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莞草老师提供一点恶搞的借鉴........

刘嘉树 收藏 18 336
导读:给莞草老师提供一点恶搞的借鉴........

PS:本文纯属虚构,决无雷同,莫对号入座!!



2月的一个下午,铁血如同平常一样风平浪静。大家没事闹闹家长里短,摆摆龙门,灌灌水....突然一阵钟声传来..有人死了!!



(号外,号外:小鸭在xggame和跨过好望角的狂砍之下,终于在公元2004年2月XX日,合上了他那美丽的,带电的,负有魅力的小眼睛。。。。。。)



一时间,铁血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笑声、问候声不绝于耳,烟火从下午放到了深夜又从深夜放到了中午,大家那个高兴啊,人人都有了一种回到1949年10月1日的感觉.....



3日后,碧空万里,飘着朵朵白云。江泪、布列斯、大米稀饭、FOX、雪狼狐、高山之鹰、天俊2、画舞、丝雨碧连天、夏日海滩、孬孬、帝释天、gundamzaku、尤里、小米稀饭、南山论剑、 狼之血印等铁血大大小小的领导手牵着手,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了铁血殡馆!


“下面请江泪,给小鸭致悼词,大家鼓掌!”


(哗哗哗哗~~~~~~~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同志们,兄弟姐妹们,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到来了。我们卑鄙的,下流的,无耻的,风流的,浪漫的,有爱心的,等等等等的小鸭,终于翘辫子拉!!!!他生前也为水区做了不少贡献,现宣布:追认小鸭为:”铁血水区最BT烈士”


“全体起立!为小鸭欢笑三分钟!”


礼毕!坐下!


“小鸭生前,一生任劳任怨,搞活水区气氛,真真做到了:MM骂他不还口,GG砍他不还手!是一个真真的泻怨对象。小鸭一生三次被评为全国优秀搅混水模范,四次当选省级被扁对象,五次获的了市级最多被砍称号,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为了追夏日海滩,在夏日海滩门外啃了三天鲍鱼,为了泡丝雨碧连天,在丝雨碧连天窗下,咬了四天的鱼翅。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今天他去了,带着满身的刀疤去了,难道就不值的我们开心吗?为了小鸭的离去,我们干杯!起立~~~~”


干杯!欢送小鸭!!!!


真是欢聚一堂啊,殡馆里的气氛达到了高潮!(不是那个高潮,是这个高潮!卡卡~~~~~)



突然!


从殡馆外逍遥望月冲了进来!


抱住了小鸭的遗体放声大哭。。。。。。


“好兄弟啊~~~~你不能走啊~~~~~我想你啊~~~~~你一别,我们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啊~~~~在水区我还能有啥好心情灌水啊~~~~~~~~”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才是小鸭的好兄弟啊!哥们,逍遥望月绝对是哥们!)


逍遥望月又一次放声大哭:“小鸭啊,你真的真的不能走啊,你一走,TNND,上次你向我借的50元钱,我问谁去要啊!!!!!!~~~~~~~~~~~55555~~~~~~~”



“扑”!


小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个逍遥望月,我都给你气活了。。。。。。。。。。。



被逍遥望月一激,小鸭微微的张开了,他那美丽的,带电的,负有魅力的小眼睛。。。。。


数十道眼光,刷刷刷的,射向逍遥望月!江泪次啷次啷发出了两道绿光:“这个人妖的杀手,兄弟们的对手,八十天没洗手的小鸭,刚刚给我们搞定。你伟大!你。。。。姐妹们,给我上!”只见一群女将,雌赳赳,气昂昂的,扑向了逍遥望月。在听过一阵悦耳动听的“批里怕拉,批里怕拉”声以后。。。。。“姐妹们,你~~你~~~`你们也练累了吧!我逍遥望月也是血的的滴了,我快不行了,这~~~~这~~~~`这是我的党费~~~~~~”逍遥望月从裤档中,掏出了一张带有骚气的五元钱,慢慢的躺在了地上。。。。。


(全场再一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逍遥望月好感人哦!)


小鸭被掌声,微微的震动了一下。。。。。


“小鸭动拉,小鸭动拉!”大米稀饭激动的大叫一声。“啪啪”从他口中掉出两粒东东。“没什么,没什么,是早上吃剩的两粒饭子。”大米稀饭捡起来放入了口中。(你别唬人了,蛀牙就是蛀牙,还饭子咧!卡卡~~~~)


一群女将“呼啦”一下子,围到了小鸭的身边,对着小鸭也是一阵乱踩。边踩边叫:“没动,没动,是死的!”殡馆里再一次响起了悦耳动听的声音。。。。。。。


(丝雨碧连天,你别赖,你也在。你还不是踩的,你是踢的。三脚!)



男同胞们,一声不响,强忍这眼泪,悲痛万分的,看着这场震惊铁血的,惨无人道的,灭绝人性的暴行。。。。。


一向是少说话多做事的高山之鹰,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吼一声:“你们不要再踩了,小鸭已经不行了,快体无完肤了。。。。。你们也留点好的地方,让我们踩踩啊~~~~~~`”



画舞抹了两把汗,喘了一口大气说:“好拉,好拉,结束拉!来杯茶,我休息一下!”


夏日海滩说:“好象还在动,没死,让我再来两脚?”孬孬说:“经过我的一练,他还动个屁啊!”丝雨碧连天说:“真在动哎!”“动!”“没动!”“没死!”“死了!”。。。。。。殡馆里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我出一千,赌他没死!”“我一万,赌他死了!”“我两万!”“我出五千!”。。。。。。。。。。。


江泪:“总共收到赌资77万7千元,现在我用60公斤的狼牙棒,击打小鸭头部,如果他叫了,没死!不叫,死了!现在开始。。。。。”


殡馆里一片寂静,所有目光,集中到了江泪手中的狼牙棒上。。。。。


狼牙棒滑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直奔小鸭而去。。。。。。。。




殡馆里一片寂静,所有目光,集中到了江泪手中的狼牙棒上。。。。。


狼牙棒滑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直奔小鸭而去。。。。。。。。



只听见“噹”的一声狼牙棒断成了两截!


“鉴于小鸭好象叫了,又好象没叫,此笔赌资暂由我江泪保管!”“这不是以大压小嘛!”“简直就是官僚主义!”“这不是变相贪污嘛!”“我的泡妞费啊~~~~~”“NND三年的私房钱就这样一来没了!”“叫我怎么活啊~~~~里面有公款啊!”殡馆里乱成了一团。。。。。。


逍遥望月此时清醒了一些,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慢慢的爬到江泪身边,扯了扯江泪的裤管,艰难的摸出了五千元带着血迹的钱:“小~小~~~~江泪,给我卖五~~~~五~~~五千元,赌~~~~小鸭死了~~~~~”


江泪温柔的对逍遥望月说:“逍遥望月!赌局已过了,这钱你留着养伤吧。这钱我不能收你的,我还是讲原则的!”


数十道羡慕的眼光射向了逍遥望月:“你TNND才醒过来啊,早一点加入赌局,那我们的心态会是多么平静啊!”“当时那帮女将,把我踩晕了该有多好啊!”



“下一个节目,怎么处理小鸭?”


江泪话音刚落,只见各位水友从后背,“噌~噌~噌~噌~哐啷嘡!”拔出了数十件锅碗瓢盆!


(布列斯,你别赖,你抽出来的还是一个大家伙,一个电抄锅!“哐啷嘡”就是你没拿稳,掉地上的声音!)


数十道贪婪的,贪得无厌的,渴望的,馋馋的,色迷迷的眼光,射向了小鸭。。。。


数十条晶莹的,闪亮的,透明的,晶晶亮透心凉的,口水哗哗的流在了地上。。。。


“求求你们了,不~~~不~~~`不要再流口水了,我快~~`快~~`快淹死了!”逍遥望月艰难的说着。


“我说麻辣的不错哎!我说还是油炸的好!小葱拌小鸭清清爽爽!就一般的家常的好勒!大伙看清蒸的如何?我知道有一道酱板鸭不错!钱也没了,管他啥吃法,吃回一点是一点。。。。。。。”


“我看还~还~~~还是等一下,做~做~~~做烤鸭,好~~~好~~~好吃。。。。”逍遥望月再一次艰难的说着。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向小鸭靠近。。。。。


“我看小鸭怎么有点象禽流感的诊状!!!???”不知谁嘟囔了一句。



—……R#%¥…—%¥#··##·¥¥%¥%%()—¥—*%。。。。。。。



一分钟后。。。。


在小鸭身边剩下了:两只电饭煲,三只抄锅,四只海碗,五只油桶。。。。。。


还有一个逍遥望月!



躺着的小鸭,眼角悄然的滑落了一滴眼泪。。。。。。


(还是逍遥望月对小鸭最好啊!患难之时见真情啊!已无法用语言表达对逍遥望月的敬佩之情。。。。。。)


逍遥望月和小鸭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逍遥望月看着小鸭,深情的说:“小鸭,你看见吗?刚才我好不容易爬到门口,TNND是哪个鸟人把我踩回来的。。。。。。”



“扑~~~~~~~~~~~~~~~~~~~~~~~~~~~~~~~~~~~”小鸭吐血三升而亡。。。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19楼xggame

时间过得好快

18楼xggame

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些文章~~~当年的兄弟们,你们在那哦。

14楼天俊2

我在补充一篇.................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

梧桐 @ 2005-02-11 23:19




如果有个超级板主每天都在你耳边鼓噪着"超级板主其实就是超级打工仔"之类的话,描述自己的苦大仇深.即使你曾经对板主的辛辞劳苦有过一点点(那怕是一点点)理解,也会被这个家伙的一番话语蹂躏的只剩下恶心.这个具有唐僧般爱好的人,还有其他的恶习,比如屡次三番地自我YY是钢铁后卫,还有就是肆无忌惮地在群里面现场直播姚明的比赛,进行强制性广播.这样的人不被扁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十: 超级板主 龙腾四方

欠扁理由:唐僧表弟 欠扁指数: 6.0



据史料记载,当初这位老大进入铁血总参的时候,楞没有人能完整地说出他名字的正确发音.这名字就是欠扁的名字.还有,查查字典,这姝和玥都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双眸闪光色狼付体的感觉?报着崇敬的心情去图库看照片,后面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样的人应该说从生下来就注定了欠扁的命运.还是进了最喜欢扔转头的铁血,幸亏是常年扎根小说区不露面,您老要是混水区的,哼哼,慢走.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九:小说区板主 胡姝玥

欠扁理由:姓名BT 欠扁指数: 6.5



俗话说天做孽犹可活,人作做孽不可活.他就是典型.身为水区板主,不知道以身作则为人民服务,反而事事要从水村居民身上挂皮炸油,至于其他的什么压制,控制,抵制,抑制水区居民的正常言论就更加是天怒人怨.这样的人是谁看见都想踩一脚,就连雷王雷如花这样的天天被睬,一天不被踩就浑身不舒服的挨踩老手,都不会放过他,一句话,兄弟们,上!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八:水区板主 高山之鹰

欠扁理由:水区恶霸 欠扁指数: 7.0



看见篇帖子叫,<<我的新阶级斗争论!>>.各位看这名字会不会头晕?反正为了看完这文章,我是就差背氧气包了.写这个文章的的人没有必要再和他说什么了,一个子,扁.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七:环球风云板主 mamimima

欠扁理由:错生年代 欠扁指数: 7.5



铁血曾经号称中国军事的门户网站,号称中国最大的军事网站之一,就是这样的网站才几万人同时上线就承受不了,你说网站技术部门的是不是很欠扁.就这样,技术部门的领导整天东跑西颠,不知道在干什么.别人的时候他管的那么热情,系统问题一点都不关心,对待工作拈轻怕重.总希望把炸药包推给别人,自己拿遥控器.这种人已经成为铁血发展壮大的严重障碍,不扁不足已平民愤.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六: 技术组 小涯

欠扁理由:不务正业 欠扁指数: 8.0



铁血的mm基本属于两个极端,要么极其温柔体贴单纯可爱美丽动人矜持羞涩比如: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要么就是杀人不见血骂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比如: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前者大家爱护还来不及呢,怎么忍心扁啊,至于后者,你敢吗? 只有这位是两边都不沾,为了平衡性别比例,就只好拉你凑数了,不过也不冤枉她,此人最大恶习就是勒索钱财,看见别人有点钱就心痒,不抽点成就觉得自己枉在这世界上走一遭.只是嘱托只有一句,扁的时候千万别手软.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五: 图区板主 埃及艳后

欠扁理由:合法打劫 欠扁指数: 8.5



身为中国人,起了一个洋人的名字,甚至在某些文字中出现"我们美国XXX","我们德国XXXX",甚至歧视压迫其他战友,面对生理上的缺陷,对社会对正常人也存在报复心理,据他本人交代,单位招聘的时候,他立下规矩,男性身高超过他的一律不要.事后调查,公司男女比例失调现象极其严重,数次招聘竟然没有男性员工加入.放心吧,扁这样的人,上帝会宽恕你的.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四: 环球风云板主 古德里安

欠扁理由:崇洋媚外 欠扁指数: 9.0



如果说上面这个家伙崇德还值得原谅的话,那这个家伙哈日就不可饶恕.在铁血一个身在倭国满嘴倭语,贪财好色的人你看见不想扁?单独把他列出来是表明倭国和其他国家的不同,这个家伙扁他都会脏了自己的手,应该给他根棍子,你自扁吧......话虽这么说,有扁人的机会大家怎么能放过?兄弟们,这家伙打死不偿命啊!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三: 武器区板主 gundamzaku

欠扁理由:顶风哈日 欠扁指数: 9.5



某人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秘书,就这样还不过瘾,隔三差五要把铁血新兵mm拉进自己办公室进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的政治学习指导工作,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有超过88.75%的被教育女兵都是哭红了双眼捂着嘴从他办公室跑出来的.至于里面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据他本人的说法是,因为女兵被他英俊的相貌,温柔的性格,渊博的学识,良好的习惯,优秀的人品所感染,对所学习的知识有了新的领悟,然后感动的痛哭流涕......至于真相,没有人知道......


铁血总参十大欠扁之人第二: 总板主 天俊2

欠扁理由:行为猥琐 欠扁指数: 10



他敢在总参毫无顾忌地灌水,他敢再水区明目张胆地泡mm,他的名声顶风臭千里,覆盖大气层.


铁血总参最欠扁之人: 功勋作者 大米稀饭

欠扁理由: 没有理由 欠扁指数:无法统计

这个有趣,

可怜滴大米--欠扁理由: 没有理由 欠扁指数:无法统计




16楼天俊2

再发一个自己写的改编单口相声..........


在这里再次向刘宝瑞先生致意.................


水村轶事——斗法


现在我来给大家说说水村的事,说是有这么一天啊,在这水村的村头大树上帖着这么一张告示,这告示往这一帖啊,好家伙,立时这水村的老百姓呼拉就围过来了,铁骑啊,乌龙山啊,灌盟啊,为什么呢,不知道这水村出了什么重要的大事了,大家都要看看,看看这告示。

这个告示帖上,没有一个时辰,就惊动了整个水村,全村的老百姓,都嚷嚷动了,也不管是五行八做,士民工商,回汉两教,诸子百家,三百六十行,当版主的,安全委员会的,灌水的,起哄的,装纯的,泡妞的,打劫的,炒股的,还有发广告的,民运的,汉奸的,FLG的,嚯,这人就全来了。

这大伙就都围过来了,就看这告示,看看这水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大伙围着这告示正这看呢,哎,打北边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山东人,姓埃及,叫艳后,是咱们水村光棍连母老虎排排长。干么还说她什么地方人呢,因为她这个说话呢?不同,山东啊,这登莱青啊,叫东三府,东三府人说话呢,舌头跟子发硬,怎么发硬呢,你比如说,我上北边,山东东三府呢,就是我上拨边,到拨边。到北边找个人呢,就是到拨边那地界找个银。人说银,啊,这个埃及艳后呢,就是东三府人,她在水村干什么呢,就在呢村北边卖肉,卖猪肉,她呢,和那个布列斯养猪厂呢,搞联营,就在那卖肉,会捆猪呢,会宰猪呢,就是卖肉。

那么她呢,天天都穿个棉袍,这不刚打那个肉市算帐回来,这个棉刨穿的,是个布棉袍,让她穿的,已经变得缎子的了,这布的怎么会变缎子的呢,哎,她卖肉呢,切完了肉,就往上抹,切完了油,也往上抹,给抹的是锃光咓亮,所以说这布棉袍呢,已经变了缎子的了,她怕冷,在这个棉袍的外面,系着根绳子,这个埃及艳后她好喝酒,就在这绳子上挂这个酒壶,她这酒壶特别,人那酒壶都是圆的,她这酒壶是四方的,方的,方酒壶,也是擦的锃光咓亮的。这绳子上呢,还栓这个钱口袋,刚算帐回来,这胳肢窝呢,夹着个钩杆子,什么叫钩杆子?就是五尺多长的白辣杆子,头了有两个钩,干什么用呢?杀猪用。因为她是捆猪宰猪,比方说吧,这猪要跑出去,只要在五尺以内,钩在这猪身上就能给钩回来。这胳肢窝呢,还夹着个帐本,算完帐回来,好喝酒啊,喝醉了,走道呢晃晃悠悠,嘴里呢还念念叨叨,她看着村口这围着这么多人,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她想看看:“哎,借借光,借借光。”她拨楞人家。

“哎,慢点!怎么?”人一闻她酒气熏天,大伙就给她闪出一条路,她就进来了,一看这帖着张告示,不认识字,她要问问,你说你问问就好好问问,那胳膊肘拱那位的腰眼。

“怎么事情,是是怎么事情?”

“哎,慢着!怎么了你,什么毛病?告示!”

“什么叫告示呢?”

“水村村长高山之鹰帖的叫告示!”

“你念念我听听行么!”

这位还真爱多管闲事。

“慢着点多好啊,好,我念给你听听,听着啊,自从高山村长执掌水村以来,风调雨顺,百姓安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今有图村派了一个老道来,叫xggame,大家都叫他熊猫,尊称国宝,他啊,这熊猫啊,会打哑迷,打三十六条哑迷,会念七十部金刚经,找咱们水村来斗法,如果咱们水村要是有会打哑迷,会念金刚经的,赢了熊猫,赏千万铁血金币,封水村副村长,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要多大官给多大官。跟你说这个也没用啊,你有不会打哑迷,你又不会念金刚经,问什么劲啊?”

嘿,这两句话有了用了,埃及艳后有个外号,叫万事通,什么都行,只要你说她不行的,当时她就气,就恼,急了。

“你别硕了!”

“我怎么别说了?”

“你硕什么泥?你咋知道我不会打哑迷?你咋知道我不会念那金刚经呢?”

“噢,您会打哑迷啊!”

“那还用硕啊!”

还用说。其实她会打什么哑迷,她喝醉了,也不是不会,也会点哑迷,她那哑迷是什么呢?人家熊猫打的什么哑迷?她说她会打哑迷,是肉市上卖猪肉的,这个猪卖什么价钱拉拉手,这种哑迷她行。

“哦,您会打哑迷,会念金刚经,那太好了,那您怎么不去找熊猫斗法去啊?”

“我怎么找啊?”

“您过去把告示撕了,就行了。”

“我够不着,你给我撕。”

“可以,我替您撕。”

“你替我撕完了,你还得替我去!”

“我啊,没听说过,我也不会打哑迷,不会念金刚经,干脆您自个撕!”

“哎对!”

“您先别对,等一会,我给您念明白喽,你回头你输了,你别怪我,看见没有,告示写的明白,熊猫打哑迷,会三十六手。”

埃及艳后喝醉了。

“熊猫会多少?”

“三十六手哑迷!”

“三十六手啊,我会七十二手!”

“噢您这会的比他多一倍呢!”

“那还用硕啊!”

“熊猫会念七十部金刚经。”

“我那个金刚经念起来墨完!”

“没完!,那得年到多怎啊!好好,那您就撕告示吧。”

“哎,我够不着!”

“那您胳肢窝夹着这是什么?”

“杀猪的钩杆子!”

“您拿这个钩啊!”

“啊!哋!”

她给钩了她!她可不知道这祸惹多大!她给撕了,她这一撕,看榜的二木神龙和甘地过来抹肩头拢二臂,把她绑上了,捆到车里头,见谁啊?见看告示的副村长飞雪逐风,就给带来了。

埃及艳后呢,见了这飞雪逐风,立而不跪,不单不跪,冲着飞雪逐风一撇嘴。

“我硕,你,你姓什么?你是谁?”

飞雪逐风一听,怎么着,要过我一堂是怎么着:“我是飞雪逐风,水区副村长!”

“哎,我说雪球,你讲理不讲理啊?”

“我怎么不讲理啊?”

“你讲什么理啊?找熊猫斗法捆着去能行么?”

“呦!您是斗法的法官啊!嗬,你们怎么把法官给捆上了?”

不知道她有什么能耐啊?赶紧给松绑,让她坐下,屋里就一个座,她也满不客气,噗通,坐那了。

“您会打哑迷,会念金刚经?”

“那还用硕啊!当然了!”

“那么走吧!您跟我去鹰巢吧!”

“进哪个鹰巢啊?”

“进哪个鹰巢,当然是水区村长高山之鹰的鹰巢了!”

“干什么去?”

“见村长去!”

“见哪个村长!”

“全不懂,见村长高山之鹰去!”

她一听笑了。

“噢,见高大删去,哋,我是得见见高大删去了!我们老哥俩老木见了。”

“啊,跟高山村长论哥俩啊,你们以前在哪见的啊?”

“木见过,有过耳闻!”

“耳闻呐,废话!谁不是耳闻呢!好好,您跟我进鹰巢。您是骑马啊?是坐轿啊!”

“啊,不骑马,不坐轿!”

“哎,对,她可能有法术。不骑马,不坐轿,你怎么去啊?”

“骑驴!”

“骑驴?!我没地给你找驴去,开玩笑,哪找驴去!”

“木驴啊,木驴那我不去了!”

“哎,别,我给您雇去!”

现去姜大牙那花二百铁血金币给她雇条小驴。这个飞雪逐风骑着马,埃及艳后骑着驴。

“啊,见见高大删,我们哥俩老木见了!”

还哥俩呢!一闻她酒气窜天,飞雪逐风一想啊,这玩艺不能现在就到他去见高山村长。到那一句“咱哥俩老木见了”,得,连我都得进鹰巢宠物间。(详情请参考水区将强行推行“抢劫实名制”一文http://www.tiexue.net/bbs/dispbbs.aspx?boardID=18&ID=518875&replyID=1825571&skin=1)这个,这么着,就把先带到鹰巢去,搁在一个地方,让她在椅子上坐着休息,飞雪逐风自己先去进高山之鹰。

高山之鹰这么一听,有了这样的能人,当天就来了跟熊猫斗法的,心里很高兴,来了这样能人,就让埃及艳后来见他。

飞雪逐风说:“我说高村长,这个,因为她不太懂得咱们版主帮的规矩,恐怕有失仪之处,冲撞了村长大人。”

“那怎么办呢?”

“依我的意思,可以先把熊猫找来,让他们两个人先斗法,如果赢了熊猫,再来见村长大人,也不算晚,到那时候,即使有失仪之处,村大大人也有个原谅,如果她要赢不了熊猫啊,那就别来见了,该送鹰巢宠物间就送了,就完了。”

高山之鹰一听:“好!”

那么找熊猫去,就去把熊猫找来了,就问熊猫怎斗法,熊猫说。

“无量佛,如果斗法,现在斗,就可以在鹰巢里搭上两座法台,东边一座,西边一座,法台要三丈三高,法台上面要八仙桌子一张,太师椅一把,香炉,腊签,朱砂笔,五谷杂粮,一碗无根水,你家法官需要什么,我不知道,你就问他得了。”

高山之鹰问飞雪逐风:“咱们的法官需要什么?”

飞雪逐风心说:我哪知道啊?心里想,谁知道她用什么啊?得干脆,也给她来这么一套得了,回头再现要,也来得及。

预备这么两份,人多好做活,鹰巢里就是不缺苦力,法台一会工夫就搭上了,熊猫呢,就到了东边这个法台上底下。

”无量佛,贫道到法台上面等候你家法官!”说完这话一掸袍袖,脚底下有个小旋风,折上去了。坐到法台上去以后呢,就坐在太师椅上,单手打稽首,闭目养神。

高山之鹰说了:“雪球,找咱们的法官去!”

飞雪逐风答应着:“是!”就奔了埃及艳后呆的那地去了,到了那。

“哎,法官,法。。。!哎,这法官哪去了?法官!!怎么掉地下了!?”

嘿好么,奔椅子上出溜下来了,她啊,枕着椅子背睡着了,还打呼呢,还挺香啊。

飞雪推推她:“别睡了!别睡了!醒醒,醒醒,法官醒醒!”

“别闹,别闹!”

“谁跟你闹了,醒醒,起来!”

埃及艳后揉了揉眼睛,起来,一看,鹰巢,阴森恐怖,杀气腾腾,没见过这阵势。

“哎,介四哪啊?”

“高山村长的鹰巢啊!”

“我上这干甚么来了?”

“啊!!!你忘了???那热闹了那个!你不是来找熊猫斗法么?赢了熊猫,要多大官,给多大官,要多少钱给多少钱,现在熊猫已经来了,在法台上等着你呢,高山村长,这就等着看你们两个斗法呢!,走吧,跟着我上法台吧!”

这埃及艳后啊,刚刚是喝彩酒喝醉了,酒醉撕了水村的告示,那会是十分醉啊,打那骑着小驴进鹰巢,风这一吹呢,这酒呢,醒了点,又在那睡了个觉,冰凉的地,躺在地下,这酒气就醒过来了,刚刚撕告示那茬呢,全忘了。说熊猫来这就斗法,埃及艳后一听,呦,坏了,酒气醒过来了,心说我找熊猫斗法,我会什么啊我?我会什么啊??再说这熊猫图村来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有什么法术,我,我不得死在他手里!!嘿,这是怎么话说的!越想这茬越害怕,怕着怕着拉着飞雪逐风的袖子就哭开了。

“雪球啊,你救命啊!”

飞雪逐风一看:“哎,别往我袖子上抹鼻涕啊,这是怎么回事,法官,意欲何为,松开,松开,你怎么?”

“雪球啊,我不能松开啊,我跟你硕实在的话。”

“什么事,法官?说!”

“我跟你说实在的,我崴了泥了!”

“怎,怎么回事啊?”

“我根本呢,我也不会打哑迷,我也不会念金刚经,我刚刚撕告示,我是喝酒喝醉了,酒后无德,撕了水村的告示了,我哪会打哑迷,会念金刚经啊?不会啊,我,我,熊猫打图村来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有法术,我得死在他手里啊!得了,雪球,你啊,受点累,你跟高山村长说好着点,让高山把我当个风筝,把我放了好不好啊?”

飞雪逐风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啊!!!嗬!!!嘿!!!你这个人,往后这酒可不能喝了,你这叫凶瘾啊!这种喝法,那是会伤事啊。怎么着,你刚才酒后无德,喝醉了撕了水村的告示,这个事情,有喝醉了闹儿戏的么?哎,你跟我这样说,还可以,我跟高山村长我怎么说啊,就按你这套词说,她喝醉了,高山村长,你拿她当风筝,把她放了,那,那行么,那个,要如果这么一说的话,咱们两个人,全得进鹰巢宠物间。”

“你怎么也得进那地界啊?”

“我怎么也得进去,我告诉你咱们两人这罪过,我是漫不经心,玩忽职守,引匪类人入鹰巢,我就得进去。你的罪名,酒后无德,撕了水村告示,戏耍水村版主入鹰巢,你也得进去,就咱们两个人进去,没关系,罪有应得,祸由自取,想不到,从今以后,人图村把咱们水村看扁了,到咱们MM区随便找MM,图村村长老蝗虫就要咱们把水村副村长夏日海滩带走当押村夫人,知道么,你们光棍连就是水村的罪人,就因为你!!”

嘿!这几句话,有了用了。怎么了?埃及艳后呢,是光棍连母老虎排的排长,她一听怎么着,我们光棍连以后是水村的罪人了,被图村看扁了,全都是因为我,嘿!!!怎么全都因为我?我凭什么给光棍连丢人现眼啊?她这么一着急,一生气,一跺脚,嗡,这酒啊,又撞上来了。刚才酒劲是下去了,一着急,一生气,酒蹭的这么往上一撞,行了,酒撞怂人胆,蹭的一下蹦起有二尺多高来!

飞雪逐风吓一跳。

“要打架啊!?怎么着,要把我打躺下,你跑啊?怎么回事?”

埃及艳后乐了。

“嘿嘿,雪球啊,我跟你闹着玩呢。”

“怎么玩呢?”

“你想想,我不会打哑迷,我敢撕了水村告示么?”

“你到底是怎么会事情啊?哎,你这么开玩笑,谁受的了啊?”

“你听我硕啊,我不会打哑迷,我能进鹰巢么?”

“啊,那个,会再好没有,你别这么玩笑啊!”

“我不是玩笑,跟你说实在话,请我算对了,不过有一条,我不是不找熊猫斗法,我不是也得进赢巢宠物间么?不单我进去,你也得进去。有这么句话,楞死阵前,不死阵后,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喇,就算我不能斗法,我木有法术,那个熊猫打架,也未必打的过我啊,不然不也是那个什么么,这样子,来来,你放心,走,找熊猫去!”

飞雪逐风一听:“你到底是会啊,是不会啊?你这话说的可含糊啊!!这个,这不是打架的事情,是斗法啊!!”

“你拨管了,走吧!”

飞雪逐风一想,这也不是办法,干脆,撞到哪算哪吧,现在我也没法交差,走吧。

这就到了西边那个法台底下,飞雪说:“上台吧。”

埃及艳后一看,这熊猫什么意思,睡着了?人那闭目养神她告诉睡着了:“啊,他上那边,我得上这边,我们两个上一边,争地盘就打起来了。”

“你哪那么些废话啊?!你说你就上就完了吧!”

“好了,他怎么上去的?”

“怎么上去的?法官,你可多注意,他可有法术!”

“有什么法术?”

“有什么法术?一掸袍袖,脚底下有个小旋风,把他给托上去了,他可有能耐。”

埃及艳后的外号就万事通啊,什么事情你不能说她不行,嘴硬的很,一听就急。

“你别硕了!”

“我怎么又别说了?”

“你硕什么呢你?长他的威风,灭我的锐气!”

“怎么灭你锐气了?”

“怎么灭我锐气了,熊猫有什么了不起啊,脚底下有个小旋风,那叫什么?懂么?”

“不,不懂,那叫什么啊?”

“脚下妖风,妖术邪法!”

“噢,妖术邪法。”

“对啊,常言说得好啊,那个邪啊,总就不能胜正!”

“那么熊猫是什么呢?”

“当然是邪啊!”

“那么您呢?”

“那还用硕啊!!正!!!”

“您是正。”

“嘿嘿,提起我呢,你是不知道啊,跟你硕,那我老师,那是大大有名啊!”

“噢,您老师那是哪位啊?”

“提起那个王禅老祖啊!”

“啊啊啊,鬼谷禅师,王禅老祖,怎么呢?”

“那是我老师!”

“哎呀!闹了半天您是他的门徒。”

“哋啊,你知道那个黎山老母么?”

“啊啊!”

“那是我师娘!”

她胡给出主意,王禅老祖多怎跟黎山老母成两口子了?她给凑到一块去了。

“啊啊,您就别提那个了,那么您就要上台吧。”

“上台啊,露一手!”

“露一手,怎么露啊?”

“他脚下妖风,我不能驾风。”

“那好了,那么您驾云。”

“用不着!”

“那怎么办呢?”

“我这么上!”一拍大腿:“腿上有工夫!法台多高?”

“三丈三。”

“散丈散啊,九丈九也不要紧!”

“是啊,一跺脚您就上去!”

“跺脚干什么呢?搬梯子!”

“搬梯子啊!吹了半天我当你什么能耐呢,搬梯子,不瞒您说,鹰巢里没地方找梯子去。”

“没梯子,我,我我我不斗了。”

“不斗行么,回来,回来,你不斗行么?高山村长在那看着呢!”

“高大删在哪呢?”

“往那边看!”

“噢,椅子上坐着的那个挖鼻涕妞的就是高大删。他旁边站的那个大高个是干什么的?”

“那不是你们光棍连的吾昆么?”

“吾昆?你让他找个长棍子过来。我托他点事。”

飞雪逐风过去把吾昆叫了过来。

“你帮帮忙啊!”埃及艳后说

“什么事啊,给介绍个女朋友吧!”

“好说,你,多高身量!”

“我啊,191,我的目标是195!相当与9尺!”

“九尺,你找的这个长棍子多长?”

“一共是一丈五!”

“一共是一丈五啊,我算算,九尺身高,再加两尺胳膊伸直了,外加一丈五的棍子,是两丈六,行了!!!”

飞雪逐风一听:“你这算什么呢?什么就行了?”

“哈,你拨管了,吾昆,你就帮帮忙吧,你把这棍子放平了拿着。”

“怎么叫放平了?干什么?”

“我坐在棍子头上,你受点累,把我扔上去!”

“扔上去!!!没听说过!!!那扔的上去么那个???”

“你要不扔,我不斗了!!”

“不斗!”飞雪逐风说:“得得,吾昆,你受累,赶明在MM区给你找个女朋友,你就受点累吧,谁让咱们遇上这路事呢。帮帮忙吧。先扔下试试。”

埃及艳后坐在棍子头上,对吾昆说:“我一喊,大风到撩,你就扔!”

哎,身大力不亏,嘿,这往上一扔,还真不含糊,法台三丈三啊,扔上去够四丈四去,过了法台还有一丈多,您可听明白了,这一丈多往下这么一掉,那么厚的台板啊,算她不摔死也得摔个半死,可是怎么样呢?嘿,没摔着。有什么原因呢?她胳肢窝夹着搭猪的钩杆子,落到离那法台还有五尺的时候,钩杆子有用了,这钩杆子把呢,就杵在台板子上了,给泄了劲了,她呢,往下这么一出溜,脚踩着台板呢,她那么一拧身,站住了!不过这么一下子,把香炉扒楞掉了,香炉一碎,香灰扑了那么一世界。

图村的这么熊猫,这个熊猫老道,也倒霉催的,为什么说呢,他上了法台,闭目养神,单手打稽首,没睁眼,埃及艳后怎么来的,怎么在台底下磨分,怎么给扔上来的,只等到扔上来,他都没睁眼。什么时候睁的眼呢?倒霉催的,顺着四丈四往下落的时候,这熊猫才睁眼,尽看见往下落了。熊猫一睁眼就吓一跳。

“无量佛,水村竟然有这样的能人,看这位法官,脚驾祥云,金光护体,一定是十八罗汉,大罗金仙,如不然的话,焉能从天而降呢!”你说这不倒霉催的么?

他以为打天下掉来的呢,怎么?扔的时候他都没看见啊。

“哎呀,大罗金仙!脚驾祥云,金光护体。”

什么脚驾祥云?香灰!香炉掉了,扑了一世界香灰,瞧着象云彩,脚踏祥云。金光护体?就刚才我说她那布棉袍,已经变缎子的了,尽抹油,那玩艺拿太阳一晒,还不闪闪的冒蓝光,金光护体。

“哎呀,水村真有这样的能人!”他害怕了。这就是什么呢,怯敌必败么,害怕了。

“无量佛!对面法官请了!”

“好硕,熊猫请了!”

熊猫一听,倒不客气啊。

“法官!”

“怎么样,熊猫!”

嘿,这更干脆了啊!

“咱们两个人斗法!”

“我干什么来的?就为斗法来的,斗吧!”

她大大咧咧这劲,她越这样熊猫越害怕:这东西她一定有真能耐啊!不然她能这样的么!探探她都有什么能耐。

“法官!贫道的哑谜,我会三十六手。”

“哎,我会七十二手!”

熊猫一听那比我会多一倍呢。

“贫道我会念七十部金刚经。”

“我那个金刚经念起来墨完!”

没完,那得念到多怎呢,熊猫一琢磨,打哑谜比我会的多一倍,金刚经念起来没完,不知道念到多怎为止,我这念着念着就完了,七十部。哎,有了,就算你是十八罗汉,大罗金仙,你也怕魔火烧!烧她一下!

熊猫画了一道灵符,抽出宝剑,嘴里念着咒,点着灵符,晃着宝剑,火球越晃越大,想用魔火烧埃及艳后。

埃及艳后呢,她不知道,不知道不要紧呢,她还跟着起哄,在对过法台上还说便宜话,一瞧熊猫晃悠这团火。

“嚯嚯嚯嚯,嘿嘿,熊猫,这么大个人还玩火啊!晚上睡觉尿炕,你妈妈可打你屁股啊!”

熊猫这叫一个气啊,我这叫玩火啊!啊,晃悠到有车轮大小的火球。

“无量佛!!”这团火甩过去了,就奔埃及艳后面门来了。

埃及艳后这才明白:“好小子,烧人呢!”一大斜身,这团火呢,燎了半边头发,按说这魔火啊,烧到人身上非烧死不可,怎么呢,你跳到水缸里它也不灭,你地下打滚它也不灭。他这是什么,一种法术,非烧死。

可是扔到埃及艳后这怎么样呢,到肩膀那,扑,掉地下,灭了,那么是怎么回事呢,任何法术都有的破,用什么法术破呢,用那个黑狗血跟猪血才能破,你想啊,我刚才说了,埃及艳后是宰猪的,她油抹,血也抹,也不知道怎么早上起来宰了一个猪,这抹了一把血,巧劲,这火球到这,扑,掉地下,灭了。

熊猫可吓坏了。

“无量佛,哎呀,没见她掏法宝啊,怎么破我的魔火啊,也没见她念咒啊!哎呀,十八罗汉,大罗金仙。再来一次!”

又画了一道灵符,插在宝剑尖上,晃悠。这回呢,埃及艳后明白了。

“还想烧我啊,这边头发燎了,还想燎那边,你当老道,让我当尼姑!我是光棍连的,但是我不想出家!不能让你再烧我了,先打你一钩杆子吧!”

她把那钩杆子拿过来了,熊猫倒霉催的,你晃悠火就甭闭眼了。埃及艳后那悠着钩杆子,瞄准!这样她扔出去劲头大啊!对好了,对准了,嘴里还找辙。

“这叫什么,这叫杆在前,钩在后,对准了前拳砸后手!!招家伙!!”

扔出去了,她要不说“招家伙”,非打在面门上不可,闭着眼睛晃悠呢,这一说招家伙,熊猫不知道什么事情,睁眼一看,黑乎乎奔面门来了。

“无量佛!”往旁边这么一闪,闪过去了,没打着,还算不错。打啊是没打着,擦着耳跟台子过去了,杆啊,是过去了,后头那钩不饶人啊!她说的明白,杆在前,钩在后,对准着前拳她才撒的后手,杆过去了,钩。扑吃一下,扎在腮帮子上了。哎呀,熊猫往下一拔这钩杆子,带下一条子肉来,鲜血淋漓,这两大窟窿,疼的捂着腮帮子直念佛。

“无量佛!!!”

人家“无量佛”啊,埃及艳后跟着起哄:“好家伙!!!”

老道不认识,不知道这是杀猪的钩杆子,要说不知道,你就把它扔在一边吧,倒霉催的,他一看这个他更害怕了。

“刚才这个法官来的时候,脚踏祥云,金光护体,从天而降,我就知道她是十八罗汉,大路金仙,现在一看,果然是十八罗汉,如其不然,焉能把如来我佛的八宝如意勾得过来呢。”

他胡给起名啊!他还当是八宝如意钩呢。

“哎呀,不能再跟她动手了,头道灵符燎了她半边头发,二道灵符还未发出就打了我一八宝如意钩,我要再动手,她腰你还挂着番天印呢!”

就那方的酒壶!!她那酒壶四方的,擦的锃亮。

“多宝囊也带呢!”

钱口袋!!

“好么,胳肢窝还夹着天书呢!”

帐本!!!

他瞧哪样都有用了。

“恩,无量佛!!法官!!咱们两个人打哑迷你看怎么样?”

“你说怎么着我都不含糊啊!”

熊猫站好了,先打,伸出一个手指头。

埃及艳后不懂,不懂她想,好小子,不服啊,介是充太爷呢,跟我充太爷?你这个样子打架,俩也不是个,告诉明白你吧,伸出俩手指头,意思打架你俩也不是个。

熊猫一看,点了点头,怎么?让她给蒙对了!

那么熊猫呢,就伸了三个。

埃及艳后就在那想了,你一个,我俩,你三个,我四个,你五个,完了,我没有六指啊!你要五个,我再添一个,难看啊。一琢磨,他三啊,我来五个吧!她伸出五个!

熊猫又点了点头,熊猫这么一拍肚子。埃及艳后呢,一拍脑袋。

熊猫吓的颜色更变。

“无量佛!!,法官,贫道敌你不过,我去也,”奔法台,要往下跳。

埃及艳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哎,你要跑,我可祭法宝啊!!”

“哎!别别别,法官,我不是跑,我是去见水村村长高山之鹰去。”

跳下来了,就来到高山之鹰跟前。

“无量佛,贫道xggame,参见水村村长高山之鹰。祝愿水村青山不改,绿水常流。“

高山之鹰一看,熊猫腮帮子上两大窟窿,耷拉一条子肉往下流血,看着也可笑,高山之鹰高兴了。

“你跟我们水村的法官斗法怎么样啊?”

“贫道我输了!”

“你怎么输的?”

“我不知识务,我就不应该跟水村法官斗法,我在法台上打坐,睁眼一看你家法官脚踏祥云,金光附体,从天而降!”

飞雪逐风差点把鼻涕乐出来,心说那往上扔你没瞧见啊!!啊, 那叫从天而降啊,也不敢乐。

高山之鹰接着问:“怎么样呢?”

“我想她既然金光附体,有法术,她怕魔火烧,贫道我就画了一道灵符,我要拿魔火烧她,头道灵符燎了你家法官半边头发,二道灵符未曾发用,你家法官就给我了一个八宝如意钩,我一想,不能跟她斗法了,我就跟她打哑迷,想不到,哑迷她也件件皆知,对上来了。”

高山之鹰问:“刚刚离的远,我没有看清,你们两个怎么打的哑迷?”

“无量佛!!我伸出一个手指头,我说你不要欺负我,我有一佛顶礼。你家法官伸两个,他说她有二圣护身。我伸三个说三皇至势,你家法管伸五个说五帝为尊。我一怕肚子说佛在我心头座,你家法官一拍脑袋说她有上有青天。”

嘿,全让她给蒙上来了!

高山之鹰一听特别的高兴啊:“好,你先站一边,飞雪逐风,咱们的法官怎么还不下台啊?”

怎么不下台,她得下的去啊!她在台上那转呢。

“怎么回事呢,介算输了还是算赢了?”

她还不知道输赢呢。

“怎么还不搬梯子?”

没梯子还下不去。

飞雪逐风过来了:“法官!法官!请下台!”

“搬梯子~~~~~”

“哎,知道,知道,别嚷。”

怕熊猫听见。没法子,给找来梯子,慢慢的一下一下的下来。

“走,跟我见村长去。”

“见哪个村长?”

“又见哪个村长,高山之鹰村长啊,又你们哥俩老没见啊,告诉你,见了高山村长,少说话。”

来到高山面前,埃及摇头晃脑撇着嘴。

高山问她:“法官,你和熊猫斗法,谁输了,谁赢了?”

“哎!”她就怕问这个,她自己不知道是赢了输了,装没听见。

高山又问,她正好看到熊猫那腮帮子上俩大窟窿,她来了劲了。

“我跟熊猫斗法,我输了,我赢了,我自己硕不算,我要说我输了,我干么来了,没有金刚钻,我不揽这瓷器活,我要说我赢了,我那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飞雪逐风一听,你哪那么多俏皮话啊?你这不要命么,你跟高山村长说什么俏皮话啊?

埃及接着说:“要问我赢了输了,别问我,问他!”一指熊猫。

“他说我输了,就算我输了,他说我赢了,就算我赢了!可有一点,熊猫,你要说我赢了,还则罢了。你要说我输了,墨关系,上台,斗二回!”

“别别别!!无量佛!!!别来二回了,别来二回了,我输了,她赢了!”熊猫赶快说。

“嘿嘿!”埃及艳后一挺腰板:“听见了么,我赢了!!嘿嘿,我赢了!!”

高山之鹰高兴的问:“你怎么赢的啊?”

“这!”她又说不上来了。

飞雪逐风在旁边着急了,说道:“实话实说!”

这一实话实说,熊猫鼻子差点气歪了,怎么?熊猫他输的委屈啊,冤的慌。

“我上了台了,那个熊猫啊,弄个火球,他玩火,我是好人啊,我是疼儿女的人啊,我说熊猫你拨玩火啊,玩火你晚上睡觉尿炕你妈妈打你屁股!他不听劝,他烧人啊,看见没有,这头发,给燎下半边去,还不算,又弄个火球烧这边。我想不能让他再烧我了,我就打小子一钩杆子。”

高山问:“什么钩杆子?”

“啊,就是那个搭猪的钩杆子!”

熊猫一听,我成猪了,好家伙,我又不是布列斯!

高山问:“那后来打哑谜呢?”

“他木跟我打哑迷啊!”

熊猫说我怎么没有跟你打啊?

埃及艳后一想,笑了。

“他那把是和我打哑迷,他那是跟我讲买卖呢!”

高山问他跟你讲什么买卖呢?

“讲什么买卖呢,他知道我是肉市上卖猪肉的,他那意思呢,是打算买我一头猪,我说你别说买一个,你买两个我也有啊!他要个三十来斤的,我说我这最小的也五十来斤,他说可的带着心肝肺啊!我说不单心肝肺啊,那个猪头也是你啊!!!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