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七)

royf22 收藏 24 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三个分队长脸上顿时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色。

是啊,从昭和13年(1938)开始,就从没有帝国军人如此接近过赵庄这个虎头山八路军根据地的中心!而从今天开始,在特别部队面前,虎头山固若金汤的防御就将成为历史!

竹下俊将三个分队长脸上的神色一一看在眼里,冷冷地提醒道:“我知道诸位都是帝国军人中的精英,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这里是虎头山腹地,我们是一支没有后勤支持的孤军!而我们即将面对的,是数量远远超过我们,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的虎头山八路军!他们也有一支数量不详,战斗力绝不比我们低的特别部队!”

三个分队长听完竹下俊的话,终于都冷静了下来。

竹下俊缓缓说道:“所以我希望诸位重视你们的对手,尽量少犯错误!你们要明白,你们所犯的每一个错误,不但可能导致我们本次任务失败,更有可能危及每一位队友的生命!”

三个分队长都低声说道:“卑职明白!”

竹下俊扫视了一遍三个分队长,命令道:“各分队立刻更换装备,埋藏降落伞包,十五分钟后出发!”

三个分队长齐声说道:“明白!”

立刻转身,将命令传达到各自分队。

竹下俊又对紧跟在自己身边的报务员低声说道:“电告宫本君,老鹰已入巢!”

报务员低声应到:“是!”

随后从背上解下电台,调试了一会儿后开始发报。


十五分钟后,一支三十六人的“八路军”小部队离开了树林。


斜塘村村口。

民兵张大宝摸了摸手中的三八大盖,不由呵呵笑出了声。

一边的张根生忍不住说道:“大宝,从前些天杨营长给俺们发了新枪开始你就一直傻乐,你倒是有完没完?”

张大宝呵呵笑着说:“根生哥,你别笑话俺,俺从小打猎,可从来就没用过这么好的枪!这可是正经的三八大盖!听说别的根据地,连主力部队都不一定能用上呢!”

张根生“呸”了一声,说:“没出息!一支三八大盖就把你给美成这样?杨营长要是给你挺歪把子,你还不得乐翻天了?”

张大宝一脸坏笑地说:“根生哥,你刚拿到枪的时候,不也乐得屁颠屁颠的吗?”

张根生努力想绷紧脸,最终却也忍不住笑了,说:“俺躲家里乐你都知道?”

张大宝说:“瞧你说的,你不告诉俺,俺不会问大伯?”

张根生挠了挠头,叮嘱道:“你可不许再跟别人说!”

张大宝说:“那是!咱俩可是兄弟!”


离村口还有数百米时,竹下俊示意队伍停止前进,随后举起了望远镜。

从望远镜中看过去,前方绿树影映下的小村庄还是一片寂静,村外是一片大池塘,池塘上有座木桥直通村口,但在村口却站着两个人,这两人都是农民装束,但却都背着帝国“三八式”步枪。

竹下俊不由微皱眉头,没想到虎头山连农民都装备了三八式步枪!

竹下俊想了想,一挥手,说:“前进!”

当先朝那小村庄走去。


张根生和张大宝两人正聊着,突然看见一支小部队朝村口走来。

张根生立刻将张大宝拉到一边的墙角,同时一拉枪栓,推弹上膛,大声喝问道:“什么人?口令?”

竹下俊将手放到背后,悄悄指了指腰间佩戴的匕首,随后大步走向村口,边走边大声说道:“老乡,别开枪!我们是八路军,是来通知你们转移的,鬼子已经进山了!”

等竹下俊走到近前,张根生和张大宝两人都看清了他身上的八路军军服,不由都松了口气,随后放下了手中枪。但听了竹下俊的话,两人不由大吃一惊,齐声说道:“鬼子进山了?”

竹下俊说:“是啊,鬼子进山了,所以连长叫我们来通知乡亲们转移!”

张根生立刻转身对张大宝说道:“大宝,你赶紧通知村长,就说鬼子进山了,八路军让乡亲们转移!”

张大宝应了一声,转身就往村里跑去。

张根生上前感激地握住了竹下俊的手,说:“真是要感谢八路军同志!”

竹下俊微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张根生松开了竹下俊的手,随口问道:“同志,你们是哪个连的?我们以前怎么没见过?”

竹下俊心中一紧,但脸上神色却丝毫未变,微笑着说道:“我们是一连的!”

他不知道虎头山八路军究竟是什么样的编制,为求稳妥,所以说了个一连。不管虎头山八路军是什么编制,总该有个一连吧?

张根生“哦”了一声,也没在意。杨营长的一连很少来斜塘村,自己没见过他们也很正常。

很快,张根生就看见那支八路军小部队快步进村。

见到这些八路军战士,张根生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但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张根生不由摇了摇头,暗骂自己多心,随后对竹下俊说道:“同志,你们一路赶过来辛苦了,到村公所里休息休息吧!”

竹下俊微笑着对张根生说道:“不了,你们赶紧转移,我们还得赶去赵庄通知那里的乡亲们转移!”

张根生点头说道:“哦,那就不耽误同志们赶路了!”

说完,张根生突然心中一动,赵庄的乡亲们不是昨天就转移了吗?既然有了这个想法,张根生不由开始仔细观察这支进入村子的八路军队伍。

很快,张根生就发觉了两处不对劲的地方:第一,这些八路军的军服太新了!就张根生见过的八路军来说,还没有一个战士的军服能有眼前这支部队的军服新!第二,驻扎在附近的杨营长的部队步枪大多装备的是“中正式”步枪,而不是眼前这支部队背着的三八大盖!还有,眼前这支部队从人数上看像是一个排,但他们除了背上背着的长枪和鼓鼓囊囊的背包,竟然每个人腰间都佩着一支短枪!一营一连绝不可能有这么多短枪!

张根生心中虽有疑惑,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看似随意地对竹下俊说道:“同志,前两天听说你们周营长从马上摔下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竹下俊微笑道:“放心吧,我们周营长找了跌打医生,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同时心中想道:“原来周卫国现在是营长!”

张根生心中剧震,但却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说:“哦,那就好!那就好!”

说着,张根生突然后退一步,举起手中步枪,对准竹下俊,大声说道:“都不许动!动俺就打死他!”

他倒也没想到竹下俊是这些人的指挥官,只是因为离竹下俊最近,所以自然而然将竹下俊选为了目标。

进村的特别部队队员不由都停下了脚步,几名队员已经悄悄解开了匕首的固定扣,将手放在了匕首柄上。

竹下俊一惊,心里顿时明白自己肯定是哪里出错了,但他却毫不慌乱,而是故作惊讶地说:“老乡,你这是怎么了?”

张根生大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竹下俊一摊手,说:“我们是八路军啊!”

张根生后退一步,说:“不许乱动!好,你说你们是八路军,那俺问你,你们是哪支部队的?”

竹下俊笑道:“这位老乡,我刚刚不是说过吗,我们是一连的!”

张根生哼了一声,说:“你是说你们是一营一连的?”

竹下俊说:“是啊!”

张根生轻蔑地一笑,说:“那俺告诉你,一营营长根本就不姓周!”

竹下俊立刻接口道:“那他姓什么?”

张根生不假思索说道:“姓杨啊,你……”

说到这,张根生突然发觉不对,立刻喝道:“老实点!俺问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说俺可就开枪了!”

竹下俊陪着笑上前说道:“老乡,我们真是八路军!”

张根生大声说道:“叫你别乱……”

最后一个“动”字还没说出口,张根生就见眼前闪过几道亮光,随后赫然发现自己胸口插着几把匕首!

张根生瞪大双眼,指着竹下俊说道:“你……你们……”

话未说完,张根生就软软地倒下了。

三名队员迅速冲了过来,两名队员护住竹下俊,另一名队员则走到张根生尸体前,在拔出张根生胸口的匕首后又扳住张根生的脖子有力旋转了一下,以确保张根生死亡。

竹下俊闭上双眼,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随后睁开双眼,转身低声命令道:“全体快速通过!不得停留!目标,赵庄!”


阳村,独立团团部。

李勇“砰”的一声推开房门,大声说道:“老周,不好了!出大事了!”

周卫国一惊,腾地站起,说:“出什么大事了?”

李勇心急火燎地说:“刚刚斜塘村怒气冲冲过来十几个人,有个叫张大宝的民兵说,一营一连的战士杀了他堂哥!连尸体都带来了!”

周卫国愣住了,说:“竟有这种事?那他们现在人呢?”

李勇说:“就在团部外面!”

说完,李勇不由急得直搓手,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周卫国拉住了李勇,说:“老李,别着急!快带我去见见那个张大宝!”

李勇“唉”了一声,说:“杨大力怎么带的兵?”

说完,带着周卫国就往外走。


张大宝一眼看见周卫国,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周卫国面前,哭道:“周团长,您可要为俺哥做主啊!俺哥死得冤枉啊!”

周卫国扶起张大宝,温言道:“张大宝是吧?别急,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张大宝哽咽着说:“今天早晨,俺和俺哥……在村口放哨,遇见了……几十个……八路军,他们说……他们是……一营一连的,还说鬼子……进山了,他们来……是通知俺们村……转移的!俺哥……叫俺去通知村长,可没想到……俺通知完村长……再回村口……就见俺哥……已经被人杀了!胸口足足有三个刀口!那几十个八路军……也都不见了!那个时候,除了那些八路军……根本就没有别人……俺和村长一合计……怕杨营长护着他的兵,没敢找他,就把俺哥抬到这来了,一路上……也没见有鬼子啊!俺哥死得好惨啊!周团长,您可千万要给俺哥做主啊!”

张大宝说完,放声痛哭!边上陪同他来的斜塘村村民也是群情激愤,一致要求严惩凶手!

周卫国皱紧了眉头,鬼子如果进山了,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就算情况紧急,一营的部队在通知附近村民转移的同时,也该将这一重大敌情通知团里才对!现在连斜塘村村民都来阳村了,杨大力的通讯员还没把鬼子进山的消息送来,这也太不正常了吧?再说,斜塘村村民来的路上也并没有遇上鬼子啊!要说张大宝的堂哥是被杨大力的兵给杀死的,周卫国是绝不相信!就算有个别战士和他堂哥发生口角,也不至于动刀杀人啊?再说,就算有人激动到动刀杀人的程度,边上还有几十个战士,没理由会劝不住他!退一万步说,即使死人了,独立团的兵也不会没有担待地一走了之!这其中,实在是有太多疑点了!

想到这里,周卫国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

张大宝和那十几个斜塘村村民不由自主都静了下来。

周卫国缓缓说道:“事情总是要弄清楚的!如果证实的确是一营一连动的手,我周卫国绝饶不过他们!杀人偿命!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听周卫国这么说,张大宝终于放下心来,大声说道:“周团长,整个虎头山都知道您说话算话!您为俺哥洗冤,俺给您叩头了!”

说完,又要跪下,周卫国却伸手拦住了他,说:“大宝,你用不着跪!我们八路军本就是老百姓的队伍!老百姓的事情,我们管定了!”

说完,周卫国转身对边上的吴有财沉声说道:“有财,你带骑兵排去一趟杨大力那里,让他带着他的一连急行军到阳村,记住,他的一营一连,一个人都不许少!”

周卫国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先一步出发,教导连也过去!”

吴有财大声应道:“是!”

领命而去。

周卫国对张大宝温言说道:“你哥的尸体呢?能不能让我看看?”

张大宝含着泪点了点头,随后将周卫国带到放在一块门板上盖着草席的张根生的尸体边。

周卫国掀开草席,见尸体胸口处果然有三处已凝结的血痕。

周卫国想了想,说:“大宝,我可以解开你哥的衣服看看吗?”

张大宝点了点头。

周卫国解开张根生的衣服,见他胸口果然有三个刀口,但三个刀口互相之间离得却并不远,都集中在心脏的位置。仔细检查完刀口后,周卫国不觉有些奇怪,刀口并不是很宽,也不是很深,不像是普通刺刀或特战队装备的短刀,倒像是匕首造成的。周卫国皱着眉头继续检查,突然发现尸体的头部软软地耷拉着,托起头部后,发现下颌和上颈部都有淤痕。周卫国轻轻晃动了一下尸体的头部,立刻发现尸体的上颈椎已经脱位!

周卫国抬头问道:“你们抬尸体的时候碰过他的脖子吗?”

村民们都摇了摇头。

张大宝说:“俺们是抬着俺哥的手脚把他放在门板上的!”

周卫国皱眉陷入了沉思。通过旋转头部造成上颈椎脱位从而致人死命的杀人手法整个虎头山除了特战队也只有几支战斗力过硬的部队教授过,而一营一连恰好是这几支部队之一!从这点看,一营一连似乎还真的脱不了干系!但从刀口来看,却又不像是独立团的战士下的手!

一时之间,周卫国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将近一个小时后,杨大力带着一营一连急行军来到阳村。

杨大力刚出现,张大宝就又拉着周卫国的手哭着说:“周团长,您可要给俺哥做主啊!”

周卫国安慰他道:“放心吧大宝,我们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想了想,又说道:“但凡事都讲证据,我们也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

张大宝含泪点了点头。

杨大力带着一营一连直跑到周卫国面前才停了下来,随后“啪”的一声,就是一个立正,敬礼后大声说道:“报告团长(人多的时候,杨大力还是给周卫国面子,叫他团长),一营营长杨大力率一营一连奉命来到!一连应到一百四十人,实到一百四十人!请指示!”

周卫国扫视了一连官兵一眼,大声说道:“一连听我口令,全体都有,班横队。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一连战士立刻以班为单位散开,很快就按照周卫国的口令列成了十个整齐的班横队(三排九班加一个炊事班)。

看着眼前军容严整的一连一百四十名官兵,周卫国无论如何也难以将他们与残害百姓这样令人发指的行为联系起来!

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对张大宝说:“大宝,你过来一下,认一认这里面有没有你今天早晨见过的人?”

张大宝大声应道:“是!”

随后挺胸大步走向一连,开始一排排看过去。

周卫国不觉握紧了双拳,他虽对自己的兵充满信心,却又担心张大宝真的从一连官兵中找到凶手!

张大宝从第一排看到最后一排,又从最后一排看回第一排,最后回到周卫国面前,摇了摇头,说:“这些人俺今天早晨一个都没有见过!”

周卫国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松开双拳后才发现,自己双手的手心里,竟然都是汗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