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5章驻地风波 2

ZONGJIE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早晨,起床号响了,我困得睁不开眼,估计其他人也和我一样。

李勇钢不到一分钟就穿戴完毕,又麻利地叠好被子。发现大家动作慢慢腾腾,他催促着:“起床时要迅速,这是军营,可不是在你们家自己里。才一次紧急集合就受不了了?”

张国栋边穿衣服边嘟囔着:“我觉得没必要……”

李勇钢:“什么叫没必要。军人的使命就是要保持高度警惕,随时准备投入战斗。若战争爆发,敌人可能突然袭击我们,慢一秒,你就得丢掉性命。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浑身上下难受,不情愿地爬起来穿衣叠被,拖延着时间。“班长,不要制造恐怖,如今中国日益强大,我们不首先发动侵略战争,已经是周边国家的幸运了。没听过美国、日本都在说中国威胁论吗?”

外面响起出操的哨子,新兵争瓤趾笸庾摺G奘彝庀炱鹪勇业慕挪缴?br/> 李勇钢站在门口,严肃地看着大家说:“我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身为一名军人,要忠于职责。”

我最后一个下床。“班长,你就不能对大家宽松一些?无冤无仇的,何必难为人呢。”

“什么话?军营不是菜市场,来当兵还要讨价还价?”

我在前边走,嘴里小声说:“我们在内陆,外敌那么容易打进来?中国绝对不是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纯粹自己吓唬自己。新兵训练还不就是走过场?”

李勇钢跟在后面,厉声说:“刘海涛,训练绝不是走过场,你的苦日子在后头呢。”

我说:“非得参加集训吗?”

“对,要不然将来怎么执行任务。”李勇钢问:“当兵后悔了?”

“有点。”

我跟着大家出去跑步了。

说是要跑五公里,刚过一半,有人就掉队了,还有人跑岔了气,捂着肚子喊疼。我也累得直喘粗气。半年来养尊处优,体重增加,体力下降。若在以前,经常坚持早起晨练,五公里难不往我。我们的队伍散了,前后拉开很大距离。

连长下了停止的命令,收操号哨响了起来,连值班员整队带回

“今天提前结束,给你们一星期时间适应。”连长说。

我们象迷途的羔羊跟着李勇钢回到寝室。其他人拿上牙具去洗漱了。我不紧不慢地拿起毛巾,端着脸盆往外走。李勇钢和我一道去水房。

水槽前站满了人,新兵们见到李勇钢,主动腾出位置,却没人给我让地方。我不愿和他们挤在一起,于是站在一边等着。

结果,我没能洗上脸,牙也没来得及刷,只用水打湿毛巾擦了把脸,就随着大家去食堂了。

早餐换了样,油条、豆浆,又是我平时最不喜欢的。虽然相信部队的炊事班炸油条不可能放洗衣粉之类的有害物品,但我从小就不爱吃面食。当然,饺子除外。

几十名新兵面对着桌上的食物不能动,还要先唱一支歌。这是那门子的规矩?中午、晚上还可以,早晨起来空着肚子跑步,现在哪有力气吼?

我牙疼似地随着大家哼哼,反正新兵们都按要求放开喉咙卖力地吼叫着,听不出谁唱谁没唱。

开始就餐后,我夹着油条,半天才咬一口。再看其他人,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不知他们是一种什么心理状态,免费的伙食不吃白不吃?那也得可口啊。噢,他们一多半来自农村,部队伙食相对来说己经算不错了。

从食堂出来回营房的路上,李勇钢说:“刘海涛,你吃得那么慢,以后得挨饿。”

“细嚼慢咽消化好。”

“在部队首先要保证吃饱,我们一般五分钟结束战斗。”

“我的胃受不了,吃出毛病来谁负责?”


我用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掌握了叠好军被的一些要领。不过,心里仍然犯别扭:内务整齐,就必然有战斗力?二者之间存在联系吗?我找不出说服自已的答案。

王辉跑来向我大吐苦水。

“真让人受不了,部队太可怕了。”王辉哭丧着脸说:“在这里,吃饭、睡觉、说话,干什么都受限制。上厕所也得向班长请示,太他妈严了。”

我说:“现在才知道,当兵不容易。”

“不行,得想想办法,我可不愿受人摆布。”

“你以为我愿意?认命吧,兄弟。”

王辉能说会道,两天的时间就和他们的四班长混熟了。“我倒不是怕谁,人都识敬。我拿班长当回事,他自然也拿我当回事。我老爸老妈说了,花钱可以,吃亏的事不干。”

我发泄着三天来心中郁闷。王辉向我传授从四班长那里学来的经验。他前脚刚走,刘。又来了,也提起内务整理。他的进展程度比我快,从他那里又学了几招。

“部队的确处处和地方不同,严格要求是好事。在家里,我们谁也没象现在这么认真做一件事吧?”

“就是女人恐怕也没耐心细扣被子的棱角啊。”

晚上,统一验收的时候到了。

李勇钢看了我的内务,说了句:“基本合格。”

我如释重负,顿时轻松不少。“以后还要向班长多学习。”

李勇钢说:“其实也没什么诀窍,熟能生巧。另外,认真很重要。”


这几天,李勇钢陆续向我们介绍了一些部队的历史情况。又统一上了一堂军史课。

我所在的集团军历属于北京军区,其历史沿革比较复杂,前身有工农红军的基础连队,也有后来的八路军、东北民主联军、山东解放军及国民党起义部队等组合而成。与日军、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及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作过战。

1985年,军属侦察分队到老山轮战,取得辉煌战绩。当年组建成集团军,下辖三个步兵师,以及坦克旅、炮兵旅和高炮旅。部队装备有直升机、坦克、装甲运兵车、步兵战斗车、齐射火箭炮。还有防化团,电子对抗分队。是执行战备值班的快速反应部队,在一周之内可抵达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们摩托化步兵师简称摩步师,有三个摩托化团,一个坦克团,一个炮团,一个高射炮团及相应的保障分队。

李勇钢自豪地告诉大家:“能够成为中国陆军十大王牌师之一的战士,你们真的很荣幸。”

关注军事和战争,是所有男人的爱好。以前,为了玩好CS、三角洲,我上网查找有关枪械的资料,顺便浏览过一些军事文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这支部队,一直以弱克强,成为扬名于世的劲旅。共和国成立后,先后与美、印、苏、越等二十一个国家的军队发生过战斗,成为共和国基石。确保国家不受外敌侵犯,维护领土完整,树立民族尊严。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功绩将永远载入民族史册。


我们全体新兵到楼内的一个礼堂参加新兵开训动员大会。

回班后,李勇钢提醒我们,从明天起就要进行军事训练了。

“我要求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九班虽然是一个临时的集体,但要在以后的训练中,成为一个坚强的集体。希望大家认真对待,以优异的成绩报答养育我们的父母,为将来报效国家打下扎实的基础。”

我并不在意,对身边的马亮说:“部队的训练无非比大学军训时间长了些,三个月,很容易就过去。你行不行啊?”

马亮信心十足:“没问题。军训我参加过,初中一次,高中一次。”

“受不了可不许哭。”

紧接着,李勇钢带领我们制订新兵集训的目标和计划。其实目标就一个,在所有考核中争取过关,拿第一名。

全班新兵们群情激昂。我也表了态:绝不会拉在别人后面,拖九班后腿。


从第四天起,我和新兵营全体新兵一道,投入了紧的训练。我们的训练场就在楼的正前方,长二百米,宽近百米,四周是高高的红砖围墙。在围墙的转角处有岗楼,每天都有士兵站岗。

八点一过,训练场上便布满了身着作训服的新兵。各个班的班长就是新兵的教官,负责讲解、示范、纠正。

李勇钢喊口令声音洪亮,有力:“立正!”

站军姿是队列动作的基础。两脚跟并拢,脚尖分开60度,两臂自然下垂,抬头挺胸收腹,动作要领虽简单,做好了也挺难。我在学校十几年,算是有一点点基础。那些平时在山坡上、田野里散漫惯了的农村兵明显吃不消。尽管他们非常认真,仍收效甚微。李勇钢反复地指点,不厌其烦。我却心情烦躁:不同层次的兵应分开训练,干吗非拉着我陪练?

李勇钢似乎猜透我的心思,旁敲侧击:“我们班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要有集体观念。”

由于早餐吃得即慢又少,两小时后我就感到肚子饿了。

李勇钢仍在不厌其烦地喊着:“头要正,颈要直,肌肉要用力!”

我从来没体验过,饥饿的滋味原来这么难受。我不时抬头看天上的太阳和地上的影子。

李勇钢眼睛一秒钟都不闲着。“注意。目视前方,精力集中,不要走神。”

我忍着胃部一阵紧似一阵的痛楚,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大家年龄相仿,我不能在众人面前出丑。

天气寒冷,我头上却直冒虚汗。

李勇钢夸奖道:“刘海涛的军姿比较到位。好,上午的训练到此为止,下午继续。解散!”

“杀!”全班发出一阵欢快的呐喊。

我连说话的劲头都没有了。撑到现在不容易啊,这是我记忆中最漫长的一个上午。而且精神一但放松,胃酸马上肆虐起来,毫不留情地折磨着我的胃部。我一再提醒自己:中午,千万多吃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