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六章:高歌猛进(二)

红色猎隼 收藏 22 25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六章:高歌猛进(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与天空中潇洒飘逸飞翔,转瞬间便决定生死命运的空军飞行员相比。地面战无疑要漫长和艰苦很多。中印两军围绕着小镇亚森展开的的装甲遭遇战,在血与火的搏杀了两个小时之后,不得不由于夜幕的降临而落下了首回合的序幕。

当最后一辆中国陆军的96式主战坦克一边射击,一边倒退着撤回集结地域之时,昏暗的光线下马来西亚北部的吉打平原上只剩下双方被击毁的主战坦克和步兵战车的残骸还在徐徐燃烧着。剩余的油料和弹药并不会支撑太久,很快黑暗将彻底吞没这些铁甲战兽的尸骸。

在位于战场后方数公里到数十公里不等的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军属装甲旅的各营集结地域内,保障修理中队的士兵们正逐车检查着刚刚从战场上撤退下来的坦克和步兵战车的情况,并进行相关的维修和保养。长途跋涉令许多坦克的传动装置和引擎故障不断,在激烈的战斗中被打坏外设或掀掉反应装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过比起那些被遗留在战场上的同僚相比,他们无疑是幸运的。

临时搭建起来的战地急救中心内,早已被不断后送的伤兵占满。卫生员不等不将他们按伤情进行排序,以便于及时救治那些重伤患者。黄昏下的吉打平原上中印两军的突击集群都在忙于裹伤,以利再战。

中印两军的远程火炮仍在不时对对方控制的区域进行炮击,但这样的炮火多是牵制性的。在不时响起了隆隆炮声之中,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军属装甲旅旅长傅太岳大校乘坐米-171型军用直升机飞抵前沿,召集各装甲营营级军官,征求众人对是否发起夜袭的意见。

这看似是一个并不难以回答的问题,但答案并不容易作出决断。夜战、近战曾一度是新中国陆军克低制胜的无二法宝,但是时过境迁,中国步兵的双眼并无法取代现代化主战坦克的火控系统。作为中国陆军新一代的主战坦克,96式坦克的服役的确有跨时代的意义。但是相对中国陆军最强的装甲突击力量—99式主战坦克而言96式坦克火控系统的配置显得来太简单了,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和寒酸。

96式主战坦克的基本型甚至连车长独立瞄准镜都没有,只有车长观察镜;出于成本的考量,没有装备热成像仪,夜战能力不佳。火控系统的自动化和车辆信息化水平都相对较差。

虽然出境作战之前,第13集团军装甲旅所装备的所有96式主战坦克均在战前进行了全面的强化,全部突击换装了下反—稳像式观瞄系统和热成像仪,使夜战能力得以全面的增强。但是硬件设置可以恶补却无法在短期之内迅速提成常期以来缺乏夜间作战训练的部队的实际战斗力。

“那就让部队固守到天亮吧!”面对着一时陷于全面沉默之中的部下们,傅太岳大校正要作出他不得已的决定。一个坚定的声音却打断了他:“我们中国陆军不行的,印度佬也同样不行,我营愿担任夜间突击队的主力。”这个年轻的声音来自于一个自信的军人—装甲3营的营长徐虎威中校。

在整个白天的战斗中,负责左翼的装甲3营的前进方向上一度出现印度陆军以火箭突击布设反坦克雷场,好不容易在工兵部队的协助之下,在雷场开辟出两条通路,赶到战场战斗却已经接近了尾声。憋了一肚子火的徐虎威中校正苦于无处发泄。此刻当然义不容辞的要求担任主攻任务。

不过徐虎威的满腔热情换来的却是一场冰冷的寒冬夜雨,虽然旅长傅太岳大校首肯了他的勇气和胆略,但是天气却似乎有意跟徐虎威过不去。在7点钟左右战场上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飞舞的雨点和水雾弥漫在本已漆黑一片的前路,即便使用夜视装备,能见度也急剧下降到了只有600米左右的水平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印度陆军出动一支配备着夜视侦察设备的侦察小组埋伏在吉打平原上,印度的坦克火力可以在中国陆军的装甲突击集群有效观察范围—600米以外,将轻易的其一一摧毁。是否要即使取消这次夜间突袭行动,各营指挥官们再次陷入了踌躇之中。

在黄昏时分短暂而激烈的交火中,中印双方的损失大致相当,两军均损失了不下60辆坦克和步兵战车,与战场对面的中国陆军一样,此刻印度陆军东路装甲突击集群正以小镇亚森为中心重新集结。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显然令早已因长途奔袭和激烈对抗的印度士兵们更为疲惫,指挥官们打消了当夜再度发动攻击的计划。

印度陆军仅在亚森镇开部署了松散的防线,每个攻击正面上稀稀拉拉的布置了几辆坦克。主力猬集在小镇亚森中,印度陆军的装甲兵们大多解除了戒备关闭了发动机。躲进尚为被炸毁的房屋,以躲避风雨、养精蓄锐以备应对明天更为激烈的战斗。

而那些被安排在镇外担任警戒任务的印度陆军倒霉蛋们,只有咒骂着自己的长官,缩在冰冷的俄制坦克内,艰难的等待着太阳重新升起。纷飞的雨点密集的打在坦克的装甲上,掩盖了那正逐渐接近了坦克履带声……

徐虎威中校所指挥的夜袭突击集群的前锋,由装甲3营所属2个装甲连的20辆96式主战坦克组成,而由另1个装甲连和装甲3营所属的2个机械化步兵连所组成的第二梯队则在前锋线以后数公里展开,随时准备从后方给予前面的突击部队以支援。

加挂着厚重的楔形反应装甲,96式主战坦克缓慢的在大雨中开进着。所有的车长都冒雨钻出炮塔,用自己的双眼和夜视装备在黑暗和雨幕中艰难的寻觅着任何一个可能的威胁。但幸运的是,除了黄昏时分被击毁双方的装甲武器之外,夜袭部队的前进道路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威胁。而徐虎威中校和他的坦克正行驶在队列的最前方。

但当徐虎威中校所乘坐着的96式主战坦克越过战场轴心线上那一道平缓的土丘之际,6辆印度陆军的T-90C型主战坦克却意外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距离最近的一辆距离徐虎威中校的坦克只有不超过300米的距离,而它那偏转的炮塔上那125毫米主炮却正对准着中国陆军装甲部队突击的方向上。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谁先开火的都可以轻易的摧毁对方。

“目标T-90。” 徐虎威一边通过无线电向全体部队发布攻击的命令,同时96式主战坦克的主炮迅速转向那雨中逐渐清晰的俄制坦克的轮廓。显然这并不是印度陆军有意的伏击。虽然主炮以外的对准了目标,但印度的装甲兵显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96式主战坦克的炮火率先撕裂了印度陆军T-90C型主战坦克的“接触”-5爆炸反应装甲和主装甲,中弹爆炸的T-90C型主战坦克,炮塔在雨中飞出好远。全神戒备的中国陆军第一次齐射便准确击毁了印度陆军的大部分坦克,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的短暂交火,所有的T-90C型主战坦克全被击毁。艰险的战斗几乎变成了中国陆军的单方面射击表演。

在战斗中只有1辆T-90C型主战坦克所发射的3BM32贫铀弹芯脱壳穿甲弹险些命中,但糟糕的弹道令它只是在96式主战坦克的反应装甲上留下了一道弹痕而已。

印度陆军如此的狼狈,并不代表俄制T-90C型主战坦克在装备技术上与中国陆军的96式主战坦克上存在巨大的差距。主要的 差距在于中印两国装甲兵的战术素养和心理因素上。在遭遇战中印度陆军往往上是数百米的距离上,不等完全瞄准便胡乱的首先开火,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的炮弹打到哪里去了。

经过这一次短暂的交火之后,中国陆军的装甲兵们信心大增。在徐虎威的指挥下,20辆96式主战坦克全速向小镇亚森的方向突进。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