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六章 家奴制

龙居士 收藏 8 1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八十六章 家奴制

动物界中数量最多的是草食动物,最少的是肉食动物。在两者之间,又存在着的杂食动物,食腐动物。两大对立阵营中,为了生存,各自进化出自己的天赋本钱,草食动物天性是一个“逃”字,四肢细长,有蹄,身体构造适合远距离长途奔跑,如羊。肉食动物为了能够顺利的捕捉到食物,则不断的强化它的爪牙,嘴很大,长有锯齿状倒齿,四肢粗壮,短途冲刺,快若闪电。如果草食动物,没有得到预警,则很难逃脱被捕杀的命运。

人是高级灵长类动物,终归是动物。

是动物,那么不可避免的,就有动物的特性。和动物界一样,人这个拥有智慧的动物群体,可分为肉食者与素食者。肉食者劳心,治人。素食者劳心又劳力,治于人。从奴隶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奴隶主、地主、资本家,就是肉食者。而奴隶、农民、工人则是素食者。数量众多的素食者,用自己的血汗,养活肉食者。而肉食者借血统说、天人感应、君权神授或者掌握着的生产资料,统治素食者。虽然事实上是素食者养活肉食者,但记述于文字,喧嚣于市井中的说法是,肉食者养活素食者。诸如:“我养活了多奴隶,多少佃农,多少工人。”之类的话。素食者往往会听信肉食者的欺骗,对其感恩戴德,三跪九叩,顶礼膜拜,称之为“主人”,再送以“大善人”、“慈善家”、“伟人”等等,光荣称号。

两在阵营,各自进化自己谋生的本领。肉食者从奴隶主进化到地主、资本家。素食者从单纯出卖体力的奴隶进化到体力和脑力同时出卖的现代工人。

肉食者由于吃的是肉,而肉的数量远远没有植物那么多,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肉食者的数量有限。为了抢夺有限的肉食,肉食者之间,经常的斗争,这就有了战争。战争的结果,胜利者成为暂时的新一代肉食者。新肉食者,之所以能够战胜旧有的肉食者,总有其进步的地方。于是,历史滚滚向前。

如果以整个民族而论,全体汉族都是素食者。汉民与羊一样,进化的是逃命的本事,从北方逃到南方,从南方逃到东南亚,直至世界各个角落。有人说,汉民族的羊属性,来源于农耕文化。占世界四分之一的庞大人口,不可能是肉食者。农耕文化,守成、安定、与外人为善,与邻友为敌。是为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外敌若来,头羊们则“集中华之物力,结友国之欢心”。只要其不想摧毁整个上层建筑,抢夺统治权,则要什么,给什么,岁币、公主、奴隶……

整个中原大地,就是一个巨大的羊圈,是四周游牧民族取食之所,匈奴、羯、鲜卑、女真……以至后来的日本人,和海洋文化养大的西方人。有意思的是,这些牧民,一但汉化,就不可避免的灭亡,最终融入中华民族这个大羊圈。和原先的汉人一起,成为更远处游牧民族和海洋民族的取食之所。

儒者曰:“敌人用枪炮征服了我们,我们用文化征服了敌人。”

抱着这种思想,儒者辅助统治者,勤于治民、安内,消极抗战、攘外。只要自己腰缠万贯,换一个统治者,依旧可为士大夫,最少也能做一个富家翁。不必背负什么汉奸的罪名,反正,我们的文化会最终征服侵略者。我们的后代会因此倍感光荣。侵略的过程被美化为民族大融合的过程,是中华民族不断壮大的过程。反侵略则是阻碍民族大融合,防碍民族文化的传播。历史将翻案,汉奸成为民族英雄,民族英雄变为民族罪人。岳飞、文天祥,被赶出民族英雄的神龛,又踩上几脚,贴上罪人的标签。

照汉文化思想的代表,儒者的逻辑,假设日本灭亡中国成功,我们现在则是五十七个民族,又融入了一种新的文化,民族更加壮大,文化更加烂灿,所有的人一同跪在天皇面前,高呼万岁。如此功绩,伟大之极。汪精卫怎么会是汗奸呢?他应该是和助满清取得天下的洪承畴一样是开国功臣。

当然,在民族融合中,抗战志士的累累白骨,是儒者们看不到的。既便有人提起,也会被骂为,不识实务,活该!

相比中原,棉兰则有点特殊。

在棉兰二百五十万人口当中,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华人。这75万华人绵羊,养活了一百多万印尼肉食者。这大概要归功于现代科技,在发达的生产力下,一个人养活二到三个人没问题。不过,相比于其他地方,绵羊们负担沉重,这就造成了不可避免的贫穷。肉食者们将贫穷的原因归结到绵羊身上,羊毛不要了,直接杀了吃肉,以示惩戒,好叫剩下的锦羊们更加卖力的生产羊毛。这便是“印尼排华风暴”周期性存在的根本原因。

肉食者多,而提供肉食的素食者少,这种倒金字塔,是不稳定的。(印尼现在的混乱状况,就是证明。)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必须再颠倒过来。华人在棉兰原本就只占少数,现在屠杀的屠杀、逃亡的逃亡,留下的极少。雇佣军对剩下的华人包括逃往新加坡的,进行了粗略统计,只剩五十万左右。是整个棉兰人口的百分之二十。

看到这个数字,龙居士想到“二八”理论,不论什么时代,占总数百分之二十的人,总会占有全部财富的百分之八十。而中国目前的人口,正好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二十。中国何时崛起,成为世界强国,就在于能不能占有那百分之八十的世界财富。换句话说,就是如何向世界宏扬儒家文化,将全民界变成一个大羊圈的过程。这个目标,也就是龙居士和他的吞日集团的最终奋斗目标。如此宏伟的目标,不可能一蹴而就,得一步步的来。X市吞日集团工业区和棉兰便是起点。所不同的是,X市工业区培养的是吃肉的牧羊人,而棉兰则是向羊圈转化。

事实上,原本棉兰的华人,就占有全部财富的百分之七十,离百分之八十并不是太遥远,只是没有任何政治地位的华人,财富就像是垒在沙滩上的沙堡。一场风暴,便溶进了大海(归别人所有)。

现在雇佣军占领了棉兰,华人的政治地位便有了保障。如何让这种保障,变成实实在在的政治权益,便是那三十六位“天罡星”要做的主要课题。只要华人的政治权益,得到了实现,激发华人的勤劳智慧、以他们的能力,“二八”梦想,指日可待。

首先,在排华风暴中,被抢去的财富,因当原封不动的归还华人。

印尼政府规定的十四条歧视华人的法律,必须废除。且矫弯必须过正,从前华人子弟上学交纳的昂贵学费,供养了大批印尼人学生,现在应当反正过来。印尼人上学,学费加倍,华人全免。从前不许教汉语,现在改为只许教汉语。并在棉兰深入开展汉语的普及工作。报纸广播电视以及政府的工作语言,逐步加重汉语的比例。最终实现完全汉化。老师从国内请出,特别是儒学家,是教授的最佳人选。照历史经验,只有完全汉化了的人,才是绵羊,便于统治。从前不许华人为官,不许华人集社,不许华人参军。现在改为“只许”。在只许政策之下,不消几年,棉兰的华人,将彻底的成为棉兰的主人。……

印尼人懒散且野蛮,这们的政策他们肯定不会接受。光靠雇佣军的武力执行,肯定是不行的。如果那样,棉兰市内将战乱不停。如果将他们全部赶出去?那么谁又来做事呢?原来的食素者转变成了食肉者了啊。没了食素者,整个生物界必需倒塌。必须依靠某种制度,牢牢的控制住印尼人。

哪种制度呢?龙居士从隶奴制度一直参考到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最终想出了一种新的制度——家奴制。

华人是家主,印尼人是家奴。

这样的制度合法又合理。

印尼人在历次排华风暴中对华人所犯的罪行之大,族灭了都不够。但华人心慈,不愿行野兽之事。如果将他们判刑,又没有那么大的监狱去关他们。罚他们作家奴,以赎其罪,天经地义。再说,世界上不论海洋法系,还是大陆法系,都有将罪犯罚作家奴的事例,这事既便放到国际法庭上去辩论,也是理直气壮。任何人都无权指责。

那么这样做是否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这个“理”呢?

华人企业受到印尼政府的打压,这就造成了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华人企业数量庞大,但规模极小,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中餐馆。往往是全家老少齐上阵,爸爸是掌柜,妈妈是账房,女儿是服务员。如果要雇人,也就三五个,不会太多。将一百多万棉兰土著人罚作家奴之后,以四口之家的华人家庭来计算,平均每户将得到八个家奴,扣除老幼,应当有三到四个青壮。正好解决了劳动力问题。

印尼人天生懒散,不知好歹,不用皮鞭,就不会干活。华人家奴主,善于理家,必定想尽办法将这些会说话的工具治理好。两者优势互补,所产生的巨大生产力,与从前必然不可同日可语。

从前的印尼雇工可是一个“爷”,打不得骂不得,不干活也要领工资。变成家奴之后,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生杀予夺,尽由理管需要。在皮鞭之下的牛马,必定跑得飞快。

不要说没“人权”,是人才有“人权”!

印尼土著,是人吗?最多只能算半个人。

在西方殖民者入侵之前,印尼没有自己的文字,还处于奴隶社会。他们绕过了封建社会,直接跳到资本主义社会。西方人这样做等于是拔苗助长。相应的生产力,应该由相应文明来承载。一群拿着现代工业文明所制造出来的武器的野蛮人,只会是更加血腥的屠杀。印尼土著人,既然还没有过完奴隶社会,那么就有必要给他们补上这一课。缺失这一课,所带来的恶果已经看到了。早点补完这一课,有利于印尼人挤身于世界民族之林。如果不补,结局只有一个,消失。和世界上,许多灭亡的民族一样,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家奴制度,对于印尼人来说,是一剂良方。虽有些苦,但苦口的药才是好药。

实行这种家奴制度的人便是印尼民族的救世主、重生父母。若干年后,必定会被印尼后人奉为“天皇”,千秋万代供奉。

这种制度,应该同样适用于和印尼相似的日本。当然这种制度能不能推广开去,就得看华人的努力了。光雇佣军肯定是不够的。

也不要说家奴制度太野蛮,实行起来,良心何在?

翻开历史,纵览王朝兴衰,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文明往往被野蛮所征服,文明要想长盛不衰,必须保持野蛮。只有用野蛮来对付野蛮,文明的火种才能得以延续。如果心怀妇人之仁,文明所得到的只有被征服。

家奴制还只是一种想法,一种存在于龙居士心中,秘而不宣的想法。能不能实行,适不适用,还得看实验结果。龙居士相信,那三十六个头脑活跃的人当中,会有人和自己想法接近,并付诸于实验。

与家奴制度相对应的,是森严的等级制度。

龙居士的设想中,生活在棉兰的人,应该分三级,奴、民、士。

奴下可细分罪奴、苦奴、平奴。罪奴从事最低贱最肮脏的工作,劳动所得完全归家奴主所有。不许结婚,不许离开家奴主领地。如果逃离或违返奴隶主的家规,则加大罪奴惩罚时间,直至枪毙。罪奴刑满,则升为苦奴,苦奴可以在家奴主的许可下,出入家奴主的领地,结婚生子,但不得离开棉兰市。苦奴如果有立功表现,由家奴主向政府申请,经政府同意后,颁发平奴证书。或者通过政府规定的考试,(考试内容,主要科目有三。一、普通话六级。二、效忠家奴主的思想觉悟。三、以当奴隶为荣崇高的儒家理想。)也可取得平奴证书。平奴有较大的人生自由,可以少量拥有生活必须品,包括住房、小块农田。平奴的子女有受教育的权力,政府为他们开办专门的儒学。但无财产继承权,父奴死后,其财产归家奴主所有。

民三级,平民、公民、功民。

所有华人,天生为平民,享有广泛的人权。但无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如果其遵纪守法主动纳税,则自动升级为公民。公民享有参与政治生活的权力。通过公务员考试,则可升级为士。无论是平民还是公民,如果有立功表现,则授予功民称号。功民在入仕,入学方面享有优先权,并且按其功劳大小,享有数量不等的补贴。战士退伍后便是功民。烈士家属也是功民。

“士”一级,拥有最广泛的权力。全体官员,包括军队里的军官,都是“士”。为“士”忠于职守,退休后,可以将士的称号传给自己的子女。

奴隶社会为什么不能长存,那是因为奴隶劳动所得归奴隶主,导致其没有工作积极性。伴随着这套三级七等的等级制度的升降体系。清楚的展示,只要肯努力,任何人都有可能升级为“士”,也就是“贵族”的权力。这等于给所有人以希望。有希望家奴们工作起来,才有干劲。等级制度也是一种鞭笞,如果“士”们为官不正,那么他的子女们就首先不答应。因为子女们的“仕途”也会被断送掉。

为了时刻提醒,每个人各自不同的身份,增强等级观念,提高为“功民”为“士”的人的荣誉感,必须有一套,森严的礼仪。比如见到家奴主,必须下跪,未得许可,不得起身。平民见到“功民”和“士”,要敬礼(可考虑行军礼),排队时,要让位。遇到紧急情况,要服从“士”的指挥。

华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团结,好内斗,在外敌面前,就像一盘散沙。通过这套礼仪,一方面激发华人的自豪感和上进心。另一方面培养华人的团队精神,能够紧密的组织起来,一致对外。棉兰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必然是战乱之地,只有像军队一样,严密高效的组织起来,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战胜一切敌人。保证自己的平安。

为了赶时间,天罡星们是乘坐包机去的。先飞到新回坡,然后转飞棉兰。整个航程不到十个小时。

一脚踏上棉兰的土地,三十六人齐声发出一声吼——棉兰,你的统治者来了!

接机的子明望着这群雄心勃勃的实习官员,心中暗想,这些人真的是中国人吗?为什么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一点,中国人特有的谦恭。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培训他们的。不过——子明很喜欢。

龙居士叮嘱过子明,雇佣军要全力配合“天罡星”们的工作。给他们每人划分一块责任区,在其责任区,不论他们怎么做,都由着他们。待一个月后,再组织考查。

对于是这样的命令,子明觉得大哥在“玩过家家”的游戏,想劝大哥放弃。龙居士言道,枪杆子掌握在自己手中。在现代战场上,平民是起不到多少作用的。打败印尼人,靠得是军队,而不是平民。这些年轻人不论怎么玩,也乱不起来。

雇佣军作为正规野战部队,不能总是用于维护治安,必须成立警察部队,将雇佣军从繁杂的治安维护中,解放出来。子明也有这种想法,龙居士一说,便抽调军官,担任警官,张贴告示,从华人中征招警员。

欢迎仪式搞得简单而隆重,在仪式上,子明开明宗义:

当前,棉兰有二大任务。一、发展经济。二、将棉兰变成一座战争堡垒。两大任务互为依存,缺一不可。当前,最急迫的是军事,考虑到你们只有一个月的实习期,也不可能,延长。因为印尼人不会给我们充足的时间。我将棉兰按街道划为三十六个区。你们每个人负责一个区的巷战工事建设。我给你们每人一百个人,和一亿盾的资金。人员、资金随你们自由调动。各自责任区的人口和财产,也随你们使用。谁能够在这一个月里面,将工程完成得好,完成的快,谁就能在我这得高分。

天罡星们暗暗叫苦,原本以为来是来做官的,没想到被拉来当包工头,修筑的还是那种最苦最累并且半点马糊不得的军事工程。

巷战工程的总体规划,毫无疑问的出自龙居士之手。

印尼绝不会甘心丢了棉兰。必定派军队争夺。既使印尼人不来,国际势力,如美国、日本、欧盟等,也有可能横插一手。要想他们肯认雇佣军的占领,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疼他们。前来进攻的敌人,必然占有武器和人数方面的优势。制空权和制海权,甚至电磁权、信息权、太空权都不会为雇佣军所有。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打巷战是唯一的办法。只要能坚持三到六个月的巷战,那么既便是山姆大叔,也会因承受不起巨额的军费和人员伤亡,而退兵。

龙居士的巷战防卸工事的总体构思是,以街垒为火力支撑点,阻止敌重装部队进入,以楼房为火力射击点,随时随地伏击敌人。将楼房打通或架桥,将下水道疏通加宽。构成一张从地下到空中的立体交通网。便于雇佣军开展城市游击战。炸毁标志性或有特色的建筑物,将所有的建筑物尽量弄得一样,让敌人进来,便如进了迷宫。必要时,大量使用GPS干扰器,使敌人迷路。

从这总体规划上看,这些“天罡星”所承包的工程,实际上大同小异,都是修街垒、拓宽下水道,架楼桥。应该说,是一场很公平的竟争。工程完成的好坏,完全取决于“天罡星”的组织、协调的管理能力。而管理能力的好坏取决于天罡星的综合素质,关键是其管理思想,与棉兰现状,相结合后的适应性。而这些,正是一个官员最需要的能力。如果他们现在能做好,将来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会做得更好。

接风酒一喝完,“天罡星”们顾不得休息。迫不急待的投入到工程建设当中去。如何组织人员,如何调用工程机械,如何制定管理制度,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棉兰市,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子明悄悄的看了几处工地,发现“天罡星”们,挥汉如雨,兴致勃勃,忙得不亦乐乎。不禁要佩服老大用人手段的高明。如果一开始指定了谁是大官,谁是小吏,恐怕这些人不会如此的干劲冲天了。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绞尽脑汁,各出奇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