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三十九节 分析

秦时竹 收藏 8 19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三十九节 分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12月14日,在南京的全体代表会议上(十五省,四十二人),选出浙江代表汤尔和任议长,广东代表王宠惠任副议长,并做出决议,两日后选举临时大总统。但此时传来了袁世凯所派代表唐绍仪已经抵达汉口的消息,连夜从湖北赶来的浙江代表陈毅(非陈毅元帅)当即声明:“唐绍仪到鄂时,黎公已与其会晤,据唐的代表声称,袁世凯内阁也倾向共和,但需国民会议议决后,袁内阁方可以据此以告清廷,即可逊位。”

此事一经宣布,又在会场里掀起了波澜,代表们纷纷表示,为了争取袁世凯反戈一击,推翻清政府,提议议决“如袁世凯反正,当公举为临时大总统”提案,就这样,为了虚位以待袁世凯,代表们推翻刚刚做出的决议,商定暂缓选举临时大总统,而承认上海代表所举之大元帅、副元帅,并于《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中追加一条:“大总统未选定以前,其职权由大元帅暂任之。”

但是,黄兴以黎元洪等反对在前,攻克南京后江浙联军又持异议在后,坚决不做大元帅,说什么“愿领兵北伐,誓捣黄龙,以还我大汉河山而已;至于组织政府,则非兴所能担任者也。”支持他的人不解,“现在时局危迫,战事未息,黄大元帅苟不俯从众请,其如全国人民何?”

黄兴大笑:“孙中山将次回国,可当此任。”他的真实意图,在于等待孙中山从海外归来。

黄兴坚决不就职,代表们当天开会改选黎元洪为大元帅,黄兴为副元帅,并决定大元帅不能在临时政府所在地时,由副元帅代行职权(短短的时间内,正副帅位忽然又调了个个,古人云置君如弃棋,这里则是举元帅如弃棋,真当如同儿戏)。事已至此,黄兴坚持不就,黎元洪也不能来南京,各省代表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更妙的是,议长“因病”留在了上海,副议长“因事”留沪,在南京连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

终于有人想到了秦时竹,想让他派人收拾残局,就邀请吴景濂出任代理议长,吴景濂不敢怠慢,一纸电报就拍到了秦时竹案头请示。

“南京乱成一团,这帮人病急乱投医,居然想到我们了。”看完电报,秦时竹笑着对葛洪义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没什么,我想孙中山马上就要回国了,吴景濂这个代理议长估计也做不长,就让他先过过代理的瘾吧。”葛洪义笑得更起劲,“按理说他大小也是个议长,怎么连这个也要请示?”

“嘿嘿,你不知道,吴景濂有一个好,识时务,知道权力都在我们手中,不敢怠慢。”秦时竹悠悠地说,“这家伙就是这脾气,历史上他就帮曹锟贿选过,总之让他当议长,只要我们说往西,他就不敢往东。”

“袁金铠的权力欲望可是比他要大多了,而且在历史上也做过汉奸,这样的人你还敢重用?”

“怎么?你还耿耿于怀?”秦时竹大度地说,“权嘛,是个好东西,人人喜欢,袁金铠也不例外,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保管就能镇住他。至于汉奸,那是历史,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咱们可以挽回,他毕竟是个人才;就是象历史上担任过满洲国总理大臣的郑孝胥也是可以争取的对象。我们看人,不能先入为主,用以后的眼光来评定他目前的思想状态,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嘛,再说,我们的介入使得他们想发展到这一步都不一定可能。”

“照你这么说连汪精卫都有可能不做汉奸喽?”

“这个不一定,汪精卫向来就是投降变节的人,没看到现在就站在袁世凯一边了吗。一个人出卖国国家利益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有一颗变节的心。”

“你说的是谁啊?”

“多了,比如说蒋介石,他出卖中国的权益可谓不少了吧,但此人是个民族主义者,在投降日本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的立场还是稳固的,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上也是坚定的,我敢说,纵然他有那么多错误,但这两条在,与国与民,多少还有些功劳。”

“这倒也是,那咱们赶紧回电同意吧。”葛洪义突然想到,“关于大元帅的人选问题,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这倒让你说中了。”秦时竹告诉他,“表面上来,只是地区之间的争论,但实际上,是同盟会与非同盟会的争论。同盟会认为武汉在军事上处于劣势,而且黎元洪本人不能到任,就没有理由和借口反对黄兴为大元帅;而非同盟会呢,则认为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同盟会包办的选举,而且黄兴又是汉阳的败将,不配做全国革命省区的最高领导者。”

“按照我们后来的历史观点,坚持同盟会的领导权,使临时政府的主导权不落于旧官僚、立宪派手中应该是无可非议的事吧?”

“不见得,我们教育体系内用的那些教科书充满了意识形态的说教,很多话当不得真的。”秦时竹给他举例子,“比如说,说到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通常会说那些旧官僚摇身一变就成了革命的都督,甚至拿程德全做例子,胡说什么用竹竿挑去屋檐上的几块瓦片就算是完成革命了,实际上呢?我想你也清楚,程德全其实是个很开明的人,挑去瓦片只不过宣示他除旧布新的决心,而不是所谓的摇身一变。”

“只有生活在这个时代,才能明白这个时代究竟需要什么。”葛洪义有些迷惑了,“从革命道义上讲,我们应该支持黄兴,他是同盟会也就是革命派的代表,从我们现实的政治立场考虑,我们又不是同盟会阵营的,应该支持黎元洪才对,可是老黎对我们却是指手划脚的,令人讨厌,还不如黄兴他们客气。”

“你说的很对,但没有看见最根本的实质,黎元洪对我们下命令,是要争取我们,黄兴对我们客客气气也是要争取我们,只是手段不同而已。”秦时竹意味深长地说,“搞革命,不是越激烈越好,不是越彻底越好,到了一定阶段,该妥协的妥协,该停步的停步,革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枉我受党教育多年,现在我甚至觉得张謇、程德全他们这批旧官僚反而比陈其美这些革命家要来得可爱,我更愿意与他们打交道,当然,黎元洪不在此列。”葛洪义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个话。

“这件事上,陈其美包括宋教仁等宗派观念很强,做法又欠妥当,以致于赞同的人少,非议的人多。所以,看人不能光看表面,也不能光看口号。张謇他们是旧官僚不错,但远不是我们所想像的那么恶劣,陈其美等人是革命者不错,也不是一好百好,至少争权夺利的事他没少干。”秦时竹告诫葛洪义,“不要用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来看待问题,不要因为我们受党的教育,就天然地倾向于同盟会,毕竟时代不同了,我们自己还有党。黎元洪对我们确实不敬,但那是他心虚的表现,我们要给他一点教训,但给完以后要支持他、架空他;黄兴那边也要应付,但不用很热情,千万不要把人民党混同于同盟会。”

“这个我明白,要采取现实主义,谁对我们有利我们就支持谁。”

“错了,谁对中华民族有利就支持谁,这才是爱国的现实主义。”秦时竹无奈地说,“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联会各派力量将袁世凯推翻,自己建立共和国的。但建立共和国后是不是一了百了呢?我看不见得,就是让孙中山做了总统,我们还是会打内战,而且是打着革命的旗号打,这将会更加惨烈、更加伤元气。”

“这倒是,同盟会内部派别林立、四分五裂,眼下有一个推翻清朝的共同目的,暂时还能团结起来,真的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恐怕自己就要争夺起来,还是让老袁给他们一个教训好。”葛洪义挠了挠脑袋,“说来说去,还是要有一个团结的党,成为革命的中坚力量。都说中共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我想,这恐怕说的是中共的抗战路线和战略是中流砥柱,而不是说中共领导的武装力量是消灭敌人的中流砥柱吧。”

“这样想问题就对了。”秦时竹高兴地说,“一个党的伟大和力量,不在于他有多少党员,而在于他的党义、他的路线是不是代表了光明,是不是能带给国家以希望和新生,只要方向对头,必然是会发展起来的,所以,我特别反对同盟会及后来的国民党那种到处拉人入党的作风,从现在来看,无论是在政权组织还是在对外关系考察上,同盟会的认识都是很肤浅的。”

“政权组织我明白,外交上倒愿闻其详。”

“大部分同盟会会员,包括孙中山本人在内都认为:日本名流如犬养毅、头山满等人都曾支持过同盟会的革命活动,这显然是出自日本政府的暗中授意,因此,日本是站在同情中国革命方面的;美国为共和先进之国,中国由君主专制转变为民主共和,这必然是美国所乐意见到的。日美两国应该同情中国革命至少不反对,这是革命军的有利国际条件,但英国的态度是很可疑的。”

“目前看来,这个判断不符合现实。”

“岂止不符合实际,简直就是大错特错。”秦时竹继续说下去,“不错,日本政府确实通过在野人士保持与同盟会的间接联系,但这只是他们外交手段的两面手腕,他们把赌注分别押在不同的地方――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样就可以做到‘面面不落空’。他的险恶用心在于促成中国新旧两种势力的斗争,促使中国内部分裂,从而为他出兵中国找到借口。”

“这么看来,我们也成了装载日本鸡蛋的一个篮子喽?”

“鸡蛋盛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最后是谁拿走了鸡蛋。”秦时竹笑着说,“日本有他的如意算盘:在革命军和清政府之间,他更乐于支持清政府,因为他想如果中国依然是这个腐朽政权统治的话,那就没有翻身的机会,这对日本是绝对有利的;而中国换成一个民主共和的制度,就有可能走向独立、自由与富强的道路,由于日本的先天不足,这是他们的可怕恶梦,因此不能不对中国革命怀有戒心。”

“但形势比人强,革命的发展已经超过了日本原先的预计,他们现在只能选择把鸡蛋放在袁世凯、我们或者是同盟会这几个篮子里,清廷的那个篮子已经太腐朽了,腐朽到鸡蛋一放进去,就有可能打碎。”

“这种妄想不碰南墙是不会回头的。”秦时竹摇摇头,“前个月,就是吴禄贞他们起义前,驻华公使伊集院就表示‘至少在华中、华南建立两个独立国,而华北则由现朝廷统治’,后来我们革命成功后,日本方面又主张‘在满洲朝廷的名义下,实行实际依赖汉人之政治,东北方面交由秦时竹等单独组建政府,从支那本土脱离’;日本政府又借口保护各国在华侨民及其在华利益,诱使各国委托他就近出兵中国。”

“呵呵,还真是费尽心机,不过,我敢肯定,日本的外交政策从来都是顾忌美国的,只要美国不点头,他就干不了。”

“没错,美国政府虽然热心于维持清政府政权,但是坚决反对日本单独出兵中国及其独占中国的野心,他们的逻辑是,我现在得不到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重要的是现在不能让日本独吞了去。”

“这么说来同盟会对美国的心理估计又是错了?”

“是的,美国朝野曾经拿看待太平天国的眼光来看待革命,并且想向清政府投入一笔更大的资本来榨取更多的东西,但看见革命军在短期内发展迅速,美国政府不能不冷静思考,在他们眼中,中国如果成为了共和国家也可能一步步发展起来,因为中国和美国一般大,人口是美国的好几倍,真要发展起来肯定是难缠的对手。”秦时竹接着说,“所以,我派禹子谟在美国报纸上大张旗鼓地鼓励留学生回国,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吸引人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打消美国政府的这种顾虑。美国政府和日本不同,他一般不会采取赤裸裸的讹诈和军事手段,美国人擅长的是通过外交、经济、政治、文化手段攫取利益,所以美国人比日本人高明的多,他拿了中国不少东西,还让中国感激涕零的,不象日本,活脱脱是个强盗,连袁世凯这样的人都满腔怨气。别的不说,就拿庚子赔款来说,美国退了赔款,但用这笔钱建立了清华学校,成为留美预备学堂,培养了大量亲美的学生,这批人才一掌权,美国就能在中国问题上获得话语权;日本就傻了,死逼着中国要银子,让人极端厌恶,就是留日的学生,对日本也没有多少好感。”

“但留日的学生存在着怕日本的问题。”

“怕字好解决,只要咱们底气上来了,这个怕字就慢慢会消退,但亲和爱就不同了,你很难让他改变,除非他遇到了不快的现实。”

“那你不打算重用留美的学生了?”

“这是两个问题,不要混为一谈。从国际关系上来考察,美国的这种处世之道还是能够让人接受,起码在当代中国,其它帝国主义连美国这种态度都达不到,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我之所以那么做,也是想给美国政府提个醒,让他们不要把全部鸡蛋放在袁世凯那里。”

“哎呀,没想到你想得那么远。”

“这样你该不会说我没用了吧?”秦时竹俏皮地说,“任何帝国主义在中国总是要寻找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的,现在清政府大势已去,袁世凯成为了越来越可靠的工具,抛弃清政府这个失去效用的工具,扶植袁世凯这个可以利用的工具,就是他们的既定国策。所以说,美国对孙中山他们是没有兴趣的,对袁世凯倒有浓厚的兴趣。”

“有道理,据说袁世凯的照片还上了美国杂志的封面,鼓吹他是中国的大政治家。”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是让美国人对我们有兴趣,至少对我们主政东北有兴趣。”秦时竹大笑,“美国是个商业民族,至少现在还是,只要让他们看见发财的希望,他们断然不会拒绝的,更不会拒绝能给他们带去财富的财神爷。”

“财神爷?这个比喻好,可以稍微约束一下日本的独吞野心。”葛洪义遗憾地说,“可惜的是,英国看不上我们,朱尔典这只老狐狸是袁世凯的铁杆帮凶。”

“不仅是铁杆帮凶,他就是袁的后台老板。”秦时竹顿了顿,“你还记得不,当年载沣刚掌权,袁世凯能安然无恙地开缺回籍,北洋军固然起了重要作用,但更要紧的是,朱尔典给他做了人身担保,老袁才敢有恃无恐。”

“所以革命党都说朱尔典是袁世凯的老朋友,这次英国领事介入调停之所以这么顺利,就与革命党人的这种心态有关。”

“老朋友?”秦时竹轻蔑地说,“主人与狗的关系还差不多。英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也是侵略中国最早、得益最大的国家,在对华政策上,他们已经清楚地看出来清政府成为全国人民的死敌,这条狗马上就要用不着了,继续将英国利益维系在这条狗上面,不仅不能保障英国的利益,反而有可能成为一种沉重的负担。英国向来是玩弄势力均衡的高手,在内部扶植一两个新走狗那更是轻车熟路。从殖民手段上来说,日本与英国比,简直嫩得象个雏,英国这么早就扶持起袁世凯,不仅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交情,而是因为袁世凯有利用的价值。不然,朱尔典在中国这么多年,他的‘老朋友’不会少,为什么单单挑中袁世凯了呢?”

“无非是袁世凯手中的北洋军。”

“对,袁世凯具有武力基础,具有为帝国主义充当走狗的良好条件,在这个基础之上加以帮助,使他的力量得到更大的发展,比帮助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自然容易得多,这种所谓的‘交情’,必须建立在本国统治阶级利益的基础之上,断然不会以个人情感作为取舍的标准。如果真的堕落到那种水准,那么朱尔典绝不是合格的外交官。”

“听你这种酸溜溜的口气,莫非是欲做走狗而不得的失落?”葛洪义取笑他。

“呵呵,现阶段能做上走狗,绝对是对你实力的肯定。”秦时竹也笑了,“做走狗,名声虽然差点,但毕竟对你的地位表示了承认,况且,我将来会是一条反咬一口的鬣狗。”

“哈哈哈!”两人笑成一团,等笑声停止的时候,葛洪义才又严肃地说,“不过,我接到情报,美国公使芮恩施和朱尔典一起,极力吹嘘袁世凯是‘弱国中的强人’,没有这个强人,中国社会秩序就难以维持,帝国主义就没有一个适当的代理人来保障他们在中国的利益,极力散布‘非袁不可’的空气,矛头直指日本。”

“英国和日本虽然有同盟关系,但在中国问题上,他们是有矛盾的,相反美国和英国的利益却比较一致。英国的不满,主要在于我们和日本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而日本是反对扶植袁的;至于我们和德国的关系,那就更加不用说了,而英国和德国现在基本上是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朱尔典青睐谁就不用我解释了吧。倒是美国的态度比较暧昧,既不像英国那些铁心支持袁,也不像日本那样吃准我们,所以美国人是最可以争取的对象。”秦时竹认真地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周旋于各国之间,巧妙地搞平衡,求均势,不要让一家来吞噬我们。”

“这种是走钢丝的技巧,未免太难了些吧?”

“难?才能显出我们的高超,才能体现政治的微妙。”秦时竹启发他,“国际上有这么一句话,亚洲有三个名义上独立的国家:日本、中国和泰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日本太强,列强不敢下口;中国太大,列强不能下口;泰国太巧,列强难以下口。我们就是要学泰国,要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保全自己,渡过了危险期,我们给世界一个惊喜!”

“什么危险期?”

“革命胜利后到一战之间,过了一战我们就发达了,他们想吞也吞不了。”秦时竹慢悠悠地说,“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还是抓紧让秘书长去回复吴景濂的电报,多少再加点勉励之辞。”


就在秦时竹和葛洪义秘密研究、分析战略环境的时候,日本领事馆内也在进行着类似的谈话,主角依然是三村和川岛浪速。

“川岛先生,听说您卷入了此次针对秦时竹的暗杀行动?”

“不不不,绝对没有,请领事先生不要听信传言。”川岛急忙否认,“我倒是好奇帝国政府对秦时竹的遇刺没有什么反应。”

“反应?你想要什么反应?你添的乱还不够多吗?”三村冷笑一声,“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确切的消息可以证实你参与了这次事件。”

“看来领事先生的情报还真灵通,不过,我真的没有策划这次事件,我只不过是在事后才过问的。”川岛见混不过去,换了种口气,“我是奇怪帝国政府为什么不抓住有利时机,利用内部的混乱,及时出兵满洲呢?”

“混乱?你看过秦时竹的表演就知道什么才是混乱。”三村深表不满,“连我都差点被瞒过去,事实证明秦时竹牢牢掌握着主动权,你说的混乱恐怕是你自己一边吧。”

“有一点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帝国政府看中了秦时竹而不是其它人呢,秦这个人如此难缠,且不好对付,我为帝国在满洲的利益担心啊!”

“看来你还真是无限忠诚于帝国的满洲事业。”三村讥讽他,“想必川岛君有什么好主意喽?”

“不敢,但我觉得满清肃亲王善耆对帝国甚为友好,满洲又是满族的故乡,我们为什么不扶植他而要扶植秦时竹呢?挑一个相对容易控制的人不是更符合帝国的利益吗?”

“看来你对于政治完全是门外汉,善耆更听话不假,但他有能力控制住满洲吗?帝国要一个繁荣的满洲,而不是一个充满危机和动乱的满洲。如果说帝国政府本来对秦时竹的能力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经过这个事件,我们可以相信他完全有能力控制住满洲。”

“可是,可是,如果秦时竹不听话怎么办?帝国现在支持他,万一他强盛起来要危及帝国的利益岂非得不偿失?”

“强盛?秦时竹他再强盛也是只不过是一只强壮的蚂蚱,帝国这头大象只要轻轻一碾,他就蹦达不起来了。”

“领事先生就这么自信?”

“川岛先生,我知道你的背后是黑龙会和海军,我也知道陆军和海军之间有矛盾,但我要提醒你,这次支持秦时竹的政策我们外交部和政府是和陆军取得一致的,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行。你若是真的为帝国的利益着想,不如去经营蒙古。”

“谢谢您的忠告,我告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