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十二)

酒盏花枝 收藏 10 23
导读: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十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韦尔斯少校打开步话机:“各狙击手汇报情况!”

“一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二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三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四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五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六号方位没有发现其他人。”

马丁少校疑惑地问韦尔斯少校:“没有人防守,这太不对劲了。”

韦尔斯少校也百思不得其解,自言自语道:“奇怪,绑架了人质怎么会没人看守呢?太反常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们要加倍小心。”

韦尔斯少校考虑了一会,用手电在地上照来照去,果断地说道:“前面的土翻动过,地下肯定埋有东西,谁有探雷器,上去看看。”

一个工程兵穿着厚重的防弹衣,带着钢盔和防弹面罩,手中拿着一探雷器,慢慢走了出来,笨重地向着木房子走去,每走一步,就在自己落脚的地方喷上一点荧光粉。

“一定要注意安全!”韦尔斯少校在后面大声喊着。

没走几步,工程兵腰间的报警器就“毕毕毕”刺耳地叫了起来。

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感觉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工程兵急忙收起探雷器,退后几步卧下,小心翼翼地用手扒开泥土,再用小刷子轻轻刷着,不一会,从地下取出一个圆柱形的铁盒子。又小心翼翼地沿着撒了荧光粉的地方走了回来,将铁盒子递给了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


西城区出口处,希顿少校已开着坦克赶到了占姆斯上尉牺牲的地方,整个防线已是一片血腥狼藉,到处是散落的枪械零件和七零八落的骆驼尸体,众多受伤的士兵靠在沙包上或躺在担架上。一个沙包上插着一杆红新月旗,——这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会旗。国际红十字会在西方国家的会旗是白底红十字旗,但伊斯兰国家出于对宗教的信仰,让为红十字与十字架太相似,因此所有伊斯兰国家红十字会使用的都是红新月旗。

希顿少校停下坦克,其他坦克也跟着停止了前进。希顿少校打开坦克顶盖,从坦克里站了出来。一个左手受伤的美军士兵看了一眼希顿少校胸前的军衔,站起身向希顿少校敬了一个军礼。希顿少校还了一个军礼,问道:“占姆斯上尉呢?”

士兵低着头看着不远处一具用白布蒙好的担架。

“报告伤亡!”

“死亡一百八十人左右,其余全部带伤,不过,受伤的士兵都得到了伊拉克红十字会的救治。”

“放心吧,我不会让这帮抵抗分子逃脱的!”希顿少校信誓旦旦地说道。

“少校,伊拉克抵抗武装走的时候要我向前来支援的部队留一句话。”

“什么话?”

“前方危险,回头是岸。”

希顿少校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这帮抵抗分子也太嚣张了,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坦克的硬的。希顿少校对汇报的士兵行了一个军礼:“知道了!”说完缩进坦克,一队坦克又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地向城外开去。


巴士拉城外。

韩晋带领众人冲出美军西城区封锁线,行至两三里路,韩晋发现道路两边的高地渐渐隆起,便示意亚提尔一声令下:“停止前进!”

所有人瞬间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都恭恭敬敬地看着亚提尔和韩晋等人。

经此一役,所有人对亚提尔的吉卜利勒转世身分不再有丝毫怀疑,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又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自己竟如此近距离的和伟大的天使相处,紧张的是担心自己在天使面前不能留下一个好的印像。

韩晋大声对众人说道:“吉卜利勒刚才又说了,他对大家的勇敢非常满意,他为你们的勇气而感到骄傲!”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像拿到了天堂入场券似的,一阵惊呼,激动得热泪盈眶,纷纷伏在地上做着祈祷,感谢着神的恩赐。

韩晋接着说道:“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吉卜利勒指示我们冲出美军的包围圈后,就地解散,各回各的领地,今后听从命令,集体行动,不可擅自行动,把保存自己的实力放在第一位。”

众人再拜,齐声说道:“我们一定认真学习《可兰经》的思想,高举真主的旗帜,紧密团结在以亚提尔为核心的神的使者周围。”

韩晋一听这话,觉得很有亲切感,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各部落首领和各长老召集自己的人马,纷纷散去。刚才还人头攒去的场地,一下子变得稀稀疏疏。

韩晋一扭头竟看见了正在替一个伤员包扎伤口的伊丽莎。伊丽莎弯着腰,白晰的脖子露在外面,领口微开,以至于几丝春光外泄,韩晋一下子竟看呆了。

伊丽莎一抬头发现一个男子正色迷迷地看着自己,立刻脸上火辣辣的,白净的脸也通红通红,有羞涩,但更多的是恼怒。原来,在阿拉伯世界,妇女出门是必须戴头巾蒙面的,特别是未婚的少女。被一个非直系亲属的男子盯着看自己的脸,这在伊斯兰世界被认为是对女子的最大轻薄。伊丽莎之所以不带面纱,是因为她一直把自己当做伊里奇部落的战士,而戴着面纱就和普通女子一样了,无法表明自己的身分。再者,即使伊丽莎不带面纱,各部落的男子都不敢直视伊丽莎的面容,因为她是伊丽莎,萨乌的妹妹。也正因为此,伊丽莎从来没有注意过别人是否盯着自己看,而今天,一个陌生男子居然盯着自己的脖子眼皮都不眨一下。

旁边的亚提尔看出韩晋做过火了,轻轻推了韩晋一下,韩晋身子晃了晃,依旧菩萨一样。亚提尔伸出手在韩晋的手背在狠狠掐了一下,便韩晋还是无动于衷。而这时,伊丽莎已包扎好伤员的伤口,直起身笑盈盈地向韩晋走来。

一个妙龄女子笑盈盈地向自己走来,韩晋此时感觉自己简直是要飘飘欲仙了,旁边的亚提尔死命地掐韩晋的手背,但此时的韩晋已是色迷心窍,超然世外,竟毫无知觉。

伊丽莎走后韩晋跟前,突然脸色一变,右手一甩,“啪”地冲韩晋的头部开了一枪。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枪声吃了一惊,亚提尔的人吓得连忙将手摸进了枪套,但最终都没有拔出来,因为韩晋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子弹只是从韩晋的耳尖内侧擦过,擦去了韩晋的一撮头发,连头皮都没伤到一块。虽说是近距离开枪,但所有人也不得不佩服伊丽莎的技术之高胆量之大。

虽说众人都吃了一惊,但韩晋竟已是色胆包天,尽管枪口在自己面前火光一闪,但韩晋依然是眼皮都不眨出神地盯着伊丽莎的脖子。

伊丽莎不觉心头一热。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子这样痴痴地盯着看,而且,这个男子不像别的男子,别人看到自己总是有一种畏惧神态,但这个人不仅不畏惧,竟然笑对骤响的枪口面不改色,真英雄也!一时间心中的怒气顿时消散,只剩满腔羞涩。

萨乌跑过来一把夺过伊丽莎的枪:“胡闹!快给韩先生道歉!”

“就不!”伊丽莎也从萨乌手中夺过枪,枪栓一拉,退出一颗子弹,塞到韩晋手中,转身向远处跑去。

“这孩子!”萨乌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向韩晋赔礼道:“我小妹她从小就缺乏人管教,所以养成了个倔脾气,我代小妹先向韩先生赔个不是了!”

韩晋还傻傻地望着伊丽莎的背影不说话。亚提尔实在受不了了,站到韩晋面前挡住韩晋的视线说道:“韩先生,萨乌在代伊丽莎向你赔礼。”

韩晋这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说道:“哦,是吗?……没什么……”

亚提尔对萨乌问道:“萨乌首领,你的这位小妹有嫁人了吗?”

萨乌一脸忧虑地说道:“唉,我这小妹,这脾气,谁敢要她。她自己说了,要嫁一个伊拉克的英雄。我给她介绍了几个,她一开口就要和对方比枪法,把人家面都没见就吓跑了。最可气的是,我在父母坟前发过誓,伊丽莎不结婚的话,我也不找老婆,要永远保护她。你看,我都快三十了,还打光棍,都是这丫头闹的。”

亚提尔会意地“哦”了一声,心中暗想,你这光棍当不长了。

“各位,我们也要告辞了。今后有用得着的地方,随时一句话。”

亚提尔和韩晋等人与萨乌行礼作别。萨乌等人刚走,幕萨里德、威尔玛、谢罗特就赶来会合了。

谢罗特抢着说:“韩先生算得真准,我的人刚才发了一个情报,说真的有美军坦克追来了。”

“看来,我的忠告是真的听不进去了!”韩晋说着就左手捏成拳头用力一握,顿时一阵剧痛直刺入心。

韩晋抬起自己的手,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背:“咝~~,我说怎么就这么疼,手背上全是口子。我好像没有受过伤吧?哪来这么多口子。疼,真疼!”

亚提尔连忙说道:“蚊子,是蚊子咬的,我亲眼看到的,我们这里的蚊子特凶残。”

谢罗特盯着韩晋的手看了一会,摇摇头说道:“不是吧,哪有这厉害的蚊子,咬出来的伤口全是弯形的,像指甲掐的一样……”

“你懂什么,我亚提尔什么蚊子没见过,我说这是蚊子咬的这就是蚊子咬的,我亲眼看到的,难道我还会说谎骗人!我可是吉卜利勒转世!”亚提尔没等谢罗特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头儿说是就是。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废话太多,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幕萨里德边说边从威尔玛手中拿过一团纱布,替韩晋把伤口缠了缠。

“好了,别讨论蚊子了,准备战斗吧!”

韩晋一挥手,所有人便消失在两边的丘陵之后。


不多时,希顿少校的九辆坦克便F1赛车似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当坦克驶入亚提尔等人的埋伏圈之内的时候,只听“轰轰轰”数声巨响,几辆坦克有的底盘下火光一闪,动弹不得,有的坦克身子一侧翻了过去,最前的一辆被炸得腾空而起,在空中玩了个后空翻转体三百六十度,完好无损地坐在地上。

韩晋看得目瞪口呆,不禁脱口而出:“哇!李小双跳,十分!”

原来,谢罗特早按韩晋的要求在这段路上挖洞埋伏了五名战士,每人手中三枚磁性地雷,并在洞口做好了伪装。不过,即使谢罗特不安排伪装,希顿少校可能也不会注意这五处洞口,因为坦克速度太快了。当坦克从洞口飞驰而过,事先隐藏在洞中的战士手一举,一枚地雷便贴了上去。希顿少校所乘的第一辆最惨,被一口气连贴了三枚磁性地雷,因此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潇洒的“李小双跳”,当然,也有几辆坦克因速度过快,一枚地雷也来不及贴上去。


没有挨炸的坦克马上减速,丝毫不慌乱,迅速摆出一个防守阵形,将几辆受伤的坦克保护了起来。

“嗖嗖嗖”三枚照明弹升上天空,所有还有知觉的美军士兵都看到了一个变态的场面:

两边丘陵上稀稀疏疏站着不少人,所有人都至少扛着一个火箭筒对着下面的坦克群,没有别的武器。丘陵的远处,还飘扬着一面红新月旗。

幕萨里德在上面大声喊道:“给你们一分钟考虑,或者我们提供纱布,或者我们提供裹尸布!”洪亮的声音在丘陵中四处回荡。

坦克手文森拿起步话机命令道:“我是文森中尉,现在希顿少校受伤昏迷,我来暂代指挥。我命令,所有士兵将伤员移出坦克,将自己的武器留在坦克内,然后从内部炸毁坦克。马上执行!”

立刻,所有美军士兵忙碌起来,他们迅速从坦克中抬出一个个伤员,运到安全地点,然后用手雷引爆坦克的弹药库,几声巨响过后,九辆M1A1坦克便变成了一堆堆昂贵的废铁。

谢罗特低声咕哝了一句:“这下捡破烂的又发了!”

韩晋从心眼里不得不佩服美军的训练有素,即便是在放弃了抵抗的情况下,也能够有条不紊地按章程操作,生怕敌人获取了自己的军事机密。韩晋其实之前心里早就想过,如果能弄一张M1A1的内部结构照片回国,也许中国的坦克会有一个更高的质的飞跃。但现在看来,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军士兵做完了规定任务后,在炸毁的坦克前站成一排,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脑后。

伊拉克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扛着一面红新月旗,跑到美军中间,开始对受伤的美军进行救治。


韩晋对亚提尔说道:“我们走吧,投了降的美军是不会再战斗的。我们已经在巴士拉完成了反客为主,伊拉克的抵抗联盟已经形成,今后你亚提尔在伊拉克将大有作为!”

亚提尔问道:“我们往哪走?”

“我们都跟着你,你现在是伊拉克的抵抗领袖。哪儿让美军不好找,我们就去哪。”

“我继续往西吧,我们西边都是较大的城市,混在城中最安全。”

于是,亚提尔和自己的二十多人便一路向西而去。


美军司令部。

福克斯中将两眼紧紧盯着韦尔斯少校和马丁少校营救记者时从地里挖出的一个个铁盒子,一句话也不说。整个指挥部里其他人都大气也不敢出,满屋一片死气沉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