 哈特梅上校 第十五章 哈特梅上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这是一个比较热闹的俱乐部,宽宽的大厅里面有许多小方桌,长长的吧台旁有个乐队和小舞台,因为这里经常表演的是一些很先锋派的布鲁斯及拉格泰姆音乐,所以深受年轻人喜爱,伏烈他们很喜欢来这里.

伊斯走进去,在靠墙角一侧有一伙人,两张桌子并在一起,人挺多,挺热闹,所有人都在,包括朱里安,奥塞,以及他们的女朋友.伏烈见她来了,朝她招招手.

她走过去,这个认识她的人究竟是谁呢?她在桌子边坐下,旁边那个高个子的人朝她一笑:"你好,伊斯小姐!"

"是你!"伊斯惊讶极了:"哈特梅上校!"

"你俩真认识?"伏烈问.

"不过也才见过一次,对吗?伊斯!"哈特梅问.

"你他妈的."伊斯咬牙切齿地跳起来,朝他扑去,同时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向他砸过去."我饶不了你!"

他仍然笑着,避开.可伊斯继续凶猛地扑了上去.揪住他就打."消消气,消消气,哎哟!"哈待梅叫着,也没还手.

"我的天!"伏烈赶紧拉开伊斯,紧紧拉着她."怎么了?见面就打架,伊斯,不礼貌!"

"你放开我,别拉着我,都是因为他,他,你去死吧!"她冲他骂骂咧咧,怒目圆瞪.

"哈哈!"伏烈将她按在椅子上"怎么回事?你今天很有趣,见面就打架."他转向哈特梅:"喂,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她有些恨我."

"你见面就惹她了?"

"是的,没想到她还在生气."

伏烈对他说:"别理她,她是个小孩子,就会任性,惹人生气,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懂!"

"你怎么能这么说!"伊斯很气愤.

"不对吗?你本事真大,赶跑了一个,跟他见面就打架,你喜欢和人找碴?我看算了吧,即然哈待梅上校难得来这儿工作,那些小事就算了,反正你也打过了"

"工作?"她问.

"是的,伊斯,我来波兹坦了,很高兴天天见到你."

"不!我不见你!"她说.她悄悄将手伸向桌子,突然,她抓起一只空玻璃杯,朝哈特梅搭在桌子上的手砸去,可哈特梅却看穿了这个把戏,一抽手让开了,杯子"咚"地砸在桌子上.

"伊斯!"伏烈跳起来,"干什么?"他去拉开哈特梅,和他换了座位."让你们坐远点吧,别闹了."

他指着伊斯说:"别打了,你怎么想的,竟然要跟他打架,我问你,你打得过他吗?"

"打不过又怎样?"伊斯气乎乎地问.

"打不过就算了,说明你只有愿谅他."

"对极了,伊斯,消消气,好不好?"哈特梅问.

"哼!"伊斯一点法也没有,只好隔着桌子白了他一眼.哈特梅则回报她一个微笑.

"喂,伊斯,"伏烈笑着问:"那个上校怎么被你赶跑的?"

伊斯低着头:"别问了,没什么."

可哈特梅却接上说:"如果她捅你一刀,你会不会生气?"

"天啊!"伏烈笑得前仰后翻:"难以相信,真的还是假的?"

"说不定,哪天我也会挨上这么一刀呢,是不是?伊斯?"哈特梅问她.

伊斯又跳起来,想绕过桌子,伏烈一伸脚,她便被绊倒了,哈特梅一伸手就接住了她.

"来,我请你跳舞."哈特梅紧紧抓着她,起身将她拽进舞池,正是一曲欢快自由的波普.许多人正在热情地狂舞着."不!"她叫着,可周围人群的叫声及音乐声淹没了她的反抗声.

"来吧,来呀!"他玩得很开心,并没将不愉快的见面放在心上,他放开她,在她对面开始跳这种节奏热烈的舞步."跳呀,别站着!"他冲她笑笑,拉了拉她.

她浑身都在发痒,终于抛开烦恼,和他一起溶入到音乐中去.

直到深夜,他们才意犹未尽地离去,这种欢腾的日子让伊斯感到特别开心,她就喜欢这种日子,可以让她忘记许多的不愉快.

哈特梅送伊斯回到家门口,伊斯掏出钥匙,并不开门,她对哈特梅说:"再见!"

"我不能进去吗?"哈特梅问.

"我不想再见你,所以你没必要进去"

"可我要进去!"哈特梅说,一下子从伊斯手中接过钥匙,打开门,自己先走了进去.

"你!"伊斯生气极了,跟着冲了进去:"你以为你是谁?我不想再见到你!"

"没那么严重吧,伊斯。"他说:"还在为上次见面怀恨在心吗?"

"是的!"她恶狠狠地说.

"唉,可是以后我们会常在一起的."他说.

"不!"

"好吧,我不惹你生气,现在我走了,明天见!"说完,他就真的离开了.

"不!"伊斯冲着他生气地叫道.


清晨,伊斯从睡梦中醒来,她拉拉被子,将脸埋在被子与枕头中间,正想继续睡,突然门响了一下,她吓了一跳,有人迈着轻快的脚步喊着她的名字走了进来.

她的卧室门从来不关,因此她便惊讶地看着哈特梅神采飞扬地一直来刊她的卧室.

"怎么还在床上!"他冲她说:"都几点了?"

"你,怎么进来的?"她问.

"我有钥匙!"

"为什么?"

他冲她一笑:"何尼斯有的我也有,他做不到的,我却要做到!快起来,我送你去基地!"

"不,不要!"

"你不要太固执,波兰妞!不是每天都有一个上校能耐心陪着你的!"

"我才不管你是谁,"她坐起来,指着他大叫道:"你以为你是谁?何尼斯吗?你休想!"

"这是命令!"他对她说:"我很了解你的一切!再提醒你一遍,我不是何尼斯,不会象他那样心慈手软!你不要忘记,快起来!"

这下子伊斯不吭声了,赶紧跳下床来,飞快地穿好衣服"我会照顾自己的,不用烦你了!"她说.

"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说:"我不要你送!也不想再见到你!"

"我是哈特梅!"他说,你必须听我的!"

"哈哈!"伊斯笑起来"你想来管制我吗?告诉你,没门!"

"你就等着瞧吧."哈特梅说.

伊斯好不容易梳洗完毕,提着鞋子,探头一看,哈特梅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看来他的耐心还不错.她就只好穿过客厅,从那块蓝色的小地毯上走过去.

"我不要你管,"刚过他身边,她便冲他说着,同时就飞快地冲出门去,想从他身边逃跑.

哈特梅跳起来,也冲出门去,伊斯手里提着鞋,跑到大路上,想挡一辆能搭她的车.可哈特梅跑得更快,他高高的个子很占优势.

伊斯看见他朝她冲过来了,可还没有一辆车出现.她是不可能和她赛跑的.她尖叫着,拼命缩着身子,可他还是一把抓住她的后衣领子,将她拎了回去,塞进车里.

"看来你真是名不虚传."哈特梅说,也没生气,他开起车,送她去基地."可你是摆脱不了我的."

伊斯慢腾腾穿鞋,不吭声.


现在事情己经很明白了,哈特梅为什么会在波兹坦出现.何尼斯到前方去了,不知道他几时才会回来.但不管是谁,总得有人来看管她.

何尼斯的走表示他的失败,可只有当他坚决地离开时,伊斯才明白她不能没有他.哈特梅怎么可能代替得了他!从波兹南将她带到这儿,为她布置的一切,无微不致的关怀,他的怀抱,他的微笑,他给她的每一次惊喜,包括他狠狠打她的每一下,她刺他的那一刀,这一切的一切,这个陌生人怎么能代替!这其间的滋味让伊斯越来越难忘.她必须赶走哈特梅,等何尼斯回来.她相信,他会回来的,即使他现在没有消息,她也要马上将哈特梅赶走,她不能容许有谁想成为何尼斯,没人能替代他!



"伊斯,下班了,跟我走!"哈特梅来接她的时总是这么说,伊斯觉得很粗鲁.

"不,我不回去!"她说:"你走吧"

他走近她,想去拉她的手,她却躲开了,并用手中一本书砸他."你走开!"

"不可能!"

"好吧,我一定要赶你走!"伊斯凶猛地用书砸他"我决不会听你的."

"别惹我生气,你要明白!"

"哼!我不怕你!"她说.

他夺过书,扔在地上,对她说;"拾起来,放回书架去!"

"休想吩咐我!"

他说:"你是不是又想见面就和我打架?"

"对极了,"她说着,又扑了过去:"我不会和你友好!"

"哼!"他几下就抓住了她:"何尼斯绐你的,我也能给你,你给何尼斯的,也要全部绐我."

"休想."

"我会让你见识我的行事方法的."他一把抓住伊斯的手腕:"我说跟我走,你必须跟我走!"

"混蛋!放手!"伊斯骂个不停,却就是挣不脱他.

这样捌捌扭扭的过了几天.一个中午,法兰维斯到基地去,远远地,他就看见了哈特梅,他一只手拉着伊斯,伊斯则对他又推又打,他放开她,想扭住她的手.远远地就听得到她在骂骂咧咧.

法兰维斯有些惊讶,看他俩这么打打闹闹的,直到哈特梅扭着她双臂,扭得她大叫大喊,引得基地许多人都来看他们.

哈特梅就这样将她扭送到她的办公室,狠狠地将她推进去,"嘭"的一声将门砸上,然后他松了一口气,转身要离开,刚下楼来,便看到法兰维斯.

"出什么事了?"法兰维斯问.

"糟透了,"哈特梅有些生气:"真是受不了,见面就打,这叫什么话!"

"耐心一点,你别放纵她."

"好的,就是觉着跟这么一个小丫头打架太不象样."

"你也手软了?"

"好吧,下回有她好看的."哈特梅说着,拉平衣服:"我要走了,再见!"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喂!"法兰维斯抓起了电话,"法兰维斯,是我,何尼斯."

"你在那边还好吧?"法兰维斯说.

"这儿的环境条件都很糟,当地的反抗力量很活跃,工作很紧张."

"怎么样起给我打电话?"

"问问你那儿的情况如何?"

"恐怕不是吧?"

"……"

法兰维斯问:"你要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何尼斯心里一片混乱,同时又很捌扭.

"别任性了,何尼斯,"法兰维斯说:"怎么你也越来越象她?我知道你想问她,是吧?"

"……"他不吭声,也不表示反对.

"她和哈特梅见面就打架,我说你还是回来吧."

"打架?"何尼斯吃惊极了.

"是的,伊斯并不怕他,你回来吧." "不."何尼斯说:"我很忙,再见!"挂上电话,何尼斯感到一颗心落了地,心中一片温暖,他不愿回去,至少现在不想.原因很多,他不知现在回去见到她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她会怎么办,并且,这个在德国占领下的捷克城市充满了不安定,发生的案件多如牛毛,他既然来了就放不下,再呆一段时间吧.

放下电话,他坐在椅子上发呆,心中喜忧惨半,什么时候回去,他也不知道.



"伊斯,"哈特梅大步走进她的办公室:"我要和你谈谈."

"不!"伊斯用手中的大尺子"乒乒"地敲着桌子,说:"我不和你谈,出去,别打扰我,没见我在工作吗?"

"我不管,我得告诉你,停止你的对抗吧,我是有命令的."

"往口!我是波夏特,在这儿我说了算,信不信?"

他指着她的鼻尖,说:"可我提醒你,我是负责监管你的,我可以采取一切手段执行此项任务."

伊斯一场手,将杯子故意掀翻,顿时桌子上的几张图纸全报废了."你采取一切手段吧,我不怕你,你以为你是何尼斯?"

哈特梅反手"嘭"的锁上门,一把将她从桌子后面提出来,扬手一耳光,将她打翻在地,"听着,我不是何尼斯,我没有耐心,也没有他那么慈善,对我而言,任务就是任务."

伊斯跳起来,朝他扑去,他却只是轻松地一扬手,又将她打翻在地.

"我要告诉你,耐心的游戏结束了,你不愿和我说话,那我就用我的方式和你说话,看你想不想回答!"

"去你的!"伊斯大骂到:"你休想管我!"

"好!"他用一只手将她提起来,另一只手一扬,又一下将她打得趴在地上.

"住手!你打得太狠了!混蛋!"

"告诉你,现在游戏该换角色了,现在只要我看见你,也揍你,我想看看你想怎样也刺我一刀?"

"我没刀!"她趴在地上边躲边叫.

"我给你,拿着."他从皮带上抽出一把短匕首,扔到地板上,伊斯咬牙切齿地一把抓起匕首,就不顾一切,狠狠地朝他刺去.

哈特梅一侧身让过,同时轻松得不得了地就抓住她握刀的手,就象捉住一条蛇的要害一样准确。

他手上一用劲,伊斯便觉得手腕就象被一把铁钳夹住一样,手松了,刀子掉在地上。可哈特梅并没放松,而是将她的手反扭到背后,继续使劲。伊斯便开始"哎呀哎呀"地叫了起来。

"现在你有没有准备好和我说话了?"他问。

"准备好了,哎呀!"

"很好,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他使了一下劲。伊斯便飞快地回答道:"我听你的!"

"我要求你,把你给何尼斯的都给我!听到吗?"

"是!"伊斯一动不能动地伏在地上,被折磨得又痛苦又狼狈。

"首先,你的礼节,应该从养成良好的礼节开始!"他说着,放开了她。"我不会打扰你的工作,但我离开时,你应向我告别!"

伊斯只好从地板上爬起来,温顺地扶着他的肩膀使劲地踮起脚尖来又轻又快地在他腮边吻了一下。

哈特梅笑了笑,也轻轻地吻了她一下,说:"开始我的要求不会太严,你得适应适应。今天就到此为止。被你弄脏的图纸你必须在今天内重新绘好,我晚些时候会来查看,我用不着盯着你,我只要看到结果,明白吗?"

"是。"她火冒三丈,她最讨厌的事就是重复绘图了,看来今天这几张图纸又得让她干到晚上,或是更深的时候。

哈特梅走了,可她根本就没什么心思去绘图。磨磨蹭蹭,竟然己是下班时间。看着基地里的人渐渐离去,可图才绘完一张,还有两大张呢!看看墙上的钟,不早了,不知哈特梅什么时候会来,他说要来的。

她赶紧收拾绘图工具,她想去其它人的绘图室去,躲开他。门突然开了,伊斯吓了一跳,却见是涅伯。"你今天还要加班吗?"他问。

"是的,你吓了我一跳!"她松了口气:"可不可以帮个忙?"她说,将纸卷起来,递给他。

"你要干什么?"

"我要去二楼的大绘图室,别告诉哈特梅上校,好吗?"

"涅伯笑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

伊斯愁眉苦脸地说:"我不能见到他!"

"为什么?"

"如果我见到他的话,不是我打他便是他揍我。"

"怎么会是这样?你要干什么?"

"我要将他赶走!"

"好吧,我不告诉他。"

涅伯和她来到绘图室。这是二楼一个宽阔的大房间,里面就象美术工作室,中间是一大排桌子,四周是绘图架,工作灯,她找了个角落里的绘图架,把纸夹好。

"伊斯!你在哪儿?"寂静的楼里突然响起了哈特梅的喊声。

"糟了。"伊斯赶紧爬在地上,往大桌子底下钻。涅伯刚走到门口,哈特梅便来到了他面前:"她是不是在这儿?"

"这个,嗯,"涅伯支支唔唔,朝他笑笑。

"好吧,我自己来找!"哈特梅朝绘图室走进去,涅伯叹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光线己经很暗,哈特梅打开了所有的灯:"伊斯!伊斯!出来!"

伊斯从桌子下边己经能够看见他的黑皮靴,她悄悄地在桌子下往门口爬去。

哈特梅没了动静,伊斯东看看,西看看,不见了他的影踪,她便加快了速度往门边爬过去。

可是,哈特梅却翘腿坐在桌子上,拼命忍住笑,等着她撅着屁鼓爬到他面前来,她往后看看,不见他,往前看看,也不见,就要到门口了,她屏住呼吸,悄悄爬出来。哈特梅也屏住呼吸,看着她从桌子下面探出头来。

"啊!"伊斯尖叫起来,一只手冷不防地揪住了她后衣领,将她从桌子底下连滚带爬地揪了出来。

"你好啊!"哈特梅跳下桌子,哈哈笑着,没松手"做完了吗?"

伊斯跪在地上,拼命缩着身子,用双臂抱着脑袋:"放开我!该死的"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规矩?"他说,并将她提起来:"起来!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不,我讨厌你!你怎么不滚开?"

她在地上爬过,因此弄得衣服上满是灰尘,样子狼狈。

"想挨揍吗?"他恶狠狠地说:"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吗?你这是在自讨苦吃!"

"我想和你商量商量。"她直起身来,放下手,"行不行?"

"没门,命令就是:你必须绝对服从我!"

"去你的!"伊斯瞬间火冒三丈,她狠狠地将他推得撞在桌子上,他毫无防备,椅子撞倒了,他也跌在地上。伊斯接着扑了上去,用椅子去砸他。

他连着被砸中了几下,疼得他眼冒金星。不过,他在地板上滚一下避开,并拉动桌子拦住她,椅子就"嘭"一声砸在桌子上。伊斯趋胜不停手地攻击他,用可以抓得到的一切东西砸他,还疯狂地踢倒椅子绊住他,使他无法从地上爬起来。

大厅里乱成一片,涅伯闻声跑来,目瞪口呆。伊斯正和哈特梅在地板上扭打成一团的。椅子,绘图板"砰砰"倒地,纸片到处飞扬。

"天啊!"他赶紧跑过去,伊斯竟骑在了哈特梅身上,象只老虎似的凶。他想拉住伊斯正要出拳的手"住手!"

"闪开!"她叫,可这当儿,哈特梅却一拳反将伊斯打翻,并一脚踢开涅伯。伊斯撞在一只大椅子上。哈特梅终于翻身跳了起来,揪住伊斯,将她抓起来,扭往她的手,两人全身灰尘,都一样地狼狈。哈特梅一只手背撕破了一口,额头被砸破了一口,血淌了一道下来,伊斯衣服被撕开了一口,头发散了,脸颊被打得通红。

他扭着她往外走:"太过份了,你!"他生气极了,伊斯则又挣又骂:"放开我。混蛋!你走开!走开!"

他将她揪到她的办公室,"砰"一声锁上门,象只狼似地盯着她:"真让人受不了!"他说"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伊斯回答道:"让你快走!"

"为什么?"

"你休想成为何尼斯!我不想见到你!"她朝他叫道:"你再打我吧,没关糸,我会和你一直这么打下去,直到你走为止!"

哈特梅一声不吭,脸上显出无法控制的愤怒。他飞速出手,揪住伊斯一边肩上的衣服用力往下一扯。随着"嘶"一声,伊斯的衣服裂为了两半。伊斯尖叫着,拼命想挣脱他。衣服散开了,他终于看到了伊斯的秘密。它看去是如此的巨大和诡异。就象一道魔咒牢牢地附着在伊斯身上。他不禁抓着伊斯的肩呆了一下,伊斯尖叫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随着伊斯的挣扎,那鹰的双翅缓缓起伏,深深震动他的心。伊斯却象被刺中一刀似的浑身颤栗:"放开我!放开我!"

他没有动,这下伊斯哭了,尖叫变为了哀求:"求你,求你!"他回过神来,手一松,伊斯便象条鱼似的蹿了出去,紧紧躲在窗帘后,象只受伤的鸟。

哈特梅手里拿着扯落的衬衣,扣子掉了好几颗,他望着躲在窗帘后面的伊斯。她正在小声哭,脆弱而无助。"伊斯!"他叫。

"别碰我!别!"她说:"你走开!"

"对不起,我送你回去。"他说。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哈特梅走过去,拿起了电话筒。"什么?……好的,也好,我正要想找你呢……我和她正大打了一翻……我会告诉她……好吧,再见!"

他放下电话,对她说:"是法兰维斯上校,何尼斯回来了"

伊斯不哭了,瞪大了眼睛望他:"真的吗?"

"是的,不过他受了伤,在外出调查的时候,他的车碰上了地雷,一条腿受了伤。因为头部受到震动,现在,……嗯"他犹豫了一瞬:"你去看看他吗?"

"他现在怎么了?"她问,焦急死了。

"我们现在就回去。"他走近她。

"别过来!别过来!"她又要哭了。

他却一把将她从窗帘后面拽出来,用衫衣裹住她,说:"他己经在家里了。"

她低看头不敢去看他:"我不去。"她小声说:"他不想见到我。"

"他双目失明!"

"什么!"伊斯大惊。

"是的,他的头部受到撞击造成的。我知道,你想我走,那你就想法让他留下,如果他不愿见你,我就得继续留下,这是命令,我不能违抗,我理解你,但你也要理解我!"

伊斯低着头不吭声。

"无休止地斗欧只会令你自找麻烦。也害苦了我!你瞧瞧!"他将撕破了一大口的手伸到她面前。

"对,对不起。"她低声说。

"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了,别说他,现在连我也头疼你,你其实是个太过自由而不懂珍惜的家伙!"

"可是……"伊斯刚想要辫解,就被他打断了,"可是什么?我知道一切。"哈特梅坐在桌子上,说:"你和他相互有仇,对不对?"

伊斯眼望别处,不回答。他又说:"结果我就成了你们的受害者。"他用手碰了一下额头,手上便沾了一点儿血,:"真该死,这都是你干的。要是我还得留下的话,我肯定要将你揍得哭爹喊娘,你信不信?"

"对不起。"她又说了一遍。

"现在说有什么用呢?"他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很狡猾,可你就是不明白,你的狡猾根本没有用!我是上校,没在战场上,却在这儿和一个小孩纠缠不休,真是窝镶。"

"我不是小孩!"她辨道。

"你是!你以为我害了你,可你也害了我!我做不了何尼斯,这我知道,可你呢?是自作自受!"

"你!根本就不是!"

"你回不回去?我要走了!"哈特梅跳下桌子说走就走。

"等等,等等,"她慌忙追了出去。

哈特梅的车就停在楼下的台阶前,他己经发动了车,伊斯双手紧紧抓着衣服,不知怎么去打开车门,她的双臂都裹在衣服里面。她就用脚"嘭嘭"地踢车"开门,开门!"

门开了,她钻进去,刚一伸手去关车门,衫衣便从身上掉了下来,她讯速将衣服抓在胸前,旒张地盯着他。哈特梅看得想笑。车门没关上,伊斯只好转身再次去关。这下哈特梅不笑了。他转过头来,看着前方。

他开起车,驶出基地,天空上没有月亮,只有几颗星星,伊斯低着头一声不吭,他看她一眼,她一动不动。

"伊斯,对不起。"他停下车,将外衣脱下来裹在她身上:"这样好点吗?"

她轻轻点点头。终于放松了些。为了打破僵局。哈特梅觉得该找点什么来谈谈。"伊斯,我并没有什么意思,这个,呃…当时我很生气,我有权这样做,何尼斯本来也可以,并且应该这么做,但他不愿意。"

伊斯惊讶地看着他,他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

她摇摇头,心中一片翻腾。"我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孩。"她说。

他笑了,说:"你终于意识到这点了,很好,现在你明白赶走我的正确方法了吗?我即然成为不了他,也不想成为他,我还是该回纽伦堡去。"

"谢谢你。"伊斯说,终于转头对他一笑:"你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我这么对你实在是不该,你会恨我吗?"

哈特梅感觉浑身轻松,他真诚地说:"你是伊斯的时候,很令人头疼,而你是波夏特时,我很敬佩你。可这两人都是你,这就很麻烦!"

伊斯"卟哧"一声笑起来"我怎么没发觉?"

"当你发觉时,你就该长大了。"

"是,可是……"伊斯发愁了:"要是他永远不愿谅我怎么办?"

"这我也不知道。"哈特梅说:"你又没有受命死缠住他。"旋即,他哈哈大笑:"有了,你嫁给他,就可以了!"

"不行!"伊斯一口拒绝:"绝不!"

"为什么?"

"我是波兰人,我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

"算了吧,你最好别再提这个。"


到了她的住所,伊斯迫不急待地冲向卧室,胡乱套上件外衣,就往外跑。"借我你的车,哈特梅上校!"她跑到客厅,他正坐在沙发上。

"去哪?"

"我要去他那儿,好吗?"

"好吧,我在这儿,祝你好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