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五节 生财有道

arthur608 收藏 4 82
导读: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五节 生财有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1/


时间很快的过去,转眼就到了1908年的冬天,这年的冬天非常的冷。李凯来到十二标也有小半年了。在这半年里面,十二标在李凯的带领下一直进行着高强度的练兵。伴随而来的麻烦事也来了。

李凯喊来了李冰,丰宝和冯之钱这三位管代,就是要商量马上就要面临的麻烦。因为,李凯他没钱了。随着兵士们的训练量的加大,伙食的标准也一再的提高,李凯一开始拿出来的一万两银子早就花没了,后来自己又拿了1万多两银子。但现在又快没了,他也不能找家里要啊,练兵总不能把自己家都给练空了吧。所以,他找来三位管代,就是想商量下看看哪有钱能弄。

结果,三个管代愁眉苦脸的对坐着,一边烤着火,一边发愁。李凯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没什么希望,毕竟,要他们练练兵还行,要他们想路子搞钱确实难为了他们。这时候,护兵送进来三杯茶水,李凯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对三位管代说:“看来是没什么办法能搞到钱了,我去找家里要点吧,总不能要弟兄们饿着肚子练兵吧。”听李凯这么一说,三位管代心里都不是滋味,他们也清楚,李凯要是好找家里要钱的话,早就要了,哪需要找他们三个来商量啊。这时候,送茶水的护兵张二狗突然说到:“标统,我到知道有个办法能搞到钱,就是不知道咱们这行不行得通。”

李凯听张二狗这么一说,立刻问到:“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我们老家那边,这几年土匪多的很,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听老人们说,土匪把抢来的东西都存在一起,时间长了, 积攒的东西那也就多了。而且土匪一多,好多有钱人家就得花钱钱请人来帮着灭匪,但这些请来的人,经常是县城里的兵,人虽然多,但没什么用,土匪一见来了官兵,就不下来办事了,反正山上存的粮食够多。等官兵一走,就又下来了。所以,我们那的土匪是怎么打也打不完,但是,有钱人家,不请官兵每个月来一次吧,土匪就会来那么一次,所以,我觉得,要不我们去灭匪吧。有钱人家能给得起钱呢。”

李凯听完后的第一反应是:“老子,既要有钱人出钱,又要剿灭了土匪,抢土匪的钱。”嘴上说道:“我觉得张二狗说的这条路不错,一来可以赚钱,二来可以练兵,拿土匪来练兵,嘿嘿。各位的意思呢。”三个管代都是只能李凯的,见他这么说了,哪还有什么意见啊,反正他们觉得,能搞到钱就是好路。

李凯见大家没意见,就问张二狗:“狗子,你家在哪啊,离这远么?”张二狗见标统采用了自己的主意,很是高兴,连忙答道:“不远不远,我家就是离这一百多里地的雄县。咱们走过去也就一天时间。

李凯一听,确实很近啊,于是命令三位管代,明天上午8点,准时出发,前往雄县,全标一千六百人,一个不少,全都出发。同时,他又派传令兵,快马送了一封信给何协统,信上以外出拉练演习,顺便找一两股土匪练练手为借口,请求带兵出营。

晚饭的时候,李凯收到传令兵带回的何协统的信,信上告诉李凯,他可以自由练兵,但要注意安全。准许他带兵出营。

第二天一早,第十二标就浩浩荡荡的往雄县开去。李凯骑在马上,在一群护兵的拥簇下,好不神气。李凯早上出发的时候,就先派人快马前去统治雄县的官员,告诉他们十二标将要驻扎,并要当地官员,立刻把十二标将帮助当地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进行“帮助”并要求当地需要帮助的人,派出能说话的人,来县城于李凯当面会谈。

在北方平原上,这么一支装备在当时国内最先进的部队的行进,还是比较吸引人眼球的。部队的行军,按李凯的要求,全部按照战时步骤来做,前面有前哨开路,左右也安排了很多流动哨和部队一同前进。后面也有殿后部队。但是对路上的行人,李凯则要求不要影响到正常的行人,但部队可以对觉得“可疑”的人进行搜查。结果,所有的行人都变成了“可疑”的人,前哨部队把所有见到的行人都进行了搜查,结果是收获丰厚,李凯则觉得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兄弟们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出来活动下,这点小事情,当然是允许的。当然,李凯为了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隔上一段时间就换一支部队与前哨部队进行调换,这样,所有的队伍都能有所“收获”,李凯这样的做法,也要下面的人很是高兴,觉得跟着这样的官厂长走,肯定错不了。

就这样。到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部队到达了雄县,在当地官员的带领下,十二标的队伍驻扎在了县城外的一个军营里面。而李凯则带着三位管代和二十多个护兵,来到了在当地最有名的醉花楼,参加知县安排的接风宴。李凯一进入大厅,就看见,居然有十多桌子的人,大家见到李凯到了,都急忙的起身恭迎,而知县在恭迎完了李凯后,将李凯带入到主席中,入位上座。并为李凯介绍了坐在这一桌的人。能坐在主桌的人,身份当然是拿得出来的,都是在当地非常有名气的人物。李凯酒过三旬后,对雄县的知县陈县长笑呵呵的说到:“陈知县啊,你这排场搞得要小弟我领受不起啊。”陈县长一听,以为是怠慢了这位年轻的标统,急忙道:“李标统啊,您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下官一定给您办好,请您放心。”李凯一听,便知道陈知县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便直接说到:“陈知县,今天这么多的人,为我一个小小的标统接风。这个不太好吧。”李凯这么一说,陈知县立刻明白了过来:“李标统有所不知啊,除了我们这桌外,其他那些桌的客人,都是听到您要来,需要“帮助”的人啊。并不是下官特意请来的。而且,还有很多未及赶过来的人呢。”

“我的乖乖,这十几桌人,都是需要我十二标将士帮助的?陈知县,你不会搞错吧?”李凯着实吓了一跳。这十几桌人加在一起,那就是快二百人了啊。要按陈知县说的,还有很多没赶过来的人,那肯定是超过二百人的了。“李标统,这些正式需要您“帮助”的人啊。”陈知县肯定的回答了李凯的问题。这下李凯可高兴坏了“二百人啊,一人收他一万两银子,这个不过分吧,二百个人就是二百万两啊。哈哈,再加上土匪那的,老子十二标这下可发了。”李凯心里这个美啊,并主动每一桌都主动的去敬了一杯酒,喝到后来,李凯看这些人都觉得,一个一个长的那不是脸,那是一张一张的银票。接风宴在十分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李凯在护兵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床。。。而那三位酒量吓人的管代,当然是在知县的安排下,在醉花楼里风流快活去了。

第二天一早,做了一晚上数钱梦的李凯,居然按时起床了。虽然头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但已经不怎么碍事了,在按习惯出完早操后,李凯就带着匆忙赶来的三为管代在知县的带领下,走进了知县家的大厅,只见里面已经站满了从雄县境内的赶来的主要李凯“帮助剿匪”的当地有钱人。当李凯走进大厅后,本来喧闹的大厅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等着李凯的表态。看他是先去“帮助”谁家。

李凯清了下嗓子:“各位父老,承蒙各位看得起我李凯,也承蒙大家看得起我十二标,大老远的赶来,给我李凯这个天大的面子,我在这先谢过各位了。”说完,就抱拳向所有人表示感谢,搞得下面的人都乱哄哄的抱拳回应:“大人客气了,是大人看得起我们才是啊。”

李凯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等到大厅安静后,李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到:“我十二标此次前来之前,主要是想演练一下前段时间练兵之效果,由于原来驻扎之地过于狭小,所以,只好闹烦各位了,以后如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含一二啊。我在这里感谢大家前来,还请各位回去吧,我十二标今天开始就要进行一系列之演练。在下就此告退了。”

下面很多人见李凯只字不提剿匪之事,都很是奇怪,难道是知县理解错了意思?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陈知县。但这陈知县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开始不是说好帮助剿匪的么,怎么变成演习了啊。但见大家都看着他,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对李凯说:“李标统啊,贵标此次前来不是说为了帮助我县剿匪的么,为何突然变成了演习啊。”

李凯一听,便愁眉苦脸的说:“各位有所不知啊。本次前来雄县,开始确实有打算帮助贵县扫平当地之土匪,并进行演习之打算,可我昨日看见有这么多的人需要我十二标去帮助剿匪,可见土匪之多啊。可我出来之时,只带了三日的粮草,和为数不多的军费,这要是,土匪多了,我十二标毕竟会延长在雄县的时间,下面兵士难免也会有所损失,所以。。。”

下面人见李凯说了这话,哪还能不明白意思的,无非就是要粮要钱,他们本来就带来足够的钱来请官兵回去的,粮食自己家也多的很,倒不是很担心,当即就有人开口道:“李标统的难处,我们也知道,我们自愿出钱出粮,只求标统能同意帮助我们剿匪。”一旦下面有人开口,那其他人怎么可能落后,都纷纷表示,自愿出钱出粮。

李凯这个乐啊,这个可是你们自愿的,可不是我找你们要的,以后就算有人告到朝廷上去,自己也不怕的。但李凯并没有马上同意,而是表现出一副很感激的样子对大家说:“大家如此抬爱我十二标,我李凯答应大家,出兵剿匪,但无奈本人手中只有三个巡防营,不知道先剿哪三个地方的匪好呢?”

这下好了,下面完全乱了章法,所有人都在抢着说要先剿灭自己那放的土匪好。李凯见大家的兴致都来了,就示意要下面的人安静,好不容易,才勉强安静下来。

“大家这么个吵法也不是个办法啊,这样吧,我到有个好办法,我北洋新军,凡是要打仗之前,都会先发一定数量的“开拔费”我看,哪三家出的“开拔费”多,我这三个巡防营就先去那三家,其它各家,按这次叫出的银两的多少排定顺序,依次帮助大家剿匪。这样也公平,我也好对下面的兄弟交代。各位看怎么样?”李凯笑呵呵的看着下面的需要帮助的人们。

下面的这些人一听,这也是一个办法,虽然花的钱可能就要多了许多,但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便不约而同的说好。

于是,很快就出现了最有钱的三家大户,分别以10万两,9万五千两和9万三千两的价格成交。这可是乐坏了李凯,他原先想到,第一批的三家,能达到每家6万两就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自己这一招,能划来这么多的银子。等两百家的顺序排定后,李凯拿着帐目表一看,总计白银5百万两,最底的一家,也出到了白银5万三千两之多。比预计的要翻了一倍还要多。

李凯因为心情不错,立刻要三位管代回去带齐人马去那前三家剿匪,并对三为管代进行了一些交代,要他们记住,土匪所有的财产到时候派重兵护送回来,另外,走的时候,再找当地出钱的大户要些粮草。并给了每营1万两的“开拔费”用以鼓舞士气。

丰宝拿到“开拔费”后,笑呵呵的对李凯说:“标统,您就放心吧,兄弟们练了这么久的兵,要是连几个毛匪都解决不了,那还当个什么差啊,都回家抱孩子去得了。”李凯点点头,他对三位管代还是有信心的,几个土匪确实不够他们玩的,正好拿来练练手,为以后说不定哪天就起来的大战打打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