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6/


第二十六章初攻失利

<br> 运城守军马上就为自己的长官没有决定出城救援机场而感到万分的庆幸了,因为城外总共两道外围城防工事和重要的支撑点现在的电话都已经无法接通,大量发射照明弹之后的结果就是发现外围那些因为兵力缺乏不过两三个、三五个人驻守的据点现在已经悄无声息了,至于那些个原本的机枪阵地好像都已经将枪口调转了过来,现在那些地方涌动的都是国民党军队的那种标志性的德制钢盔……

“联队长,请看!”

结果望远镜观察之后,吉川大佐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天哪,这足足有着好几千人啊,看下面明晃晃的钢盔还有那正在架设的炮兵和机枪阵地,正在不断延伸的工事,让大佐意思陷入了恍惚之中:“难道当年在上海和皇军苦战经月的德械师又来了吗?”转而大叫起来:“将车站那个装备库打开,用步枪将所有壮丁和日侨日商武装起来,命令他们上城防工事,运城外围已经不属于我们了,我们只能依靠这堵城墙了,希望能够撑到安达师团长回来。”

看到王继威部装备的那些德式钢盔,吉川大佐又仿佛回到了一九三七年的淞沪战场,看到了和自己当时率领的一个大队浴血拼杀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的部队,也是这样的钢盔这样的服装、这样的武器……

当时国军精锐部队才有资格配备德械,由于四一年苏联的军援大大的增加,而美国也同意给国民政府提供贷款,德国因为和日本签订了轴心条约所以放弃了对国民政府的援助。所以德制装备已经没有了来源。但是因此开战前购置的那些德械和仿德制装备仍旧是国军的主流,就好比这次王继威部在中条山整编,就调拨了马克沁重机枪三十挺,捷克式轻机枪一百挺,以及MP18德制冲锋枪五百支,钢盔三千五百顶。这些德制装备都是当时的国民政府当初装备那些个德械部队时省下来的,至于步枪机枪倒是有部分是自制的。

正是因为这样,德械部队也就成了战斗力强劲的代名词。在吉川大佐的印象里,中条山地区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整的德械部队,更不要说这下面好像足足有一个整编团了……

※※※※

城楼上一发射照明弹,外面的二支队的战士们就知道可能已经被鬼子发现了,但是壕沟里面正在埋头苦干的战士们根本就没有指望鬼子能够主动出来送死,因为不管是哪一级的指挥员都说了:“咱们不能总想着鬼子犯错误,这些鬼子绝对什么笨蛋白痴之类的家伙,他们的指挥官里聪明人也有的是。还是老老实实的准备攻城,不过要是鬼子真的笨到自己送上门来,咱们也不要客气!”

飞机场方向的战斗已经结束,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一群在战士们的眼中是庞然大物,但是在见过后世坦克的老潘眼里是玩具一般的九七式“中型坦克”不过这些钢铁家伙在飞机场的战斗中确实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力挽狂澜,不然这两千打一千的战斗,火力兵力不占绝对优势,根本就是一场消耗战了,所以老潘听姜百无汇报了战损比之后,听到一个晚上的进攻就伤亡了四百余人心尖尖上一阵子颤悠,这样的伤亡数字可不能在来了啊……可是战果也是极为辉煌的,缴获了十几辆坦克不说,光是机场守备区的那几门鬼子开始根本没派得上用场的野战炮,就大大的对了老潘的胃口:“马上将这些火炮和炮弹,全部运到运城城桓之下的炮兵阵地上去,这边的炮兵也要前移,将炮兵按照轻重配置起来,我们马上开始攻城!”

老潘一边在战场上走动,一边划拉着能用的东西:“这两艘巡逻艇还得派人给我开动起来,到时候可以用来封锁这盐湖的水面,至于这些坦克,能够开动的马上补充油料和弹药,参加攻城,至于那两辆坏掉了的,也要想办法修好,实在没有办法的,就要卸下能够使用的东西之后将坦克破坏掉。妈的,要是这些个飞机还能开动该多好啊,到那个时候就轮到咱们在鬼子的脑袋上下蛋了。”“……受伤的战士要马上组织卫生队的进行救治,阵亡的战士要好好的收敛……”老潘越走下去,看到越多的我军战士的灰色军装和日军的土黄色军装的尸体纠缠在一起,虽然已经被残酷的战争锻炼成了铁石心肠,但是仍不免为这些战士感到惋惜,要是部队的攻坚经验再丰富一点,重武器再多上一点多好啊。

天色已经渐渐的放亮,战役进行到了第二阶段,整个重心开始向运城城桓转移,飞机场的战斗已经是圆满的划上了一个句号。

接到八路军总部发来的电报,老潘看过之后回电:“总部首长,我部现已发展为拥有步炮工骑辎多个兵种的团,全团共计六千余人,完全有能力在地方的配合之下攻克只有千余敌人驻守的运城!”

※※※※※

先不论八路军总部看到老潘的部队发展的这么快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一番讨论,单说说这个时候的晋察冀军区可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鬼子历时两月余的扫荡作战终于结束了,日军开始缓缓的后撤,晋察冀部队开始乘机尾随追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zen指挥军区所属部队四万余人和广大民兵,对抗着日军日军十万之众,终于在晋冀鲁豫军区129师,晋绥军区120师,以及冀中军区和运城地区的外线策应之下,取得了这次反扫荡的胜利。其中,外线部队的大力支援所起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特别是老潘在运城玩的这一手,更是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将日军这头负重的驴子直接给压垮了。

这次反扫荡战斗,八路军、民兵、游击队共计进行了大小战斗一千余次,毙伤俘日伪军六千余人,粉碎了日军围歼晋察冀部队,以及摧毁晋察冀根据地的阴谋,在这次反扫荡战役中,原新编第五团作为军区的主力团,在内线吸引了大量的日军部队,攻必克守必固,被晋察冀军区称之为“铁打的新五团”。但是作战中,八路军方面所属抗日武装伤亡五千七百余人,群众伤亡六千余人,更加可惜的是,根据地遭到了巨大的损失,日军的三光政策第一次亮相……

※※※※※

与此同时,老潘收到了黄克cheng部发来的电文。

“我部距运城不过两百余里,如攻击不利,可等待我部前来合力攻击之。黄。”

老潘豪迈的发了一通电文回去:“在运城城头迎接首长!潘陈。”发电的时候本来老潘只想自己署名的,后来想了想觉得不妥,于是马上询问了一下陈前进的意见,没想到陈前进经过昨晚的战斗之后,对于部队的攻坚能力是信心十足,马上同意在电文上附署。

豪言壮语好说,但是这仗可不能胡乱来打,因为缴获了五门日军的重炮,炮兵还获得了囤积在机场军营里面的大量炮弹。一字排开的炮阵地,有了一点在定县时候的派头。所以老潘才对这场攻坚战这么有信心,加上这边还有秘密武器————坦克分队。所以更是对攻城信心十足。

但是这一开打,就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步炮协同,步坦协同,说起来容易,这做起来可就着实太难了。

老潘在战斗之前,不顾那些个指挥员们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突击将步炮协同的原理,还有步坦协同的基本做法,甚至是四组一队,三猛战术之类也一股脑的讲了一遍,指挥员们在忙不迭的笔记之后,来不及自己细细推敲,就将这些个战术原则又填鸭式的教授给了手下的那些战士,可这说一千道一万,不如自己做一遍。果然一打响之后,这个步炮协同首先就出了问题……

炮兵不能说不卖力,王继威的炮营足足有五百多人,只侍弄着四门山炮,那是有着大量的技术人员,缴获的野战炮一运到阵地,就有大量的闲的在边上数炮弹的原炮手主动要求操纵这些大炮去“教育”鬼子。

因为外围阵地已经被扫清,所以炮火集中在城桓的城防阵地之上,使用榴霰弹对城防工事上的人员进行清扫,然后是密集的山野炮弹集中轰击了东侧城墙的一点之上,照说这会突击队就应该前进,准备在炮火停歇之后运动到城墙底下,如果炮弹摧毁了城墙,那就应该冲进城去进行巷战,如果不能破坏城墙,那么爆破组就要使用炸药对已被炮弹轰得摇摇欲坠的城墙进行爆破。可是这第一批突击队员还有爆破队员,根本就没有经验,等到炮火几近停歇才开始行动,结果敌人数分钟之后复苏过来的火力点一下就将这一批次的攻击给打垮了。看着退下来的突击队员,感觉上丢了面子的王继威就要命令督战队执行战场纪律,老潘见状连忙阻止:“这不怪大家,是我的责任,大家没有攻坚的经验,看来这攻城还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干的啊……必须进行攻坚战术的演练。

调整部署之后,老潘将攻城的兵力进行了调整,运城城桓甚为宽大,完全不是原来接触过的县城这样的小型防御体系,而是经过日军多年经营的现代化防御体系,虽然外围阵地已经被我占领,但是高达五米的城墙仍旧给日伪军提供了足够的保护,城里的内线传出来的消息是,日军大量的征集伪军,警察,日侨,防御力量已经大大的增强,根本就不是战前计划的千余守军。

召集了所有的团领导开会之后,老潘继续详细的讲述了翻版的四野战术六大原则,只不过是借用了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一个外国军事家的名号。大家听过之后一致认为,这个战术原则十分的精辟,将大家平时总结的那些个经验全部都系统的归纳出来了,按照这六大原则,大家都踊跃的发言,认为现阶段部队下一步的攻城需要注意以下极点:第一、摸清楚城里的情况,搞清楚城里的防御部署,开始贸然的攻击显然违背了“四快一慢”的攻击原则。只一味的求快,忘记了那中间的“一慢”,慢就是指对预有防御准备之敌发起总攻的时机要慢,攻击准备要充分,搞清敌情、做好准备后再打响,不能打急了。对于运动中的敌人,发起攻击要快些,但也要进行必要的准备。对于退却的敌人,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追击,慢了敌人就会跑掉。现在急于攻击就是犯了这个原则性的错误。

第二、布置好步炮协同,接下来的坦克协助攻城,一定要做好步坦协同。完善四组一队的战斗编组。将加强了的突击分队统一编成四个既有分工又密切协同的战斗组。火力组可配属缴获的坦克,负责火力准备和火力支援。爆破组负责清除障碍、开辟通路、炸掉敌坚固火力点。突击组负责打开并巩固突破口。其余为支援组,担任扩张战果的任务。

第三、组织部队进行战前演习,要争取在短时间之内掌握好,“三三制”的战斗队形。以避免部队在接近城桓的时候队形过于密集、造成过大伤亡,每个班编为三至四个战斗组,由正副班长和作战勇敢并有战斗经验的战士担任组长,每个战斗组三至四个战斗员。冲击时各战斗组之间和各战斗员之间均采取三角等战斗队形,交替掩护前进。

确认了以上几点之后,打援部队的电报就来了……

“团部!我破路分队已经破坏了沿途所有的桥梁涵洞,以及所有的日军野战电话线路,使用地雷封锁了山道,并且在四到五个有利于我的地形上布置了有力的防御阻击阵地,骑兵集团配合我破袭日军的电话线路之后已经重新集结之后携电台一部开始自由行动。我部开始等待日寇大队的到来,坚决给顶住日军进攻。”

由一、二支队两个骑兵连组成的骑兵集团发来电报:“我部已经将飞狐小队运送到距离日军不到三十里的的必经之路上,飞狐四队五队两队长委托我给团部发报:坚决完成任务!”

王继威也接到第一战区的电报:“日军开始大规模撤退,我守军已牢牢拖住其辎重和炮兵,现正和断后的第三十七师团三十七联队酣战。侧翼的骚扰策应部队已经全线出击,你部应在三日之内攻克运城,策应我第一战区围歼日军三十七师团,四十一师团全部。卫立huang。”

老潘一看,这卫老总不愧是抗日名将,一眼就看出了现在局势的关键所在,不过这卫老总的胃口实在也太大了一点吧!全歼日军两个师团,难道他不怕日军华北方面军全部出动,找他算帐吗?

最后老潘偷偷的溜出指挥部,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只要是自己掺和了的事情,最后总是闹得越来越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