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一章自行迫击炮阵前逞凶秦老六设计诱敌

ddtt 收藏 3 15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一章自行迫击炮阵前逞凶秦老六设计诱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西表岛上的几个机械化营是守备团的核心作战力量,三个步兵营即使全被打败,他们也能发起一场反击,但是装甲车辆那昂贵的价格让所有军官都不敢轻易动用,尤其是90式坦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是不敢派出来的。原先给守备团一个坦克连,在西表岛被偷袭前几天,增加为一个营,如果他们在战斗刚发生的时候开出来,三千多夜袭西表岛的人还能活吗?

日军不善用装甲部队打先锋是个历史问题,也是个现实问题,在其他国家这样的问题是很少见的。二战期间日本装甲部队很少,而且战车价格很贵,日本又穷,所以将军们没几个敢轻易动用,一旦这些战车损失了是很难补充的,毕竟日本的制造能力有限,所以打不起装甲战。朱可夫在苏联边境附近用装甲部队教训过日军一次,日军损失300多战车,几乎被打破了胆。日本损失不起装甲部队,后来也就不敢招惹苏联。往后日本更谨慎的使用装甲部队,所以他们的装甲部队很少创造苏德军队那样的成绩。

撇开历史问题不管,单说他们现在为什么也不敢轻易使用装甲部队,首先不是因为制造能力的问题,日本是工业强国,并且能基本独立自主的制造第三代主战坦克,这并不是所有国家可以做到的。但能研制能生产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因为90式的价格实在是太贵,日本不可能为所有的师团和旅团全部装备这样的坦克,到目前也就不到百分之三十的装甲部队拥有90式坦克,大多数部队还在用修修补补的74式主战坦克。另外90式性能一般,比豹2A6、MK3、M1A2、勒克莱尔、T-90C未必是对手。但如果把西表岛守备团的90式坦克在第一时间开到民用码头和军事基地被突破防御的地带,常胜军不败的历史将是一个巨大的句号,不过敌人又给他们一次不败的机会。

说句实话,昂贵的74式坦克未必在第二代坦克内排的上名,但对付常胜军还是有用的,可惜的是鬼子并不理解装甲兵的使用秘籍,现在敌人都进了基地内的营区,再派坦克也非上策。


现在依然是常胜军占上风,他们在机场内的凹地内准备好龙式反坦克导弹。这些导弹全是林飞宇从多家军火走私商那里买来的,花了他不少的钱,才买到了100来枚,曹秉带领的三哨队伍就装备了几十枚,这些笨重的导弹他们一下气垫船就背在身上。很多兵肩膀上挂着步枪,背上背着单兵反坦克导弹,左手还拿着迫击炮掷弹筒或者弹药箱子,他们携带众多的支援武器,一直徒步走到鬼子的机场内。他们在金三角的荒山野岭上曾经也是携带大量的弹药和给养作战,习惯了负重行军,这点装备对他们来说,不算很重。


8门自行迫击炮借助照明弹的光亮,发现了正在奔跑的15名雇佣兵,他们想不到几千米外还有几十枚反坦克导弹已经准备好打他们。常胜军在福龙号的货船上一住就是三个月,大多时间都在学习使用反坦克导弹以及美制迫击炮,他们对手里的武器早已经烂熟于心,这会常胜军的官兵等的不耐烦了,但是鬼子的自行迫击炮还是没开到他们射程内,曹秉很想让自己的部下以组为单位主动攻击自行迫击炮,但是他还是想看看秦虎要玩什么花招。

眼见后边的空勤宿舍楼和地勤人员宿舍楼着起大火,曹秉他们知道这是秦虎的兵开始依计行事,但不明白点着火有什么用,无非是想激怒日军,万一人家不计较那里着火,就不着急开过去消灭那些放火的兵怎么办?


带着15个拿着喷火器的雇佣兵,秦虎心中有一点点紧张,他在特工学校没学过打装甲车,在林飞宇那当雇佣兵的时候也没打过装甲车,这次真见了这大铁家伙,心里不免有点发毛,他并不想用喷火器去烧自行迫击炮,只想逗他们一下,毕竟自己是佯攻。

“利用照明弹发射的间隙,向前移动,动作要快,不许盲目开枪,都明白么?”秦虎自己背着步枪,遇到照明弹就在地上爬着走,没有照明弹就迅速利用夜幕向前跑。他以前有一些夜战经验不是很多,躲避照明弹的技巧也是以前忽然发现的。

日军自行迫击炮车上的车长所坐的位置是在车头右侧驾驶员座舱的正后方,如果只坐在车上不把身体探出车外,是很难有一个开阔的视角的。96式自行迫击炮就是一辆日本仿制美国的M113装甲车加上一门法制MO120RT61式120毫米线膛迫击炮,炮是安装在装甲车尾部步兵舱内的,不像俄罗斯的2S31迫击炮那样有一个独立的炮塔,车长也难以获得一个开阔的视野,缺乏夜视装备也是车长只能借助照明弹发现敌人的位置。

8门迫击炮连续发射几十没高爆弹和照明弹,依然借助照明弹发现前方有人影移动,车长只好命令自行迫击炮车上的机枪手准备战斗,毕竟大口径迫击炮的发射死角很大,一两百米的目标不容易打到,而M-2HB机枪可以照顾到这些目标。

一个机枪手忽然看到人影一动,就喊到:“有敌人。”

车长马上命令,“连续发射照明弹。”

迫击炮连续发出4枚照明弹,机枪手一下就看到几百米内有人活动,马上开火。

巨大的枪口焰火一下就暴露出一辆迫击炮车的位置。

秦虎此时已经顾不上拿出夜视望远镜测量距离,就招呼部下,“把喷火器都拿到我这里来,放到我旁边50米的地方,快一点。”


迫击炮连的指挥车上,连长正拿着电台送话器喊:“这里是迫击炮1连,发现空勤宿舍楼位置着火,还有敌人活动,是否可以过去解决他们?”

此时野田义夫根据部分侦察兵的报告,得知迫击炮1连进入空军基地内萎缩不前,只开炮不冲锋。

因为指挥官使用的无线电频率是一样的,这个连长的声音,也从野田义夫身边的电台传出,他不等迫击炮营的营长和守备团的团长下令,就亲自拿送话器下命令,“迫击炮1连注意,我是野田义夫,命令你马上去机场救援,为什么一直不动地方,你的炮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去消灭敌人,你是个饭桶,保护不住基地,我让你上军事法庭,你开到机场就没动地方,为什么不去主动消灭敌人,日本陆军居然有你这样的败类,你干什么吃的,难道让我上你的指挥车去帮你指挥,你这个混蛋。”

电台内传来司令官的咆哮声,把连长吓了一跳,他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被这么痛骂,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个混蛋,你的炮车上不是有重机枪吗,这枪是干什么用的?是摆设?你不要总把自己当炮手,你的车是装甲车,敌人只有步枪和迫击炮,你怕什么,你现在就当自己是机械化步兵,领着炮车冲过去,用机枪和迫击炮进攻,你还在等什么,你这个废物。”又是司令官的咆哮,野田义夫把今晚的所有不满情绪都撒到这个连长身上,把在指挥所内的其他陆上自卫队军官吓的面色惨白,他们不知道这个性格温顺,深得首相赏识的中将司令官脾气如此暴躁。

野田义夫司令官生气,不单是为一个上尉军官萎缩不前。他很清楚自己的价值,清楚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之所以建立西南舰队就是为和强邻争夺东海,现在别说是东海,就连领土都难保安全,这怎么想首相交代,舰队现在还有一部分在中国领海内,空军基地混战成一片,目前战机无法起飞巡逻,万一舰队有闪失,日本海军就会元气大伤,前方有17艘战舰没有空中保护,这怎么行。

“迫击炮2连3连注意,马上开向机场,我要半小时内拿回机场的控制权,不得有误,否则你们就去见军事法庭的法官。”野田义夫又调两个连上去。

此时一个身穿蓝色航空自卫队军服的中年男人走进守备团指挥所,他肩膀上佩带是大佐军衔。

“司令官阁下,我基地内的宿舍楼着起大火,我从指挥部去基地内,发现很多敌人,我的几个参谋和卫兵全部阵亡,基地已经落在敌人手里,第三步兵营早就停止抵抗。请司令官派人夺回机场。”这个军官说完看看司令官。

“你刚从基地出来?地下设施内还在你控制中吗?”野田义夫问。

“宿舍楼内和地下设施内的的官兵没有武器,一些敌人攻进地下设施内,已经占领了机库,一个士兵打电话汇报的时候被打死,基地的一个警卫排早被打散,失去了联系,我就知道这么多。”

指挥所内的很多守备团的军官听了这些情况,脸上顿时没了血色,他们也没想到问题如此严重,他们都低头不说话。野田义夫已经被气的五官挪位,实际情况如此严重,他也没想到,明天该怎么办?如何向首相交代,现在怎么办,96式自行迫击炮全部派出去,现在手中还有一个坦克营、一个自行高射炮营、一个自行无座力炮营,军港那边情况不明,指挥所与第二步兵营的联络没中断,他们还在坚持抵抗,不到关键时刻,是不能轻易的把最后的预备队派上去的。

“传我命令,第一步兵营的两个连从雷达站和司令部撤回,迅速前往机场。”野田义夫知道陆军装备稀有而贵重,只好把步兵先派出去。

就司令官一句话,第一步兵营的2连、3连就要从重要的位置上撤下来,万一敌人又偷袭那两个地方怎么办?野田义夫不是没想过,他是想把敌人围堵在基地和军港内,如果敌人从这两地抽身出来,那才叫麻烦。

守备团的军官们不敢反驳,只好由着司令官去指挥,反正自己没在第一时间控制好局面,现在补救一下也难逃军事法庭的审判,大家都不出声,呆呆的站在那。

生气归生气,野田义夫还是找个椅子坐下,他用温和的语气问,“广田君,你曾想到敌人会偷袭吗?”

“敌人现在的身份不确定,但我相信绝对不是中国军队干的,他们从不主动跨出国门作战,79年是越南人先占了他们的土地,他们才进入越南反击,这支武装绝对不是中国军队,刚才侦察连不是报告过吗,敌人使用的是5点56毫米子弹。而且根据1连的军官反应,对面敌人的火炮几乎和我们一样,都是美制M224和M252式迫击炮,中国军队去那找这么多美式武器。”广田义自信中国军队不敢来。

“根据我了解,美制步枪和迫击炮很容易在走私市场上买到,我也不太相信是中国军队,但我相信这些人有可能是中国秘密招募的,都是雇佣兵。如果不是中国派的,那是那国派的?难道是私人行为?谁这么有钱,弄来这么多人和武器来和我们作对,难道他们是疯子?”不光是野田义夫不信,这里的所有军官都不相信这是一支私人军队,即使是私人的军队也肯定有一个国家在背后用武器和资金支持他们。


两个行动迟缓的步兵连匆忙赶到机场附近,远处炮声轰鸣,天上总有照明弹,他们就知道这是自行迫击炮营与敌人进行激战。

24辆自行迫击炮车根据西南舰队司令官的命令,把自己都当车装甲车,利用车顶的M-2HB机枪扫射一切敢向他们开火的目标,迫击炮反倒成次要火力,偶尔发射几枚高爆弹是用来震慑敌人。


15名雇佣兵和秦虎一起前出凹地一公里,他把所有的兵都叫过来,让他们把火焰喷射器全部堆放在一起,然后去着火的宿舍楼那边待命。

16辆96式迫击炮刚抵达机场,连长和车长就用望远镜看见有人用喷火器焚烧宿舍楼,这些自卫队军官十分不高兴,敌人太可恶,居然跑到日本国土上撒野,还纵火行凶,两个连的连长拿电台一商量,决定不先冲进去,而是先让敌人知道一下炮弹的厉害,随即16辆炮车停下来,每车的车长都得到命令,连长让每车连续发射10发高爆弹,轰击宿舍楼附近的敌人。

这16门120毫米车载线膛迫击炮不开炮的时候显不出车上有这东西,从外边看96式自行迫击炮和M-113装甲车一样,但一开了炮就不一样,10公里内的任何非装甲目标都会很容易的120毫米炮弹炸的出个弹坑。

16门炮弹先后飞出炮管,沿着抛物线型的轨迹飞向宿舍楼,精确的落在宿舍楼附近爆炸。

在这里用喷火器纵火行凶的15名雇佣兵脸上被火光映得通红,都咧着嘴又笑又叫,似乎放火能让他们兴奋。喷火器喷出的火苗从窗户窜入宿舍内,把里边的窗帘和床单等物品一下就点着,另外木制的床铺和柜子也是很容易着火的。虽然火焰喷射器的燃气瓶子内没多少燃气,但是如果拿着火焰喷射器站在窗户边上往房间内喷火,这点燃气是足够用。

一个个房间被点着火,这些雇佣兵玩的十分开心,因为这里已经没敌人,如果按指挥官的命令做完这些事,就可以回去拿佣金,他们那能知道几千米外的迫击炮已经瞄准他们。

16发迫击炮炮弹劈头盖脸的落下,“轰轰”的爆炸声绵延不断的响起来,第一波炮弹刚下来,这些个雇佣兵还站那玩火呢,炮弹的冲击波把他们扔出去几米远,有几个被破片当场炸死,另外几个受伤,但被冲击波摔到地上,感觉伤口很疼。

活下来的几个人刚想站起来,正挣扎着爬起来,又一组炮弹落下来,火光一闪,无数破片从每个人的四面飞过来,打的剩下的几名雇佣兵再次倒下去,每个人身上至少被10片以上炮弹破片打中,即使没死的,也是重伤。

但炮击一直没停,直到160发炮弹打完,这里才恢复了平静,15具雇佣兵的尸体留在这里。


由秦虎亲自带领的15名雇佣兵放下火焰喷射器,使劲的往宿舍楼方向跑,但是亲眼看见一阵密集炮火把宿舍楼炸的不像样,估计那的15名同伴已经死光,还是掉头向凹地那边跑,那里还有其他指挥官和很多同伴,比这片没自己人的开阔地要安全的多。

雇佣兵们都猫着腰使劲往回炮,自行迫击炮营1连的连长借助照明弹早看见他们几个,拿起电台送话器喊:“机枪手,消灭那几个敌人,各车驾驶员,继续开车前进,不要放走他们,冲。”

96式自行迫击炮的炮车和炮连指挥车一起排成横队往前冲,车顶上的M-2HB机枪发出刺耳的枪声,12点7毫米的大口径子弹一起追逐着逃跑的雇佣兵。

爬在地上的秦虎见迫击炮又多了一些,心里一下没底,他迅速掏出一枚手榴弹,使劲把手榴弹投到堆放火焰喷射器的地方。

手榴弹的爆炸把集中在一起的15个燃气瓶同时炸开,燃气顿时泄露出来,被手榴弹炸出的火引燃,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秦虎见火球很大,能暂时遮蔽住鬼子的视线,他从地上迅速爬了起来,向凹地迅速跑去,一边跑一边从战术背心上的装弹药的口袋内翻出2枚烟幕弹,等身后的火球即将散尽的时候,他拉下烟幕弹上的拉环,把烟幕弹丢在身后。


炮兵营的鬼子都看到巨大的火球,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1连的连长没管这堆火,继续命令机枪手射击逃跑的敌人。雇佣兵们头也不回,腿上使劲,但是还是被挂着风的子弹打翻在地。

坐在营部指挥车上的营长拿着电台报告,“前方敌人在纵火,可能是阻挡我们的进攻,全营正在向机场反攻,击毙了30多名敌人,完毕。”

在指挥所内的野田义夫守在电台旁,拿着送话器问:“一堆火能烧掉24辆炮车吗?”

营长结巴的问道:“司令官阁下,我不明白您什么意思?”

“混蛋,一堆火能把你们全烧死吗?还不赶快进攻,找出一堆火做理由不敢冲,你还是个军人吗?怕死的混蛋,你不配做日本军官。”野田义夫又大发脾气。

迫击炮营的军官们几乎都听到司令官的叫骂,心里又怕又气,很不痛快,居然被骂成怕死的混蛋,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全营的军官都来了劲,打算好好打一仗证明他们不是怕死的混蛋,营长拿起送话器命令,“进攻,不许萎缩不前,都给我冲,包括指挥车,敌人没有反装甲武器,也没炮火支援,不要怕,都给我冲。”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