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亚提尔和幕萨里德弯下腰向上扶着韩晋,韩晋压低声音痛苦地说:“慢点慢点,腿抽筋了,抽筋了!”

亚提尔和幕萨里德小心翼翼地从地下一点一点的拔起浑身发抖的韩晋,然后扶着韩晋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走着。

韩晋像一只跛腿的袋鼠,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跳着,跳了好一会才敢在两人的搀扶下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走着。

“好了,不用你们扶了,我可以自己走了。”韩晋蹒跚地自己向前走去。

亚提尔和幕萨里德跟在韩晋后面看着韩晋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

幕萨里德将头凑近亚提尔,用手捂着嘴小声说道:“亚提尔,你看韩先生。”说完就对着韩晋的身后一指。

亚提尔点了点头,也捂着嘴小声说道:“我也看见了。”

原来,韩晋的屁股上湿了好大一块。

“原来韩先生刚才吓得不轻。”幕萨里德叹道。

亚提尔见韩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奋力向前追上前面的人,已经和自己拉开了一点距离,因此不再捂嘴,小声对幕萨里德说:“这就是中国人的神奇之处:一个被枪顶在脑门上吓破胆的中国人可以镇定自若地制服三个全副武装地美军特种部队士兵,而十几个颇有勇气地怀揣武器的伊拉克人却让三个美军士兵缴了枪。这就是中国的战争艺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韩先生刚才用的就是中国兵法中的空城计。由此可见,中国人当年在朝鲜击败美军并不是像有些书上写的纯属意外了,历史的必然啊!”

“可怕的中国兵法!”幕萨里德经亚提尔一说,心中对中国兵法充满了敬畏之感。

“秘密通知所有人,不许议论韩先生的裤子。”

亚提尔和幕萨里德快跑几步,追上了自己的队伍。

三个美军正在最前面边走边吃着,周围持枪荷弹的伊拉克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把这几个美国人按在地上揍一顿把他们的食物抢过来。但所有人都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尽量屏住呼吸,不去闻那诱人的牛肉香味。

幕萨理德走在最后,他假装若无其事地随意摇着手中地摇铃,耳朵像雷达一样搜索着周围任何的空气振动。

韩晋、威尔玛和亚提尔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亚提尔知道他们现在所走的路其实毫无目的性,也许是越走离出口越远。威尔玛则在心中计量,经过美军的一顿大餐,他们的食物储备已大打折扣,这三个美军典型的是儿子吃老子的,半点也不心疼。而韩晋担心的是,这三个美军毕竟是一等一的高手,虽然都已解除了武装,但也是三颗不定时炸弹。中国特种部队的功夫韩晋在飞机上和哈曼井泉处都见识过,人家和中国的特种部队是同行,自然功夫也差不到哪里去。一旦被这三个美军发现他们的不对劲,那处在危险之中的就是这些伊拉克人和韩晋了。

韩晋已痛下决心,为了生存,他只能密切注意美军海豹部队的举动,一旦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他只能下令,屠杀。韩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在校期间年年“三好学生”居然一出国就成了杀人犯,虽然不需要他自己动手,但他是这起刑事案件的主谋啊!

韩晋不自觉地想到了在中国看到的枪毙犯人的情景,几个头戴钢盔的战士,手持微型冲锋枪,将一名双手反铐的罪犯推进警车,押往刑场,然后就听到“呯”地一声枪响。韩晋感觉头脑一阵发晕,眼前一片血红。

是什么让自己变得如此可怕?是战争!战争是魔鬼的毒药,他让一个纯洁的少男变成了一个吃人的魔鬼。韩晋真怀念家乡的和平岁月。

战争让自己和对手之间只能有一个存活,韩晋必须得选择一个,虽然韩晋也很讨厌战争,也很想让这几个美军士兵幸福地回到美国和家人团圆,但如果他们真的起了杀心,想除掉自己和这些伊拉克人,自己是绝不会在下命令之前犹豫的。自己这边是十几条人命,对方只有三条人命,用在三条人命换十几条人命,佛祖都会拍手称赞的。救了十几条人命,这要在故乡,韩晋起码也得评个“见义勇为英雄”,挂着红花到处演讲。想到这里,韩晋的心情宽松也许多。

三个美军士兵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危险环境,边走边将一根根牛骨头吮得“丝丝”作响,旁边的伊拉克人个个都听得咬牙切齿。这美军也真是的,吃就安安静静吃吧,非得把吃东西当成一种享受,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此时这三个美军的处境就仿佛一个衣着暴露的舞女在一个欲火焚身的男子面前卖弄自己的身体。


亚提尔悄悄地拉了幕萨里德一下:“我好像听见铃声了。”

幕萨里德也低声回答:“我好像也听到了。”

两人在队伍的最后放慢脚步,幕萨里德每摇一次手中的摇铃,两人就共同将两只手张在耳廓旁仔细聆听。

地道中果然隐约响起几声像天使歌声一样曼妙的铃声,和幕萨里德的摇铃声相呼应着。

“在左边!”亚提尔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对幕萨里德说道。

幕萨里德也是满心激动地点了点头。

亚提尔甩开步子追到队伍前面,带着大家向铃声的方向走去。

回应的铃声虽然越来越清晰,但要想走到铃声处却不是一件易事。众人在亚提尔的带领下不只一次走进了一条条死路,又不得不再原路返回。让所有伊拉克人庆幸的是,那个铃声没有停止过,一直和幕萨里德的摇铃声相呼应着。

美军少校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你们该不会也迷路了吧?”

还没等亚提尔开口,韩晋笑着回答道:“你们会在自己家的楼梯上迷路吗?在纳杰夫地下通道内的伊拉克人都有一个义务,他们必须尽量在行走过程中检查各通道的安全状况,一旦发现安全隐患必须回到地面后马上向地面上的人通知修理。这也是对所有伊拉克人负责。”

韩晋刚解释完,亚提尔兴奋地喊道:“瓦哈卜,我的老伙计,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瓦哈卜正手持摇铃站在前方的路中央,满脸惊喜地望着大家。

亚提尔激动得猛地扑上去抱住了瓦哈卜。

瓦哈卜也拍着亚提尔的背说:“老伙计,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可担心死我了!”

亚提尔头一扬,得意地说:“我怎么会迷路呢?我可是吉卜利勒转世,这地道我闭着眼睛都走得出来!”

瓦哈卜见亚提尔身后的随从押着三个阿拉伯人,吃惊地一指:“这是怎么回事?”

亚提尔正要回答,韩晋抢着说道:“三个美军,来抓我们的。不过现在投降了。请哈瓦卜先生替我们联系纳杰夫的武装组织,将这三个带走,按战俘待遇对待,尽快交还给美军。我们上去休息一会后会继续下通道躲避。”

“行,没问题,上面就是我家,走,上去休息休息!”瓦哈卜带着众人一打弯,眼前就出现了一段熟悉的台阶。

原来亚提尔等人所站的位置就是他们出发的地方,他们头上就是瓦哈卜的家。

回到地面,瓦哈卜吩咐家人给亚提尔等人准备点吃的,自己则和几个伊拉克人将三个美军带走。

很快,客厅的会议桌上便出现了一席丰盛的筵席。有红烧鲤鱼、荷包水鱼、豆瓣鱼、咸菜鱼头汤等十多盆菜。因为亚提尔的人多,所以瓦哈卜的家人用小脸盆为大家盛菜。众人对瓦哈卜盛情款待的食物毫不客气,如风卷残云一般,倾刻全无。

瓦哈卜和几个伊拉克人将美军押送走回来以后,望着满屋食物的残骸,惊异地说道:“我说你们不会从饿牢里放出来的吧,这可是我准备的一个星期的食物!”

亚提尔一边用牙签剔牙一边打着饱嗝说道:“味道太好了,不过,你这是在喂猫吧,满桌子的鱼!”

瓦哈卜拿起一个小碗,自己上前舀了一大碗鱼汤,边喝边说道:“多吃鱼好,多吃鱼聪明。你们不知道,就在你们下去的这几天,伊拉克的鱼价都跌了,现在一条鱼比一枚椰枣还便宜!”

幕萨里德吃惊地问道:“鱼比椰枣还便宜?”

“我刚开始自己都不信,”瓦哈卜喝了一口鱼汤,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可事实就这样。这鱼价的下跌还多亏了美军。”

“这鱼关美军什么事?”亚提尔越听越糊涂。

“是美军在帮你们炸鱼吧!”韩晋呵呵笑道。

“韩先生说得没错,这几天美军像发疯似的,一个劲的往各处的河里扔炸弹。住在河附近的居民一听见美军飞机的声音,都拿着麻袋往河边跑,有的还开着货车去。这美军的炸弹还真厉害,只要往河里一扔,那河面上轰地一声过后准一河面鱼,一大片一大片的。”瓦哈卜精彩地向众人介绍着。

“韩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美军什么时候和伊拉克的鱼结仇了?非要赶尽杀绝?”

韩晋笑着回答道:“这说明各地对美军的袭扰工作已经开始了,而且,很有效果。美军的地面部队一旦受袭,美军必须呼叫空中支援,等美军空中支援一露头,袭击部队又马上化整为零,让美军找不到打击目标,美军战机只能返航。但美军挂着炸弹是不能返航的,一旦降落的时候炸弹受到强震,那整个机场就成了废物。所以,历次美军战机返航,他们都必须把炸弹扔到无人区,如山沟,沙漠,河流等地方。其中河流是最不容易发生误伤的。”

“用重磅炸弹炸鱼,鱼啊鱼啊,你死也死得够轰轰烈烈的!”亚提尔感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