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七章螳螂与黄雀

ddtt 收藏 3 31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七章螳螂与黄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抢在刘协之前与鬼子展开激战的正是吴哲。被招募来的雇佣兵都被分成200人一队,惟独吴哲带这一队人比其他的带的多,因为林飞宇最信任的就是他,这400个兵不是去执行什么重大任务,就是想如果有谁被鬼子困住,然后由吴哲去救援。

根据对讲机传来的对话进行分析,吴哲已经知道军港周围的情况是什么样,该去做什么他心中很清楚很明白。现在机场那边已经被自己人控制住,惟独军港这边战事不利,如果有人带兵从速绕道鬼子的背后先和围困军港的鬼子打了起来,军港内被困住的人就有的救。

吴哲带领着雇佣兵先是拿下了鬼子的迫击炮阵地,然后继续向前杀,直到击溃鬼子一个连。400个生龙活虎的雇佣兵死的不到10个人,吴哲看看远处,见那里的战斗也逐渐平息,他估计余飞已经得手,但目前还是敌众我寡,自己最好还是向他们靠拢,要不就这几个人,再碰到几个鬼子,那还有活路吗?


正当吴哲向余飞靠拢的时候,刘协带人赶过来。刘协见面就问:“我怎么走这么快,开始赶上这热闹。”

“你还有多少人?”吴哲问。

“我一枪没放,自然是齐装满员的,你怎么拼的就剩下个把人了?”

“此地不宜久留,跟我走。”吴哲想让他跟着自己走,这样自己身边好有个照应,不至于遇到什么危险。

忽然远处传来轰鸣声,一队自行火炮正向这里开过来。


这支炮兵部队是根据西南舰队司令官野田义夫的命令向军港方向开过去的,这主意还是广田义给出的。广田义这家伙在防卫研究所呆了很多年,虽然没穿军装,但是研究了半辈子战争,对排兵布阵还是有点研究的,尤其精通陆战。之所以首相把他从东京调到西表岛给野田义夫当顾问,就是因为他所会的东西,野田义夫不会。野田义夫的长处是指挥舰队进行海空协同作战,而广田义对陆上机动作战和空地一体战十分有研究。

广田义把自行无座力炮营调到军港这待命,就是来救火的,一旦情况不秒,不等在这里驻扎的第二步兵营请求,就可以让近在咫尺的无座力炮杀进去,把敌人全赶进大海里。如果这不行,后边还有个坦克连在待命,随时可以增援。

在这里待命的自行无座力炮兵营的指挥官拿望远镜一看,就知道里边什么情况,军港的三面已经基本没有枪声,第二步兵营肯定让敌人击溃,他们这600人可是都有迫击炮和重机枪的,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被击溃,难道敌人装备精良?或者人很多?

这位少佐营长正琢磨呢,耳机内传来野田义夫的声音:“第二步兵营现在有了大麻烦,前几分钟我就与他们的营长失去了联系,不知道指挥官是否活的,你现在抵达军港没有,那里形势危急。”

“司令官阁下,我的部队全安全开到了军港这里,请您放心,我现在马上发起冲锋。”这个炮兵少佐比前边的那些军官要聪明,他听见了其他军官和司令官的对话,但凡军官们如实汇报遇到的麻烦或者说战斗不好打的话,都会遭到臭骂。只要你痛快的表示马上执行,司令官就不骂你。你要如实汇报战场的情况,司令官会认为你怕死,认为你是为自己萎缩不前无所作为找借口,即使你没想萎缩不前,也会挨骂。

炮兵少佐对部下下达了开进命令,自己坐在指挥车上很纳闷,那些军官脑子都有毛病,居然在电台里说敌人如何厉害,这不是找骂?司令官问起来简单回答一下就行,就等着司令官下命令,你那么详细的介绍敌人有用吗?谁当司令官都不会喜欢听自己的部下介绍敌人如何凶猛狡猾。


24辆60式自行无后座力炮快速开进军港附近地区,炮兵少佐从指挥车内钻出来,打算看看有没有第二步兵营的部队,但是什么都没找到,就见前边黑压牙的一群人,估计是敌人。

炮兵少佐马上命令弹药运输车停止前进,命令3个炮连迅速展开。

这60式双管自行无后座力炮是日本的国产武器,外型很独特,是一辆小装甲车车上装两门炮,弹药基数8发,最大行驶距离才不到150公里。这武器可以说是自行火炮中的异类,性能一点也不突出,而且装甲很薄弱。战斗全重是8吨。大家可以想一想,用仿制美式M-113装甲车做底盘的96式自行迫击炮都23吨重,这个炮车才8吨重,还不如M-113空车重呢,你说他装甲有多厚?

M-113装甲车全重11吨左右,装甲也不算薄弱,如果不挂附加装甲的时候遭到RPG-7火箭筒的打击,照样车伤人亡,这个60式双管自行无后座力炮装甲还不如M-113装甲车,如果近距离遭遇,还是很容易对付的。

不过指挥这个炮兵营的少佐军官比敌人更清楚自己武器的弱点,他命令自行炮排成横队停在军港外,不与敌人近距离接触,保持一千米的距离,并命令无座力炮装榴弹,准备迎敌。

炮兵营的少佐营长在出发前就命令各炮车卸下破甲弹,每车只装8发榴弹,弹药运输车全部装榴弹。因为他很清楚,偷袭这里的敌人不可能有坦克和装甲车,绝对全部是步兵,带破甲弹有点多余。

炮车一字排开,弹药车停在炮车后边十几米外,炮弹已经装入炮内,营长命令各车自行瞄准一千米外的敌人。

“开炮,连续射击。”营长用电台下完命令,把身体从装甲指挥车内伸出来,看着远处的敌人。


刚围歼了鬼子的2个连,余飞、夏明、尚云等人带着死伤大半的雇佣兵正打扫战场。因为雇佣兵携带的手榴弹和子弹都基本用完,现在想继续打下去只能从鬼子兵身上收罗些武器,雇佣兵们正打着袖珍手电筒忙着从尸体堆里找武器,忽然就听见远处一声巨响。

确定这声响是火炮射击的声音还有点难,因为这炮声实在是太响亮,不像是一门炮的声音。其实这是24辆双管无座力炮开炮的声音,总共是48门火炮同时开炮,声音想小都不行。

48发炮弹挂着呼呼的风声向200多名雇佣兵就飞了过去。余飞他们三个指挥官并不缺少武器弹药,没去尸体堆里找弹药,在一旁观察周围地形,他们听到炮声,也见到了火炮闪光,马上二话没说找就地隐蔽。

密集的炮弹一下就落到了雇佣兵中间,炮弹落地就开花,顿时火光闪烁,被炸伤的雇佣兵鬼哭狼嚎的。夏明趴在地上说:“本来打得没几个人,没想到鬼子又玩狠的,现在怎么办?”

“凉办,这200多人估计都让炮弹给烩了,我们退到军港也是两手空空,怎么救铭基他们三人?”尚云发了句牢骚,不再出声。

第一次火炮齐射之后鬼子兵熟练的拉开炮栓,装入炮弹,随后准备第二次射击。

其实打下去也没什么必要,当才密集的炮弹落在人群中间,已经有100多人伤亡,剩下的雇佣兵不敢乱动,趴在尸体堆上躲炮。

炮弹像长眼睛似的专门往人堆里飞,虽然也有不少打偏的,但不到一分钟,几百枚炮弹落下来,200多雇佣兵早死的没人了,余飞他们三个人扔了几个烟幕弹,才狼狈的逃到军港里。

军港里都是鬼子的军舰,为了不伤到自己的军舰,自行无座力炮自然不敢延伸火力,所以他们三人侥幸逃走。


快速射击持续了一分多钟,炮兵营的指挥官命令停止射击,炮车调整方向瞄准另一个方向的敌人。

刘协和吴哲早被鬼子的炮火惊呆了,他们以前没见过这么壮观的炮击,这么快的就把几百发炮弹打出去,而且打的非常准。

“看什么看?赶快把队伍带出开阔地,这里不能呆。”吴哲说完就拿着枪向军港里边跑。

刘协也怕炮弹砸到自己头上,带着自己的兵仓皇逃跑。


炮兵营的60式自行无后座力炮根据指挥官的命令,继续向前行驶,一边走一边开炮。

人的腿那有履带走的快,另外雇佣兵周围到处落下炮弹,炸的这些人很难逃跑。

60式自行炮配有75CM立体测距仪以及红外夜视仪,前方配装潜望镜,这炮车的侦察瞄准设备比较先进,能看到一千米外的夜幕中的情况,所以炮弹一发比一发打的准。


玩命逃进了军港内,吴哲和刘协又躲开军舰上水兵打来的冷枪,这才松了一口气,找到其他人藏的地方,与大家汇合在一起,等待援兵。

军港内已经有700多具雇佣兵的尸体,军港外也有一千多个尸体,从自由号货船上下来的雇佣兵几乎没几个活着的,即使活着的也是躺在地上呼呼喘粗气,伤口也直往外流血,他们只能看着漆黑的夜空去等死。

另外穿着凯夫拉防弹背心带着防弹头盔的余飞、夏明、尚云、刘协四个人也挂了彩,有的胳膊上被弹片刮伤,有的腿上没子弹擦伤,但靠着防弹背心和丰富的战斗经验都拣了一条命回来,刘铭基正忙着给这几个人帮忙包扎伤口,张汉合、王众明两人拿着狙击步枪警戒四周。一旦发现军舰上有水兵打黑枪,他们马上就开枪还击,打死几十个鬼子兵之后,军舰上的水兵才安生点,不再没事偷着打冷枪。

现在吴哲跟着这七个人困在着,打又打不过鬼子,跑也跑不出去,真是倒霉透顶。


许睿与富安、江琦两人下了气垫船,见曹秉带人去了机场方向,他们三人自然就要去军港那帮忙,指望那些只有步枪和手榴弹的雇佣兵拿下军港,那还真不敢想。

三人路上无话,迅速来到军港外。

因为富安、江琦带着的100名常胜军士兵几乎人人携带着反坦克导弹和火箭筒,另外还带着单兵武器,所以负重大,走的自然没轻装前进的雇佣兵快。


等许睿走到军港外,用红外望远镜一看,就明白雇佣兵被打败,几个带兵的指挥官不知道藏到那里去,军港外有24辆炮车零星的发射着榴弹,可能还没注意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所以没炮弹飞向这里。许睿把富安、江琦叫过来问:“你们看到那正在开炮的跑车没?”

“当然看见,我数了一下,一共是24辆炮车,还有4辆指挥车,另外剩下的都是没武器的弹药补给车,补给车似乎都是吉普车。”富安左手拎着望远镜,等他继续问。

“你过来,带你的人准备发射导弹。”江琦把一个哨官叫到跟前,命令他准备好龙式反坦克导弹。

哨官看了一下自行火炮的位置,“距离不到一千,我在前出一点然后把队伍展开。”

“恩,你去办吧。”江琦继续站在那观望着鬼子兵的跑车。

30名常胜军的士兵,把背在身上的龙式导弹全部摘下来,把步枪背在身上,在哨官的带领下迅速向前跑去,找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散开,每个士兵与其他士兵都保持几十米的距离,这样遭到炮击的时候可以减少伤亡。


富安和江琦带着的常胜军任务是炸军港内的军舰,而不是一路杀向机场,所以武器带着的比曹秉要少很多,这些兵除了身上的步枪和弹药,主要武器就是反坦克导弹,并没有掷弹筒迫击炮和火焰喷射器,行军的时候背着到导弹端着步枪,行进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常胜军的士兵接到指挥官的命令,马上就按照命令前出几百米,然后迅速散开,卧倒在地上打开导弹发射器上的盖子,启动红外瞄准设备。

江琦打仗比较贪大求全,他想把自行炮一锅给烩了,自然不会命令部下一发一发的打导弹。他发现这些炮车走了一段路就停下来,这时候要打齐射,那一次就能搞定,而且不会让鬼子跑掉。

他想好以后,没和富安、许睿打招呼,自己跑到前边,亲自指挥这一哨士兵。


背着步枪跑到前边的江琦走到一个士兵旁边,说:“你打这个目标,记住,打完就马上移动一下位置。”

“明白”。

江琦依次给28个士兵分配了目标,然后自己藏在一个地方,大喊一声:“导弹发射。”

28枚龙式导弹同时呼啸而出,直扑自行火炮。


这些自行火炮别说是用龙式导弹打,如果距离合适M72或者RPG-18火箭筒也能把这炮车打爆。60式双管自行无后座力炮那单薄的装甲根本不堪一击。

导弹发射之后,炮车和指挥车几乎同时中弹,顿时炮兵阵地上着起火来,燃烧的炮车和指挥车上有不少人没被炸死,乘员纷纷逃出车来,拿着小型灭火器给炮车灭火。

现在自行炮兵营遭到反坦克导弹的屠杀,顿时成了燃烧的废铁,炮手们和弹药运输车上的士兵一起把炮车和指挥车上的火扑灭,但是炮兵营的营长和连长都死在指挥车内。阵地上顿时安静下来。

夜还是那样的黑那样的静。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