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1/


第二天一早,李老太爷就拍了一封电报给京城的老同僚,要他帮忙给自己的孙子在新军中安排一个比较好的职位,同时差人送去了10万两的银票作为活动经费。

而李凯则依然保持在德国军事学院时期的习惯,早上准时起来出操,在院子里面锻炼身体。直到吃早饭的时候,服侍自己的李四跑来告诉李凯老太爷喊他去吃早饭,才停下来。这个李四是在李凯3岁的时候,李老太爷收留的孤儿,当年李四饿晕在了李家大门外面,正好李老太爷从外面拜访好友回来,在门口看见了晕倒在大门口的李四,便将其带回了家中,问明情况后,李老太爷觉得这孩子本性不错,同时自己的小孙子也缺个玩伴,便安排李四来服侍自己的孙子,这李四今年已经23岁了。从小和李凯一起学武术,长的高大而强壮,一看之下,总觉得应该是保镖一类的人物。当然,他从小也负责帮李凯打架,因为在李四心中,李家的一切东西,都是他要保护的,对李家他是觉无二心的。他很清楚的知道,没有李家,他早就饿死了。

老太爷在吃早饭的时候,把已经拖人联系从军的事告诉了李凯,并告诉了李凯在当今的朝廷中怎么样去处理一些事情。李凯毕竟是年轻,老太爷的故事听的是有滋有味,甚至觉得有些事情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李凯并没有怀疑自己的爷爷在编故事,因为他知道,这都是最关心自己的爷爷,从官大半辈子的经验。

吃过早饭,李凯带上李四出了院门,在县城里面转悠起来。他想好好看看这县城有什么变化,也想在从军前再把自己的家乡好好记忆一遍,放在自己的心里。他知道,自己这一去从军,没个三年五载的,是难得回一次家了,说不好哪个不长眼的子弹以后就能解决了自己的一切。但这一刻,李凯还是尽量不去想这样的衰事。

在李四的“导游介绍”下,李凯了解到了目前县城的情况和他离开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几个方面是有变化,一个是城墙越来越破,一个是老百姓的日子不怎么好过,一个是自己家的生意越来越大土地也越来越来。李凯是很高兴自己李家强大起来的,至于百姓们,对李家也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李家大部分的收入是来自于土地外的生意,给农民种地收的租子这个,倒不是很重要的,就像老太爷经常把收的租子的价格往下调,搞得很多农民都想来李家种地。也博得了一个好名声。

李凯走到县城的中间位置,这里有一个大的空地,属于一个小型的市场,只要商户交上一点数量的钱,就能在里面摆摊卖艺。周围也开了不少的酒楼和妓院,属于县城里最繁华的地段。李凯和李四坐在一个酒楼的二层靠大街的位置。正好能把这一片地方尽收眼底,当然,能坐在这的,也都是要花大价钱才能坐的,但李凯确是因为,这酒楼就是他们李家的开的,不但不要钱,还全是最好的酒肉招待。李凯没有怎么吃,而是看着下面流动的人群。和一些有娶的事情。比如两个女的为了争夺一个位置好的摊位发生的口角了,西边那个卖艺的人了,等等,李四可不想看这些,他觉得这些都已经是很经常的事情了,他看了二十多年了,早都看腻了,倒是桌上的酒肉比较合他的胃口。要不是有小少爷在,他早就用上自己的大手了。

这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打扰了李凯欣赏下面那些他觉得有趣的事情的心情。他微微皱眉,看向楼梯口附近。只见四五个年轻人拥着一这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青年人走了上来,一边走着,一个保镖摸样的人还大声的说:“刚才那女娃,老子还没过够隐你们就要走,你们催的什么劲啊,少爷都没催我,你们急个什么”另外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大笑着说到:“我说赖吧头啊,你小子就只能那么长的时间,你说,这能怨我们么”他这一说,旁边那几个人更是大声的笑骂,并附和着刚才那个人说的话。那开始抱怨的人一见,只好连忙转移话题:“这也不能怪我啊,谁要我们少爷找的这女娃,长的那个水灵啊,要说啊,还是咱少爷有眼光啊。”还真别说,他这个转移的话题,还真是奏效,那几个人一想,这马屁怎么能要你一个人都拍了呢,马上几个人就把自己知道的马屁全拍了出来。那被称做少爷的年轻人,显然很是受用这些话,非常满意的哼着小曲,拿筷子有节奏的敲打着小碟。

李凯哪能不明白,他们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但是,他觉得,人家有这个实力去干这个事情,所以,也就没怎么理会,只是觉得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笑声总要人觉得那么的不舒服而已。李凯也不管这么多,继续看着外面的人流。

正在这时候,李凯突然发现,下面人流中,有一个穿着明显是西洋服饰的中国女人,她左手打着一把洋伞,右手拿着刚买的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李凯觉得,这个景象还真是有意思,算是真正的中西合璧了吧。那个穿着洋人连衣裙的女孩在李凯一路的注视在,走进了李凯所在的这个酒楼,并走上了二楼。

刚才还在大声说笑的那伙人,见到这个女孩后,全都默不作声了。只有两眼痴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那个被称做少爷的青年更是了不得。口水都已经流了出来。如果下面有个碗的话,早就已经被他的口水装慢了。

李凯当然也属于流口水的一类了。但他还是强忍住了,但他那不断鼓动的喉结缺出卖了他,只有李四,看了一眼后,继续吃他的美味。他才不对这个女孩感兴趣呢,他觉得,还是桌上的鸡腿有魅力。

只见这个女孩穿了一套白色的西洋礼服,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真是漂亮的无法形容,而且气质也很好。”李凯给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下了一个结论。看见那桌的几个青年后,微微皱了下眉,便在李凯他们桌边上的另外一桌坐了下来,点了几个小菜。也和李凯一样,有滋有味的看起了下面。李凯心里暗想:“没想到她也和我有一样的爱好啊,难道她也要从军?没听说女的能从军啊,那她为什么要看这些呢,她为什么要记住这个县城呢?”李凯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了。继续看他的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但自从那女孩上来后李凯的心思几老是想起这个女孩的样子,并不时的偷看上几眼。那李四正在大啃一条大鸡腿,见小少爷没事就网他这边看,以为是自己的吃像不好,要少爷看了笑话。立马调整了下姿势,细嚼慢咽了起来。

这时候,那几个年轻人中的一个保镖模样的走向了那个穿着洋服的女孩,李凯一看,正式开始被大家嘲笑的那个“赖吧头”。只见他走到那女孩身边,一抱拳道:“小姐,我们家少爷想请您过去过去喝杯酒。结交个朋友,还请小姐赏脸。”李凯一听,很是惊讶,这几个人怎么会对这个女孩如此的客气呢?后来转念一想便想明白了。目前虽然说穿洋服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能穿得起洋服的人没有一个是没有点背景的。这几个青年估计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才会这么客气。估计如果是平常家的女孩,这几个青年早就动手明抢了。

那穿洋服的女孩好像没听见“赖吧头”的话一样,头也不回,继续欣赏着下面的事物。这下,“赖吧头”不高兴了,自己好歹也算是难得一次的客气,对方居然这么不给面子。明摆着是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么,这要是请不过去,少爷不高兴不说,光是那几个整天拿自己开玩笑的兄弟以后就有的他们编排了。想到着,“赖吧头”就要动手明抢了。反正在这个县里面,有自己少爷给自己撑腰,没有不敢做的事。

可没想到,那女孩突然起身,“啪”的一声,挥手就是一巴掌,这巴掌着实不轻,“赖吧头”的半边脸上马上就出现了“五指山”的形状,其它在二楼的客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个女孩,他们可是知道这几个青年,是县城王知县的人,那个被称做少爷的年轻人,正是王知县唯一的儿子王存。他们在这个县横行霸道惯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打他们的。大家都很好奇的想看看这个局面怎么收场,以后在别人面子,也好吹吹自己的见识。毕竟,这个机会在这个县可是千年才能遇上的一会啊。

李凯也很是惊讶,虽然自己还不知道对方是知县儿子的手下,但他很清楚,这几个人平时敢明抢,是有足够硬的后台在为他们撑腰的。他现在对这个穿洋服的女孩子更是觉得好奇了,想看看她如何收场。李四的表情更是夸张,手里的半个鸡腿,硬是停在了自己的嘴边上,没有放进去。在他看来,这女人要不得,不讲三从四德,敢打男人,这还不是反了啊。谁要以后娶了她,那不是要了小命啊。

“赖吧头”这个可被打蒙了。自己自从跟了少爷后,还没被人打过呢,从来都是自己打别人,今天还有这么个不要命的敢打自己。但他目前在没见到少爷指示的情况下还不能动手,要知道,如果打花了她的脸的话,少爷抢回去看着不顺心,不高兴起来,也够他吃上一壶的,他不知所措的回头看了下少爷,只见自己的少爷脸色非常的不好。王存王少爷长这么大,还真没受过这样的气,走上前对着穿洋服的女孩说到:“人说打狗看主人,这里吃饭的人,谁不知道我王存啊,(李凯虽然不知道,但王存以为他是知道)我父亲就是这个县的知县,你要不想惹麻烦,就赶紧过来陪我喝两杯,晚上再陪我乐乐。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否则。。。”“否则怎么样,人家都怕你,我不怕你,再说,不只我不怕你,他也不怕你”这穿洋装的女孩不等王存说完便接口道。在说到“他也不怕你”是,手指向了李凯。李凯当时一惊,这倒不是说他怕王存,而是这个女孩居然看出来自己根本不把王存放在心上,在王存自报家门后,李凯心想“原来如此啊”脸上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不想被这女孩看见。但要李凯高兴的是,这女孩居然在观察自己,这个幸福啊。。。脸上更是乐开了花。

王存一听到她说,有人不怕自己时,还不是很在意,认为这是非常可笑的,当他顺着她的指向看见李凯时,李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也没有他想看到的诚惶诚恐的表情,而是对着那洋装女孩的在微笑。王存这个生气,他以为是洋装女孩看上了李凯,而不愿意搭理自己,李凯更是看都不看自己,显然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王存更是认为,那女孩不过来坐,完全是因为李凯捣乱。要没李凯的话,自己肯定能行。虽然别人要知道他的这个理由的话,肯定会觉得不能理解,但王存此刻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走到李凯桌前,指着李凯说到:“那个女孩说你不怕我,我现在告诉你,你马上给我滚出这个酒楼,要快。否则,你要有个三长两短,那就不值得了。”没想到李凯居然微笑的看着那洋装女孩,头都不回的答到:“我觉得,值得。”王存一听,还以为说,被自己打死是值得的,显然是把自己看扁了,认为自己不会打死他。这下就更生气了。而那洋装女孩看到李凯这么一说,脸色居然有点发红。其它的客人们都觉得,这个青年疯了,敢得罪王存。看来这青年马上要横尸街头了。更有甚者喃喃自语道:“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啊。。”

王存一挥手,其他三个保镖一起扑向了李凯。而“赖吧头”则负责看守那个穿洋装的女孩,在他看来,不需要自己动手,那个年轻人肯定是难逃一死啊。突然,李四飞起一脚。直接把一个王存的保镖放倒在地,爬也爬不起来,另外两个保镖一见这个情况,先是一楞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没想到李四的身手这么好,一下就把自己这边一个兄弟打爬下了。但他们也没多想,两个一起往李四这边扑了过来。

李四当时正好吃了个半饱,觉得这伙人太讨厌了,喜欢那女的就抢去好了,不要打扰自己吃东西么,还有,那个王知县生的小王八,居然还要我们家小少爷滚出去,这不是没事找事么,自己送过来找死一样,想不明白。再说这个穿洋装的女的吧,首先她敢打一个大男人,这个就不对,然后没什么事为了保命居然把小少爷给拖下了水,难过老太爷常对他们说,世上最毒女人的心啊。这下算是体会到了。可惜小少爷还没明白,居然还袒护这个毒女人。

李四想归想,但手上确不慢。两下就把那两个保镖给打爬下起不来了。这时,负责看守那女孩的“赖吧头”也冲了过来,但还没摸到李四的衣服,就要李四一脚踢的起不来了。爬在地上直哼哼。

王存哪想得到,自己四个手下,一下就被对方一个人给打倒了,脸色变的煞白,这下自己可怎么下台啊。

在王存正在琢磨怎么开溜的时候,那穿洋装的女孩好象看见大局已定,好似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走下了楼梯,李凯哪能放走这样的好机会啊,这明显是那女孩想和他单独一起聊聊啊。估计她应该在楼下等着呢,李凯想到着,立马起身就往楼下走。李四一见,只好跟着自己的小少爷一起走了下楼。

王存楞在原地,在李凯起身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冲自己来的呢,没想到对方就像没看见自己一样,去追那女孩去了。这下,刚还在想怎么跑路的王存,心中的怒火又起来了。但人都走了,自己也不敢去追,只好对着自己那四个还躺在地上的保镖,又打又踢。其他的客人怕自己遭殃,全都跑了个干净。

李凯一下楼,就看见那女孩果然站在酒楼门口,心中大喜,走到那女孩身边。“刚才谢谢你了”那女孩慢慢的说到,李凯苦笑了一下说到:“你还真会找人帮忙啊,那么多人,怎么就找到了我呢?帮了这么久的忙,连被帮忙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你说,这个忙帮的自己都有点糊涂啊。”这哪是诉苦啊,明摆着是问人家名字么,那女孩一听“扑哧”一下笑了起来:“问名字就直说么,哪需要这么拐弯抹角的,难道我的名字很可怕么?”李凯一看人家看出了自己的小伎俩,也就大方的问道:“那在下就冒昧了,请问姑娘芳名可否告知在下?”那女孩一听乐道:“你这个人还满风趣的,刚说完你,又拿这么文绉绉的话来问,算了,就告诉你吧,我叫林雪。”李凯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后,便自荐着带着这女孩在县城游玩。那女孩也不推迟,想了下就答应了下来。

通过一路上的聊天,李凯大概知道了林雪的来历,原来,林雪并非本县人,这次是和哥哥一起去别出办事,路过这顺便休息一天,还有两个时辰就要起程赶往目的地了。林雪也是闲着无聊,出来转转。后来的事李凯就全都亲身经历过了。在得知林雪和他哥哥都是从英国回来的后,李凯觉得更始亲切,可能两人都有在国外的经历吧。便告诉了林雪,自己也是刚从德国回来的。这要林雪看李凯的眼神也有点不一样了,这下把李凯高兴的。心里把送自己出国的爷爷狠狠的夸了一翻。

在把林雪送到她所住的客栈后,林雪硬要拉着李凯一起去见他哥哥,搞得李凯不知所措的产生了美好的遐想:“这么快?难道要定下这门亲事?可爷爷还没见过林雪呢,这可怎么办,万一他哥哥要我表态,我怎么办?”林雪的哥哥叫欧阳伟,在知道欧阳伟和林雪只是表兄妹时,李凯才理解两个人为什么不是一个姓了。欧阳伟在知道李凯也是留学回来的人以后,很是高兴,在得知李凯居然是德国军校毕业的后,更始非常的兴奋。并把他的联系方式留给了李凯,要李凯以后有时间去他家玩玩。李凯本不想留这个地址的,后来一听到林雪说她目前住在他表哥家的时候,李凯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写着地址的条子放在口袋中,他可是还想和林雪多亲近亲近呢。

送走欧阳伟和林雪后,李凯回到了家里。刚一进大堂。就看见一个穿官服的人和一个年轻人跪在爷爷面前,李凯不名所以,当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今天在酒楼里面的那个王存啊,这时,只听王知县在爷爷面前大说自己管教无方等,并向爷爷大表忠心。那王存也好不到哪去,跪在那被他父亲说到气头上的时候,打上几巴掌,脸上都是掌印。见李凯回来了,老太爷便对王知县说道:“我老了,但耳朵和嘴巴还是可以的,有些事情你王知县得好自为知啊。不要辜负了老夫的期望啊。这次的事就算了吧。你也不要太责难你的儿子了。回去吧。”王知县一听,马上带着自己的儿子飞快的退了回去,生怕老太爷反悔。原来,在我和那个王存对峙的时候,酒店的伙计就飞快的回家里报信,另外一些伙计则准备家伙,在小少爷有危险的时候出来帮忙,他们可都是我们李家的工人啊,不帮我,能帮谁呢。老太爷知道这个时候后,要人去喊王知县过来,顺便把他儿子也给绑来,至于李凯么,老太爷心里有数,有李四在,李凯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就不要打扰他的好心情了。

那王知县一听自己的儿子惹到了李老太爷家,那个腿都在打哆嗦。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的一切都是李老太爷给的,连买官的银子,那时候都还找李老太爷借了些呢,再说,李老太爷在京城朝廷里,还是很有些买他面子的老同僚在呢。以后升官什么的,还得靠他老人家呢,自己的儿子惹谁不好,惹到了自己的靠山,当下就对从酒楼里被绑了过来的王存一顿巴掌招呼,王存一见从不打自己的父亲这次是动了真火,哪敢出气啊,也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要不依着父亲对自己的疼爱,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呢。只能忍着了。还好后来李凯回来了。要不,老太爷还不说放了自己的话,王知县还真是犯难了。再打下去的话,自己也心疼啊。当听到老太爷对这件事做了个了结后,连忙带着自己的儿子飞快的出了李家。干什么去了?废话,当然是带上自己儿子去看郎中了。别把自己儿子给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