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4月一个普通不过的日子,而对于我的家人来说春天似乎不那么温暖了。因为这个月是我出生的日子,本来我们的一家是可以过的很开心。那一日父亲因为饭局而没守侯在母亲的身边看到我的出生,无助的母亲因为本该3日出生的我苦苦的支撑到4日!不负责的医生护士拉开了我一生的冷血!因为他们的不负责使我险些丧失了生存的权利!年轻的父亲为了抢救我从不求人的他一次一次的找人……后来在一位奶奶的过问下我抢救了过来。母亲至今因为我的原因而对父亲抱怨!但我对父亲却十分的感激。

人之初性本善!但我却因为那些不负责的医生而冷血!没人理解,一个女孩在我们相识时对我说你不该那么仇恨每个人,其实人都是善良的!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如果善良为什么在我出生时医生护士不把我的母亲送入手术室接生而是推迟?!因为他们的不负责!险些时我和母亲一同去了黄泉路!

我只对对我好的人友善!对我不好的人我永远不会友善!即便是很小的错误我都不会善带他!除非他是我的父母,妹妹!

因为仇恨我迷失了我的心灵……也因为仇恨我才更加坚强!

这个社会不是弱者生存的!是强者就该冷血就该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