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97.热血迎春归.

7821144 收藏 9 42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97.热血迎春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解放军与敌人相持到了月底,YF联军再不愿拖下去了.天气和伤亡原因也使联军士兵不愿继续熬下去.YF陆海军前后共投入了三万兵力于京津战场,两个月时间少了近六千.如果和从前一样,一场战斗死几十人,最多几百人,那可以归结为某些人运气不好.但现在,六千啊!五个人中死一个,接头耗下去,肯定要死更多.这安全感......太没保证!

侵略到别国,既毫无正义可言,离家万里,心中的孤寂感也重,再加之战事不顺,联军士兵渐生厌战情绪.为所欲为太久,抗挫折能力下降了.

二月二日,戈尔中将接到香港传来地命令:既难以攻占北京,就去进攻山东,或浙江,或江苏,具体攻击点,由戈尔中将和斯特伦中将决定......

"通知斯特伦中将,我们去山东.该死得,我不会离开太远,因为,联军还要回来."戈尔中将咬牙切齿着命令部下.

"还回来?不知五万人能不能打到北京?"接到命令的威尔金森少将心中暗想.

这里,YF联军准备着离开溏沽,转而去攻占劫掠山东.那边,早把战壕修到海边,而且把舰炮轰炸当成每日例行节目的解放军自然能看到敌军舰队护着运兵船要接人.

YF联军骄傲得内心能猜测到,解放军要逼走他们.少数几个人更能估计出,解放军想拖住对手.但联军上下一致认为,自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最谨慎得人也仅仅认为解放军会在联军登船时制造一些小麻烦.

侵略者终究没有完全正视解放军的决心.或许,即便左宗棠等将领的决定泄漏出去,敌人也认为那是天方夜谈吧!

自傲和潜意识里轻视对手,使YF联军错了.如果解放军仅是逼走敌人,只要固守天津就够了.把战壕修到海边干嘛?天天承受着舰队炮击,吃饱了撑得吗?天津解放军以八万之众,加上从京城调过去的大半个禁卫师两万人,像一个口袋一样团团围住YF联军,只留一个出海口,这[野心]太大了吧?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其实,双方战斗力相当情况下,围敌无需十倍,不过五倍是需要得.但天津部队面对面与YF联军决战,只能打个平手而已,怎敢围困敌人呢?

这就是[拖]字诀的奥妙所在了.

十万解放军,有五万在西面,如YF联军恼羞成怒里去打天津,那就边阻截边撤退,到了天津周围与敌耗起来,而另五万解放军自然很快回援,一起将敌人淹没.就是天津城丢了也没什么,战略上,没任何地方是不能暂失的.从心理上,只有首都决不能有失.

如果敌人从各仅有两万多兵力的南北两方突破,纠缠住则可,敌人要出包围圈也不拼命阻截,但全军要集体跟上,打也行,沿海岸线赛跑也没意见.就许多基层官兵所想:老子在自个儿家里还怕你小鬼子,死了也是在家乡......

如果,YF联军想从海上溜,对不起,利用坑道钻到敌人身边去缠住.坑道往深了挖,不用急,工程质量要保证,拼命也不能乱拼不是!反正解放军允许敌人先上船万把人,在不断骚扰中,想安安稳稳上船?美得你,麻烦两三天吧!而且,解放军能让敌人有上船地心情么?

二月三日,YF舰队抵近岸边,明知无法使对手伤筋动骨,还是疯狂炮击解放军沿岸阵地,两艘运兵船往岸上靠来,不到一千联军官兵做起了登船准备.敌人是在试探对手反应,他们不相信解放军竟有消灭对手的[狂妄]念头,却能清楚得看到,溏沽沿海被四通八达得坑道网住,根本没有合适得登船地点.要么是乱石悬崖,要么离解放军前沿阵地不过区区几百米.

"集中火力,打人还是打船,由前线指挥官看着办.步兵要敢于和敌人拼命,靠上去打."前敌总指挥刘铭传的命令到了最前线.

我没有估计错十九世纪中叶的火力密度和武器威力,YF联军的炮火对坑道内的解放军和间距很大得散兵进攻,杀伤效果明显不够.而且,西山兵工厂制造地大口径迫击炮和少量轻巧得轮式火炮虽不能压制敌军火力,也能提供一定火力支持.这时代的西方列强还习惯于密集队形,使解放军炮火的精度要求无需很高,给炮兵阵地的隐蔽性营造了便利.所以,解放军在还击密度上虽远远比不上对手,但杀伤效果决非没可比性.

其实,YF联军的火炮并不笨重,只是其炮兵根据战术习惯,战位相对固定,不像解放军那么灵活,而改变习惯.....YF将领并非没发现解放军战术的奥妙,可一是改变战术思维决非一场战斗所能.二是不敢拼着大量伤亡控制足够得战场空间.

的确,解放军无法阻止部分敌军上船,但YF舰队要几百人几百人的撤军,消耗也太大了,纯粹是亏本儿买卖,哪有利益可言.

如此纠缠了两天,YF联军基本摸清了解放军的打算后,因不想困守溏鹄,决定试试对手的胃口有多大,于五日凌晨开始,派主力以步步为营的推进战术与解放军激战到下午.

坑道,还是那可恶得坑道,无数解放军战士利用它避开炮火,与敌军步兵抵近战斗.然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是我记忆中,八十五年后的淮海战役中,人民解放军面对人数火力均占优敌军的战术,并使对手占不到任何便宜.此一战法,提前八十多年出现了,而且,越打越有经验有信心的解放军,虽没有后世人民军队那样从八年抗战中打出来地战斗力,但双方伤亡比例达到了三比二.

一场进无法进,撤无法撤地乱战,使YF联军阵亡或失踪四千余.这是无数将士们浴血奋战的结果,也是西山兵工厂数千工人不分昼夜辛劳得结果.更是无数百姓宁愿倾家荡产也要支持抗战的结果.

正是这场本是试探,却演变成混战得有心无心般得战斗,使最初两万五千兵力的YF联军减少到不足一万六千人.面对不惜以二甚至以三博一拼消耗也要拖住敌人的解放军,戈尔中将清楚又恐惧得看到,YF联军走不了,只有固守溏沽.非要撤退也行,但要拿一万士兵的命来填海.也是这次战役,使YF决定继续向远东增兵.

相对于减少了九千多的敌人,解放军付出了近两万阵亡的代价.可是,令人骄傲又难受得是,我们什么时候会缺少兵源呢?加上京城援军,天津一线反倒增加了几千军队.

必需承认,YF联军要死守溏沽,解放军除非不拿将士的生命当回事儿,的确很难攻下来.可解放军为什么要拼命进攻呢?

一万六千敌军,每天的消耗有多大?YF的后勤供应能力有多强?

尽量增大敌军的后勤压力,YF不可能不管被困地一万六千人,那就让他们头疼好了.而围城解放军则削箩卜般,让敌军越来越少.

这就是大局观.左宗棠量力而行,在有足够保卫京城的把握下,为其他战区减轻压力.只是,还是给我找了点麻烦.

一份奏报摆进了大书房,左宗棠详细汇报了天津此次防不算防攻不算攻得战役经过和目前态势后要求:天津前线急需大口径岸炮.但固定炮台已难以适应现代战争,最好是移动式火炮......

呵呵,哎,知道前线将士一定喜欢那种轮式小炮,可生产能力不足啊!大口径轮式岸炮?造出来也很笨重吧!

结果,西山兵工厂总工程师汇报说:岸炮系统我们不是没想到,但一时间解决还有众多困难.战争虽能促进科技进步,但清国现代科技体系需要完善之处太多太多.从总体战略而言,海岸防御并非重中之重......

哎,近海内陆防御战略,是我主持制订地,既不能为了京津一地而改,即便是改,也生产不出成千上万门岸炮将万里海疆全防住.再说,我脑海中,理想战略根本就不是防御.要不,我那么想拆了M国干嘛?骗到威远省这个必然得导火索干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都去当[海盗]干嘛?

对了,亲自为天津前线当了几个月后勤部长,很多大事都忘记过问了.虽说我信任得人能力品行都很好,但自己心里也该有个底儿啊!于是,在兵工厂视察鼓励一番,提了几个建议后,匆匆赶回京城去了.

先召来齐天远,开口就问M国的情况,这家伙的回答让我的心忽悠悠吊在半空,哦,别会错意,只是无能为力而已.

齐天远说:"......M国离我大清远隔万里,消息传递再快,至少也是数个月以前的,数月路途中的情况变化根本无法掌握,监国王万岁无论作出怎样指示,大多只能成为马后炮,甚至可能弄巧成拙.因而,齐某让在M情报员非影响深远之要事外,不用传回情报了.请监国王万岁放心,在M情报员专门向南军提供情报,伦肯领导之北军正在节节败退,哎,但北军始终能支持住.此乃四十多天前到地情报,所注截止日期是1863年10月25日......"

"我们的情报员具体做了些什么?"

"三件事最主要.一是协助南方特务大量破坏北方工业设施,其中几批先进设备已运回了我国.因为M国北方的人口和工业都比南方占优.只是最近一批运回地设备不敢直接拉回国内,无奈下转道E国......"

"没关系,E国佬最爱钱,咱花钱买路,怎么也不会亏本儿.近期从M国来的设备就近储存在东北好了,适当时间从西山和安庆调人过去再建兵工厂......嗯,你接着说."

"第二,宣传伦肯是个骗子,<<解放黑奴宣言>>虽不一定是个骗局,但实现起来肯定遥遥无期,事实也的确如此.第三,他们暗杀一批北方人,其中有您专门指定得那个叫格兰特的人."

"消息确定?"

"如不确定,情报局决不敢胡乱在您面前开口!特别是那格兰特,其年龄,籍贯,出身,人生经历等等,您都已提供了."

"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年初."

"他妈的,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哈哈哈......占据着人口与工业优势的M国北方,之所以处于劣势三年,其中之一大原因就是缺少几位名将.格兰特将军,为了我的祖国,只好对不起您啦!按西方人行凶之前的说法,我会想念您的,只不过是在您死后说."

感谢俺的脑袋记忆力不赖.感谢格兰特将军的简介清楚明了.感谢那无所不包的网络.可我,心里九分喜悦中,怎会有一分对尚未出师身先死的英雄的惋惜呢!

怀着各种复杂得心情,处理着无尽得事务,春节到了.正月初一,我在御花院召开新年茶话会,说白了就是整整人.将士们在冰天雪地里战斗,京里的老爷们也该丢了锦袍火炉,到冷风里清清脑子.嗯,备点凉茶......

大半个时辰后,众臣缩着脖子看着津津有味喝着凉水的监国王,盼着小太爷赶紧开口.

"各位,对这三个多月的战事有何感想啊?"

放下茶杯开尊口,真要冻死几个也不好.

"监国王万岁英明......"

"监国王万岁伟大......"

"监国王万岁雄才大略,古今无人可及......"

阿谀奉承如潮水般涌起.

"行了行了啊!本王不是听这些的,说说新年打算."

马屁声再起......

"闭嘴!"

众人闭嘴.

"今年,没什么好高兴得,却充满希望,只要我们挺过去.今年,我们将有更多得将士会牺牲,有更多平民百姓遭战火侵害.但打败这一次侵害,会使我国再不受辱,懂吗?将士和百姓是用他们的血保护着你们的命,保护着你们的钱,懂吗?"

终于,一个聪明得大臣站起来表式愿捐出[一半]家产,随后,众臣纷纷附合.呵呵,我真没这打算,意外之喜啊!

接着,一坛坛美酒搬上来.第一杯,敬牺牲将士在天之灵.第二杯,感谢所有抗战军民的浴血奋战.第三杯,大家暖暖身子......

茶话会结束,吵嚷得御花园宁静起来,我趁此机会四处转转静心,于是,看到了那株桃树上迸出地粉嫩花苞.

1864年,春天似乎提前到来.是否,几万将士的热血,使春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