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三节 新军与曹琨

arthur608 收藏 3 120
导读:军阀新史 第一章 初露锋芒 第三节 新军与曹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1/


在李凯回到李家的第十六天,京城兵部的录用电报就已经拿到了李凯的手里,可见李老太爷在朝廷中的势力还是不错的,当然,也有那十万两银票的原因。录用的电报上写着,要李凯立刻动身,前往第三镇去报到。

这个第三镇李凯是知道的,在新军中,是实力比较强的,这也能看出老太爷在自己身上下的工夫了。现在第三镇驻扎在京城附近,属于拱卫京师的部队中的一个。统制是曹琨,在北洋新军中,也是有名望的一人,现在第三镇正驻在京城南苑一带。

第二天,李凯就带上李四一起前往第三镇的驻防地。李家所在的县城离第三镇的距离不是很远,坐车的话,一天就可到达,加上李凯想拥有一支自己能指挥的队伍的心情非常急切,所以,李凯用了不到一天时间,便赶到了第三镇的驻地,在表明了来意后,李凯被带到了统制曹琨办公的房间内。

李凯一进房间便看见,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人,正拿着毛笔写着字,不用李凯猜,就知道此人就是自己部队最大的官--曹琨了。李凯一进门。走到曹琨的办公桌前,“啪”的一个立正,一个漂亮的德国标准军礼:“报告统治大人,下官李凯,奉命报到。” 曹琨放下手中的毛笔,双手叉腰,眯着自己的眼睛,不断的打量着李凯,“你就是李凯?” 曹琨不紧不慢的问到。但从曹琨嘴里说出的这个不紧不慢的话,确要李凯觉得有一种要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在里面,“估计这就是久经沙场的才能有的吧”李凯心里想着,但嘴上确洪亮的回答到:“是,下官正是李凯,请统制训示。”李凯非常标准的站姿,洪亮的声音,立刻要曹琨非常的满意。立刻热情的说道:“李凯啊,在我这里,不要这么的拘谨,来,坐下说话。”边说边拉着李凯坐了下来。曹琨见李凯的座姿也是非常的标准,整个一个标准的军人嘛。心下非常高兴,便问道:“听上面说,你是在德国的军校学成归来的?”李凯听到提问,立刻起立,站得笔直的回答:“禀告统治大人,下官于11岁留学德国,就读于德国柏林军事学院。于今年顺利毕业。” 曹琨一见李凯听到他的问话,立刻站得笔直的答话,要他非常的受用。而且,这样的人才是很难得的啊。想想整个朝廷,能有几个像李凯这样,从强国的军事院校毕业的啊,最主要的就是,这个李凯对自己的尊敬,要自己觉得很舒服,这样的人,在自己的队伍上,好好培养一下,那以后就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啊。想到这,曹琨脸上挂满了笑容。拉着李凯的手要他坐下。“嘿嘿,我这回看来是捡到了宝贝了。说句老实话,开始,上面把你安排到咱们第三镇的时候,我可是老大的不愿意了,要不是袁大人为你小子说话,我就铁定的把你给哄走了。我当时就想,什么样的一个关系才能要我们袁大人来为他说话啊,我倒是要见识一下,这一见,可是没想到啊,老天爷还是眷顾着我曹琨和咱们的第三镇的,我今天一见你,就发现,你是一个真才实料的军人,好好培养一下以后前途无量啊。”李凯听到曹琨说的话,心里很是惊讶,其实,他也早就知道,依靠老太爷的关系,才进的新军,估计像第三镇这样的精锐部队,能收下自己,也是看了上面的关系。但自己的顶头上司当着自己的面把这话说给自己听,着实要李凯有一些激动,立刻站起来回答到:“李凯谢曹统制栽培,曹统制心胸开阔,李凯愿在曹统制手下干一辈子。” 曹琨是什么样的人物啊,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对付李凯这个还不到19岁的年轻人,简直是不需要花什么力气,他之所以把那些话告诉李凯,就是要李凯向他表个忠心,这样,他才能放心把自己的队伍交给他去带。人才么,要唯我所用,只要人才对我忠心,那么他带的部队,肯定也是听自己号令的。听到李凯向自己表了忠心,曹琨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不动声色,要李凯坐下后,曹琨说道:“李凯啊,你是个人才,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满意,也很高兴。但你的资力还是太浅了啊。你觉得,我给你个什么官比较合适呢?”李凯一听就明白过来了。曹琨这是在试探他的野心啊,看来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都确实不简单啊。他看着曹琨,而曹琨确好象很平静一样,喝了口桌上的茶,等待着李凯的回答。李凯站起来答道:“下官深知自己资力浅薄,而且经验不足,所以一切都听曹统治的安排,只要是曹统制安排的,下官一定服从,并尽心尽力为曹统制办好事,当好差。” 曹琨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抖,能要曹琨如此表现,可见李凯的话,在他心中起了多大的波浪。单是那句“尽心尽力为曹统治办事”而不是为朝廷办事,这要传了出去,可是要掉脑袋的啊。但曹琨听到这样的话后,不但不怒,反而喜形于色,他要的就是能为他曹琨办事的人,把部队掌握住,那才是本钱啊。而且,李凯既然能当着自己把这样大不敬的话都说出来了,也是表明自己的忠心。怎能要他不高兴呢。曹琨放下手中的茶杯,欣慰的看着李凯道:“很好,很好。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但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从军?虽然我不知道你家势背景如何,就光以你家能要袁大人为你说话这个的能力,在朝中谋个官,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啊。”李凯站起来,毫无保留的说到:“下官认为,那些个朝中的官员,没有一个是能稳定的,如果要稳定,就必须自己手中掌握着听自己话的队伍,这样,不管发生什么变化,都可以凭借手中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曹琨听着李凯这近乎于和自己理想一样的回答后,再也没有犹豫了,这样的人,既是一个人才,而且是和自己理想一样的人才,用好了,那以后自己的实力就会增加很多。

想到这曹琨站起来:“现在,我以第三镇统制的身份,命令,李凯为第三镇,第六协,第十二标标统,立即上任。”

李凯站得笔直:“是,下官定不负统制栽培。”

曹琨满意的点点头对李凯说到:“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者找第六协的何协统,我会给何协统打招呼的,他是自己人,没关系,你就放开手脚干吧。”说完,还拍了拍李凯的肩。李凯现在是激动啊,那个激动没话说,他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就这么成了一个协统了。协统,也就是相当于国外的一个团长啊。你说能不激动么。

从曹琨的房间出来,李凯带着在外面等着的李四在曹琨一个副官的陪同下领到了自己的军服,李凯换上了军服,穿上马靴,更加的英俊挺拔,肩膀上的少校肩章,更是看得李凯心花怒放。而李四则领到一套军士服装。至于配枪,那是要到了自己部队后从自己部队的武器中领的。

在曹琨副官的带领下,三人骑马来到了第六协的驻地,三人下马后在副官的带领下,来到了第六协何协统的的房间外面,在门口的护兵进去通报后,李凯被带到了何标统的房间。何协统给李凯的第一印象就是,瘦高瘦高的个子,黑黑的皮肤,但站在那里,有股说不出的威严,是个地地道道的军人。“啪”李凯一个立正,大声的报告:“第三镇第六协第十二标标统李凯,前来向何协统报道,请何标统训示。”一边说着,一边敬了个无可挑剔的军礼。何协统一看李凯的军姿,那张严肃的脸上,立刻就有了笑容。走过来一手搭着李凯的肩膀,一手拿着一张电报纸说道:“哈哈,我刚接到统制的电报,吓我一跳啊,年纪轻轻,就能要统制委以标统一职,果然不同凡响啊。来来,进来说,以后我们可要多亲近亲近才是啊。”何协统的亲热感,要李凯一下轻松了许多,在来的路上,他也摸不准何协统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年轻的标统。

李凯见何协统这么热心,马上说:“下官资力浅薄的很,以后还需何协统多多指点下官啊。”何协统一见李凯如此的谦虚,没有一点年轻人的跋扈,更是欢心的很,觉得曹统制说的没错,好好培养下,肯定会是咱们第三镇的精鹰啊。待两人坐下后,何协统就对李凯说:“我跟随曹统制多年,他在电报中也说,要我好好的栽培你,咱们第三镇都是自己家的兄弟,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只管和我说,我都会给你解决,我解决不了的,还要曹统制。如果事情大到连曹统制都解决不了的时候,那也不用怕,曹统制会直接找袁大人的,说句大话,在咱们国家,还没袁大人办不了的事。出了什么事情,咱们新军还是很团结的,袁大人说怎么办就会怎么办的。”李凯微笑不语。在他想来:“袁大人在的时候,大家肯定会很团结的,毕竟都是袁大人带出来的兵,但袁大人不在了呢?那还不是看谁的实力大,所以,曹统制安排第三镇带兵的人的时候,才会那么的谨慎,必须要是他能指挥得动的人才行,对他必须要忠心。看来曹统制也是看到了将来的啊。”李凯心里这么想,但嘴上确不能这么说,只能说些感谢的话来走走过场。

李凯从何协统口中得知,第十二标目前就驻扎在里这只有十里路远的一个地方,十二标目前下面有三个巡防营,每营下面有三个队。并有一个机关枪连队。编制人员充足,弹药粮饷也不缺,可以说实力还是不错的。在得知第三镇的所有部队都是满编,枪弹不缺后,李凯心里暗自高兴,算是来对了地方了。何协统见情况介绍的差不多了,便问李凯:“不知李标统会怎么样来训练自己手下的兵呢。”李凯一听,立刻头大了起来,自己连十二标的一个人影都还没看到,如何能知道呢。刚准备回答“因地制宜”这四个字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以何协统带兵多年的经验,他哪能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呢,难道是在考我么?要我通过目前国内大的情况,来分析自己的队伍,来做出如果练兵的想法?但如果不是呢?不管了,反正都把十二标许给我了,他们也不能反悔啊,自古军中无戏言这个他们也不是不知道的。

李凯想定后对何协统说道:“既然何协统问到,那下官就献丑了,如有不对之处,还望何协统指出啊。”这句话算是回答得非常好了,出了问题,那就请何协统来指正,自己一定改,又表明了忠心,还把何协统吹了一顿。当然,如果说的合了何协统的口味,那更是好。以后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果然,何协统听到李凯这么一说,顿时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李凯看到何协统表情变化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了说下去的信心:“何协统,具下官所知,我国军人,屡次败给国外列强之军队,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身体素质不如国外列强,士兵在进行长途行军后,体力恢复要比国外军队慢,这个主要是饮食方面的问题,针对这个方面,我将改善官兵每天伙食,提高官兵身体素质,并结合军事作战中的一些实际情况加强体力方面的训练,二是武器不如外国列强,所配置之重型火力远远低于国外列强之军队,但这个方面,则需要朝廷开进行改善,三是官兵战术素养太低,很多下级官兵不懂得如何去打仗,打起仗来凭着一股猛劲,硬冲硬打,这种打法正是所谓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没有任何的战术纪律,白白消耗兵力。这种情况要得到改善,就要加强对下级军官的教导,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们。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协统指正。”何协统满意的点点头:“李标统,我与你的想法很是一样啊。但改变起来也有很多的地方无法满足。先说这伙食吧,都是定量的,除非打仗,上面才会发给一定数量的开拔费,但这些钱都要发给下面的兵士,提高士气的,所以,饮食这块,我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靠你自己想办法了。武器方面,现在整个北洋新军都是统一的,在国内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武器了。而且都是优先供应,就像我们每个标都有一个机关枪队,光这个,就能羡慕死很多部队的。而战术素养问题,这个你倒是可以解决,毕竟你就可以当这个先生嘛,下面有些军官不认识字的,那就亲身示范,嘿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李凯听完,才觉得,自己的想法还面临着很多的困难,但也不用灰心,办法总是会有的。于是站起来对何协统敬了一个礼说道:“下官定不负协统,一定把十二标的兵练好。请协统放心。”何协统也笑着站起来,拍了拍李凯的肩膀:“好,好,有什么困难就找我吧,我尽力给你解决。放开手脚去练兵吧。”

告别了何协统后,李凯便在副官的带领下骑着马往自己的部队,第十二标的营地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