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因为钱!如果不能给叶雁痕一个令她满意的结果,就不能拿到一百万。”

“就算如你所言,那叶雁痕对你调查的结果就会满意吗?她会考虑如果丈夫和弟弟真的已经死了,那船舵为什么会出现?况且,一个堂堂的真相集团,会为区区一百万费尽心机?你也太武断了吧!”孟欣露出了一丝不屑。

萧邦平静地说:“当然,真相公司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因此,故意在我采访的三位幸存者中安排了一个漏洞。”

“什么漏洞?这个故意留了漏洞的人是谁?”孟欣眨了眨眼睛,很认真地听。

“就是第二位采访对象洪文光。他在讲述中说叶雁鸣与他同室,而且叶雁鸣又在临死前托付他完成遗愿。按常理讲,叶雁鸣会在临死将某件东西交给洪文光,但洪文光没有对我讲,只是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没有救活叶雁鸣所托付的人。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一个还相当陌生的乘客会求人将更陌生的人的性命当作遗愿相托吗?”

“有道理。请继续讲。”孟欣双眼依然明亮。

“所以,当我们将所有的资料给叶雁痕看时,以她的聪明,她会往这上面想。如果再暗示一下,她就会想到,她的弟弟临死前将那个血色船舵交给了洪文光,请他转交给他的姐姐也就是叶雁痕。而洪文光没有这样做,他背信弃义,待弄清叶雁痕是一个企业家时,他便开始策划利用这枚船舵去威胁叶雁痕,达到敲诈巨款的目的。”

“分析得很精彩,我简直就要相信了。”孟欣做了个想拍手的动作。

萧邦没有理他,继续说:“因此,只要再次找到洪文光,让他再按早已设计的剧情表演一番,叶雁痕就会确信无疑,这个案子就告破了。也就是说,真相公司不但证明了苏浚航和叶雁鸣已经死亡,而且还顺藤摸瓜,破获了另一起敲诈案。可谓一举两得,既得了佣金,又做了人情,这简直是天衣无缝的大手笔!”

“可是,如果真是如你所言,这里面仍然有几个问题没有解决,能请你明示吗?”

“请讲。”萧邦交叉双手,做出倾听的样子。

“第一,如果你认定这是真相公司策划的一起案子,那你会不会站出来拿出你掌握的证据?第二,那个船舵从何而来?第三,重新调查洪文光后,他的敲诈行为将为叶雁痕获知,会激怒叶雁痕,怎么处理此事?第四,如果真相公司只是为了钱,为何不利用洪文光直接敲诈?而仅仅为了区区一百万的业务费?傻瓜都知道,敲诈上不封顶,而调查业务费不能开出天价。这些,你怎么解释?”

萧邦微微一笑,说:“孟小姐真不愧为孟总的左膀右臂,思维如此缜密。当然,孟总早就想通了这些道理,所以派你前来摸我的底。也就是说,第一个问题由你来解决;至于第二个问题,要复杂得多。也许这个船舵是伪造的,也许此案之外另有案情,这个现在还不能定论;第三个问题最简单:即便是叶雁痕知道是洪文光敲诈,但敲诈未遂,而且彻底打消了她的疑虑,反而是意外收获,且她确有谋害丈夫嫌疑,不然相关此案的任何策划都不能动她分毫,因此她不会为难洪文光;第四个问题也不复杂。公司当然是为了钱,但以孟老板的心机,不可能是短视行为,一定有其他的目的,决不是为了区区一百万。况且,叶雁痕虽然心里有鬼,但也绝不是个容易上当的女人,否则她如何能执掌蓝鲸?因此,敲诈只不是整个策划中比较重要的一记虚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