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2)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2)

摇滚情人 收藏 0 4
导读:矢车菊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2)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完了!伊斯的心不禁往下一沉,他们就这样被缴了械,反绑起双手来。伊斯有些慌张,但却只能无可奈何地跟着走。

他们重新回到公路,卡车已经被几个人占领了,伯斯特看去很镇静,因为发动机并不在车上,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伊斯。

“没有,什么也没有。”有人说。

“中尉,你们将它藏到什么地方了?说!”

伯斯特昂着头,有些得意地回答:”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

立即有人跳下来往他脸上打了一拳:”你知道是什么,你们找到那发动机了。”

“没有。”

“你是谁?为何与他们在一起?”一个人有些恶狠狠地问伊斯,吓了伊斯一跳。

“我是科学家,来查看飞机残骸的。”

“你们将发动机藏哪儿了?你说!”

“的确还没有找到的。”伊斯有些害怕地说。

等待了一瞬,终于有个人发话道:”我们先将他们带回去,快走吧。”

他们又重新钻进林子,不多时,就出现了一条不宽的路,沿着这条路走了很久,伊斯又困又累,疲惫得要命。天就要亮了吧,她猜测。这时,山间终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这是一间简朴的小教堂,穿过教堂侧边的一扇小门,他们来到一间小厅里。

小桌子上点着一盏不太亮的煤油灯,两个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人立即站起来。伊斯她们五个被命令站在墙边,等候发落。

不知这些游击队搞些什么明堂,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带走,肯定是进行单独询问吧。伊斯太想坐下休息一会。可谁也不愿照顾她一下。

所有人都问完了,大概没人要问她什么吧,人们就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这个房间。

“喂!我可以和谁说什么吗?”她忍不住问道。

“你想说什么?”一个脸孔发黑,戴一顶皱巴巴的帽子的人用很不流畅的德语问道。

“你是美国人?”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德国人已经知道你们已经到达这儿了。”

“你是什么人?”

“我是波兰人。”

“波兰人?”那人很惊讶。

“是,请你别让他们知道我和你们谈话。”

“算了吧,小姐,用不着编造离奇故事,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所说的?”接着,他就转身出去,伊斯赶紧跟过去。

“请你听我说,我是一个科学家,来查看飞机残骸的。”

他走出了教堂,来到外面一小片空地上,天已经亮了:”为德国人服务的波兰人?”他有些嘲讽地说。

伊斯愣了一会,他开始在一个水槽那儿洗脸,洗得十分仔细,将脸上手上那些黑色的涂料洗干净。

“我们找到发动机了。”伊斯说。

“先前你为什么不说?”

“我不能在他们面前说呀!”

“发动机现在在哪儿?”

“被埋在公路近旁了。”

“唔!现在我们可不能靠近公路去了,你存心骗我们吧?小姐。”那人好好盯着她说。

“对天发誓,没有,的确如此……”

“等等,我们晚上去,今晚去,你考虑好,你要对你所说的话负责。”

“好!”伊斯回答得很干脆。

“喝茶吗?你可以休息一下,天黑就出发。”


走夜路并不是伊斯的擅长,并且,这些游击队员走得很快,简直让她有些吃不消。公路上静悄悄的,要找到埋藏地点,还得又走上一大段。

一路上大家都很警惕,生怕碰上德国人。因为到现在,德国人应该知道他们失踪了。还好路程不算太远,伊斯总算顺利找到了那堆树枝。

大家扒开树枝,很快就挖出了发动机。打开一层包裹的帆布,已经破碎的发动机就露了出来,大家都围着它看,它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一团漆黑。


“我没骗你们吧。”伊斯说:”但你们想弄走它?它已经没有用了,对你们来说,它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那个高个子美国人望了她一眼:”好吧,我叫杰森。”然后,那几个美国人用用英语简短地交谈了一会。

“伊斯小姐,你说你是发动机专家?”

“是的。”

“我们的专家想和你谈几句。”

一个默不做声的人走过来,问了几个很专业的问题,原来他们还是有些不信任她,不相信她会是什么发动机专家。她答的很好,很流畅。

“很好。”杰森说:”这机器确实对我们没用了。”他盯着伊斯说:”我们带你走!”

“什么?”伊斯愣住了,一时不知是喜还是忧:”不,不,不,我给你们图纸吧。”

“你绘图得多长时间?我们只可再呆两天了。”

“我可以尽量!”

“现在我们先回去。”杰森说。

跟他们走?到美国去?好还是不好呢?这可是一个逃走的机会,但就此一走的话,以后还能再见到何尼斯,克洛斯吗?她舍得下吗?他们已经被扣两天了,何尼斯会不会来找她呢?

她抓紧时间绘制图纸,虽然极为粗糙和不规范,但在这小村子里,能找到一些纸和笔就不错了,只要是专家,都应该能明白这种发动机的结构原理。并看得懂她的注记。

又过了两天,她看见那几个美国人开始收拾,他们准备离开了吧。她要怎样才能不跟他们走呢。天已近晌午,她必须小心借机行事。

所有人在教堂里正喝茶,伊斯已经好久没见伯斯特了,他们一直被关在地下室。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他还活着吗?也许他们在今天夜间就走了,杰森走过来,有些高兴地拍拍她的肩,说:”伊斯小姐,欢迎你到美国来,从今以后,你就不必为德国佬服务了,等到美国,我们可以为此庆贺一下……”

“嗯。”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牧师冲进来,神色慌张地说:”快走,德国人来了,他们已经发现了这儿,马上就会来到,你们快从树林里,去海边,潜艇已经等在那儿了。”

“好,准备!我们现在就走,动作快些!”

正在休息的几个人立即跳起来,伊斯想往墙角那儿滑,可杰森却首先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着走。他们迅速穿过一小片墓地,钻进密林,朝着海边奔去。


当何尼斯带领一些人进入村子时,伯斯特狼狈地被人从教堂地下室解救出来。

“伊斯呢?”何尼斯焦急地问。

“她被游击队带走了,我,我很抱歉,没有保护好她,发动机找到了吗?”伯斯特小心地问。

“还在,现在,你带几个人从这边去搜索,我从那边,他们肯定进树林了,一定要找到她,我要看到她完好无损,出一点事有你好看地。”何尼斯厉声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也很紧张,他必须要找到并一定救出伊斯。


树林很密,四周一片安静,伊斯他们一行一声不吭地行进着,很小心谨慎。伊斯心里有些焦急,她拼命在打主意,她必须想法逃走,否则一旦到达海边,就来不及了。

“伊斯,你怎么了?”杰森看到伊斯走路有些异样。

“我的踝骨有些疼。”她干脆停了下来。所有人也一起停下来望着她。

“你们先走,我们马上就赶上你们。”杰森对其他人说,于是别人就继续往前走,伊斯坐在一块石头上,让杰森看她那只疼的踝关节。

“嗯,有点肿。”杰森说,伊斯仔细一瞧,真的!这几天走路太多,太折磨她了,她竟然没发现,脚真的有点肿。

杰森抓住她的脚,朝关节旁边捏了进去,尽管并不觉得疼,伊斯还是”哎哟!”叫了一声。

“关系不大,伊斯等到海边就好了,现在暂时不会受到损伤。”

杰森准备直起身子来了,他腰间的手枪完全的露在外面,并且,他只是很随意地插在皮带间,伊斯飞快地抽出手枪来,对着他,杰森吓了一跳:”伊斯,你这是干什么?”

“对不起,我不和你们走了,你们走吧。”

“难道你很愿意为德国人服务?还是你骗了我们?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没骗你们,我的确是波兰人。”

“那这又是为什么?”杰森疑惑地望着她。

“你管不着。”伊斯也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你快走吧!”

杰森盯着她,怎么办?她就是发动机,不能放走她,但万一她开枪,将会暴露所有人,将德国人吸引过来,怎么办?

突然离两人不远的高处山坡上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是追踪来的德国人!伊斯迅速爬到一棵大树旁边的凹处,隐蔽起来,这一瞬,杰森也果断地扑上去,将伊斯紧紧地压在身下,并去争夺伊斯手中的枪。他判定伊斯不会大叫,但却又不明白她到底为何不愿跟他们走。这是一件矛盾的事。

伊斯一动不敢动,也动不了,生怕被发现。杰森已经抢回了手枪,他按着她的头,两人一动不动,等德国人走远。

“见鬼,你滚开些,”伊斯恶狠狠地骂道:”我说了我不跟你走,听见了吗?”

“那绝对不行!”杰森脸上因刚才离得很近的德国兵而显得很紧张。

伊斯挣脱他就要往回走。杰森却一下子将她扑倒”撕”的一声撕破她的衣服,撕下一块布条,将她困了起来,伊斯却因为他这个举动而被吓了一跳。他可能在撕破她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她的秘密。

果然,他在捆住她时捆得那么紧,使她感到恐惧。

“你这个骗子!”杰森一把揪起她,低声说:”我们竟然相信你了!你是个纳粹!”

“不,我没有骗你,没有!”伊斯哀求道。

“用不着再演戏了,纳粹小姐,你听着,若是你企图逃跑或是想引来敌人,我随时都会要来了你的命,现在走!”

他推了伊斯一把,让伊斯朝前走,他紧紧地跟在后面,手里握着他地手枪。

没走多远,他地同伴揪迎面匆忙而来:”杰森,前面有德国人!”

“我们绕开他们。”

“发生了什么事?”众人看到杰森沉着脸,而伊斯却被绑了起来。

“看看吧,这是她的真面目!”杰森一把将她转过来,从撕开的衣服处暴露了她的秘密,她低着头狠咬嘴唇,努力使眼泪不掉出来。

“天哪!”

“怎么会是这样?”

“呸!”

“快走,我们必须尽快赶到海边去,否则就没机会了!”杰森说着,重新确定了一个方向,加快了速度赶路。



何尼斯也焦急地钻进了密林。可已经快到下午了,游击队的踪影都没有。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一下,突然一个士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长官!那边发现了几个美国人!我们包围了他们,可他们手肿有人质,伯斯特中尉请你立即过去!”

何尼斯招呼了一下其他人,立即跟着这个士兵前去,他们来到一片森林的凹地,对方隐藏在一个小土丘后面,伯斯特把情况汇报给何尼斯,何尼斯朝前闪身在一棵树后面用英语对着杰森他们大喊:”喂!喂!你们听着,我要求见一见人质,可以谈判吗?”

“往这边看!她在这儿。”

何尼斯望过去,杰森持着伊斯从土丘后面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刀锋紧紧抵着伊斯的脖颈。”你有什么条件?”何尼斯问。

“叫你们的人闪开。我们反正什么也没得到,我们要走!”

“我如何相信你们不会伤害她?”何尼斯问。

伯斯特却跳出来大喊:”他们是美国人,不能放!”

杰森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大喊道:”你们看好!”

他对伊斯说:”对不起了,小姐,我不得不这样做!”“你们说什么呀?”伊斯听不明白英语,她根本没想到杰森却一下子紧紧地抓牢她,接着就一刀扎在她腿上。

“不!”何尼斯大喊,可杰森的刀锋已刺进了她的腿,”啊!”伊斯疼得往地上跪倒下去,她又哭又喊,鲜血立即涌了出来,可杰森还是紧紧地拽着她。

“何尼斯!何尼斯!”她揪心地嚎啕着大叫。

何尼斯扑到到伯斯特身边,一把将他按在一棵树上,用枪指着他:”你疯了吗?你知道伊斯是谁?她是波夏特!你忘了吗?那伙美国人下手了!你看!你要再说错话,我就要你的命!”

他丢开伯斯特,对着杰森喊:”停手吧,你想怎样?”

“一个小时内你们原地不要动,我就可放了她。”

“我怎可相信你们?”

“不相信,是吗?由不得你,你再看着。”他又准备再来一刀,他并不希望这样,伊斯一直又哭又叫地挣扎不止,可形势容不得他多想。

何尼斯惊呆了,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只好先答应他们:”住手!你们走吧,我们在什么地方接她?”

“一个小时后,你们顺这个方向,就可找到她,我们走。”杰森拖着伊斯退回土丘后面去。

何尼斯焦急万分,走来走去地看表,杰森弄得他任何反应或是拖延都是不可能。


虽然杰森紧紧扶着伊斯,可伊斯还是觉得痛苦万分。她看到血一直从有些麻木的伤口往下流,这情景,令她感到非常头昏和害怕,可她知道,他们谁也不会同情她。

“请停一下,停一下!”伊斯说。她拉拉杰森,指着地面:”流血老是不止,会留下痕迹的。”

杰森往后面瞧了一眼,果然路上都有些点点血迹。他让她坐在地上,找出一段布条来紧紧勒在伤口上方,这个伤口并不大,可却总是在流血。他勒得很使劲,疼得伊斯浑身直打哆嗦,不过血流倒是小了。

“那发动机……”伊斯小声说。可杰森扶着她依然只是埋头赶路,并不理睬她。

“你们如果能联系到波兰驻波兹坦情报小组,从一个代号为J--23的地方就可得到有关这发动机的情报。”伊斯说。

这回杰森看了看她:”你到底是什么人?”

“波兰人。”

“可,你为什么……”他一直在想着她的所作所为,以及她身上。

“这并非我愿意,可事实上已经是这样了。”

沉默了一会,杰森说:”这就是你不愿离开的原因?”

“有一半。”

“你和那个上校是情人?”他突然这么问。

伊斯吓了一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小姐,你认为我会真的因此信任你吗?”杰森现在停住了脚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现在,因为你那个该死的上校,我们得分手了。”

听到他这么说,一滚而面无表情地朝她端起枪:”别开枪!”杰森说:”会将德国人吸引过来的。”

“不要杀我!”伊斯恳求道:”不要杀我!”

“我不杀你,不过,如果你想证明你是清白的,现在倒有一个机会。”说着,他解开伊斯伤口上方的布条。伊斯心里又开始恐惧,她能感觉倒,血又开始流了出来。”你们朝这个方向快走,我会赶上来的,”杰森对其他人说。然后他将伊斯推了一把,用手枪押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看到血又在地上不断留下痕迹,她感到毛骨悚然,心在”扑通扑通”地跳,她害怕,血就这么一直从她身体里流出来太可怕了,她却只能被他驱赶着,继续朝前走。

路越走越难走,她已经感到很心虚,很疲惫。她能被及时挽救吗?再这样下去,她会死去的。

“行了,我必须对你说再见了,希望你那上校能及时找到你,再见!”说着,杰森就要往他的人那边赶去。

“帮帮我,我会死的!”伊斯终于说。

“抱歉,这就不在我的责任范围了。”杰森终于丢下她,飞速朝前钻进密林去了。

“混蛋!白痴!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们,流氓,强盗,下地狱的……”伊斯委屈得要命,她前半句是骂杰森的,后半句则是骂的法兰维斯。

她在林子里不辨东西南北,她不敢走了,她无可奈何,双手还被绑在一起,她害怕,她感到冷,怎么办啊?何尼斯来找她了吗?她多盼望何尼斯立即来到她身边啊,可一转念,她又犹豫了,她的衣服现在已经被撕破,她一发现她就能发现那个纹身,那个她拼命埋藏的秘密。这可让她如何是好?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但她却决定继续走,往任何一个方向走,只要她走得动。

她不敢低下头,不敢去看那流血的伤口,她身体里的血,还能再流多久呢?她感到越来越冷,也越来越恐惧。

突然一个声音在树林间响起:”伊斯!伊斯!你在哪儿?”是何尼斯。

她一下子紧紧靠在一棵大树上,犹豫着该不该回答她。

“伊斯!伊斯!听到吗?”

她已经可以听到许多人在树林间穿过的”哗哗”声,顺着地上的血迹,他很快便会找到她的。

没让她等多久,何尼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前方。”伊斯!你怎么样了?”他看到她,她却害怕的盯着他直往后缩,紧紧往树上靠。她黑色的眼睛就像一只被捕的小鸟一样死死盯着他。

“别过来!”她说:”别过来!”

何尼斯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别过来!滚开!听见没有?”她开始大吼大叫,有些歇斯底里地。

“你们先回去,将车开到离这儿最近的公路上,我带她马上就来。”

“是。”士兵们沿来路往回跑,赶紧去开车。

“你别管我!滚开!”她开始发抖。

可何尼斯却一直来到她身边:”怎么了?你看血一直在流,不能耽搁!”

他想去解开她被捆在背后的双手,可伊斯却像只鹿似的警惕的一下子转开:”别碰我!凶手!”

“喂,伊斯!”何尼斯皱了皱眉头。

“你敢碰我,我就杀了你,土匪!强盗!”

伊斯边骂边往后退,她的脚越来越软。他却一把抓住她:”又在想什么?你难道想死吗?”

伊斯却突然往他手臂上咬了一口:”啊,我的天!”何尼斯推了伊斯一下,伊斯就跌在地上。她的眼泪无声地掉了下来,因为她相信,她肯定没救了。

何尼斯跪下来,想拉起她,解开捆住她地绳子。可她却哀求起来:”别碰我!别碰我!”

“我只是将你的手松开!”

“不,不,不要你管。”伊斯强得要命。

“为什么?”

“你敢碰我救杀了你!”她说,但声音却弱了许多,她将眼睛闭上也不愿再张开。何尼斯吓着了。

“伊斯,伊斯,你怎么了?说句话!”

“我感到冷……”

他辧着她的肩将她转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