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6/

第二十一章疯狂铁甲车

<br> ————一个小兵就可以改变整个的战局,这绝对不是一个夸张的话,至少在运城战役中确实是这样—————

吴家全的惊呼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自视也是见多识广的郑可这个时候也凑过来查看,发现这是一条履带痕迹,就像原来在日本的时候见过的拖拉机一样!于是郑可以极为轻松的口气说道:“大惊小怪,这是拖拉机,知道什么叫拖拉机吗?就是那种图片上的铁牛,用来脱各式各样的重物最为适当!”

但是马上这个推断就被预备队的队长,曾经参加过定县战役的老火力支援组组长邓玉柱推翻了,本来这老邓也不是甘心当预备队的人,不过是这身板实在是不适合隐蔽行动,于是就带着同样问题的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棒小伙子蹲在后面看着前面的战士们的表演,嘴里骂着:“狗日的,要是搞砸了,回来老子的袜子可是全都交待给你们了!”看见这帮自己的“预备队”在那里研究地上的痕迹,挤过去一看,马上说道:“狗日的,什么拖拉机,明明是鬼子的铁甲车,老子在定县的时候,就和一一零师团的铁甲车队交过手,狗日的厉害啊!老子的机枪打上去直冒火星,不行,现在要马上去看看,这地上的铁甲车的‘鞋印’可不止一辆啊!要是一旦打起来,在我们的背后来上两辆这个玩意,那就不好了!”

看见邓玉柱这么一说,郑可一下就闹了个大红脸,不过还好晚上没人看见,当下就马上表态:“我们十五个人全听你的调遣,一定将鬼子的坦克干掉。”这个时候本来就不是全无见识的郑可当然马上就联想到了坦克的头上,当时坦克还是一个新名词,大多数人都没有接触过,于是邓玉柱就小声的又咕哝了一声:“什么狗屁坦克?明明就是铁甲车!”只是老邓自认为的小声,在其他人的耳朵里不悌为炸雷一般。一下子众人全都尴尬了起来,好在预备队的副组长唐勇倒是一个会转圜的人物:“管他是坦克还是铁甲车,咱们将它的蛋黄给砸出来就行了,这里留下十个人继续预备,我们其他人就沿着这铁甲车的鞋印去看看好了!”

于是邓玉柱也不和其他人商议,留下了十个飞狐部队他认为最放得心的人,原因就是这里一旦需要预备队的话,还是战斗技能比较好的预备在这里比较好。其他的人,还有郑可那十多个愤青们就跟着邓玉柱沿着“鞋印”往军营的左侧寻去。

※※※※※※※※

铁甲车队是才由关东军调到关内的一支独立铁甲车队,隶属于关东军司令部直辖之下,这次调动进关,就是因为华北方面军的治安肃正战斗的需要,但是山区确实无法发挥铁甲车的威力,所以就将铁甲车调到了山西为数不多的平原————运城地区,准备配合进行清乡还有进攻中条山之类的行动。铁甲车部队今天白天才到,因为部队指挥官认为,城里不适合铁甲车的活动,还是城外比较好。于是城防司令官,留守的第三十七师团第三十七联队联队长吉川照一一方面极力挽留指挥官和军官就留在城内接风,一方面将大量的酒菜送到了在飞机场边上独立设置了一个营区的铁甲车中队,给风尘仆仆的关东军的精锐们洗尘。

“小野君!我们已经多年不见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年我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学弟了,成为了一个帝国的军官,指挥着一个铁甲车中队,你有着什么样的感想?来,先把杯中的酒干了,我们好好的说说!”怀里搂着一个满脸雪白鬼一般模样的艺妓,吉川大佐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前辈样子和同样怀里坐着一个艺妓,但是却将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的小野平三郎。

“请恕罪,学长,学弟我实在是不胜酒力,对于帝国的军官应该有什么样的操守,什么样的表现,相信学长比我更加明白。原来别人和我说现在华北方面军的部队都已经腐化变质了,我还不太相信,但是现在我相信了。和狡猾堕落的支那人呆在一起,你们被他们同化了。”一本正经的铁甲车中队长甚至没有稍微挪动一下屁股,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对学长和长官一个起码的敬意,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万分的不屑。

“八嘎!你的小小的一个少佐,也胆敢指责上官?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簪越吗?”

“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看见自己那位学长已经暴怒了起来,高傲的装甲军官马上起身,骄傲的点了一下头,就准备回自己的营地。

“等等!今天如果你不留在这里喝酒,那么今后你的所有的补给还有弹药,全部都不要妄想了吧!不知道你骄傲的铁甲车队没有了油料会怎样?没有了弹药还能战斗吗?没有我的步兵的配合,你还能行动吗?”几句话说完,被击中了死穴的少佐终于坐了下来,端起了酒杯:“那么,为了大东亚圣战的胜利,为了天皇陛下的健康,我们干上一杯!”

“非常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学弟真是一个聪明人。来!忘掉所有的不愉快,我们为天皇陛下的健康再干一杯!”

※※※※※※

就在两位日本军官在为“天皇陛下”的健康干杯的时候,所有的轮休的日军军官都已经是烂醉如泥了,因为日本的新年也将要到来,所以思乡的情绪在军营中蔓延,加上战争好像距离这里十分的遥远,所以休息的士兵们能够找到酒的,全都醉倒了,一时间全城剩下清醒的日本兵不足三百人。

不能不说日军关东军的士兵当时是一支纪律严明,战斗力旺盛的部队,铁甲车中队驻扎在飞机场的东侧,就在防御工事的内圈,设置在这里的意思也就是能够随时给飞机场的防御还有运城的防御给予最有力的支持。在工兵的帮助之下,建好了临时营地的士兵们看着城内送来的大量的酒菜,全都自觉的没有喝酒,而是只吃了饭菜,就进入营房准备睡觉,但是派来进行接待工作的却是整个运城最为八面玲珑的宪兵队长,这个老鬼子是一个老牌的特务,后来战争爆发之后,加入了陆军。因为经验丰富但身体却是不适宜上前线,因此担任了运城的宪兵队的队长。平素看谁都是笑眯眯的一副弥勒模样,但是私下却是心狠手辣,只要是进了宪兵队大门的人,据运城的人统计,好像就没有活着出来的人,于是运城人给他取了一个“笑面阎罗”的外号。

当然,这阎罗这一面当然是指对中国人和抗日人民而言,对于“自己人”这笑面就充分体现出来了,先是宣读了城防司令长官吉川大佐的慰问令,接着又宣布小野少佐已经允许了大家今天晚上放松一个晚上,然后就笑眯眯的开始了安抚工作,并以一个老兵的名义,带着那些陪同慰问的伪职人员开始敬酒。一时间杯幌交错,压抑已久的日军士兵一旦露出了真面目,那是又唱又跳,十分的混乱,不过也算是宾主尽欢了……

众位就要问了,这吉川大佐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要这么干哪?这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这就要从吉川读书时说起,这位已经三十八岁的吉川大佐当年还是十五岁的一个初中生的时候,因为暗恋上了自己的老师,也就是小野的母亲美惠子。小野当时在小学上学,当吉川上到中学第三年的时候,小野刚刚进中学,吉川因为暗恋美惠子,经常在美惠子上厕所的时候进行偷窥之类的事情,并且装成一个十分关心学弟的样子,通过接近小野来接近美惠子,终于有一次,在小野和他的父亲都不在家的时候,吉川溜倒了小野家中,和早就知道吉川暗恋并偷窥自己的美惠子做了那种勾当。之后恋奸情热的二人甚至策划过杀死小野的父亲,两人结婚的荒谬想法,最后吉川被征召入伍,这才结束了这段不伦的奸情。

因此吉川见到小野之后,心理上的变态就造成了举动的失当,想要炫耀自己现在的实力地位的吉川没想到小野是一个十分正统的军人,一时间碰了一个软钉子。至于为什么拉拢那些个装甲兵,那是因为吉川十分清楚装甲车和铁甲车在平原作战时的威力,所以想要师团将这个中队配备给自己这个联队,于是才这样费心费力的拉拢。

但是就是这一顿吉川大佐从驻地附近的“中国朋友”那里学会的交际餐。让整个铁甲车中队,整个飞机场守备区,整个运城都陷入了极度的危险当中。所以后来老潘总结战斗经验的时候说道过:战争中,运气也是一个不能忽略的部分,说一句唯心主义的话,我老潘的运气一向相当的不错!

※※※※※※

悄悄摸近了一个临时营地的邓玉柱等人尽量压低了自己的脚步声,因为这些个预备队员们都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成为预备队的,而郑可那帮人反倒是不用多说,因为经常在夜间开展暗杀行动,这潜行的技巧倒是在水准之上,一时间倒也没有继续招来邓玉柱的白眼。

但是整个营地的热闹情况让想要偷袭的邓玉柱等人呆住了,因为整个营地里全都是醉醺醺的日本兵,追着几个身穿和服的慰安妇后面猛跑的装甲兵一点都不比步兵劲头小,邓玉柱等人正要商量怎样行动的当口,旁边的一个树丛中突然钻出来一个日军士兵,不过是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迎面传来的酒味,就知道这位老兄明显是在那边的树下“下猪仔?”了。这位迷糊的日本老兄根本就没有怀疑同样穿着日本军服,只是手臂不现眼处捆了一条白手巾的“自己人”。

“你们大大的不好,我们的喝酒的去,巡逻的不要!”

邓玉柱和郑可对视一下,两人都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情况,知道这位日本兵看来是把自己这伙人当成真的鬼子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邓玉柱干脆拿过那个日军硬要往自己嘴里灌酒的那个大酒瓶,就往嘴里灌了一口,然后喷了半口在身上,嘴里还剩下半口实在舍不得,在嘴里咂摸了半天才吞下去:“好酒啊!正宗的杏花村!”说完才响起不该说中国话,不过转眼一看,那个提供道具的日本兵已经被旁边不知道那个手快的拧断了脖子,正在地上抽搐哪。

“大家没人弄一点在身上,装成喝醉了的样子,三三两两混进营地,占领几个制高点和机枪阵地,那样就可以控制这个营地,解决这些醉鬼鬼子了!”

众人也一个个轮流造作了一番,于是一帮“酒鬼”就此诞生了,只是这帮酒鬼和营地里其他的不同,都是荷枪实弹,有些还拖着一挺机枪,显得不伦不类,要是老潘在这里,一定大叫这是严重的演技素质低下!但是好在营地里清醒的鬼子不多了,因为毕竟这个营地位于飞机场防御区的内部,外围还有坚固的阵地,所以日军麻痹也可以理解……

三三两两混进营地的战士们还没有完全的到位,就听见飞机场那边突然枪炮声大作,火光冲天,半边天都被火光映红了。而远处也响起了隆隆的炮声,那好像是山炮发射的声音,从位置上看来,就是咱们独立团的炮兵在发言,一时间营地里的鬼子一阵大乱,一部分鬼子兵开始往营房里面跑,去准备装备,一部分直接就往停在一边的战车上跑。可是已经到了战车边上的邓玉柱等人怎么还会给这些鬼子机会?甩手一枪干掉了鬼子唯一走路不摇晃的哨兵,然后爬上了日军的铁甲车,虽然不知道开,但是炮塔上的机枪还是知道操作的,于是疯狂的机枪扫射开始了,冲着铁甲车停放场跑来的鬼子兵几乎全被喷射的火舌舔倒。有样学样的战士们马上上了其他的十四辆铁甲车,开始操着机枪对鬼子射击,而在机枪的掩护之下,手腕上缠着白毛巾的郑可等人,也穿过了火线来到了铁甲车边上,看见众人只知道停在原地射击,于是喊道:“为什么不把铁甲车开起来?”

“老子不会!你小子会吗?”队形密集手中胡乱抓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器的日军对着铁甲车停放地开始了摇摇晃晃的冲锋,邓玉柱正在毫不客气的进行着精确的点射,铁甲车上的大口径机枪实在是太对这位猛男的胃口了……

“你小子不要总说我小子,你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啊!”

“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磨嘴皮子,算我错了行不?你能不能开动?”

“我试试看好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