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机群在七老图山上空分组,伍维汉中队向正东偏北飞往四道河,罗海威中队飞往辽河机场。刚才解决两架老式日本飞机花了那么多功夫,年轻的长机驾驶员文哲少尉羞愧得脸都红了,幸好没人可以看到,但无线电里中队长罗海威不满的语气却溢于言表。

机场跟历史记录上一模一样,东西偏南并列的两条硬地跑道,太阳旗高高的飘扬在塔台上,14架“中岛91陆战”战斗机并列排在跑道左侧,另外两架正被掀下帆布,十几个日军地勤准备把它们拖上候飞区。那是准备接替刚才那两个死鬼飞行员的。八架“87重爆”轰炸机宝贝一样停在停机坪最里面,几个地勤正在擦洗换油。由东向西分别是军官宿舍、维修厂、士兵宿舍、食堂、操场、油库,相隔跑道对面是弹药库、了望塔和高射机枪阵地。正值中午,干完活的鬼子们排着队准备午餐。

编队在距离目标三十公里处转入超低空飞行迅速接敌,了望塔上的日军奇怪地听到飞机马达轰鸣由远及近,手搭凉棚却张望不到有飞机的影子。正奇怪呢,四架没有任何标志的银色战机突然腾空而起,出现在机场上方。机场上数百日军顿时大乱。

罗海威率僚机第一轮攻击负责压制敌高射机枪阵地,两架战机拉高至800米高度依次进入斜飞俯冲。

近地俯冲的怪响夹杂着的是12道凶狠的火鞭,了望塔上的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火鞭无情的连人带塔一起卷飞。四架战机怪啸着依次俯冲过机枪阵地和弹药库,暴风雨般的12.7穿燃弹和30穿爆弹首先将机枪阵地犁翻,笨重的7.7高机被怪异地掀上半空,未及开火的高机中队值勤小队四散奔逃,不时有人活生生被飚起一米多高尘烟、“咻咻”作响的弹道撵上,顿时被削的七零八落,撕撤成碎块连同鲜血脑浆一起四溅。

按照攻击计划,弹药库最后攻击(击中后殉爆弹药可能会影响下一轮攻击),罗海威双机畅通无阻地掠过机枪阵地(当然现在拿来种菜比较好,又肥又不用翻地),逐次改为平飞拉高,转向准备第二轮攻击。

与此几乎同时,文哲编队见罗海威攻击机枪阵地得手,双机楔型编队,分别攻击成群的日军和停机坪上的战机。

应该说日军还是比较冷静的,在突然的打击下,几个飞行员拼命跑向战机,其他人纷纷跑向营房取枪。可惜人还是没飞机快,文哲编队翼根集束火箭巢吊舱的70/120火箭如出笼猛虎般分不出个的与枪弹一起直扑成群的日军和战机。

屠杀、绝对是屠杀!当罗海威中队几个来回扫射投弹后,辽河机场已是人间地狱。

跑道、营房、草坪,各处躺满日军肢离破碎的尸体,停机坪上硝烟滚滚、烈焰腾腾,已经溶成废铁的战机东倒西歪,姿态各异地摆着高难度动作,挂满了地勤和飞行员的肢体,不时触目惊心的爆炸把人与机械的残骸送上半空。文哲甚至没把油库给罗海威留下,油库燃爆的烈焰浓烟直冲云霄。除了顽强凭着墙角向空中用单发步枪徒劳射击的残兵,精锐的日军第57飞行大队已经不复存在了。罗海威只好无奈地摇摇头,他可以想象到文哲一面按死手柄红色武器发射键,一面“呵呵”坏笑的样子。

好吧,只好攻击跑道和弹药库了,这泥巴跑道还值得浪费昂贵的钻地自覆盖子母雷?罗海威简直被大队部的形而上作风气坏了。

——

“什么,辽河机场被炸?四道河也……!”铃木的声音非常沉稳,但是整天跟随左右的副官长高知延冈中佐还是敏感地觉察出语调的变化。

“唔——”铃木放下听筒,两手交叉大拇指互相飞快旋转着,沉思不语。

“是——”高知延冈小心地询问:“是师团部的电话?”

“是啊!师团参谋部的电话,关东军司令部下达的通报。”铃木心情不是很好,辽河与四道河机场是支援华北作战最近的机场,两个机场一毁——听说损毁的相当严重,驻扎辽河机场的57大队甚至连大队长都玉碎了。短期内长城以内作战将得不到空军支援。

“是东北联军。”按照惯例,高知延冈删掉“抗日”两个字。

“不,”铃木眼中精光大盛,“是空军,是支那空军。”

“怎么可能?”高知延冈非常费解:“支那空军在长城附近没有机场啊?”

“说的也是,不过,确实是空军。”

“不会是——”高知延冈想说:苏联。

“高知君,请不要随便猜测。”铃木心有灵犀地立即阻止他说下去,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支那空军哪有那个能力在十五分钟内彻底毁掉两个机场,那需要同时出动多少飞机?只是苏联为什么攻击日军,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不是他这个层面应该去猜测的。

“旅团长阁下,”旅团侦察参谋主任官浅见正信中佐不顾体面,惶惶张张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铃木略微皱了皱眉头。

“丰宁以西发现大股敌军。”

“什么?”高知延冈大惊失色,“是29军吗?”

“不象,听说有装甲车,”

“你亲眼看到吗?”

“不是,是便衣队。”

“哦,又是支那人,他们见过装甲车吗?”铃木轻蔑地笑了一下。

突然一阵奇异的声音触动他职业军人敏感的神经,笑容僵在嘴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