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5/


(接上)

我们排每个人都惊恐不安,不但没有找到敌人,连周德东也不见了,韩建副指导员一声低沉命令:

“卧倒!隐蔽……”全排呼啦一下子消失在雪地里,这时候在我们前方隐隐约约发现一个人影晃动,是猫着腰的那种姿态,样子很像狗熊,也许那就是敌人,或许是周德东?大家屏气细观,果然是周德东,离我们近了,周德东嚓嚓地踩着积雪提留个人头来到我们排的隐蔽地就压低声音叫:

“黄班长,韩副指导员我又发现一个敌人的暗堡了。”说完这一切后黄班长和副指导员韩建快速爬到周德东跟前,周德东就把实情告诉了他俩,那是我们排进那个空虚的暗堡时,周德东进不去,周德东在外边也没有闲着,他警惕地巡视着这里周围的变化,在不远处周德东发现了那个胡子兵的,这个胡子兵是敌人的哨兵,我们排刚进去时周德东就听到“哧啦啦”的撒尿声,那个胡子兵从另一个暗堡里出来正癔症着撒尿被周德东发现了,周德东快速地爬到那个胡子兵跟前一军用攮子下去,那个胡子兵连个声音都没有来及叫就被周德东刺死了,胆大的周德东割下头就跑了过来,他说他也害怕再有敌人出来撒尿,一个人对付不了一窝人。

“好,好呀!看来周德东真是勇敢!”正发愁找不到敌人的韩副指导员连声夸着周德东,接着他又命令道:

“2排全体注意!有周德东带路向敌人的暗堡处伏击!”全排惊鹿般地跟着周德东向周德东前进的方向冲去。

果然是敌人的老窝,全排迅雷般地跟着周德东来到暗堡口一个个虎豹般地冲了进去然后高声用印度语喊话:

你们被俘虏了,缴枪不杀!

顿时个个打开随身带的夜视军用灯,暗堡里如白昼一样。

嗷嗷叫、足有一个排的敌人惊恐快速爬了起来,敌人真乖,狼籍样举手跪求,黄班长把他们一个个拉起来站了一排,不过都是和衣而睡,武器都在旁边放着,韩副指导员命令我们把敌人的武器全部收缴,大家相互分着扛在肩上,就在黄班长检查时靠在暗堡里面还发现了一个女的,那女的卷缩在暗角一动不动,黄班长“嗤啦”一下把她拉了出来,这个女的怒视般地给黄班长一个白眼,尔后觉得不妥忙又给黄班长一个媚眼,她竟然会说汉语,但汉语并不是多标准:

“我是军妓,你们得尊重军妓!”她说她是军妓的时候我们才仔细地观察了这个女人,有点像妓女,打扮的挺妖艳,虽然也是和衣而睡,但女人特有的韵味显露无疑。她一点也不害怕,叽里咕噜啰嗦一通,她说她叫“鹰钩鼻子”(我这里只是翻译的音),因为我发现她的确长着个鹰钩鼻子。

黄班长是经得起女人色相考验的,一向鄙视贱女人的黄班长果断命令:

“站起来靠齐!”鹰钩鼻子磨磨蹭蹭不愿站起了。黄班长上去一脚踹在那个女人腰上:

“还军妓呢!什么破公共厕所,起来靠齐了。”黄班长一点也不饶她,推搡着把她推到了那一排俘虏跟前。那军妓不情愿地趔趄着:

“你理解错了,我是军记,军队记者!你们得尊重记者!”

“你真是记者?”韩副指导员有了宽大俘虏的心:

“黄班长,我们得优待俘虏,这是我军的政策,不能够打人的。”然后韩副指导员又命令大家把这些俘虏全部带回我们的阵地上,速度要快,免的其他敌人发现我们的行动。

已经有了收获的我们排兴奋不已,大家押着这些敌人准备向我们连所在的5094高地上撤去。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