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章 劫数(一)

lovedxy2003 收藏 11 5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章 劫数(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十章 劫数(一)

山风凛冽,吹动漫山草木,像海边的波浪般一浪赶着一浪。

通往陕坝的公路上,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傅中将正骑着马逆风狂奔。只见他呼吸急促,脸色狰狞,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看神情,就知道中将现在是怒火中烧,正在气头上。跟随他的参谋、副官和侍卫们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事让司令突然之间大动肝火、策马狂奔,但这个时候谁都不敢上去冒犯他,只好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保护着他的安全。

这次视察绥西的所有路线虽然在事先都由驻军和地方民团梳理过,但跟在后面的警卫部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侍卫长张嘉义当即抽出一部骑术精良的警卫左右包抄,另一部抄近路赶在中将前头,以确保两翼和前方的安全。

中将高高抡起马鞭,使劲甩在了马屁股上。虽然战马已经喘息急促,但在剧痛的刺激下,还是进可能地稍微加快了一下奔跑步伐。

只要翻过这座山头,就是陕坝了,跟在后面的侍卫长张嘉义松了一口气。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的是,中将骑着的战马突然跳出公路,向山头奔去。到山顶全是三十度以上的斜坡,又乱石嶙峋,后面跟着的侍卫们立刻乱成一团,急忙策马跟上。

冲到半山坡的战马显然是强弩之末,再向山迈一步都异常的困难。

稍一迟缓之间,皮鞭又狠狠地砸了下来,剧痛更甚以往。战马无奈,只的哀嘶着迈着蹒跚的步子勉强冲到了山顶。

站在山顶放远望去,陕坝市区清晰的轮廓映入眼底。想八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千把人口小城,城区及周边(除农田外)的土壤基本都是盐碱地,树木不易成活,可谓是“年年种树不见树,岁岁栽花花不开”。整个陕坝除了大水库边缘以及蓄水水平线以下有点绿色之外,其它的地方全是光秃秃的一片,不见半点绿意,一年365天几乎都处在黄沙的笼罩之中。“马路没有、夜里不明、满街无林、黄土埋人”是八年前旧陕坝的真实写照。

所有的这一切在中将到来之后开始改变。

37年抗战全面爆发,华北大部分地区在短时间内迅速沦陷,民众、机关、学校和学校纷纷西逃。时任第2战区北路军总司令兼第35军军长的中将当时就驻扎在陕坝,他收留了逃难到这里的百姓,拿出军队补给为他们提供粮食和衣物、动员士兵修建房屋为他们提供栖身之所,让他们安心地度过了最困难的那一年;并且向国家要款,发动群众,硬是修通了南向银川、东向五原的公路;又组织军队和群众近万人对陕坝方圆约10公里进行了挖渠引流、修田种树,将目标任务层层分解到各村,明确到人头,最后统一组织验收。还专门设立机构监督,对没有完成任务的、保养不得力的村子按规定处罚……

在当时抗战形式异常严峻,国军在各个战场上接连溃败的情况下,中将所在的第三十五军却对攻占归绥、包头,烧杀抢掠的日军不闻不问,反而将从国家要来的钱用来“大兴土木”。此举不仅地方士绅百姓和政府,就连第三十五军将士对中将此举也异常不满,然而中将却依旧“我行我素”,将地方建设扩大到部队控制区。发放农田水利贷款,大兴水利。成立了水利指挥部,统一调配军工、民工。军民工合修干渠达1700里,支渠超过1万里,水浇地面积达1000万亩以上。经过七八年不懈努力的建设,凡中将军队驻守的地方都变了一个模样,让后套绥西地区一时有“塞上江南”的美称,博得了老百姓由衷的称赞。

从43年联合延安成立抗日联军离开陕坝,晃眼之间两年就过去了。现在的陕坝的已经变成了一个拥有近十万人口的中型城市,已经成了“路在林中、楼在绿中、人在景中”,七八十几层的高楼此起彼伏,两三层的居民阁楼比比皆是。

看着已经变的富饶和现代的陕坝,中将不禁眼眶有点湿润。

这,都是自己奋斗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他傅某的心血。

心中所设想的那个渺茫的理想,经过拼搏奋斗之后还是可以实现的。

十几个侍卫策马跟了上来,停在了离中将约十米远的地方。侍卫长张嘉义跳下马来,也不知道刚才那个参谋和司令说了什么,让他在突然之间几乎发狂。他小心翼翼走到中将战马前,拉住了缰绳。

“司令……”

“嘉义,这大好河山,恐怕不久就要遭遇战火了!”

张嘉义一愣,中将的话他不是很明白。作为跟随中将多年、衷心耿耿的侍卫长,张嘉义自然知道中将所言并非空穴来风。

“司令何出此言?国共两党才刚签好协定,内战的阴影消弭无踪,何来战火之说?”张嘉义看着中将的脸色小心地问道。

此时中将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刚才身上那股暴戾之气全然消失。

中将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说道:“国共停战,却是委员长军政统一的好时机啊!”

“啊?”张嘉义一愣,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一种情况。作为中将亲信的侍卫长,张嘉义成天跟随中将进出,知道的秘密不少,委员长军政统一的意思岂能不知。委员长军政统一首先针对的就是联合延安的中将,43年中将在联合延安成立抗日联军之后他就一直是委员长军政统一的主要对象。

“司令,你是说委员长要对付我们?”张嘉义心中有点乱,在这个节骨眼上重庆那位真的敢怎么下手么?想起刚才来报信的那个参谋和中将得到消息后疯狂地策马狂奔,张嘉义心中顿时生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司令,莫非北平出了什么变故?”

“哼……”中将冷哼了一声,不予答复。北平在十月十三日这天究竟出了什么变故,他可以说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中间究竟有什么原委隐情就不足道给别人听了。

张嘉义见中将没有答话,知道他不想在再提起此事,也没有再问。

“司令,我们下山去吧!”

中将像是在沉思着什么,随口“嗯”了一句。

张嘉义牵着中将的坐骑,在十几个侍卫团团护卫下,到山下和参谋警卫团的人会合,浩浩荡荡地向陕坝开去。

大队人马开到陕坝还有三公里的时候,早得到消息的第八战区陕坝留守司令部司令兼政治部主任董其Wu就带着几个卫兵骑着马跑出城来迎接。

“司令,您一路上辛苦了。”董其Wu在马上向中将敬了一个军礼之后跳下马来,准备拉中将的马头。

不料中将却跳下马来,亲切地把过董其Wu的手臂,说:“我不在绥西,这里所有的事情都由你一手操办。一路上我暗中视察,发现这里地方秩序良好、老百姓安居乐业、军民团结和谐,他们都说你这个司令很称责,我代表第八战区司令部和绥西的老百姓感谢你!”

“司令言重了,保境安民是革命军人责职之所在,军民团结是十项纪律之一,这些都是我们革命军人份内之责。”董其Wu回答道。

“说的好啊!我们最终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和老百姓努力生产、全力支援分不开的。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我们是要人有人,要粮有粮,老百姓们节衣缩食,以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援前线。现在抗战胜利了,我们可不能忘记这群曾经为我们勒紧裤腰带的老百姓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护,才能保持我们强大战斗力、不断取得胜利!”

“是,司令说的是,只有切身体会老百姓才知道这其间的艰辛啊!”

“呵呵……”中将笑了起来,“就是因为你董其Wu知道体恤老百姓,所以我才把我的老巢交给你掌管。”

“司令……”董其Wu被中将说的不好意思。’

“你办事稳重,我很放心把绥西交给你。走,咱们进城去,莫让乡亲们等久了!”中将和董其Wu并排着骑着马,向陕坝飞奔而去。

“来了,来了……”

“快看,快看,傅将军来了……”

听说今天傅将军要回陕坝视察,得到消息的陕坝市民们早早就穿上节日盛装站在街口等待。一直到快中午十二点,中将才和他的警卫部队出现在陕坝市民们的视线里。

摆放的城门口的的两人合抱的大锣鼓响了起来,十只大狮子踩着鼓点耍起了舞步,陕坝的政府官员名流士绅们一溜烟地站在城门口,脸上堆满了笑容。

“傅司令……”

“傅将军……”

走过老百姓的面前,厚实的老百姓们热情地呼喊着这位将军。中将很有风度地骑在马上,面带微笑地挥舞着他的手向四周的群众致意……

一路上都是欢呼的人群,街道两边的楼上都挂满了欢迎的标语,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看着如此激动的场面,跟在中将身后的将士们不禁激动万分,特别是那些从伪军、流氓土匪里收编过来的士兵,何曾见到过如此情形,眼里不由的噙着泪花。

中将在43年誓师“东进”、收复华北的誓师台前下了马。七十一岁的原陕坝大地主、现绥西政府主席祁佑丰站在誓师台前抱着一坛汾酒,向将军献酒。

“宜生,没有忘记当年老夫的话吧?”

“学生不敢,老先生昔日之言,宜生铭记在心!”中将七年前初到陕坝的时候,就是得到当时拥有几乎大半个陕坝土地的大地主祁佑丰的全力支持,才顺利地进行了安置逃难来的流民、建设地方的工作。43年中将在陕坝誓师“东进”的时候,祁佑丰就将自己珍藏了三十多年的这坛汾酒拿了出来,当众宣布说等中将抗战胜利回师之日,就是开封之时。

中将接过祁佑丰递过来的大海碗,一脖子喝干!

在应付了陕坝地方政府官员、名流士绅为之举行的接风宴后,中将回到了陕坝留守司令部——原35军军部。

当中将走进留守司令部的时候,留守司令部团级以上军官(不包括绥西地方民团)均在座,只见会议室里黑压压地坐了一片人。

“傅司令到!”

随着值班副官的一声高喝,坐在屋子里的军官齐刷刷地站了起来,一个个站的笔挺。

“好了,好了,这些都是形式上的东西,大家都不要拘束了。”中将手向两边压了压,军官们这才坐了回去。

“现在开始开会!”主持会议的是留守司令部司令董其Wu,“下面我们请傅司令训话。”

下面的军官开始整齐地鼓掌。

“好了,多余的废话我也不说了,我这次回来主要就是看看你们有没有偷懒。如果有偷懒的,事先报上名来。现在不上报,呆会儿查出来榜上有名的人查出来就打屁股!”这两年中将虽然官衔虽然没有往上升半级,但威望却是与日剧增。威望增加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不断地打胜仗,靠的就是队伍滚雪球般地越打越多、实力越来越强,靠的就是捏住了下面人升官发财的权力。留守司令部大部分人马虽然是由原35军在扩编前抽调出精明干练的人组成的,都是跟随中将多年的嫡系军官。像留守司令部司令董其Wu,他从28年秋就在中将部任参谋,跟随中将东征西讨,迄今已愈17载。

虽然在坐的各级军官跟随中将的时间都不短,但相应地随着司令控制的地方和军队越来越多,而留守司令部的老底子人马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这让留守军官们颇有微辞。扩编新军的时候有几个军官还跑到联军司令部大闹特闹了一番,自诩老资历的他们以为中将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结果中将亲自下令把那几个闹事的老资格罚下去当小兵,留守军官团的军官们才收敛一点。时间一久,留守军官团的军官们和中将自是免不了产生隔阂,大家对中将都有点敬而远之。

所以中将的话刚一落,大家都“哄”地笑了起来,当初35军那个豪爽的军长又回来了。

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变的轻松起来,中将和大家拉起了家常,谈论起留守司令部士兵训练、战备情况。中将详细地询问了作训部士兵的生活、训练和战备情况;又问了后勤部装备保养、补给,有没有克扣军饷等影响恶劣的情况;军法处有没有军官士兵骚扰地方,军官滥自罚士兵等情况……

开完会议,送走各级军官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

“司令,北平又来消息了!”

中将手不知觉地一抖,说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司令?”副官不明其意,但又不敢问。

中将跟着副官来到了秘密情报室,董其Wu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司令,北平出事了。”见到中将背着手“悠闲”地走进来,已经了解北平发生了什么事的董其Wu忙把电报递给他。

中将接过来一看,一份是由张鼎文率领进城的第二十一集团军一部同流血事件发生后前去调查取证、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的消息;另一份是驻丰台区的第三十五军孙兰Feng部“奉命”进城支援,击溃张鼎文部,张鼎文部溃兵逃窜入北平南城区烧打抢砸的消息。

“知道了……”中将将两份电报轻轻放在了一边,端起桌子上的青花瓷盖碗喝了一口。

董其武不解其意,现在是有人在北平搞“兵变”,怎么司令还稳坐如泰山。“难道司令他早就知道北平会发生意外了,这次来绥西就是避开北平那趟深不可测的浑水?”董其武的脸色接连变换不停。

从今天下午开始留守司令部就接到北平发过来关于“兵变”的绝密消息,自己一接到北平“兵变”的消息就立刻通知司令,但司令依旧按照原来的日程会见地方官员和士绅、参加接风宴会、召开留守军官团会议,一点也不为北平“兵变”的消息着急。

董其Wu越想越有可能,转头去看中将的脸色。由于情报室里灯光不是很明亮,一时间到看不出来自己的长官到底是什么表情。

“司令?”

“嗯……”

很明显中将走神了,他是在想千里之外北平发生的事情。

“司令,我们该怎么办?”董其Wu已经猜到了自己长官的心思:他还在犹豫,他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

43年联合延安成立抗日联军后,2年下来所取得的成就让中将一方面认识到GMD政府和官员的腐朽和无能,故而拒绝和GMD捆在一起;另一方面又对GCD政权能否稳固存有疑虑,故而对延安亦保持距离。东进之后部队虽然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但成分却越来越复杂,扩充后的军队凝聚力和战斗力下降了几个档次,在陕坝安排留守军官团的目的就是让其不至于和GCD联合抗战的时候被GC主义思想所“赤化”和影响,从而保持对留守军官团的控制和其对自己的“衷心”,进而保持留守部队强大的战斗力,为自己可能的再起留出余地和资本。

傅的这种两手准备、两手安排,是在GCD和GMD在没有正式分出胜负之前最好的安排。

中将这种心态是游离在延安和重庆之间第三方军事割据势力的真实写照,是一种过渡时期所特有的现象。

而现在,平衡即将被打破。作为游离在国共两党之间最大的第三方势力,枪大出头鸟——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重庆一方面借口和延安签订停战协定,知道延安不会在轻易“挑起”冲突;同时又出动大军包围中原解放区以及南方游击区来不及北撤的数十万共军,以此来要挟延安在其对付自己的时候“袖手旁观”。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路不多,一是向中央政府屈服;二是倒向延安,借中共的力量渡过这次难关。不过无论选择上面那一条路,中将都玩完了,结局就和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后被一样被调去任黔滇桂边区总司令“河南王”汤上将差不多(汤上将名义上是三省边区总司令,实际上却管辖黔滇桂三省交际处几个县,手下几千人,实际上就连地方团总都还不如)。

当然,还有第三条路。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就真的要舍弃重庆那位,倒延安那位了……

这条路虽然比前两条要难走的多,对自己手中实力,中将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可是,真的可以舍弃重庆那位么……是屈服顺从,还是反抗抵御……”中将此刻心乱如麻,捧着的青花瓷盖碗盖子正连续不断地碰撞着碗口,发出催命般的声响。他厌恶地将茶碗重重地坐在桌子上,然后大步走出了情报室,来到了位于情报室旁边的了望塔上。

对于十月十三日将会发生什么事,中将其实早就知道。在攻占天津、和平收复北平后,中将就奉国民政府的命令开始在自己的控制区清理曾经替日伪工作过的汉奸特务。在经过清除筛选和威胁收买后,他们之中有些被抹去了曾经作为汉奸的帽子继续为自己服务、收集各方情报;有些则打入了军统中统的特务机构,及时送回消息让自己能应付某些势力可能疯狂的举动。

十月十三日那天会发生的事件就是由一位曾经为日伪特务机关工作过,现潜伏在军统之中的特务人员发回来的情报。

自己原本有能力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的,但是他却不能那么做……

中将的脑海里不禁想起了当初那些站在北平城门口和街道两边热烈欢呼他进城、争着向士兵口袋里塞鸡蛋、向士兵们抛鲜花的那一张张似曾熟悉的面孔……他们……他们现在却在溃兵的骚扰之下绝望地呼喊……

将军的眼睛开始湿润起来,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

两窜晶莹的液体从将军的脸上滑下,随风斜飘到了望塔下面一个战士的脸上。

“咦,下雨了吗?”士兵抬头望了望天空,天空中月光皎洁,繁星满天,不可能下雨。士兵看见了站在了望塔上望着陕坝的将军,忽然发现将军在用手抹他的脸庞。

“将军在哭?”

士兵用食指沾了沾滴在自己左脸上的液体放在嘴边用石头舔了舔,味道咸咸的。

“将军真的在哭,将军为什么哭呢?他可是指挥数十万人的将军啊!”

了望塔下的士兵望着哭泣的将军,百思不得其解。

中将抹掉了眼泪,从了望塔上望下去,整个陕坝灯火通明,市民们像过节一样,在陕坝的誓师广场上载歌载舞祝福歌颂他们的将军,放起烟花庆祝战争已经胜利、庆祝从今以后苦难已经远离……

将军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有些理想需要自己去拼搏后才知道能不能实现,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捍卫知道能不能得以保全……如果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劫数,那么,我认了。暴风雨,请来的更猛烈些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