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1)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1)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1) 第十二章 美国别动队(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天还没黑,伊斯便回来了,何尼斯还没回家,他还没下班,伊斯便跑到他的办公室去,他也不在,他们总部的办公楼里还很忙碌。

他的办公室里没人,外间有一个秘书正在打字,他告诉伊斯,何尼斯跟法兰维斯到郊外的第五处那儿去了,可能很晚才回来。

她问:”他的车开走了吗?”

“没有,他的车停在下边院子里的车场上,他们是坐部里的车去的,小姐,你要等他吗?”

她笑笑,说:”不,我走了。”

“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告诉他?”

“没,没有,谢谢你,再见!”她向秘书挥挥手,跑下楼去。

她来到停车场,找到何尼斯的车,她看看没人注意她,她迅速从衣兜中掏出几片薄如刀片般的钥匙来,将其中两片并在一起,插进锁孔,细心地摆弄着,车门”咔”一声开了,她真想笑,她钻进车,用同样地方法将车发动,开出大门,溜之大吉。

好久没亲自开车在大街上溜了,她感到很自在,甚至吹起了口哨,天开始发黑,灯亮了起来。波兹坦是一座很大很繁华的城市,她将车开得很快,她想将车开出城外去,在宽阔的柏油路上溜溜。穿过这个路口,就是城郊了,她看见前面怎么聚集了很多车和人,是警车,出什么事了?

她将车停靠在路边,下车来,在一条小巷里,围了许多警察,他们封锁了路段,正在对一处民宅进行搜查,远远地见有几个人面向墙站着。

“发生什么事了?”她好奇地问围观的人。

“警察在搜查,据说是抓住了敌人地一处秘密据点,还有交通员。”

“谁?”

“不知道,大概墙那儿的人都有嫌疑。”

她走进去,一直走到封锁路段的警察身旁,靠墙那几个人中有一个身穿灰绿色制服的身材高大的军官。

“克洛斯!”她高声叫起来:”克洛斯!”

那人转回头,看见是她,有些意外与惊喜,听到她叫,一个穿便衣的人走了过来,问她:”小姐,你是谁?”

她掏出基地的证件,那人反复查看后递还给她,问:”你来这儿干什么?你没有看见这儿正在进行搜查吗?”

“可是,可是我找人!”她说。她看见克洛斯一直站在那儿没有动。

“你找谁?”那人问:”那些可是疑犯。”

“每个都是吗?”她忧心地问。

“不,不一定,我可以带你过去,如果碰巧真是你们的约会,那当然没问题。”

伊斯便跟在那个人身后朝他们走过去,她走到他身旁:”克洛斯,”她小心地说:”我来了!”

克洛斯转过来,微笑着说:”怎么现在才来?弄得我堂堂一个军官都被当成疑犯。”

“对……不起。”她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

克洛斯当众搂过她就往她双唇吻去,他的双手在扶住她的腰时,竟然很快的好像不经意地滑进她的衣服里面去。

她喊不出声来,又不能动。她涨红了脸,他往她衣服里塞了一小卷纸。他放开她,她满面通红地尴尬万分地站着。

“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克洛斯问站在一旁看着他俩的那个便衣。

“可我们在你走之前还是要例行搜查!”

“什么?”克洛斯愤怒地说:”你瞧!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并且,我是军统处的军官!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可那人依旧很平静:”这你就应该知道规矩,一定要搜查过,不然不能让你走,如果你一意拒搜,我有权拘捕你,中尉!”

克洛斯平静下来,耸耸肩,说:”那好吧,就当是配合你的工作,我能有什么问题,伊斯,到外面去等我!”

“好的。”她低着头,穿出封锁线,回到车上,一小会儿,克洛斯终于出来了,满面阳光,他坐进车去,低声对她说:”快走,离开这儿,到穆索兰那儿去,快!”

她拿出纸卷,丢还他,开车绕到另一条路上去。

“谁的车?”他问。

“他的。”

他一看电门插着的钥匙,笑了,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干这种勾当的?他知道吗?”

她也笑:”他不知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干呢,没想到竟很成功。”

“你哪来的钥匙?谁教你的?”

“啊,我们的工作便是研究嘛,工作之余,我们便琢磨这个,很成功吧?”

克洛斯笑起来:”你偷他的车,有什么事?”

“没事,偷车很开心,他发现后肯定会着急!”

她笑,他也笑,说:”在前面一点停车吧,我走路过去。”

她停下车:”再见,克洛斯,你要小心。”

“我会的,伊斯,谢谢你,再见!”


她开车离开,漫无目的的转悠,她还在为刚才他的举动心跳不已,以及那个装模作样的吻,她心中有些遗憾,可这么快,他就走了,她真为他担心。

天黑了,何尼斯该回去了吧,她转回他们第四处所在的那条街,沿他回家的路驶去。已经过了两条街,他果然出现在人行道上,他手里拿着个黑色的公事包,有些疲倦地步行在前方。

她将车子在他身旁停下,伸出头去叫他:”何尼斯!”

何尼斯惊奇地问:”什么时候见你开过车啊!”

她打开车门,笑笑:”我很早就会的,你竟然不知道!”何尼斯钻进来,伊斯坐到一边去,何尼斯开起车,对她笑着说:”原来偷车的人是你!要用车怎么不跟我说?偷偷把我的车开走!”

“你才下班啊?这么晚了,我看你不在,就偷偷开你的车到处溜溜去了,很抱歉没对你说。”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去看电门上地钥匙,他将车停在路边,他惊讶地拔出钥匙来:”你到是越来越先进了,谁给的?”

“这可是基地的一流科学家的业余研究啊!”

她嘻嘻地笑。

“好啊,你第一个用来偷我的东西!坏蛋!”他说:”你们这些无聊的年轻人,不学好!就是这样运用科技知识的?”

他拿出自己的钥匙来,重新开起车来问她:”你现在要去哪儿?”

“随便走走,我不想回家。”

“好吧。我们就随便溜达吧,这两天工作挺累的,你呢?”

她不回答,而是问:”你说这场战争会打到什么时候?”

他笑笑,说:”真正的战争还没开始呢,有什么不好的吗?要知道,我们的轰炸机在贝尔格莱德干得多漂亮。”

空军?伊斯立即转开头去:”我不知道。”

“你看,在元首的精明决策下,我们一直在胜利,你应该为你的工作而感到骄傲!”

“才不,我迟早会不干的。”她说。

“那你要干什么?”

“我要去唱歌,做个小小的歌手。”

“可你连钢琴都不会弹。”

“谁说不会?”

何尼斯忍不住笑:”那也叫弹琴?很久没有提起这个话题了,什么时候我们去歌剧院,好吗?”

“好啊!哎,停一停,你看,前面那个俱乐部!我可以去那儿唱支歌给你听!”

何尼斯把车一拐,停在路边。


伊斯站在钢琴边,琴师正在为她伴奏着一首优美动听的小夜曲:”我的歌声穿过深夜,向你轻轻飞去,在这幽静的小树林里……”

何尼斯静静地听着,深深沉入一片美好的幻想中去,这时,一个穿灰褐色制服的人走过来,坐在何尼斯旁边,说:”总算找到你们了。”

“你好,你是……”何尼斯问道。

“我叫伯斯特,第三处的,我费了好大的劲,要找波夏特博士,”来人说:”他们告诉我你可以找到她。”

“什么事,这么着急?”

“是这样:我们一架装有新式发动机的飞机前两天在格但斯克附近失事坠落,与当地一些武装游击队遭遇,我们估计还可能有美国的别动队也在活动,他们也看上了这种尚处于试验阶段的新型发动机,我们需要博士去坠落现场辨认一下发动机是否还完整,很紧急。”

何尼斯问:”非波夏特不可吗?”

伯斯特回答:”是的,整个发动机情况他最了解,请告诉我,哪儿可以找到教授?”

“你不认识她?”

伯斯特点点头:”她在哪儿?我们的行动小组已经准备好,就等她了,我们必须赶在敌人之前尽快找回发动机。”

“那儿就是。”何尼斯指指伊斯:”唱歌的那个女孩子就是。”

伯斯特瞪大眼睛使劲看了一下,不自然的说:”你没骗我吧?”

何尼斯笑着,向伊斯招招手。唱完,伊斯兴高采烈的来到桌子边,望着伯斯特,伯斯特站起身,惊讶地看着伊斯说:”您就是波夏特博士?”

伊斯望望何尼斯,点点头,何尼斯站起身,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上车去,边走边谈吧。”

在车上,伊斯听伯斯特介绍了情况,何尼斯就直接把车开到机场。一架飞机早已在等候着她的到来。

伊斯一路上焦急万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她想报告给克洛斯或是穆索兰都来不及,这本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能跟美国人接上头,她就可以把发动机的秘密直接提供给盟军了,可现在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能和当地的游击队接上头。

伊斯坐在座位上,路程还很长呢。窗外黑漆漆的,她渐渐睡着了,斜着,不知不觉就靠在了伯斯特肩上。伯斯特心里有些激动,久仰大名的波夏特博士,竟然是这么一个女孩子,而且,她现在正靠在他肩上呢。何尼斯没有跟来,他得好好地照顾她了,他不禁有些胡思乱想。



格但斯克是格靠近波罗的海的城市,附近是密密的森林,飞机就坠毁在离城有些远的偏远山区。

第二天,天刚一亮,伊斯就随同为数不多的行动小组一起驾车进入森林。飞机残骸的搜寻工作很困难,尤其越往林子深处走,碰上游击队的危险也越大。

一个白天都在林子里渡过了,就在伊斯他们正在休息和喝茶的时候,一个搜索队员急急忙忙跑来报告,已发现坠落地点,就在前面一些的一个山谷里。

伯斯特有些犹豫,伊斯望了望天空,太阳已经升到了树梢,再过一小会,就要落下去了,是往前走呢,还是回格但斯克?

伯斯特心里暗暗数了一下他的所有成员和装备,小组共有28人,4辆卡车,如果遇上游击队的话能应付吗?不过,飞机已经发现了,他的任务也要胜利完成了。

“很好。我命令现在立即出发!”

由于已经没有公路,所以只好步行前去。大约1个半小时后,伊斯看到了那架坠落的飞机。在一片陡峭的山坡上,飞机已经摔得支离破碎,一边机翼已完全成了碎片,机身断开,成了三段,中间的机身蒙皮被烧得漆黑蜷曲,里面露出了大块的发动机零件。

整理这些碎片很费时,伊斯忙来忙去,指挥人们将重要的零部件搜集起来。可天马上就黑了。为了守卫这些暂时无法搬运走的残片。伯斯特决定先将重要的发动机部分装上一辆卡车,由他和三名士兵以及伊斯一起先将之运回城里。其余的士兵则在此留守。

等到将飞机发动机部分装上卡车,开始上路时,天已一片漆黑。伊斯和伯斯特坐在驾驶室里,她已经疲惫不堪。

卡车慢慢地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伊斯虽然瞪大了眼睛,可还是无法看清黑漆漆的森林。

“飞机摔得很破碎。”伯斯特说:”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首先发现了它。”

“是的。”伊斯说。

“这样的一些碎片,还会有价值吗?博士?”

“要仔细研究才知道……”伊斯突然顿了一下,她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怎么了?博士?你看见什么了?”伯斯特望着她问道。

“我好像觉得森林里有人!”伊斯说。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但愿这只是错觉。”伯斯特沉思了一下,果断地命令:”停车,快停车!”

“为什么停车?”伊斯奇怪地问。

“你们!都下来,带上铁楸和铲子!”他打开车门,对那三个士兵喊道。

“我想我们最好采取点手段,我们就这么回去太冒险了。”伯斯特对伊斯说:”我决定先将发动机埋在这儿,我们回去,明早又来取,这样安全些。”

“是的,好主意。”伊斯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骂这个人真是只老狐狸。

几个人就在离公路很近的地方动手挖了个不算深的坑,将发动机放进去,再盖上土,堆上树枝。

卡车继续往前走,伊斯一路上开始昏昏沉沉地打瞌睡,不知道走了多一会,她突然被一声剧烈的爆响惊醒。

“快,趴下,低下头!”她还没来得及四处张望,就被人一把推下座位下面。车子歪向路边,已经停了。紧接着,就响起了短促的枪声。

游击队?伊斯拼命的紧缩身子,吓得要命。她已经听到了子弹击中卡车的声音,太可怕了,她们怎么办?

刚才那一声爆响,原来卡车的轮胎被一颗子弹打爆了,伊斯听着往来射击的零落的枪声,怎么也不敢抬起头来。

“快从这儿下车去!”伯斯特紧紧拉着她,领她从驾驶位置那儿爬下车,准备往另一侧林子退去。他也很紧张,因为从枪声判断,对方人肯定比他们人多。

对面林子停止了射击,伊斯立即被人拉着一头跑进另一侧树林,伊斯有些喘不过气来,因为四周一片黑色,和着这些看不太清楚的树木,紧紧包围着他们。

突然,脚下一陷,他们落稳时,几束电筒光线立即罩住了他们:”都别动!”一个气喘吁吁的人朝他们喊道:”否则就开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