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十九章。形形色色的美国人。 第十九章。形形色色的美国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美国有什么好的!叫我下地进城我都懒得去!”

“你在船上什么职务?你的登陆证呢?拿出来!”一个个头比我矮,没我粗壮的美国白人小伙子瞪着像猫眼一眼的绿眼睛对着我几乎是吼叫着.

是这么回事,91年夏天,我们船靠上了美国西岸的奥克兰港,在美国,美国海岸警卫队负责对船舶的一切行政管理之责,对于我们驾驶员来说,他们和我们就是交警和司机的关系,尤其是美国环境保护法很严,船舶在美国水域一旦被检查有污染环境的缺陷,处罚得很厉害,这次我们到港前虽然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希望海岸警卫队的抽查别抽到我船,但今天一大早,代理还是通知说上午海岸警卫队会派人来检查.接受他们的检查是一件很繁琐的事.轮到那位驾驶员值班都是倒霉的差事.

上午我值班,我站在甲板上等待着检查员的到来.

一辆轿车停在船边,两个穿着制服的人下车上船来了.美国一般政府机构的制服很简单,夏天都是白短袖衬衫,深色长裤,不戴帽子,只有胸前的小铁牌上表明是属于那个部门.

我以为是海岸警卫队的检查员到了,就热情地迎了上去:”早上好!海岸警卫队的先生和女士,欢迎你们到我船检查!”

不想那二位不冷不热,女的对我点点头继续走她的路,男的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继续往前走.

我楞了,就是检查也没这么不礼貌呀.我追着他们继续说:”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们先到驾驶台还是先到机舱检查.”

“我们是移民局的!”那个男的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胸牌.

移民局?他们来干吗?

说到这,还得先介绍一下中国海员到美国港口时应该怎样办入境手续.一般国家的海员到美国,只要提前将船员名单及每位船员的身高,体重,眼睛颜色,海员证号等资料提前寄给或用电报报给代理就行了,船到港后,美国移动民局会发给每位船员一个登陆证,持证人只要在有效时间内在规定的范围内随便活动.

而对中国海员,美国规定:必须在船前往美国港口之前在出发港按美国大使馆提供的表格填写有关资料交大使馆或领事馆,大使馆或领事馆收到后寄回美国移民总局,移民总局检查同意后再寄给这艘船到达的港口移民局,港口城市移动局接到资料后再发给中国海员登陆证.这样寄来寄去要很长时间,往往船都到了美国,中国海员们还没拿到登陆证就装卸完货离开了.

到了80年代末,随着中美关系的改善和中国船的大量到美国港口作业,美国修改了有关条例:规定报资料与其他国家一样,只是第一次到美国港口的中国海员一律不发登陆证,将个人资料储存进移民局资料库,这位海员第二次到美国时,只要资料库里显示他上次在美国逗留期间没有违法行为就发登陆证.

这次,我们船上就有六个弟兄是第一次到美国,移民局官员在给我们发登陆证时特别强调:这六位不能离船,随时都会有移民局的官员来检查他们有没有下地.

这两位显然是来查这六个人的,查就查吧,可我看着那个男的趾高气扬的样就有气,我在准备海岸警卫队的检查,你们这时来不是添乱么.于是就有了上面说的对话.

我看着这位牛气冲天的移民局小伙子,慢慢从屁股口袋里掏出我的登陆证递给他.他接过去看了看,嘴里嘟囔着:驾驶员?最早一次到美国是是8年前.”

他找不出我的毛病就把证件还给我,连句谢谢都不说就扭头走了,那位金色长发,身材苗条的女官员友好地对我微笑了一下.

我说:”美妞,你真漂亮!我还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金发女郎呢!我可以请你喝咖啡么?”

她笑得很灿烂:”可以呀,不过在你们船离开之前,我与男朋友的约会已经订满了.”

“哦!我真嫉妒那小子!”

哈哈哈!我们俩人同时大笑起来,走了没几步的那个小伙子回头看我们笑,莫名其妙地摇摇头.

“我还要等海岸警卫队的先生们,就不陪你了,船长在他的房间,你们直接去好了.”

我多次去过美国港口装卸货物,碰到过许多各色各样的美国人.就在这个奥克兰港的最后一天,也是上午我值班的时候,一个粗壮的白人中年人来到船上,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声称是没有见过中国船,想来看看.我看他上穿着很普通的短袖衬衣,下着一条棉布大短裤,脚上穿着一双在美国很少见的塑料凉鞋.一时也搞不清他是干啥的,就把他让进船楼里的值班室,给了他一杯茶.

他很感谢地接过茶水:”哦!中国茶,非常好的茶.”

他一边吹着热茶水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喝了两口他问:”你们中国人喝茶不像英国人喝茶一样加奶和糖么?不吃小甜点么?”

我告诉他中国茶与英国茶的不同,他一边听一边喝着茶,等我说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大谈中国产品好,又便宜又好用,说着还抬起脚上的塑料凉鞋给我看:”这鞋只要两美元,穿着很舒服,很便宜.”

这种凉鞋在中国城市里都没什么人穿了,在美国一般是地摊货,这位爷也许是个闲得没事干的人,没什么钱所以穿这类地摊货,平时到处闲逛逛,今天逛到我们船上来看热闹.

美国也有穷人,虽然他们比中国的穷人日子好些,但在美国也是社会底层.说实话,我对美国穷人的看法是有些人是社会制度造成的穷,有些人就是懒惰造成的穷.

一些新移民如华人,墨西哥人,南美西班牙裔人由于移民到美国拿不到长期居留的身份,语言不同,学历低或原来的学历得不到承认等等原因只能从事一些体力和报酬低下的工作,他们穷是暂时的,只要过一段时间语言过关,拿到学历就能找到新的报酬高一点的工作,居留的时间一够条件就可以拿到绿卡或美国国籍,身份有了找更高收入的工作机会也多,有些还可以当当小老板,比如华人,开始都在美国过得很辛苦,但坚持勤劳工作学习几年,就会成为白领或者开个小店,还有的成为中产阶级.

而另一种穷人则不是,他们好吃懒做,酗酒吸毒,整天不想学习工作,只想靠政府救济金过日子,政府的救济金也能使他饿不着,冻不着,可他喝酒或吸毒多少钱也不够用.这种人别说在美国就是在任何一种制度的国家也是穷人.这种人大部分是…..不说了,免得大家说我种族歧视,反正白人,华人中这样的少.

而眼前这位白爷,不到四十岁,身体不残不缺啥,粗粗壮壮,满面红光,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不应该是个找不到工作的人,可看他这游手好闲的样,又不像是在休假.

我决定让他在值班室里坐着,反正屋里也没啥,他喝着那杯茶一会没趣就该走了.

一晃吃饭的时间到了,值班室隔壁就是我们的餐厅,弟兄们拿盆端碗地开始吃饭,政委路过值班室门口看见那位白爷坐在里面就问我:”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怎么坐在这?”

我回答说:”说不准是干什么的,也许……”

正在我和政委说话时,白爷一眼看见了我:”嗨!驾驶员,中国饭很好吃,我闻到香味啦.”

我低声说:”妈的,真是要饭的.”

政委惊讶地问:什么,要饭的?美国还有白人要饭的?”

“美国也有懒汉.”我回了政委一句,转身去厨房找厨师要吃的.

大厨一听就说:”盘子碗我不能给他,要是个吸毒的谁知道他会有什么脏病,我找个塑料盘子给他装饭.”

我笑着说:”嘿嘿!当年美国佬拿救济物资给中国穷人,今天咱们那中国大菜救济一回美国穷人.”

这位爷吃完我给他的红烧肉,炒青菜和白米饭后道声谢就要走,我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从自己房间的食品箱里拿出一筒饼干,走到梯口给他:”拿着吧,中国上海产的最好的饼干.”

他连声感谢,拿着饼干筒走了.



我在美国交上的第一个朋友是瓦特.他是84年夏天我到美国东岸的萨凡纳港装小麦时的装卸工头.

瓦特是个白人,一米九的个子,壮的像头牛,他说自己体重有260磅.我们船靠的码头是一个用木头建的栈桥式的码头,装货机延伸的距离有限,所以船需要移动几次才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把货装完.

具体要移动几次不仅大副要按船体结构应力算还得与码头配合,如果码头工不把装货机的最大距离用足,我们就得多移动几次.

瓦特带着他的工人一上船作业后,他安排好正常操作的工作后就主动到船长那说要看大副的移动计划,拿到计划后,瓦特根据船舶资料自己算了一下,告诉船长,他可以叫开机器的工人配合,不用移动那么多次,只要移动三次就够了.

这件事叫我感到瓦特是个热心肠的人,也为了练英语口语,我看瓦特没事时就找他聊天,瓦特也很乐意和我闲聊.聊来聊去我们成了朋友.不能说无话不说,反正有两个美国总统人之间一般不聊的事我们聊过.

在美国有两件事不聊:别问男人挣多少钱,被问女人多大岁数.

有一天瓦特问我:”我一个月税后3000美元收入,听说中国人挣钱很少,那你这样的大学毕业生,又在船上工作,挣钱一定不少了?能告诉我你挣多少钱么?”

我想了一下说:”一个月70美元.”

我这样说已经是有点夸大了,那时候一美元等于人民币2,2元.我一个月工资,航行补贴加起来大约是这个数.但不出海时就不到这个数.

瓦特听了我的话惊讶地瞪起眼睛:”咱们是好朋友吧?”

“是啊.”

“既然是好朋友你为什么不说实话?一个月70美元,应该是一天70美元吧?”

我极力解释我没说谎,中国的物价低,很多生活福利都是企业免费供给的.70美元一个月我能过得很好.

瓦特听了我的解释有些讥笑地说:”是!我相信你的话,在中国住房不要钱,医疗不要钱,退休有养老金,个人不用交税,物价很低,可是70美元一个月你以后不娶老婆么?你不给老婆买戒指么?你不旅游么?到中国之外的地方去70美元能干什么?”

我也诚心诚意地说中国现在是很穷,与美国相比我们的收入只有美国人的几十分之一.因为中国本来就底子薄,人口又多,加上文革等等原因,所以我们现在还很穷,不过,我们会富裕起来的.

瓦特仔细地听我说话,一边听一边点头:”哦,你说的对,我明白了,我也相信中国人会过上好日子.

不过,这的人大多不了解中国人,因为中国离他们的生活太遥远了,这的人甚至还有些讨厌中国人.”

这一回该我惊讶了:”什么?讨厌中国人?为什么?”

“因为战争!朝鲜战争时中国军队阻止了美国军队的攻势,中国人没有飞机,军舰,坦克却迫使美军在停战协议上签字,这在美国人看来是件丢脸的事.美国军队是强大的,从没有人能阻止美国军队,可你们中国人做到了,而且中国军队算不上是现代化的军队.中国不但在朝鲜,在越南也帮助越南共产党和美国做对.使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死了那么多军人却没有体面地推出战争,这使美国人感到很丢人.”

“我说瓦特,战争分正义的一方和非正义的一方,美国军队到别人国家干涉别人的事,这不公平,中国是主持正义的,所以中国没有错.”

“不,不,不,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政治是政治家的事,美国公众只关心自己的国家是不是受到了耻辱.世界上只有苏联,中国和美国做对,苏联人很强大,他们有原子弹和强大的军队,而中国没有强大的军队却能阻止美国,敢和美国做对,这就是这的人讨厌中国人的理由.”

“瓦特,你爱好拳击,当一个比你体重轻很多的人敢和你对打还没被你打倒,你是讨厌他还是尊敬他?”

“哈哈哈!你真聪明!”

大熊一样身材的瓦特一边大笑一边大拍我的肩膀.

“希望更多的中国船能到我们这来,咱们做生意而不是敌对,我也希望有机会能到中国去,能好好看看中国,这个对我来说神秘的国家,是怎么回事.”

“欢迎你去中国旅行,如果那时我在休假,我一定陪你好好逛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