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四节 第十二标

arthur608 收藏 7 47
导读: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四节 第十二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1/


十里的路,对李凯三人来说,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到了军营门口,在门口的两名哨兵得知那个年轻人就是自己的标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要不是随行的副官提醒,都忘了给李凯敬礼。对此,李凯倒不是很在乎,但李凯心里也知道,自己太年轻了,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掌握住这只部队。

一边想着一边跟着一名哨兵的的指引,进入大营,李凯一路上,故意放慢速度,慢慢悠悠的在军营里面溜达着。

营房一看就是新建没多久的,还比较的新,一路上一对对正在行进的士兵,在带队军官的指挥下,都停下向他敬礼。这要李凯很是受用,毕竟,李凯还是对权利很有想法的一个人年轻人啊。

在经过大校场的时候,李凯把速度放的更慢了。在校场上,有很多队的士兵在自己军官的带领下练习着,有站队列的,有练射击姿势的,有联刺杀的。看到这样的情形,李凯很是欣慰,在部队长官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已经在进行着练习,可见李凯手下的几个管代(营官)还是很有能力的,李凯加快了速度,他很想看看自己手下的三个管代,都是什么样的人,光是部队现在这个样子,就要他很是高兴,那管代的水平那一定很是了得。

刚走进属于李凯的办公房间,门口的护兵就进来报告说,三个管代已经到了门口,等候召见。李凯一听,很是高兴,自己刚到房间,三个管代就到了。这样的速度要他不得不满意。他对护兵挥挥手说道:“有请三为管代。”

马上,门口进来了三个人,“啪”随着这整齐划一的声音,三个管代一个立正,同时向李凯敬了一个漂亮的军礼。

“第十二标三十四巡防营管代,李冰前来报道,听候标统训示。”

“第十二标三十五巡防营管代,丰宝前来报道,听候标统训示。”

“第十二标三十六巡防营管代,冯之钱前来报道,听候标统训示。”

三个人按顺序报出了自己的部队和名字,李凯也很标准的还了一个礼说道:“三位不必客气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家兄弟,大家一起努力把十二标的兵练好,这样,我们也对得起曹 统制和何协统的栽培。”

他这话一出,眼前三个人中,三十五巡防营的管代丰宝第一个把手放了下来,并且笑呵呵的对另外两个人说到:“你们看吧,我就说了么,李标统和气的很,只要咱们把兵练好了,就行了,咱们只要听李标统的话,肯定没问题,如果李标统要没那几下子,曹统制和何协统怎么可能要李标统来我们着呢。”李冰和冯之钱也放下手,一顿点头。

李凯趁这个时候,好好的观察了下这三个管代:

李冰,年纪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身体很结实,一看就知道,是个练过武的人。

丰宝,长的白白净净的,还有点帅气,怎么看也不像一个能当军的人,年纪也就二十出头。

冯之钱,年纪看上去是里面最大的了,得有二十八九。个子很高,怕有个一米八出头,身体也很结实,脸上的表情就在告诉李凯,此人从军应该多年了。特别是脸上还有一条伤疤。看上去还有点吓人。

李凯以谈军务为由,支开了除李四外的其它人等,等门关上后,李四递上来三个信封,李凯把这三个信封交给了三个管代,李冰,丰宝和冯之钱三个管代,拿着手中的信封,大眼对小眼,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最后,还是年纪最大的冯之钱开了口:“不知标统为何给我们三人信封,难道是家里有信给我们?”李凯笑了笑:“各位为什么不打开信封看看呢?”三位标统也不是不想打开看啊,只是军中规矩森严,上官给的东西,没要你看之前,你是绝对不能看的。所以,他们是想看但没敢看。

等三个管代打开信封后,三人的表情都是一脸惊讶。李凯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对三个管代说到:“兄弟初来,资力尚浅,兄弟也没什么能耐,知道军中生活艰苦,三位也是有老有小的人,我是很诚心的想结交三位的。从何协统口中得知,三为管代家中生活,都不尽如人意,这多少也使三位对练兵的兴致不是很高,但就我刚才进营来一路上所看,三为还是很有能耐的,所以,兄弟我就给每人封了一千两的银票,希望能为三位家中生活尽点微薄之力,还忘三位不要拒绝兄弟我的好意啊。”李凯边说边观察三人的表情,果不出李凯的预料,三人从最初的惊讶,变成了激动的神情,冯之钱居然偷偷的在抹眼泪。丰宝对着李凯单腿跪地说道:“标统大人的大恩大得,我丰宝无以回报,丰宝只愿以后追随大人,永不变心。”这时冯之钱和李冰也同时单腿跪地道:“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我等愿誓死追随大人。”

李凯见三人已经表过忠心,很是高兴,同时他也对自己的爷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些都是他的那为来太爷在临行前告诉他的。没想到效果这么的好,一下就搞定了自己的下属。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李凯扶起来三为管代,这时李四又递过来一叠信封,李凯把这些信封交给三个管代,对他们:“我也知道,下面的弟兄们过的都很辛苦,这些钱都拿给下面的队官们分了吧。要是不够,我再想办法。”这下,三位管代更是对李凯服了,连自己手下的队官标统都想到了,跟着这样的官长,还有什么好说的。三人更是死心塌地的决定跟着李凯了。

当天,李凯召集了标内所有军官开会,在会上,很多队长都对李凯万分的感激,最后,所有人都表示,以后只能李凯的调动。李凯也在这次大会上,向这个军官门保证,有他李凯在的一天,兄弟们就有一天好处,同时把自己的一些练兵的想法也传达了下去。所有军官都在现场拍着胸脯向李凯保证,一定把兵练好,三个管代也对下面的队官们打了底,要是有人敢不尽心练兵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

第二天一早,随着军号一响,李凯也按时的起来进行他的出操惯例。李凯一出房门便看见了一队队的士兵在自己军官的带领下进行着出操。今天是李凯改变早操的第一天,所以,所有官兵都全副武装的按照各自的顺序跑出军营,进行李凯指定的每天早上一个10里路的来回跑,用来增加士兵体力。开始跑出去的时候,前5里路,队伍还像回事,可一过了5里这个坎,几乎没有一个队伍能保持对型的,等到了十里的时候,每个队都有一半的人倒在了路上或者掉了队。能顺利跑回去的,全标只有200多号人,还有很多是刚跑到营门口就坚持不住,往地上一躺,大口的喘气。这跑回来的200多号人中,还得算上李凯和李四,要知道,整个标可是有一千六百多号人啊。整个一上午,都有碌碌絮絮回到大营的人。而且很多人都没办法坚持下午的训练了。

下午的时候,李凯再次召集所有的军官开会,李凯一进会议室,就看见,大多数的军官,脸色多是煞白,没有一点血色,这个和超负荷的跑步有关系。李凯坐定之后,没有责备这些军官,毕竟,以前就没有这么练过。李凯对大家说道:“今天,大家也看到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就说吧,我在这给你们解答。”大家都不敢提问,毕竟,人家是官长啊。李凯一看,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还是自己来吧。

李凯清了清嗓子,对着所有人说道:“有人可能会认为,这么跑步有什么用啊。打仗的时候,冲锋的距离哪有20里路这么远啊。练这个没什么用。对吧,我现在就把你们心中所想的问题给解释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了李凯身上,都很想知道,李凯要求他们练的这个每天跑个20里路对练兵有什么帮助。同时,大家心里都觉得李标统真是一个神奇人物啊,连自己心里想的什么都清楚的很。李凯也不卖什么关子,直接说到:“首先,跑步是训练耐力,没有一个好的耐力,队伍的持久作战能力就根本不用提。”李凯看见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迷茫,便觉得,还是用实列来说能要大家明白一些。“打个比方吧,假如现在何协统那是前线,而且现在敌人攻的很猛,何协同要我们马上增援上去,规定我们必须要在多少时间内赶到,要不那个阵线就守不住了,如果我们士兵体力不行的话,能准时跑到那边的人只有全标的一半,而这一半人要是还有个七八成的士兵已经累得躺在地上之剩喘气的力气了,你们说,着战线是守不守得住啊?不用问,这肯定是守不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所有人都跑到那了,而且都休息一两个时辰后,再拉上去和敌人拼。但这样的话就肯定能赢么,我看还是个败啊,咱们的人都是消耗了很多体力,休息一两个时辰肯定是恢复不过来的,那战力肯定是下降的,拉上去也是伤亡惨重,到头来还是没体力和敌人拼的。再说了,我用什么方式去和何协同说呢,难道说:何协统啊,你要我这么快赶过来,得要我休息啊,能不能和敌人打个商量,咱们停战一天的。你们觉得这可能么。有的人可能觉得,哪能有这样的命令下来啊。我告诉你,这样的命令,在战场上是很常见的,战场情况是瞬息万变的,一分钟就能决定谁胜谁败。如果我们按时到达,并且全标体力没怎么消耗,立即投入战斗,那么我敢肯定,这战线是觉得能守得住,如果我们晚到了一分钟,说不定哪个地方就已经被敌人突破了,咱们全标就是全战死在那,也挽回不了局面了。”李凯打了个比方,见底下的军官,很多人都是“原来如此”的表情,很是满意,“看来还是打比方的办法行得通一些”李凯心里想着,于是接着说道:“土匪大家都熟悉吧,他们最大的本事是什么,有人说是土匪对当地情况熟悉,到处都能跑,有人说是枪法好,其实都不是,他们最大的本钱就是能跑路,你们想啊,他们平时在山沟里面躲着,要办事的时候,都要连夜走上个百八十里的路,到了目的地,还要马不停蹄的进行战斗,战斗完了还要拉上抢来的东西往回赶,等官军去了,他们早就跑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去 了。你们觉得,这跑步在打仗的时候有没有用呢?”李凯打完这个比方后,下面的所有军官都明白了“是啊,这跑步还真有用啊,能帮助我们打好仗啊。”“可不是,李标统说的对,土匪就是知道打不过官军,在官军还没到的时候就把跑路了。”“是啊,咱们以后这跑步得练啊,指不上哪天,咱们遇到厉害的角色了,打不过,我们大不了撒丫子跑人啊。自保还要需要的啊”

这下下面可开了锅,所有人一下都明白了练跑步的用处,并纷纷表示要好好督促下面加紧练习。冯之钱愁着个脸说到:“标统啊,我们这下知道跑步的好处了,但咱们也有难处啊,像这样个练法。兵士们目前的伙食可就是不够了啊。”他这一是说,下面的军官都一下想到了兵士们每天这么大量的训练,光靠现在的那点伙食标准肯定是不够的。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李凯。

“这个我来解决,我这里还有一万多两银票,就当是我给全标兄弟们的见面礼了,都用在兵士们的伙食上,一定要上兵士们吃好,吃饱。这样才能更好的练兵。”李凯早就想到了这点,见冯之钱提了出来,就顺便说了出来。

这下没了顾虑的军官们一个个都表示没有任何的问题。李凯也要求,一个月后,全标都要进行检查,如果有不合格的,那就要处罚带队军官。大家纷纷觉得没问题,如果一个月后,在这么好的条件下,还有人不合格的话,那这个军官确实该罚。

从第二天开始,全标都投入到了练习跑步的训练中,由于伙食得到了加强,兵士们还很是乐意,毕竟以前也很辛苦,但吃的就没现在好了。而且人家标统大人天天都跟着一起练,自己这个小兵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在知道是李标统自己掏钱帮他们解决伙食问题后,所有十二标的兵士,都由衷的敬佩李凯,并且很是拥护。经过此事,十二标完全的听命于李凯,做到了李凯的命令以后得到了最忠实的执行。为李凯以后的练兵打仗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一个月后,第十二标进行了考核,所有军官和兵士都顺利的达到了李凯的要求,并且,这个每天早操跑上二十里地成为了十二标以后的雷打不动的必修课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