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二章巧用计伏击自走炮

ddtt 收藏 1 0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二章巧用计伏击自走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24辆炮车一字横队排开阵型,指挥车混迹在炮车之间,照明弹一发接一发的照亮的凹地附近的空地。

丁延、伍俊文、曹秉三个人借光一看,一个人飞快的向这里跑来,一边跑一边丢几个烟幕弹,这不会是其他人,正是秦虎。

秦虎紧跑几步,跑回了凹地内,他喘着气说:“又让我损失几十个人,真扫兴。不过鬼子认为我们没反装甲武器,一定会冲过来。”

“六哥没受伤吧?”伍俊文问。

“我能有什么事,现在敌人行动还是有点慢,还需要在引诱他们一下,五哥带30人,老七带30人,我带剩下的雇佣兵,分别向后撤,让敌人更相信我们是仓皇而逃,曹秉可以带兵暂时潜伏在这里,等鬼子靠近就把这些乌龟壳一起敲掉。”秦虎说完,就招呼了几名雇佣兵佯装战败逃走。

丁延、伍俊文也没反对,总之离鬼子远一点安全,他们也带走剩下的雇佣兵,凹地内只有100名常胜军,几十枚龙式导弹早就准备好,就等鬼子的战车进入射程。


一辆96式自行迫击炮车上的车长第一个看到有三队人从凹地内跑出来,用无线电大声呼喊到:“敌人要撤退。”

“不要让敌人逃跑,机枪火炮一起开火,各车加速前进。”营长迅速下达命令。

自行迫击炮发疯似的加速猛冲,发动机传出巨大的轰鸣声,排气口喷出炽热的尾气,机枪的连续射击声响成一片,从远处看,24挺M-2机枪喷吐着火舌,颇为壮观,迫击炮的炮弹落地开花,像放礼花一样。

自行迫击炮的履带压过草坪,机枪手躲在护盾后边用机枪猛搭那些向后撤退的雇佣兵,迫击炮连续发射的炮弹落在雇佣兵面前,炸出一道火墙。

雇佣兵被炮弹拦住去路,后边又有机枪子弹追杀,逃的十分狼狈。丁延在几个雇佣兵的簇拥下加速奔跑,就听见后边“哒哒哒”响个不停,耳边上就是“轰轰”的爆炸声,他就知道是鬼子的重机枪手看到了他们,所以往死里打,跟在他身后的几名雇佣兵忽然惨叫着倒在地上,发出死亡前的哀鸣。

丁延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连头都不回的继续跑着,他只大声喊,“不要停,跑出去就没事。”他跑的非常快,但前边还有几个跑的比他快的,炮弹一排排的打过来,在他面前开出绚烂的死亡之花,巨大的冲击波把丁延迎面推倒,他不情愿的向后仰面倒下,居然感觉左胳膊一麻,后背又感觉好像是块石头似的东西撞上来,心中大叫一声“不好,要挂彩。”

因为身上穿着防弹背心,所以背后让打了一下丁延并不担心,他猜到那是M-2机枪的子弹,估计把自己的后背打肿了,他在意的是左胳膊。用右手摸了一下做胳膊,感觉胳膊非常疼,因为天太黑,看不清伤口大小,右手又戴着手套,也感觉不到失血的多少。

他爬起来一边检查着伤口,一边还在狂奔,又看了一下左右,发现跟着他的30名雇佣兵都不在,估计是让炮火打死。他只好继续跑着,忽然一发炮弹落在他身边不远处,巨大的冲击波把他推到在地。

倒在地上,又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暂缓了奔跑时候的疲劳,天上依然有照明弹,现在只能暂时躺在地下装死,但也没闲着,他用对讲机报告,“大哥,我挂彩了,手下都死光,我在机场。”

“伤重不重?”耳机内传来林飞宇急切的询问。

“胳膊受伤,这太黑,没法处理伤口。”

“我在自由号停泊的的码头附近,你自己小心点,快点过来。”

丁延只好忍着疼,顺着来机场的路,小心的躲避着鬼子的散兵游勇,一路小跑回到民用码头。


到了码头,才发现这里也是漆黑一片,刚下船的时候把灯都打灭,现在靠夜视镜看路,要摸黑走就很会掉到海里去。

丁延看港内停着一艘橡皮艇,林飞宇坐在艇上向他招手。两人都带夜视镜,彼此看的见对方,也就顺利的接上了头。

林飞宇接上他,划着橡皮艇回到了水翼快艇上。


与丁延一起带雇佣兵假装败退下来的还有秦虎、伍俊文,这两人运气还算不错,炮弹打死了他们的部下,但丝毫没伤到这两位。

走到机场边缘,他们俩正想松口气,没想到遭遇到几个被打散了的鬼子,因为这几个鬼子没夜视设备,听见有人跑动的声音,就胡乱的开枪并投掷手榴弹,打没打到人鬼子也不知道,秦虎端起M-4卡宾枪就解决了几个鬼子,然后和伍俊文跑回民用码头,被林飞宇安全的接了回去。


在快艇上,雷雨田看着丁延、秦虎、伍俊文三个人,几个人都默不做声。雷雨田试探的问:“把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全干掉?”

丁延强忍着伤痛说:“那还用说?现在老四和曹秉还在机场,一个在忙着炸飞机和油库,一个正在和装甲部队撕杀。”

秦虎看看伍俊文,说:“希望我们把鬼子引入了反坦克导弹的射程内,这样曹秉就能彻底把那些嚣张的乌龟壳全掀掉。”


早在他们三个实施佯动的时候,曹秉就希望鬼子上当,自己命令一哨兵准备好龙式反坦克导弹,30枚导弹都打开保险,随时可以发射。

曹秉用美制用红外望远镜观察着急速进攻的自行迫击炮,他很冷静,因为鬼子没什么好怕的,自己手里有能克住他们的武器。在鬼子没进入射程的时候,他不想下任何命令,常胜军的士兵也都是久经战火的,虽然第一次进行反装甲作战,但是都显得很稳重,并未有丝毫的惊慌。

望远镜内的电子测距仪提示,距离目标一千米,曹秉大喊一声:“反坦克导弹准备,打开保险,启动红外瞄准器。”

导弹发射筒上的红外瞄准系统启动起来,瞄准器内可以清晰的看到一辆辆96式自行迫击炮,导弹发射手都有些等不及,瞄准器内的测距仪显示目标就在一千米以内。

“我喊发射口令后,一枚一枚的打,不许齐射,不许浪费,不许同一目标重复攻击。从第一伍开始发射,伍长亲自指挥,是否明白?”曹秉说完自己也拿起一个龙式反坦克导弹发射器。

几个伍长一起回答:“明白。”


鬼子兵不认为正面还有敌人,以为刚才的炮火已经把逃跑的人全消灭掉,其实还有100人埋伏在这里,等着要他们的命。

自行迫击炮上的驾驶员和车长以及机枪手,都亲眼看到一百多人仓皇逃跑,而且还看到很多敌人被炮弹和机枪打死,眼前怎么会还有人?


“第一枚发射,下一个准备。”曹秉见与鬼子的距离只有不到1千米,迅速下达发射命令。

一个操作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士兵用瞄准器内的十字线对准一个自行迫击炮的正面,之后一枚导弹飞出发射器,导弹直接奔着自行迫击炮的正面飞去,拖着火焰迎头命中,顿时夜幕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火球。

被炸的是一辆普通的自行迫击炮,发动机被打爆起火,驾驶员、车长、机枪手当场被炸身亡。自行迫击炮停在那燃烧起来,炮车后舱的跑手迅速打开炮车后门,仓皇逃跑,怕二次爆炸把他们撕成碎片。

在鬼子的营长连长没反应过来,曹秉再次下达发射命令。第2枚龙式反坦克导弹又飞出去,把另一辆自行迫击炮打成燃烧的废铁。

两辆炮车爆炸起火,营长迅速用电台报告:“自行迫击炮营遭到进攻,他们使用了火箭筒,两台炮车起火,完毕。”


在守备团的指挥所内,听到报告的很多军官就是一惊,居然把炮车给打坏,敌人太嚣张了吧,居然有火箭筒。但是众人都不敢说话。团长看着野田义夫中将,等他吩咐。

“你又在玩什么花招,是不是不想打仗,你如果不想打,我现在就派宪兵过去枪毙你,我另外在派人指挥,你看怎么样?现在我命令你全力反击,不许停滞不前,迅速收复机场。”野田义夫的咆哮声把营长吓的不敢说废话。


炮车上的M-2HB机枪打的更猛烈,但基本是胡乱射击,机枪手希望用机枪的枪声壮胆,驾驶员害怕被打死,把脑袋缩回车内,车长也不敢把身体探出车外。

各车的照明弹全部用完,只能在夜幕中摸黑进攻,机枪手只能向发出火光的地方一起开火。

但是胡乱的射击并未阻止常胜军发射导弹。

一枚导弹爆炸,另一枚导弹迅速发射出去,就在炮营营长报告情况并遭到司令官痛骂的时候,又有3辆炮车被击毁。但这个营依然坚持向前开进,向常胜军的阵地开过来。

曹秉没想到导弹没吓住他们,就有点着急,他马上改变一枚枚发射的方法,“所有导弹发射手注意,阵地左边、阵地右边的导弹发射手可以同时发射,先打鬼子两边的炮车,都打离自己最近的一辆。”

导弹发射变成一次两枚,此时一个炮连的炮车已经全部被击毁,导弹的攻势猛烈,鬼子也是人,也会害怕,各车驾驶员都放慢了行驶速度,但还是遭到导弹的杀戮。

曹秉自己扛起一个导弹发射器,瞄准走在最中间最靠前的一辆车,一发导弹打出去,这辆车就停在了原地,着着大火。这台被击毁的车就是自行迫击炮营的指挥车,坐在车内的营长被炸成重伤,他已经无法指挥作战。

剩下的16辆炮车,每隔十几秒就被炸毁一辆,不到3分钟,这个营的全部炮车和指挥车都被炸毁。没被炸死的官兵从燃烧的战车上跑出来,逃进夜幕中。


“鬼子兵被打退了。”曹秉从凹地内站出来,拿着红外望远镜看有一些鬼子的炮手逃跑。

凹地内,堆放着被常胜军士兵们丢弃的导弹发射器,发射器还冒着热气儿,28个导弹发射器堆的像小山一样。离着不远,还堆放着许多打光弹药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另外还有一大堆空弹药箱。

一个哨官问:“我们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撤离?”

“等等看,等机库和油库爆炸起火我们在走,关宁的人还没撤,如果我们走了谁来接应他们?”曹秉看了看自己的队伍,重武器都消耗的没多少了,只剩下一些龙式反坦克导弹和一些火箭筒。如果现在撤离,士兵们身上的负重不算多,可以快速机动。


话分两头说,自从关宁、丁延攻下了飞行员宿舍内,关宁就带着100多雇佣兵从宿舍楼内的地下掩体入口到了鬼子的地下掩体内。

基地内的地下部分规模不亚于地上的部分,里边像一个巨大迷宫。关宁开始有点心慌,偶尔还遭遇几个值班的鬼子兵,但是这些值班人员都没有武器,他端着M-4卡宾枪很容易的解决掉。

地下通道四通八达,但关宁只想去机库,他对其他地方没什么兴趣。因为他摸黑带兵进入机场内的时候就发现,机库的大门十分厚重,而且都关闭着,基本从外边打不开,所以他才进入地下通道,想从地下工事,进入机库的底下,那里一定也会有出口。

战时情况下,鬼子的飞行员和飞机维修员怕被炮火炸死,都会从地下通道进入基地的地下部分,在这里休息待命。如果需要他们做事,就会从地下工事内的通道进入机库。关宁就想找到机库,这样就有办法炸掉战斗机,还有加油设备以及油库。


关宁带着雇佣兵兵在地下工事内转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这儿有个洞口,旁边是一个梯子,关宁亲自顺着一个梯子上去,忽然发现这就是要找的机库,这里还停放着一架F-4EJ战斗机。

关宁刚高兴了一下,发现这里还有人值班,他迅速掏出M9手枪把几个没武器的鬼子兵打死。听到枪声,跟随他的这些雇佣兵都纷纷顺梯子上来,看看又没有需要他们做的。

关宁拿出匕首走到这架F-4EJ前边,他打算看看飞机内有没有油,如果飞机内没油,就能先炸了飞机,然后自己可以从容寻找机库内的加油设备和弹药库,再想办法把油弄出来烧掉。

他紧握住匕首,走到F-4EJ战机的副油箱旁边,使劲拿匕首划了一下巨大的副油箱,但是油箱还算结实,拿匕首很难把油箱刺破,他只要收起匕首,从一个雇佣兵的手里拿过一支霰弹枪,瞄准机翼下的副油箱,开了两枪,副油箱果然是空的。他又爬上飞机,他以前听说战斗机的主油箱是在战机的背部和机翼部分内,他站到驾驶舱内,对着机背连开了3枪,又在机翼打了两枪,依然没发现有油泄漏出来。随后他把霰弹枪扔还给雇佣兵,自己拿出手枪对着机身连开了十几枪,才发现飞机内没油。

他又从战斗机上下来,从自己的弹药包内拿出几枚手榴弹,并对部下说:“都离远点。”

他先把两枚手榴弹丢进F-4EJ的驾驶舱内,两声爆炸把驾驶舱内的雷达以及其他电子设备彻底炸毁,不知道机头内的雷达是不是全完被炸坏,但是必须把雷达弄坏,他不想给鬼子留下能用的东西,但也想不出怎么破坏战斗机上的雷达。他没带塑胶炸药和磁性手榴弹,只好用M-4卡宾枪上挂着的M203榴弹器,给榴弹器内装上一枚榴弹,他对部下说:“小心伤到你们。”

关宁自己走到地下工事的入口处,又顺着去地下工事的梯子把半截身体放进这个洞口内,只探出一部分身体,端着M-4卡宾枪,瞄准几十米外的战斗机的雷达,发射了一枚榴弹才将这架战机的雷达炸掉。

想了想,这样破坏战斗机太慢。就又从洞口进入机库,掏出4枚手榴弹,分别塞进F-4EJ战机的两个进气道和尾喷口内,彻底把战机内的发动机炸掉。

完成这一套动作,关宁对一群看着他的雇佣兵说:“看我做什么,如果在看到战机,就这么炸,驾驶舱要多用几个手榴弹,一个个的扔,明白?”

“明白。”一大群雇佣兵回答。

一个白人雇佣兵问:“我们只找到一架飞机,其他战机在那?”

关宁也想,这也是个问题,他不知道基地内的布局,需要去其他机库怎么走?再找一个地下工事的出入口出去,或许是另一个机库,不过这样总钻洞也是浪费时间。有没有一条捷径呢?他带着疑问,顺着机库的边围着F-4EJ战机转了一圈,看到机库的里边角落里有一个小铁门,门上带着锁头,他又从雇佣兵那里拿来一支霰弹枪,连开几枪把铁门和锁头全部打烂,一脚踢开门,看到门的另一边也是一间机库,他马上进去,看这间机库和刚进入的这间一样,心中忽然激动起来,就想到这是连排机库,里边有是连通着的,“跟我过来,这还有战机,拿手榴弹炸掉,然后打开机库内的另一个门,去炸另一架飞机,快点,炸完我们就回家。”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