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新兵时的糗事---小排长查岗

81906 收藏 77 23585

我们新兵时的排长是黑龙江海林人, 他就比我们大三岁,人长的非常的小,身高顶多1.68.平时总是笑嘻嘻的,非常的和气我们也爱和他接触,为人处事很有点老大哥的味道,也就是说我们和他没有距离感.我们背后都叫他"23级半",原因就是他是部队最小的官,他后来知道大家起这外号后也没表示烦感.不过我们还是在背后叫,当面不叫.


"23级半"你别看他小,不起眼,但干什么都是有模有样的,那军是素质是一流的,就是我们常说的干啥像啥,从来不磨叽,不恰当的形容一下"鸡蛋皮开屁股,漆啦咔嚓."非常的痛快.他也常和我们开玩笑说自己的身高没长起来,那是天灾,不愿他自己,实在也是没有办法.说心里话他人是绝对的好.


在东北生活的人都知道,冬天是非常难熬的.而我们还是在黑龙江省的最北部当兵,冰天雪地的室外一般都在零下30度左右.在我当兵那年最冷的一次有零下半46度,不夸张的讲,在室外你一边撒尿,那尿就马上能冻上冰柱.老兵每次都逗我们新兵说:"撒尿的时候最好拿个小棍,一边尿尿,一边打冰,防止把'小弟弟冻住'".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但你能领略到北国的严冬是多么的寒冷.


我们新兵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站夜岗.要问为什么?就是两个字"害怕".我们所在的部队是后勤军火仓库,你想要是军火库,一定是在深山老林里,就那的自然环境非常的原始.特别是一到夜里,山风在沟壑中猛然的吹过时,两边山上的柞树叶是"哗哗"做响,就象是山上有人在跑一样.要是运气不好,有时山上的狍子冷不叮在大嚎一嗓子,这时都能把我们吓背过气去.就这样的条件,你要是没有两三个月是别想适应的,就是说恐惧的心里时时刻刻的伴随着你.对我们这些城市里来的人更是如此,加上我们白天还要新兵训练,强度又大,所以我们没有人愿意站夜岗.但是不站也不行呀,军人嘛,服从命令是天职.不管怎样这岗你硬着头皮也是要站的.


我们非常害怕站夜岗,连长和"23级半"还隔三差五的还总来查岗.有时我们都把岗楼的门在里面关好,用两件老羊皮军大衣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在里面偷着就补一觉,白天的训练实在是太累了,这时就根本忘了害怕和恐惧.


在我们新兵连有一个战友是来自辽西凌原的,叫啥就不说了.这家伙的胆子非常非常的小,每次只要是轮到他的岗,不管你是白天和黑夜,进岗楼就在里面反锁上,真是外面的事一律不管,就是有一点动静,他马上在哨位往连里打点话,都能把人活活折磨死.就因为这个连里的指导员没少找他谈心,但这兄弟还是我行我素,谁拿他都没有辙.后来连长就让"23级半"去陪岗,这可热闹啦,只要是他的岗就得陪,你要是不去陪岗,这哥们就厚着脸去找,把这"23级半"整的是磨磨叽叽的,心里不一定是怎么骂呢?再后来"23级半"就明确表示不去陪岗了.可好这老兄一到他的岗就愁容满面.



一天夜里又是这哥们的岗,不知道是为什么"23级半"独自一个人来查他的岗,也许是想锻炼他的胆量.在去查岗的小路上全是很厚的积雪,脚每走一步都是非常的困难,并发出吱吱汼汼的采雪声.由于排长本身长的就小,他还穿着老羊皮的军大衣,显的有点圆滚滚的,借着一丝月光往远处看,就象是一个黑黑动物在山下往上爬.在岗楼里的兄弟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也许是过度紧张的原因,他连岗楼的门也没开,就在里面用颤抖的声音喊"口令".


你想里面的人在喊"口令",外面的"23级半"离的又远,在加上带的羊茧绒的大棉帽子,捂着耳朵,脚下还有大头鞋采雪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他根本就没有听见,就是一个劲闷头慢悠悠的往上爬山,他那能还给你"回令"呢?


岗楼里的兄弟是紧张万分呀,他就以为是山里的熊瞎子冬天没食来找吃的来了,赶紧把冲锋枪上的保险打开,就在岗楼里也没有瞄准,对着山下的小路方向,就猛搂了一梭子子弹.此时听到枪响的排长他马上趴下,滚到一边,老半天也没有缓过神来,吓的混身直出汗.这时岗楼里又朝这面打来一梭子弹,此时,排长大喊他的名子,但人家还是一个劲的让排长"回令",就是不依不饶,排长也让这突如其来的子弹吓懵了,还就想不起来"口令"了,就这样他们僵持了好一会.还是排长大喊后两人又对了一阵子话,才算让我们这站岗的兄弟放下枪来.等排长走到他的哨位两个人都哭了.


后来连里规定,我们这个战友就是站白天的岗,再后来下班时他被分到了吹事班,专攻烧火.


要是在现在看来,他的心里素质还是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3:42:54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