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三章重装铁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看着自行迫击炮的残骸在燃烧,曹秉心中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激动,和正规军打仗非常痛快,因为这帮畜生耐打,一事半会打不完也打不死,不像毒贩子的私人军队,一听炮响全拉了裤子,吓的都跑的没了影子。

“又有敌人上来,是撤离还是继续打?”一个是队官问。(常胜军内伍长以上设置哨官和队官,队官相当于连长)

“又他们来送死,准备打,放近了打,我对诸位要求不高,每人放倒三个就行。”曹秉拿起M-21狙击步枪,给枪装上消声器,他在想还是美国人做的东西耐用,玩这么多年枪,最喜欢M-21狙击步枪,林飞宇这人真有钱,居然手里屯着这么多好武器,难道开雇佣兵公司就这么赚钱?自己带兵四处绑架毒贩,勒索了不少钱,但也没比林老板富。

曹秉要求自己的部下每人击毙三人,他自己先要做出表率,端起M-21步枪,打开红外瞄准镜的电源,从瞄准镜看远处犹如白天一样,一大群鬼子正向这开过来,距离大约是600米,正好M-21够的上。他扣动下扳机,一名鬼子无声无息的倒下去,枪口又对准另一名鬼子兵。

一个队官拿着红外望远镜看着远处的鬼子,“好枪法。”

“不用这么奉承我,我这两下子,那个弟兄没见过?”曹秉又放了两枪,看到两个鬼子倒下去,他丢下步枪,坐到地上休息。他问身边几个部下,“为什么我们能小胜鬼子一阵?”

一个年纪不大的士兵回答:“因为我们厉害。”

“不对,因为我们装备精良,我们每人都有全套夜视器材,还有带消声器的枪,另外我们有迫击炮和导弹,我们还有头盔防弹衣,我从鬼子尸体上发现鬼子也有这些东西,但是并不如我们的齐全,他们不能保证每人都有像我们一样的全套设备,如果他们每个兵的装备都和我们一样,而且人比我们多,现在肯定不会是这个局面。”一个老兵反驳道,他不承认自己厉害。

听到这里曹秉点点头,说:“日本虽然有17万军队,其中陆军10多万,但是陆军士兵不可能每人有夜视装备,每人都有防弹衣,如果在此驻扎的是美军,我们就全完蛋,美军装备比我们好的多,那夜视镜和防弹衣什么的比我们好的多,人家整师整旅的都能夜战。”

一个伍长说:“日本除几个大岛以外,有3900个岛,需要分兵的地方太多,所以这里驻军不多,我们容易得手,如果日本海外就一个岛,那驻军一定密度大,我们就难找软肋下手。”

“倘若日本把10万陆军全放这个岛上,即使没夜战装备,我们早死多时。日本虽然强,不是处处强,只是一处强而已,人人都有软肋,国家也是如此,我们之所以逢战必胜,因为我们不是硬碰硬,我们每次都是拿石头碰鸡蛋,我们每次都是攻击敌人的薄弱之处,在某个局部我们拥有一些优势,而不是我们拥有绝对优势和全部优势。”一名哨官说完等着曹秉的意见。

“还是你想的多,你说的不错。我打个比方大家就明白,比如一个身怀绝技的特种兵在家里睡觉,一个不会武艺的人此时拿一个根子或者菜刀,就能轻易的打死这个比他强百倍的人,这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们若不是靠这个,还能打吗?可惜的是中国这么大,我想没几个人知道这个的道理的。强不等于不败,当年楚国强吴国弱,孙武大将军不是照样打下楚国首都吗?现在国内人很多人以为日本是神,打不得,也打不赢。我们来不是求胜的,也不是来打赢的,我们不是官军,我们是来炸飞机和油库的,是来杀飞行员的,只要达到目的就行,别人不会懂的。杀一个日军熟练飞行员远比炸一辆坦克更有价值,别人更是不会明白,他们会说90式坦克的价格高于训练飞行员所花的钱。”曹秉说完,站起来,听到不远处有沉闷的爆炸声,估计是关宁开始炸飞机了。

一小堆士兵见鬼子被击退,继续坐地上闲聊,“美军不是世界第一吗?照样被SVD步枪和RPG-7火箭弹打死那么多人,日本没美国强,好打的多。”


日军飞机库内,关宁亲自炸掉一架鬼子的F-4EJ战机,他还在琢磨弹药库什么地方,另外每间机库内都有独立的加油设备,但是都是自动化很高的加油设备,有点像汽车加油站的加油设备,上边很多电钮,可以选择加油的的油量,然后可以按开始按纽,油似乎就能从油管内流出来,他为证明自己的判断,选择加500公斤油,然后按开始按钮,忽然加油设备“轰轰”的发出轰鸣声,挂在一边的油管内不段的往出流航空煤油。

太好了,这加油设备很简单呀,和加油站的加汽油的设备相似,鬼子还真会省钱,直接拿民用设备来用,只是这机器样子很怪,外型什么的做过改动,操作面板比普通加油设备复杂,一般人真是需要琢磨很长时间才知道怎么用,而且上边都是日语提示。关宁搞明白怎么把油从库里弄出来之后,背着步枪离开这里。

整个连排机库有100多间,其中有70多架F-4EJ战斗机停在库内,另外很多间都是空的,看来飞机还没存满。

雇佣兵门都按找要求炸坏了这些飞机。关宁没想到如此顺利的可以炸掉鬼子的这些飞机。可悲的是国人都把日本人当神,认为自己打不过也打不得日本,比日本有啥了不起,倘若你不是胆小鬼,怕他做什么,只要不怕死,才能有胆。鬼子厉害又怎么样,多不过就是把自己打死一次,难道不成死两回?还是古人说的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强敌真的可怕么?世界上本没无敌的敌人的。只是鬼子总吹牛,最后把邻国都吓怕了。

关宁一口气跑到连排机库的另一边,查看这些被炸成重伤的战机。这间机库上写着7和2两个数字,就知道这是第72间机库,这里和其他机库没什么不一样,就是有一部升降机通往地下。

他来到一部升降机面前,看了看,问部下:“这个东西通往那里?”

“好像是弹药库。”一个雇佣兵回答道。

“谁下去看过?”关宁问。

“我下去看过,是弹药库,还有几个守库的,被我们打死,下边的弹药库里还有很多道门,没有足够的炸药是炸不开这个弹药库的。”

听了雇佣兵的介绍,关宁点点头说:“先不炸弹药库,大家看,每间机库内都有加油设备,先把这些设备全弄开,让油全流出来,流的越多越好,就从这间开始,你们看我一下怎么操作,然后按照我的做法去干,然后我们离开这个岛。”

关宁来到这间机库的加油设备前,摘下油管,把油管直接扔到升降机那边,然后按下一些电钮,加油设备内的油泵“轰轰”的开始工作,把油库内的油抽出来,航空煤油顺着管子流到地下弹药库内,“还看我做什么,还有70台加油设备,你们快去弄,把油都抽出来,离地下掩体入口最近的那个加油设备不要动。”

100多名雇佣兵听了他的命令,全部离开这间机库,去操作其他加油设备往地上放油。关宁来到隔壁的机库,见有人已经在这里摆弄加油设备,他说了声:“搞定了就走,去进机库的洞口那集合。”

一群雇佣兵弄开所有的加油设备,让纯净的航空煤油全部流在机库内,雇佣兵都从地下掩体的洞口进去,沿着进来时候的路返回飞行员宿舍楼内的那个出口。

关宁是最后一个进入地下掩体入口的,他听到航空煤油“哗哗”往出流着,就拿着自己的M-72火箭筒向隔壁的机库发射了一枚火箭弹。

火箭弹顺着连接机库的小门飞进去,打中了隔壁的那间机库,然后隔壁的机库起火燃烧,因为机库都是连着的,各个机库内泄出的油都流出来连成一片,一个机库起火,其他的跟着就起火,马上就是一排机库都在着火。说不定第地下弹药库也烧了起来,关宁迅速离开这里。


关宁带雇佣兵从进来的地方再出去的时候,外边已经是非常安静,机场内没任何战斗。他调了一下对讲机,用对讲机问:“曹秉,你还在机场吗?”

正在凹地内等消息的曹秉马上回答:“我还在老地方守着。”

“机库起火马上要引爆弹药库,你马上走。”

“你先带人和我汇合,然后一起走,你的兵火力不行,遇到鬼子你就很危险。”曹秉从地上站起来,招呼常胜军准备撤离。

“你等我几分钟,我这就去你那里。”


守备团指挥所内,因为联系不到自行迫击炮营,团长焦急的等待着,一个步兵跑进指挥所,立正站好,敬军礼后喘着粗气说:“报告大佐,守备团一营的两个步兵连遭到密集冷枪狙击,死了很多人,两个连的军官全部受重伤或者阵亡,我们抵达机场的时候发现自行迫击炮营的几十台车还在燃烧。”

“你仔细说一下。”大佐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士兵捂着胳膊上的伤,忍着疼痛,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说:“我们两个步兵连行进到机场,有很多子弹飞过来,我们听不到任何枪声,看不到射击的火光,就一下被打死很多人,后来就有很多枪榴弹飞过来,我们才判断出敌人的位置,但是我们已经伤亡很大,现在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活的。只要我们一冲锋,子弹就更密集,我们没有夜视镜,看不到黑暗中的敌人,可他们能看到我们,我们只要移动,他们就打冷枪。”

大佐军官听着士兵的汇报,大喊着:“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两个步兵营被消灭,都不是真的。”

“你冷静点,别忘了你的身份是军官,你这个样子丢尽了日本军官的脸,你给我坐下,现在重要的不是可惜死了多少人,而是把机场夺取回来。”广田义大声呵斥这个没用的团长。

广田义亲自问那个士兵,“根据你判断,自行迫击炮是被什么东西炸的?”

“我判断是导弹,我们刚进机场的时候,遇到几个受伤的炮手,他们说对面的火箭筒是百发百中,可以打到行驶中的自行迫击炮,但是我们步兵都知道,火箭筒打移动目标的时候是不会百发百中的,炮手们说他们就在炮车正前方的位置,还说他们大概击毙了上百名敌人。我们以为敌人不多,就冲过去,就被冷枪打了,敌人似乎全是狙击手,用的都是微声枪。”这个步兵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整个袖子都被染成红色的。

“去找医护兵先治疗一下,不用返回去。”野田义夫把报事的伤兵打发走。

黑暗中的敌人都是什么样?都是狙击手,都用微声枪,都有夜视镜,那一定是支特种部队,另外他们还有反坦克导弹,这就更可疑,不会是飞龙吧?他们是距离日本最近的一支三栖特种部队。根据侦察兵报告,敌人是从民用码头的一艘船上冲出来的,现在把那艘船炸掉?切断他们回路?敌人难道傻到顺原路返回的地步?

广田义是一个深得首相赏识的智囊型人物,是最杰出的民间军事专家,虽然没在军队中呆过,但是谋略过人,野田义夫想,为什么不借助一下他的谋略呢?让他出点主意?连首相都对他言听计从呢。“广田君,你看目前如何能把机场夺取回来?”

“你手上还有多少陆军?”广田义问,其实他心里算过,现在有一个坦克营,一个自行无座力炮营,一个自行高炮营还没出动,如果都派出去,万一军港有闪失就没兵可用。

“还有三个完整的装甲营。”野田义夫迅速回答。

指挥所内的参谋们几乎都屏住呼吸,听他们两位的对话,企图学点什么。

“派一个90式坦克连去,11辆坦克解决他们应该没问题,他们都消耗了28枚导弹,难道他们还有导弹不成?”广田义狠了狠心,说出了这句话。“另外在派一个坦克连,去机场和军港之间的地方待命,留一个连做预备队,自行无座力炮全部开到军港附近待命,那里的战斗一直在继续,可以用自行火炮去解决他们,高炮营和复仇者导弹连,全部挨着爱国者导弹连展开,防止敌人空袭。”

敌人那有飞机?这次广田义计算错,来的不是飞龙部队,更没有什么空袭,他这么部署,完全是想定敌人为中国特种部队。


命令传下去以后,22辆90式坦克兵分两路,一路去机场,另一路去机场和军港之间的中间地带,防止袭击机场的敌人退却到军港,增加那里的防御压力。

但是坦克营1连的坦克刚开进机场附近,就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连长坐在坦克内,用独立的车长红外成像仪观察了一下这里,发现前边有很多战车残骸,不用问,那都是自行迫击炮营的,另外还看到远处有人影,但人很少,都是从飞行员宿舍楼内出来的。

90式坦克上的红外成像仪,不比M-1A2和挑战者2型坦克上的差,甚至清晰度更好,最远可以发现5千米外的敌人。

现在坦克1连的位置距离飞行员宿舍楼只有4千米多一点,连长所在的那辆指挥坦克上,炮长也用红外成像仪看到几千米外有人走动,他问:“是否要开炮攻击那些敌人?”

炮长已经操作自动装弹机给主炮装了一枚高爆弹。这是90式坦克第一次参战,也是这个坦克连第一次参战,车上的乘员都有点紧张。

连长用车载电台下达命令:“保持横队继续减速行驶,方向不变,各车装高爆弹,准备开炮。”

11辆坦克一字排开,缓缓的向机场开过去,连长又下令:“各车自行瞄准,向楼前的敌人开炮。”

11辆坦克纷纷瞄准4千米外的人群,“轰”、“轰”,各车的主炮忽然怒吼起来。11枚炮弹先后沿着莱茵金属公司制造的炮管飞出去,先进的双向稳定系统和火控计算机,保证了炮弹准确的飞向目标。


完成了纵火烧弹药库的事,关宁带着部分雇佣兵刚从飞行员宿舍内的地下工事入口内出来,和几十个雇佣兵刚走出楼门,就见远处有马达的声音,另外看到有火光闪烁,估计是什么火炮在开炮。

关宁一想这可不好,估计是有炮击,马上就地卧倒,其他毫无战争经验的雇佣兵看到远处有闪光的时候根本没在意,等听到火炮轰鸣的时候在惊慌的寻找地方隐蔽。

现在为时以晚,炮弹呼啸而至,11声巨响接连响起,楼外站的几十名雇佣兵被炮弹炸的飞起来好几个,巨大的爆炸冲击波把人能扔出去几米远,另外密集炮弹碎片像风卷起来的沙子一样密集,碎片与碎片中间几乎没什么空隙,密集的打到人的身上,瞬时就能把人炸成血人。

第一波炮弹炸完,关宁大声喊:“隐蔽,快隐蔽。”

但是他身边的50多个雇佣兵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炸成重伤,没一个人能站起来的,另外50多人刚从地下工事入口爬出来,正跑步向楼外奔去,毕竟楼内不安全,万一炮弹打到楼内,楼塌了会被压死,在第二波炮击开始前,雇佣兵们一窝蜂似的从楼内跑出来,四处乱跑。

当90式坦克的装弹机再次装好高爆弹瞄准这些人的时候,雇佣兵还没散开,“轰”,炮弹飞过来就把这群人炸散。几枚炮弹还打到楼内,把二层炸塌了一部分。

坦克营1连的鬼子们,用红外成像仪观察着前方,发现两次炮击非常有效果,但是还有可能有敌人活着,连长再次命令:“继续开炮,再发射两次高爆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