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一章 灾难(下)

angryfox 收藏 15 2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汤普森一家三口善良而淳朴,当时美国的有色人种包括黑人在内普遍都受到歧视,黑人远远没有八十五年以后那样在社会上有地位,甚至占据美国社会的主流,因此汤普森将黄皮肤的叶江明当成了朋友,叶江明的失忆经历很让汤普森一家同情,所以性格直率的汤普森也没有觉得叶江明拖累了这一家,他们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一个星期过去了,又到了汤普森发薪水的日子,贝蒂大妈早早的准备好了晚餐等待汤普森回来,不过,汤普森回来得明显比平常要晚,而且异常沉默,不像平时总是兴奋得大喊大叫,他一进家门就径直进了他的房间,丝毫没有要吃饭的意思。贝蒂大妈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大声地训斥着儿子,

“该死的,你是不是又去赌博了,我们下个礼拜吃什么呢?你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他们都是恶棍,精通赌博,那是一个压榨我们黑人血汗的陷阱,你根本玩不过他们的,永远玩不过他们的。”

汤普森一声不吭,不敢反驳。赌博,似乎是一个触动叶江明神经的词汇,在美国攻读研究俄生的这段期间,国家安全部门并没有给他特别的经费,因此他在暑期和节假日必须打一份零工,才能维持生活和学习,他选择的工作很轻松,是为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打工,这主要是因为他的记忆能力超群,而且还能不经意的运用他的特异功能,虽然这种情况出现次数很少,有时几天也不见得用上一次,却依然使得他总是赢得多输得少,给赌场老板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自从2000年以后,招募了大量的中国人,因为那些使用各种理由来到美国的中国国家官员、国有企业领导总是爱到拉斯维加斯赌上一场或者几场,他们一掷千金的程度远远超过普通的美国人,成为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巨大财源,将其中一些进行超常规赌博的国内领导或者企业家情况反馈到情报部门,也是叶江明的假期额外任务。所以,他对于各种赌博形式都非常熟悉,一些做赌博中的作弊手法也非常熟悉,依靠这份特殊的工作,他每年除了生活、学习、打游戏之外还能有一些节余,寄回国内。

“嘿,汤普森,我想知道你们玩得是什么?“

汤普森似乎很不情愿被揭开伤疤,有些犹豫地说道

“鲍勃,我们玩得是21点,他们的运气特别好,有几次我都开要赢了,可是又被他们赢回去了,你没有任何办法的,这是运气。“

“算了吧,汤普森,他们是老手,你必须发誓以后再也不赌博了。“贝蒂大妈的火气还没有消。

“不,妈妈,我也不想,可是汉森非要拉着我去,要知道,他是工头,我没有任何办法。“

叶江明把双手一摊,很自信地对汤普森说道

“汤普森,也许我能够帮助你,不如你带我去你那个地方吧。“

“你?“汤普森明显不相信,

“如果旧金山就赌博技术排名的话,我相信我可以成为前三名,不相信的话,罗斯小妹,你可以拿一副扑克过来。“

叶江明很快向汤普森一家人展示了他的高超得令人眼花缭乱的洗牌技巧,这让他们不由得不信服叶江明在扑克牌上的功底。汤普森的眼睛立刻一亮,他甚至没有时间和家里人再说一句话,就拖着叶江明小跑出了大门。

这个设在黑人聚居的贫民区内的赌场规模不大,离汤普森家只有十五分钟的路,在一座低矮的棚子中,挤满了刚刚发了薪水的工人,昏暗的灯光下,汤普森用手指着一个个头不高的年纪大约三十多岁的白种人,对叶江明悄悄地说道

“这就是我的工头汉森,该死的,他已经从我手上前后赢了两百美元了。”

汉森正赢得高兴,根本没有注意到去而复返的汤普森,汤普森拉了拉叶江明,从袜子里面拿出20美元,对叶江明说道

“这可是我的老本了,如果输了,鲍勃,我们全家下个礼拜就真得喝西北风了。“

叶江明点了点头,似乎根本没有把汉森放在眼里,接着汤普森对汉森大声说道

“嘿,汉森,我的朋友想和你玩一玩!“

“怎么,汤普森你还没有输够吗?搬来个黄种人就想翻本吗,不要输得裤子都没有了,我看你还是回家去吧,小心妈妈打得你哭鼻子。“周围的人随着汉森的嘲讽发出一阵怪笑,呛人的烟味和污浊的空气几乎让叶江明喘不过气来,不过他还是在汤普森的帮助下挤到了汉森的面前。

“那好吧,年轻人,我们正要重开一局,现在连你一共有五个人,我坐庄,有胆量,就下赌注吧。“

很快有工作人员开始了洗牌,叶江明仔细观察了赌场伙计洗牌的动作,对于这一局的走势已经大体了解了,果然不出叶江明的控制,他很快就大获全胜,赚了四十美元。叶江明将40美元还给汤普森,自己手上依旧只留20美元,很沉静的注视着汉森,汉森脸上狂妄的表情顿时一敛,悻悻的说道

“看不出你这个小子还有点本事,让你这一把撞了大运,下一把我要让你把赚的全吐出来。“叶江明的神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他压低声自信而简短的说道

“那就再来一把。“

一连十把,叶江明都大获全胜,他面前的钱从20美元已经变成了600美元,汉森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周围的其他三个人都已经输光了钱,站在旁边,整个赌场变得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围到了这个桌子边,不时还有人加入战团,但是很快也都由于连战连败,变成了看客。汉森的神情从狂妄到失落再到不相信自己,最后已经输得沉默不语了,汗珠顺着额头直接淌了下来,几乎连成了一串,他的两只眼睛不时地瞅着门口,似乎在看今天到底与往常有什么不同,而叶江明则是不紧不慢的催促

“还要再来一盘吗。“每个字似乎都是一个锥子,刺在汉森的心窝上,周围很多平时输得脸都绿了的黑人工友,全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个时候,一名赌场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个也是三十岁左右的白人,匆匆地进了门,看着其他伙计对他恭敬的表情,不用说,叶江明也知道这个白人就是这个赌场的老板。

“詹姆斯先生,你回来了,这简直是太好了。“

汉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连忙站起身来,叶江明立刻明白了这个詹姆斯是汉森的秘密后台,两个人串通一气,利用这个赌场来骗工人们的血汗钱,一瞬间,他决定给这个詹姆斯一个深刻地教训。

“黄种人,今天晚上你已经赚了很多了,不如让我们来玩一下,看看我们谁的运气好。“

“这样也好,不过时间似乎已经不早了,不如我们玩得大一点吧。不知道詹姆斯先生是否带来了足够的现金。“

“狂妄的家伙,你会为你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的,我会让你输得倾家荡产的。“

“詹姆斯先生,希望我把你的钱变成我的时候,你依然可以保持绅士风度,诸位工友可都是见证。“

“年轻人,少说废话,赶紧洗牌吧。“

叶江明依旧认真的观察着伙计的洗牌的动作,洗牌刚一结束,叶江明立刻说道

“这样,你们已经连续坐了十几局庄了,不如这一牌让我来坐庄,相信詹姆斯先生不会拒绝吧。“说完,已经摆出了坐庄的姿态,这一举动让詹姆斯叫苦不迭,因为洗牌时伙计的一些安排,明显是对庄家有利,可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如果让工人们知道他作弊,他们一定会愤怒地跳出来把他生吞掉。詹姆斯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又不得不表现出在表面上变现出一幅胸有成竹的神情。

这一局叶江明几乎将手上所有的赌注都压了上去,所得到的回报也是丰厚的,他桌子上的钱在结束后变成了诱人的1500美元。随后,詹姆斯说道

“刚才那一局已经让你做了庄,这一局似乎应该换我来坐庄。“

“完全可以,不过一直都麻烦这位先生洗牌,我觉得太辛苦他了,这一盘牌由我来洗吧。“叶江明不容詹姆斯质疑,就完成了整个洗牌的过程,詹姆斯不得不硬着头皮应战,他手上的现金只有3000美元了,他将不得不把他们送给眼前这位年轻的黄种人。

果然,一局下来,詹姆斯输得只剩下了几百美金了,叶江明向着已经目瞪口呆,高兴得张不开嘴的汤普森使了一个眼色,从厚厚地一叠美元中间取出两百美元,分发给刚才加入他和汉森的赌局中因而输钱的工友,然后站起身来,对詹姆斯说道

“先生,看来你没有带够钱,我想我们只能改日再战,感谢詹姆斯先生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祝您晚安。“

这时,汤普森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旧皮箱,将桌子上钱全部划拉到箱子里,刚才几位被叶江明退还了赌资的工友立刻成为叶江明最忠实的保镖和粉丝,簇拥着他离开这个简陋的赌场,只剩下詹姆斯低声重复地念到

“魔鬼,这个黄种人简直是个魔鬼!“

叶江明一个晚上的收获,除去还给工友的200美元,还剩整整4000美元,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当他和汤普森在工友们的护送下,回到家的时候,贝蒂大妈和罗斯都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叶江明慷慨地从皮箱子里拿出1000美元交给贝蒂大妈,作为对这段时间一直无微不至照顾他的善良的一家三口的感谢。

“欧,天哪,年轻人,你简直是个天才,此外还是一个天使“收下钱的贝蒂大妈由衷的赞美叶江明,叶江明并没有理会还处在兴奋当中的一群人,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刚才最后和詹姆斯的赌局中,他运用了自己的特异功能,控制了整副牌的分布,因此感到十分疲倦,急需要休息,当他浑身无力地躺到床上的时候,他还可以听见房间外黑人工友们经久不息的激动地议论声。

“看那个詹姆斯,嘴里一直叫着,魔鬼,魔鬼,神情就像是刚刚被抽了2000cc血一样。“

“不,还有那个汉森,他今天淌得汗足足有一脸盆。“

甚至有人哼起了小调,扭动着他们灵活地臀部,跳起了黑人的民族舞蹈,只是叶江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没有感受到屋外热烈的气氛。第二天,叶江明醒来得特别迟,他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早早地挂在天空中了,他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将近十点了,不由得一个骨碌从床上翻了下来。

“贝蒂大妈,不好意思,昨天太疲劳了,误了时间,不知道还有没有早餐?“

叶江明对这一家已经很熟悉了,他在房间里大声地问着,一边急匆匆地往身上套着衣服。

“有,当然有,这就来了!“

话音没落,汤普森就端着早餐进了叶江明的房间,神情恭敬,像一个小学生对待老师。

“怎么,汤普森,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不,上班有什么意思,我昨天晚上考虑了一晚,对于那些可恶的充满油污的轮胎和零件,我要和他们彻底拜拜。鲍勃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已经决定了,我决定了我不干了,我将要跟随你,驰骋旧金山的所有赌场,我会成为你的助手和徒弟,像我这样机智而又聪明的人愿意跟随你,你一定会很愿意的,不是吗,鲍勃?“

叶江明听着汤普森一本正经的说着,不觉一脸苦笑

“我想你一定是和我开玩笑,你有一份正经的工作,而赌博全靠运气,说不定,哪一天我会输得倾家荡产的。“

“即使你输得倾家荡产,我也会跟着你的,更何况你靠得不是运气而是技术,我的妈妈说你是天使下凡,说定了,我一定要跟着你!“

汤普森故意拍了拍他的腰,像是炫耀一样拔出一把左轮手枪,

“旧金山的赌场很多,可是暴徒也很多,我已经准备好了,成为你的保镖,我在军队中当过兵,是一个好枪手,我还是一个好司机。“

汤普森说话的语气很轻,生怕把叶江明吓着,不过他说得是实情,当时的美国政府还没有批准赌博合法化,旧金山曾经是矿业城市,赌场特别多,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发展,这些赌场中多数跟黑道有联系,因为赌博引起的打打杀杀并不在少数。叶江明心想:看来这个跟班无法拒绝了,不过这样也好,有一个帮手,可以省了自己许多事。

“既然这样,我同意你做我的助手兼保镖,不过,我有几个要求作为先决条件,你必须答应,并且向上帝发誓永远也不违反。“

“当然,即使一百条也可以。“

“第一条,是你必须向我保证永远不再参加任何赌博,哪怕一美分,我会按月发给你薪水,保证你和你全家的生活。“

汤普森迟疑了一下,立刻答应了

“我向上帝发誓,以后永远不再参加任何赌博,哪怕只赌一美分。“

“好的,第二条是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不能有任何违抗,哪怕这个命令你觉得很奇怪。“

“是的,我发誓向服从上帝一样服从你的意志。“

“接下来,最后一条是你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我的来历,以及永远也不要动我的任何东西。如果一旦违反,我们就必须分手了。“

汤普森发完誓,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叶江明

“难道你真的是天使,行迹不能泄露。“

叶江明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现在我也不想不起那是什么地方,这样的经历对于我来说太痛苦了,我不希望大家知道。“

汤普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突然神情一变说道

“那么以后我就不能叫你鲍勃了,我似乎应该叫你老板,更合适一些,老板我也一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

“什么要求?“叶江明问道

汤普森做了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鬼脸,然后吹了一个唿哨,不到五秒钟,就从门外进来一个和汤普森体型差不多的黑人大汉,汤普森对叶江明说道

“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乔治,我干什么都离不开他,他也辞职了,想跟着你,鲍勃,你就收下他吧。“

叶江明看见乔治满脸的汗水,知道在门外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又看了一眼汤普森充满期待的目光,只能点了点头。两个大男人立刻蹦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哼着黑人的小调,在房间里扭着臀部跳起了黑人的民族舞蹈,似乎在庆祝两个人的胜利,叶江明则趁着两个黑人狂欢的机会,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早饭。

接下来的两周时间,他们三个人光顾了旧金山的所有知名赌场,在这段时间里,叶江明将他的货币资产,从三千美元提高到了三万美元。经济上宽裕之后叶江明的第一件事就是购买了一辆当时最新颖的通用雪佛兰轿车作为交通工具,并且准备在旧金山买一处住所,长期居住。他现在很少在赌场里使用他的特异功能,因此偶尔也会输,不过他有了足够的资本,根本无须像在第一次与汉森和詹姆斯的交锋中那样为一时的胜败担心。此时的美国正处于一派繁荣之中,赌场中充满了暴发户和志得意满的商人,叶江明除了通过赌博来进行原始的资本积累以外,还没有想好是否立刻进军纽约股市。不过,上天很快逼迫他作出了选择。这一天,他们三个人开车来到旧金山一座比较高档的赌场,这个赌场设在面对着大海的一座旅馆里,他的老板同时是当地一家银行的老板,大萧条之前,美国的银行多如牛毛,银行家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赚了庄家近2000美元后,赌场里面的人显然都知道这个黄种人就是最近在旧金山赌场中最为传奇的人物,看热闹的心理使得叶江明背后聚集了很多人,赌场工作人员也知道不妙,急忙通知了老板伯格。熟悉伯格的人都知道,伯格在没有开赌场前就是旧金山的前几位的赌博好手,后来才逐渐开了赌场和银行。伯格早就听到了叶江明的大名,总是觉得过于夸张,手下的汇报让他不由得生出几分不服气,想亲自教训一下这个貌不惊人的黄种人。

两个高手之间的较量,在赌场的贵宾包房中展开,赌注异常的大,两个小时后,叶江明胜多负少,已经赚了将近两万美元,这让伯格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叶江明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准备见好就收,起身正想要离开,这时赌场中的人都已经聚集在贵宾房的门口,等待着战果,当叶江明推开门时,呼哨声、叫好声几乎响成一片,让伯格的脸马上阴沉了下来,

“慢着,年轻人,我们来最后一盘。“

叶江明被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周围都是伯格的打手,如果此时强行要走,一场纠纷将不可避免。伯格和旁边的伙计嘱咐了一声,伙计立刻离开,不一会工夫,拎着一个皮箱急匆匆的走到伯格的身边,伯格打开皮箱,是整皮箱的美元

“小伙子,这一把我的赌注是五万美元,我们一把定胜负,如果我赢了,你将输掉你今天赢的钱并且还要在24小时内离开旧金山,如果你赢了,将获得这五万美元。“

伯格的冲动使得叶江明无法回避,他将不能够输,叶江明被迫使用了他的特异功能,十五分钟后,当汤普森和乔治从伯格面前拿走皮箱时,可以清楚见到伯格铁青的面庞,和有些哆嗦的嘴唇。三个人在叫好声中上了车,叶江明对驾驶汽车的乔治说道

“快点走,这个家伙已经输急了,我看他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乔治立刻发动,汽车刚开出了三个街区,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汤普森就尖叫起来,

“有两辆福特轿车一直跟着我们,天哪,今天我们捅了马蜂窝。“

“不要紧,我修车也许不如你,但是开车很少有人能够比上我,你们坐好了。“乔治回答道,他猛一踩油门,雪佛兰就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这场景让叶江明感到自己像是来到了香港的枪战片当中,不知道是乔治的驾驶技术发挥了作用还是旧金山的岔道特别多,福特在十几分钟后就被雪佛兰甩掉了,三个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只是叶江明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看伯格不会这样善罢甘休,我们必须离开旧金山,出去躲躲风头,乔治,先回家,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就出发。“

“这是个好主意,我们现在有的是钱,即使离开旧金山一年,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汤普森顺着叶江明的思路发挥道,当他还想继续大放厥词的时候,叶江明瞪了他一眼,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发挥。

三个人回到汤普森的家,叶江明让他们将现金全部整理在两个箱子中,有将近十万美元,自己则取出笔记本电脑本,贝蒂大妈看见三个人匆匆的神情,非常不放心,叶江明不得不安慰了她一下,说只是出去旅行,不久就会回来。

三个人出了门,乔治先上了车准备发动,接着汤普森上了副驾驶的位子,随后叶江明拉开车门,刚要钻进车厢,不料腰间一凉,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后面,传来一个低沉而又紧促的声音

“别动,不然打死你,先把钱交出来,再跟我走一趟,我们的老板真的很想再见到你。“叶江明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个蒙面的白人已经用枪顶住了他,旁边还有几个白人正准备去控制乔治和汤普森。一瞬间,叶江明顾不得一天之内不能连续使用特异功能的限制,集中意志力,瞬间就控制住了身后的白人。汤普森非常惊讶地看到,拿枪抵着叶江明的蒙面白人,竟然莫名其妙的把枪从叶江明的身上拿开,对着同伴的方位开了一枪,所有人包括那个白人的同伴全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汤普森迅速地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他拉开车门,一脚将蒙面白人踢了出去,紧接着将叶江明连人带门推进车子里,再飞快地钻进车子里,砰的关上车门,对着几乎楞住的乔治大吼道:

“快跑!“

乔治这才醒悟过来,汽车轰的一声就飞了出去,刚才的那个蒙面人依旧到处乱开着枪,其他几个白人急忙上去制服了他,可是这时,雪佛兰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在车上,叶江明几乎控制不住袭向自己的疲倦,朦胧中他听到汤普森在问他,

“老板,我们去什么地方。“

“纽约。“叶江明说完这句话,头一歪,已经昏了过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