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大海难 第四章 第四章(4)

怀旧船长 收藏 1 21
导读:惊世大海难 第四章 第四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现在是晚上19:40分。萧邦在云台市静海宾馆903房间看完新闻联播,便开始放今天下午采访王玉梅的录音。

他将王玉梅讲述的与前两个幸存者大致相同的部分内容快进过去。接着就出现了自己的声音。录音里,萧邦发现自己的声音好难听。

萧邦:你说你买的是三等舱的坐票,可是为何最后一个跑到甲板上?

王玉梅:因为我一直不相信这条船会沉。我就一直坐在座位上,抓紧了椅子。虽然,我已经将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但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希望一切会好起来。然而,所有的乘客都跑出去了,我心里很怕,严格地说,我是吓得走不动了。我想,死就死在船里吧,外面很么冷,出去了也活不成。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有一个男人打着手电进来了,用电筒光照着我,大声喊:妹子,快出去逃命吧。

萧邦: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说他的外貌。

王玉梅:他很高大,长得很帅,大约三十七八岁吧,戴着一付眼镜,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他见我没动,一把把我扶起来,拽住我往外走,一直到甲板上。那时船已经开始下沉,我清楚地听见一个年轻人跑到他的身边,叫他苏总。

萧邦:叫他什么?还说了些什么话?

王玉梅:叫他苏总。其余的都记不清了。当时场面很乱,那个年轻人好像是叫他赶快逃命,并说皮筏子已经准备好了。可是这位大哥根本不听。他向那个年轻人吼道:你没看见这个女士需要帮助吗?你先走吧!

萧邦:后来呢?(听到这里,萧邦自嘲地笑了笑。原来自己的问话技巧也不过如此!)

王玉梅:一个巨浪打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皮筏子里,一件皮大衣盖在我的身上。我努力地睁开眼,就看见那个叫苏总的人只穿着保暖内衣,正在对旁边一个老大爷做人工呼吸。

萧邦:皮筏子多大?当时上面装了几个人?

王玉梅:那是个比较小的皮筏子,当时上面装了四个人。我、那位苏总、一位老大爷,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小伙子。我挣扎着坐起来,明显感到那个皮筏子已经快要沉了。皮筏子旁边的海水里还有人在拼命地挣扎,大声地喊着。我一看,原来是一位姑娘,她正拼命地向皮筏子这边游来……

(接下来是市场里模糊的喧闹声)

萧邦:那姑娘上来了吗?

王玉梅:(呜咽声)就是为了救那个姑娘,苏总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亲眼看见他跳进海里,一会儿浮出水面,托着那姑娘往筏子里爬。姑娘是爬上来了,可是苏总刚一扒着皮筏子,皮筏子就承受不住了,往下沉。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可是,他使劲地甩。我听见他大声喊:你们走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公司害了你们呀!他的手就这样从我的手心里滑掉了。一个浪头打过来,他沉下去了。我们都哭出声来,希望我们的这位恩人浮出水面。可是,我们的眼睛眨都没敢眨一下,他也没能再浮上来……

(接下来是王玉梅的哭声)

萧邦:你确定他再也没有浮上来?那后来呢?

王玉梅:那么冷的天,他怎么会浮上来?后来……后来我们四个人就在皮筏子上冻着,等候救援的人。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就是没有人来。四周再没有人和船,甚至连皮筏子也没有一个。我们谁都没有讲话,任由皮筏子漂浮着。这样漂浮了不知多久,一个大浪打过来,把皮筏子打翻了,我们都掉进了海里,失去了知觉……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


萧邦关掉录音,点了一根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一个小时后,他又将针孔摄像机接到电脑上,详细地观察每个受访者的表情。画面虽然不太清晰,但每个受访者的表情都与自己的言谈相吻合。

如果按照这三位幸存者的讲述,可以串连出这样的场景:

苏浚航和叶雁鸣的确在船上。苏浚航因为是老总,大概住在一等舱的单人间,叶雁鸣同洪文光住二等舱。船舶发生故障后,苏浚航叫叶雁鸣一起去察看,后又到三等舱A舱去安慰乘客,最后又到三等舱B舱去检查还有没有未到甲板上的乘客,正好碰到失魂落魄的王玉梅。沉船后,叶雁鸣刚好救了洪文光,而苏浚航因一直保护着王玉梅,便救她上了皮筏子,后来由于皮筏子承载力有限,苏浚航舍己救人,落水淹死。

结论:苏浚航与叶雁鸣被人目击,确定落水身亡。

然而,二百多人已葬身海底,仅存的5名乘客中,竟有3名幸存者的讲述都印证了这一点,这太多的巧合却让萧邦觉得这个结论显得太戏剧化了!

这让萧邦隐隐地觉得不对劲,但又不得不信。

他收拾好所有的资料,感觉大脑半球像被一群马蜂蛰过的一样疼。

突然,敲门声响起。

12点了,谁来敲门?难道是这个宾馆里上门“服务”的“小姐”?

他开了门。果然,他看见了一位美貌的小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