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黄色的耻辱

xinhuatong 收藏 5 156
导读:《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黄色的耻辱

看着像圣诞礼物一般飘着的那些赞美,让我深陷冰冷,一种巨大的耻辱感混杂着愤怒凝结在空气中。毫无疑问,对于那些明白真相的人来说,《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当代中国电影丢不掉的耻辱,是那些控制了话语权却一味堆笑的媒体的耻辱。如此肤浅、鄙陋的一种美学,却以盛气凌人的姿态捕获了大众,不管它给中国电影的票房带来多少好处,都让我超级不爽。


在一个乏味的中午看完《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对黑泽明的思念达致一种饥渴无比的状态,我想迅速奔回我的房间,重新再看一遍伟大的《乱》,因为张艺谋一直宣讲自己是如何地崇拜黑泽明并且不断偷师,可是他和黑泽明是多么的背道而驰啊。


在1999年的《时代》周刊上,张艺谋曾经说过这样的文字。“在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之前,我对电影这门艺术一无所知。一年后,第一次看到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我一下子被它迷住了。几年后,在法国戛纳,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亲眼目睹了黑泽明接受终身成就奖。他受到了东西方人民的热爱和崇敬。我从未和他相遇,尽管曾经有过一次机会。有一次,我去东京办事,一位日本友人建议我去见见黑泽明。我不敢去。无论如何,他是一位享誉全球的大师。在电影的王国里,我那时不过是个小人物。”


张艺谋现在肯定是个大人物了,关于电影他应该还有很多未知,可是他已经越来越不热爱谦虚,他甚至不愿意在《黄金甲》的任何某处尊重一下曹禺的名字。他说“这事不归我管”。搞得美国人以为张艺谋文学修养高得可怕,应该已经把莎士比亚研究得无比透彻,才创作出一个有悖伦常、如此惨烈、如此机心重重的故事。


任何一个熟悉《雷雨》的人,都可以看出离开《雷雨》可能《黄金甲》就更什么都不是了。在《黄金甲》北京的首映礼现场,一种诡异的气氛统治了一切,个中主持人甚至爆出如此惊人之语,张艺谋导演是大师中的大师、高人中的高人。整个首映,那种粗鄙的暴发户毫无诚意的气质和电影如出一辙。那些灿烂的琉璃、金光闪闪的皇宫、蠢笨之至的铠甲、那成千上万朵令人匪夷所思的菊花,让你想到一个穷尽一切装修自己大屋的土财主多么细心周到地维护着那些马桶上的价格标签。


张艺谋出身摄影,可是在《黄金甲》里我看不出任何视觉方面的高妙之处,可能张艺谋在拍摄的时候心里只想着那些好莱坞的大烂片,那些巨星云集、愚蠢至极的商业炸弹。比如单说最后结尾的几组镜头就毫无想像力、单薄不够韵味深长,甚至会让人怀疑张艺谋个人本身对剧情的理解能力、对悲剧性的控制和把握能力。


刘烨在《无极》里已经有点妖怪,在《黄金甲》里更是以一种极度痉挛的表演方式穿梭在整个皇宫,他的恐惧、他的欲望、痛苦全部以一种莫名其妙的夸张方式表达出来,真的令人恐惧,当然我不是指皇权、情欲和人伦的悲惨冲突。


最后,大王周润发万分孤独可是却面目平淡,如同一个符号,如此呆滞的表演怎么可能媲美仲代达矢扮演的疯狂的李尔王(《乱》之秀虎),张艺谋又怎么可能抵得上黑泽明的一丝一毫。真的不想多说什么,3.6亿,无比垃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