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四章猎杀钢铁猛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90式坦克边行进边开炮,120毫米主炮连续开炮。

又是一连串的爆炸,整个飞行员宿舍楼被炸塌一小半。卧倒在楼外的关宁几乎被埋在瓦砾之下,他爬在地上没马上起来,怕炮弹把他打飞了。先是抖掉身上的瓦砾和沙土,然后拿对讲机与曹秉联络,“我是关宁,你看到鬼子的坦克没?”

“看到了距离我有三千多米,龙式导弹打不着他。你现在在那,炮弹伤没伤到你?”曹秉也没想到鬼子还派兵增援机场,90式坦克的突然出现,让他感觉还有事情要发生,如果坦克完好的离开这里,那他就会死在这里,倘若想活着出去,必须给鬼子点颜色看看。

“我没事,我的兵都死了,我马上去你那。”关宁拿着枪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迅速向曹秉的阵地跑过去。


“这些导弹发射器还有用没?”一个哨官问曹秉。

“装上导弹还能用。”曹秉继续用红外望远镜观察正在向他开过来的90式坦克。“你难道要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哨官想了想,“要走那么远的路,带着也怪不方便的,扔了自然是有点舍不得。”

“就带轻装备转移吧,这些笨重的东西不要了,你带你的人先走,我殿后。先别回民用码头,去军港支援刘铭基他们。”曹秉说完看了看这30个弟兄。

哨官点点头,“那我先去了。”说完就带一哨人先离开凹地。


关宁猫着腰使劲跑,一口气就跑到凹地内,他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伸着脖子看着机库方向,那边已经起火,火苗已经从机库的门内窜出来。

看着关宁面带微笑,曹秉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也转身向机库方向看去,那里果然有火光,一定是关宁想办法把那点起了火。“你干的?”曹秉问。

“那是当然,总算完成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任务,鬼子没了飞行员、没飞机、没油料,我看他们在嚣张。”关宁躺在地上,继续休息了一阵,才爬起来问:“90式坦克过来没?”

曹秉回答:“快过来了,距离3千米左右。”

“我大哥不是给你们很多陶式导弹吗,这导弹可以从4千米距离上攻击坦克,90式坦克的正面装甲才500毫米,但是陶式导弹的能打穿800毫米的装甲,最大射程4千米,龙式导弹的最大射程是1500米,能炸穿1000毫米以上的装甲,我看这个距离上还是能打掉他几辆的。”关宁站起来,观望着远处的坦克。

“我打算放近一些打,在第一次攻击之后,坦克会全速倒车,但它也跑不出导弹的射程,如果刚靠近就打,他们一倒车,然后开炮打我们,我们就够不着他们。况且90式坦克上有激光告警器,我们放近打也用不着激光测距仪,他们也不容易干扰我们的导弹。”说话的时候曹秉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关宁想,他说的不是没道理,他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刁钻的打仗的手段,自己虽然比他大好多岁,但是还是差这个年轻人一大截,难怪他在缅甸出名了。


90式坦克上的鬼子见几千米外的敌人全部被炮弹炸死,更加猖狂。连长用电台向上级报告:“我们已经消灭了很多敌人,现在坦克正向机场方向快速机动,马上就能收复机场。”

守在指挥所里的野田义夫听到连长报告的战况,十分欣慰,没想到坦克威力如此巨大。

“希望你从速收复机场,完毕。”说这句话的时候,野田义夫的语气比先前缓和了许多,在一旁的守备团指挥官们都松了一口气。


90式坦克进入机场,如入无人之境,没有遇到一个抵抗的敌人,准确的是说,没看到一个人。连长和各车的车长都用车长潜望镜发现机库那边着火,火苗顺着机库门的缝隙就冒出来,用红外成像仪看就更清楚,就见机库那边热气腾腾,看来这火还不小。

“机库着火,请速派人灭火。”连长发现情况后,迅速向上级报告。

但是知道的回答只是“知道了”几个字,连长不知道司令官和团长在想什么,他也就懒的去操心,反正烧的东西不是陆上自卫队的,他拿下机场就算完事,其他的就先不管。

“各车保持队型,加速前进。”连长喊道。

11辆坦克的驾驶员加大油门向机场冲去。


“导弹准备,不许齐射,一个一个的发射,不许浪费,不许重复攻击。”曹秉自己也摆弄着一个陶式导弹发射器,他扭头看看旁边的关宁,关宁正在熟练的打开导弹的发射保险。

“第一枚发射,命中以后第二枚发射。”曹秉说完。身边不远出的一个士兵认真的用瞄准一辆90式坦克的正前方,他用瞄准器内的“T”字线对准目标,按下发射按钮。

一枚陶式导弹拖着金属导线飞出发射管,拖着长长火焰迅速奔向2千米外的一辆90式坦克。导弹经过短暂的飞行,迎头命中一台坦克,坦克起了火。

导弹巨大的战斗部炸坏了炮塔前的装甲,把车长和炮长炸成重伤,车上的火炮,激光测距仪、红外成像仪等等设备全部被炸坏,只是导弹没把车内的燃料和弹药引爆,所以爆炸威力显的不大,中弹的坦克依然向前走,但是已经不能开炮。驾驶员的耳朵被爆炸声震的什么都听不见,他稍微减慢速度,打开驾驶舱的顶盖,就发现炮塔被打坏,但是其他部分还行,他把坦克停下,迅速从驾驶舱内拿出一个小瓶灭火器,把炮塔上的余火扑灭。随后驾驶员丢弃下灭火器,爬上受伤的坦克,去抢救受伤的车长和炮长。

第一辆坦克被导弹击毁的时候,坐在指挥坦克上的连上就知道了,他所在的坦克没关顶舱盖,所以爆炸声听的很清楚,连长把身体伸出车外一看,就明白了,一辆90式坦克正面中弹,一个坦克成员正拿着灭火器扑灭坦克上的大火,看来坦克只是被重创,没被彻底击毁,发动机、油箱、弹药舱还完好。连上回到车内,用无线电命令:“各车注意,有敌人向我们开火,所有车辆集中火力向有火光的地方开火。”


第一个发射导弹的常胜军士兵,见导弹命中目标,没工夫仔细看,马上打了个滚儿回到凹地内,把还冒热气的导弹发射器留在原地。

坦克主炮再次怒吼,十枚炮弹先后落下来,把导弹发射器炸的粉碎,好多块碎片飞进凹地内,散落在很多士兵的身上。

凹地外的10个导弹射手依然隐蔽不动,他们之间的距离很大,即使一个人暴露,其他人也比较安全。

第二个导弹发射手瞄准了有两个天线的那辆90式坦克,发射出导弹,他用“T”字线对着目标,引导导弹直到最后命中。这些士兵都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学习使用导弹,知道发射完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也是连滚带爬的跑回凹地,又一组密集的炮弹把留在外边的导弹发射器炸飞。

发射完导弹的时候爬在凹地内,伸着脖子看着外边被炸飞的导弹发射器,心里骂着,狗日的够快的几秒就把炮弹打过来,爬的慢点就被炮弹打死了。

导弹发射手依次发射出导弹。

剩下的9辆90式坦克收不到连长的命令,就知道指挥坦克被炸,各车的车长马上命令本车的驾驶员以最快的速度倒车,这时候也顾不上向发出火光的导弹发射阵地反击。

9辆坦克争先恐后的倒车,8枚导弹先后飞出导弹发射管,毫不费力气的就追到90式坦克,在夜空中爆发出漂亮的焰火。

9辆坦克的炮弹先后中弹,但是因为发射导弹的射手不够熟练,很多导弹的攻击角度不理想,只是炸伤了坦克,很多车内成员幸存下来,都从着火的坦克里爬出来,用灭火器扑灭坦克上的火。坦克虽然还能行走,但是失去了战斗力,主炮严重损坏,车顶重机枪被导弹爆炸时发出的碎片打坏,并列机枪被炸坏,瞄准设备彻底报废,这些坦克手只好藏在坦克后边,掏出手枪防备敌人冲过来俘虏他们。


关宁跑到曹秉身旁,“你还真算的准呀,这帮乌龟果然被打了之后向后闪,可惜他们不是火箭,跑的慢了些。现在我们可以安全离开,你看机库的火烧的多旺。”

曹秉转身看着远处的机库,那里已经是一片大火,照亮了周边几百米的地方,他清楚的看到停机坪上有个碉堡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就问:“你看到那小房子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呀,我们撤退的时候过去看看。”说完就背上枪,准备离开这片凹地。

一个哨官走过来问:“这就打完了?我们30来的导弹还没发射呢。”

“打什么岔,这30枚导弹一会用,都带好,万一路上碰上难打的东西还有用的,用不完我们要还给林老板,明白么?”曹秉说完,从两个士兵手里夺过来2个龙式导弹,把其中的一个背在自己身上,另一个给了关宁。

“我大哥总共给你们多少东西?怎么还有东西呀?”关宁接过导弹问。

“10门迫击炮和几个掷弹筒,60枚龙式导弹,11枚陶式导弹,另外还有迫击炮的炮弹。这100个兵背着这么多弹药差点累死才走到这里,现在轻松多了,重武器只有32枚龙式导弹。”

“你的兵都是铁人,背这么多东西还走的动吗,每人身上至少要30公斤以上的武器弹药,这能受的了吗,还有那么多喷火器。”关宁把导弹发射器背上。


常胜军刚到机场停机坪,关宁和曹秉走到像碉堡一样的小房子前,往里看看,这没人,两人就砸开玻璃钻了进去。拿打火机照了一下才明白,这里放着一台控制加油泵的电子设备,和机库内的加油设备还不一样,关宁摆弄着复杂的设备,半天不见这机器运转,就不高兴的骂道:“这什么破东西?”他胡乱的动着这台破机器。

曹秉出了这个像碉堡的房子,他也怀疑这玩意儿是给飞机加油的,他借助机库的火光,看到停机坪附近有一个小铁柜子,里边有一个橡胶管子,他正摆弄着这管子,正想这东西是不是加油管,但是怎么连接到油泵上呢?他正琢磨着,身边不远有喷水的声音,一闻味道感觉是油,转身一看,地上一个隐蔽的地方喷出一米多高的水柱,但这不是水,是油。

曹秉顾不上想这么多,跑到小碉堡旁边,说:“你弄开油泵了,那边喷油呢,这个机器是遥控油泵的。”

“是吗,看来我弄对了。”关宁说完从小碉堡里爬出来,看见远出地上喷出一股油柱,原来这遥控加油设备是这样用。

“到这边集合,离那些水远点。”曹秉把自己的士兵全叫来。

“你们走,我把火点上。”关宁先让常胜军离开。

等大家都走远了,他向喷油的油泵投掷了2枚手榴弹,然后飞速跑开。

手榴弹爆炸时发出的火,点着了正在喷发的油,油柱变成火柱,整个停机坪燃烧起来。

关宁头也不回的跑开,生怕烧着自己,不一会就听到后边传来爆炸声,估计是油泵和地下油库爆炸了。不一会,又是一声巨响,是机库那发出更巨大的爆炸声,关宁知道是地下弹药库被泄露出来的油烧爆,心情更加愉快。


曹秉带着70名常胜军士兵向机场外狂奔,远处的军港方向正有爆炸声和火光,估计刘铭基、富安、江琦他们正在军港与鬼子兵激战,他想马上去帮忙。

但跑到机场边上,忽然见地上隐蔽着30个士兵,都是常胜军的人,曹秉见自己人萎缩不前,就大骂:“你们这帮小子不去帮忙,装什么熊?”

带兵先离开凹地的常胜军哨官一把将曹秉拉过来,小声说,“了不得呀,小心,前边有坦克,我要能过去,我来你面前装啥熊?”

哨官刚把曹秉拉到隐蔽处,远处的坦克就发射了一枚高爆弹,就在曹秉刚才站的地方爆炸。把周围还没隐蔽好的常胜军士兵吓的纷纷躲藏。

“那来的坦克,来之前我只听说岛上有一个坦克连,不都让我们报销了?”曹秉问哨官。

“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他们又是炮轰又是机场扫射的我也不信这是坦克,可拿红外望远镜一看,都是坦克,有11辆,我就等您过来呢,其他弟兄不是还有几十枚导弹么?”哨官说完,看看后边的其他兄弟。


机场和军港之间部署上一个坦克连真是恰倒好处,正好将两部分敌人隔离开,此时军港那边的日军正加紧围攻入侵者,机场这边倒显的格外安静。

野田义夫稳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喝茶的广田义。广田义喝着茶说:“真是个多事的夜晚,怎么会有这么多敌人?现在还没查名他们的身份”

“我看要等天亮才行,抓几个俘虏就知道了。”野田义夫手里摆弄着电台的耳机。

忽然耳机内传来声音,“报告,我们发现机场着火,飞机库全部起火,还有停机坪,火很大,干扰了我们的热成像仪。”

这是坦克连的指挥官在报告,野田义夫听到这些话,心中就是一阵巨痛,机库内可是有72架战斗机呀,机库着了火飞机就完蛋,西南舰队就失去了空中屏障,一旦遭遇袭击,还要调并不隶属于西南舰队的航空自卫队帮忙,如果解放军真发起反击,那舰队就彻底没救。这些战机就这样被烧掉,太可惜了,向首相怎么交代,现在日本国内的F-15J老化严重,都执行国土防空任务,而F-4EJ只有不到50架能用,但分散在日本各地做支援力量,F-2数量又少,国内还能分出战机来给自己用么?

这里还死伤了2个营,国内兵力本来就不多,还能在调吗?再调国内就空虚,万一被偷袭了怎么办,拿那支部队做防御?

野田义夫现在也没办法考虑这么多,把当前的仗打赢在说吧,现在驻扎这里的航空自卫队已经完蛋,能把机场保护住也算是败中取胜,他拿起送话器,“我命令你们,不要放走一个敌人,就地消灭他们。”

就地消灭,有那么容易吗。


机场边缘,11辆坦克耀武扬威的停在那,主炮不时的发出轰鸣。前方的大火严重影响红外成像仪的工作,车长炮长只好把他关掉,改用普通潜望镜观察敌情。

关宁追上常胜军,在曹秉所在的地方不远处隐蔽好,他问:“还有11个,那跑出来的?”

“我还纳闷呢,来之前不是说就11辆坦克。现在又出来这些,还是先把他们收拾了再说,要不我们回不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