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章铁甲重拳

ddtt 收藏 2 19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四十章铁甲重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一群人居然为了自己的理想,甘愿拿出自己的大笔钱财,带着自己的私人军队,不远千里的去袭击一个号称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似乎没人这么想过,他们居然敢做出来。该说他们什么好呢?亡命徒?冒险家。不管说什么,他们真的登上西表岛,按照预定计划,他们已经消灭了飞行员和机械师。


秦虎拿着装有红外瞄准镜和消音器的M-21狙击步枪蹲在凹地内一边打冷枪一边唠叨,“鬼子太猖狂太自负,以为外国军队不敢动他们,不敢上这儿收拾他们,老子就敢打他。不就是一群会吹牛B的傻子吗,都放倒30多人,也没伤到我一根毛,我还要去野田义夫的办公桌上拉屎,往他的茶杯里尿。”

“你与他只有公仇没有私恨,用不着这么狠吧。”伍俊文把M-21的弹匣拆了下来,换上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匣。

后边有几个雇佣兵蹲在地上,正往M-21步枪的空弹匣内压子弹。

迫击炮的炮弹30发一组的落在雇佣兵隐蔽的草丛中,爆炸把湿润的泥土掀到半空中,然后这些泥土无力的摔回到地面上,这些土刚躺回舒服的草地上,却又被炮弹的冲击波扔回到空中。

炮弹爆炸的声音本不是很大,但被吓的瑟瑟发抖的雇佣兵都抱着头卧倒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生怕炮弹砸着他们,空气中弥漫着的硝烟在夜间看不着,但刺激着每个人的鼻子,空气都被炮弹加热了几度,鬼子的炮弹像打不完似的一直没停息。伍俊文戴着夜视镜,很清楚的能看到自己的部下在做什么,他无奈的摇摇头,用中文小声骂到,“一群饭桶。”


常胜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零星的还击着,但炮弹命中率是很高的,精确的落在鬼子兵中间,吓的鬼子兵躲藏在刚挖好的战壕中。

因为常胜军的夜视装备十分齐全,所以在夜战中占有很大的优势,日军除侦察连外,其他步兵营基本没夜战装备,只靠照明弹的光寻找敌人,借助火光进行瞄准射击。

刚打完一梭子子弹的曹秉拿起红外望远镜看看,对面的鬼子兵还是有不少,炮火依然猛烈,回头看自己的迫击炮,已经基本不发射,他问部下:“怎么不开炮?”

“报告,炮弹全用完,只有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我们是不是要把炮丢弃?”一个常胜军哨官问。

“如果撤离,炮和掷弹筒就不要,回去再买,大帅有的是钱。”曹秉说完,放下望远镜继续拿枪狙击日军。(大帅是他对雷雨田的尊称,当面不这么叫。常胜军虽然是雷雨田拉起来的队伍,但是设置了不少官衔,伍长相当于班长,哨官相当于排长)


背着步枪在草从中匍匐前进的丁延努力的向鬼子兵的迫击炮阵地爬过去,扭头小声对一个雇佣兵说:“告诉后边的,必须匍匐前进,不要开枪暴露自己,也别弄出太多的噪音,小声把这话向后传。”

其实鬼子兵的炮兵阵地上炮声轰鸣,又有远处的枪声干扰,夜幕中有人走过来也未必听的见。

雇佣兵们很听话的把话传给后边的人,这130多人安静的背着各自的步枪向鬼子的迫击炮阵地爬过去。

等大家爬到离迫击炮阵地几十米外的地方,丁延打手势告诉身旁的兵准备好手榴弹,排成横队,每人能扔多少就扔多少,让身边的兵传话告诉后边的人,就这样把命令发出去。

100多兵都把身上的手榴弹全拿出来,放在手边,丁延忽然大喊一声,“投弹。”

他自己先拿出一枚手榴弹丢出去,接着100多人跟着他一起投弹。

鬼子兵就听后边有人喊了一声,还没弄明白是谁在喊,100多手榴弹就雨点般的落下去,爆炸声蔓延不绝,第一波手榴弹还没全爆炸,第二拨已经出了手,100多名鬼子听到爆炸声以后迅速隐蔽卧倒,但是为时以晚,密集的手榴弹又落下来,那还有隐蔽的地方。

手榴弹的破片在鬼子的迫击炮的阵地上四处乱飞,破片打到迫击炮上,发出金属敲击的噪音也被爆炸声掩盖过去。

丁延使劲投出去4枚手榴弹,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看自己的兵还在投弹,他大喊一声:“停止攻击,继续前进,快。”

手榴弹已经把迫击炮阵地上的鬼子炸的没几个活着的,地上倒出是被破片打伤的兵,这个排没有步枪,除了炮,他们几乎是没任何武器。

因为天黑的原因,雇佣兵也不好找活着的鬼子兵出气,只好跟着丁延跑步前进。雇佣兵的靴子踩在迫击炮阵地上,偶尔会踩到一些软软的东西,这一定是鬼子的尸体,踩到硬的东西就是武器弹药什么的东西。


守卫机场的陆上自卫队不知道的后边被抄了后路,守备团第三营的营长还拿着对讲机向炮兵排喊话,问他们为什么不开炮,因为阵地上枪声爆炸声太密集,他们也没听到后边500的远的地方有手榴弹的爆炸声,以为是敌人的迫击炮又在压制自己的迫击炮。

一个参谋说:“少佐,可能是他们被人偷袭,我看还是先把面前的敌人打退在说。”

“没迫击炮支援,他们马上会冲锋。”一个连长插了一句。

蹲在刚挖好的战壕内,鬼子兵没几个敢探出身体拿枪射击的,因为很多人已经被常胜军的装有红外瞄准器AKM步枪击毙。

活着的人听不到枪声,看不到射击的火光,也无法判断狙击手的位置,开枪也是瞎打,而且被击毙的那些兵多数是端着枪乱开枪的兵。

“正面的敌人用微声枪,而且有夜视装备,我们已经有200名士兵被击毙,现在能打的不到100人。”鬼子兵的副营长做了补充。

佩带少佐军衔的营长说:“谁会信?居然有身份不明的人袭击我们的国土,我们居然不知道他们是谁,而且他们还有夜视装备,有微声枪,他们有多少人,来这里要干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全营有三分之二的人死了,我已经请示过团长,请他把坦克营派出来,可他说军港外围的战斗更激烈,不可能派坦克来,侦察连每人都有全套夜视装备,可照样被击溃,而我们装备没他们好,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雇佣兵和常胜军见迫击炮停止射击,伍俊文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站起来,把M-21狙击步枪背在身后,端着M-4卡宾枪对自己的部下说:“还等什么,他们没炮弹可打,都给我冲,谁不冲就不发佣金。”

这道命令对雇佣兵来说太厉害,忙了这么长时间,不冲就不给工资,为了钱,还是冲吧。端着枪的雇佣兵们叫喊着从凹地内冲出来,迎头攻击鬼子的正面阵地。

200多雇佣兵冲过去,鬼子兵用榴弹器发射了不少照明弹,见到如此多的敌人冲过来,顿时慌成一团,营长大声喊:“射击,快射击。”

第三营还有100多兵,都端着89式步枪从战壕内探出身体,一起连法射击,雇佣兵手中的AR-15步枪和AK-47步枪一起喷出密集的子弹与鬼子打成一片。

但优势马上转到鬼子一边,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射击的准确度高,瞬间就打倒了几十名雇佣兵。

最先卧倒的伍俊文大喊一声:“先投手榴弹,然后在冲,执行我的命令。”

那些怕死的雇佣兵为了钱,只好乖乖听话,一起投出手榴弹,然后爬起来继续冲。

手榴弹爆炸的烟幕能掩护他们冲锋几秒,然后鬼子兵精确的连发射击又击毙了几十名雇佣兵。

“投出所有的手榴弹,然后在冲。”伍俊文无奈的喊着命令,指挥这群被他看成是蠢货的雇佣兵。


一片手榴弹密集的爆炸声之后,还能战斗的100多雇佣兵继续冲锋,与鬼子兵近距离交战,但鬼子仍然可以靠步枪火力遏制住冲锋的步兵。

丁延已经带着自己的100多雇佣兵秘密渗透到鬼子兵的后边,然后他也带兵发起冲锋,两面夹击日军。

这次终于冲进鬼子的临时阵地,把鬼子兵冲散,借助几发常胜军的照明弹发出的光,丁延与伍俊文汇合。

“总算找到你们,这半天才打过来,你还剩几个人?”丁延说完,先大概看看自己的兵,剩下不到20人。

伍俊文把枪背起来,查看自己的兵,活着的也就不到10来人,看来鬼子的枪法的确厉害,“鬼子大概有400人,我们人比他们多,没想到打败他们居然付出这么多代价,现在咱们俩人少,还是向秦虎的队伍靠拢。”

话还没说完,远处传来坦克发动机的噪音,丁延大叫一声:“坦克来了,大家隐蔽好。”然后他和伍俊文收拢起自己的这几个人迅速逃回凹地。


日军守备团指挥所内,野田义夫早就坐不住,他听到对讲机内传来各个营、连报告来的战况,他心里很不痛快,外边居然被人家打成这个样子,实在是丢人呀,日本军队多会在自己的地盘上输的这么难看,连家门口都守不住?

大佐军官拿着对讲机叫喊着第三营的番号,已经没人回答,对讲机内没有任何答复,此时在团指挥所的军官都明白,第三营被歼灭,机场已经失守。

从第三营刚才报告的情况来分析,他们遭到700人的进攻,而且敌人使用了微声武器,还有其他夜战装备,敌人在漆黑的夜幕中不断的狙击第三营的官兵,还有充足的迫击炮支援。

野田义夫现在不知道说守备团团长什么好,忽然想骂他,但收复机场才是重要的事,他没小家子气的和这个陆军大佐计较,毕竟自己的身份高,犯不找因为这点小事在这里骂属下,这丝毫没任何作用,现在需要做的是代替他指挥。

他虽然不精通陆战,但是在军校的时候也学过一点常识,夜间遭遇到敌人进攻,最好用有夜战器材的部队反击,守备团的三个步兵营基本没夜战装备,他们除了迫击炮排有照明弹,其他步兵连很少有照明弹,而且缺乏装甲保护,让三百多人抵挡七百人,能行吗?这七百人装备精良,所以现在必须调装甲部队反击,但坦克太昂贵,不舍得用,不如先派自行迫击炮去抵挡一阵,总之入侵者的迫击炮和狙击步枪是打不穿自行迫击炮的装甲的。

野田义夫拿起对讲机,“自行迫击炮营听到请回答。”

“收到请讲。”迫击炮营的指挥官听声音有点陌生,但也不敢怠慢,迅速回答。

“我是西南舰队司令野田义夫,请你派一个连迅速前往机场,那里至少有七百人的入侵者,我与第三步兵营失去联系,希望你能救出他们,马上行动。”野田义夫虽然没指挥过陆军部队,所以不敢冒险把一个炮营派出去。

“司令官阁下,我保证收复机场,请您放心。”对讲机传来营长自信的回答声。


就因为守备团第三步兵营被歼灭,所以鬼子派出了96式自行迫击炮连,这个连有8门迫击炮和一辆用M113装甲车改装的指挥车,自行迫击炮车上有一挺M-2HB机枪,火力十分强悍。

当8辆自行迫击炮开过来的时候,常胜军已经做好了战斗装备,他们装备了大量的反坦克武器,主要是龙式反坦克导弹,还有少量的M-72火箭筒,不过打自行迫击炮用火箭筒不太合适,毕竟迫击炮可以在几公里外射击。

但现在是夜晚,迫击炮不能发挥远距离火力打击的优势,即使在远处开炮,也看不到打到了什么,战车上没有夜视装备,但车上有的是照明弹,他们可以开进机场,先发射照明弹,然后在给目标定位,在用炮弹解决问题,实在不行,就用M-2HB机枪解决他们。


丁延、秦虎、伍俊文三人与曹秉聚集在一起,正研究怎么对付坦克。

“我们还有多少人?”丁延问

“我常胜军无人阵亡,100人都在。”曹秉说完,叹了一口气。

“我和伍俊文的兵加起来正好30人。”丁延说完看着秦虎。

黑暗中大家只能看清楚彼此的轮廓,一发耀眼的照明弹被迫击炮发射到空中,白色的光照亮了整个机场。借助敌人的照明弹,大家看秦虎十分镇定,“我只有100人,刚与鬼子遭遇的时候,乱打了一顿,后来迫击炮打的猛,我折损了一半的人,要不是跟着曹秉,连这100人都没有。”

大家都不经意的目视空中的照明弹,借助照明弹的光线看到远出有一群装甲车。曹秉非常激动的说:“他们终于来了,我还怕他们不来呢,不过这个距离有点远,能让他们过来就好。”

随后曹秉对自己的部下说:“兄弟们,装甲车来了都准备好反装甲武器。”

伍俊文用带测距距离的红外望远镜看了一下说,“先别打,现在距离有点远,龙式导弹只能打一千五百米的目标,现在他们距离我们至少有三千米远,怎么能把他们吸引过来?”

“我带人佯动,吸引他们过来。”秦虎背起自己的步枪,招呼部下集合。

“我借你点东西用,可以吗?”秦虎转身问曹秉。

“客气什么,要拿尽管拿。”

“你有30个喷火器,我想都拿上。”

曹秉不明白他什么用意,就解释说:“气瓶内的气不足,基本没什么用。”

“没事,一会你就知道我要怎么用。”

雇佣兵从常胜军那拿到喷火器,秦虎用英语说:“15个拿到喷火器的人,去那边焚烧两座楼房,然后在那等我,另外15个人,跟我走,其他人留下,听这几位的调遣。”他说完就带着15个迅速离开凹地。


一小群雇佣兵向96式自行迫击炮所在的方向跑过去,似乎鬼子兵察觉到了什么。

指挥车上,连长拿着电台送话器喊:“有可疑目标,全连注意,发射照明弹,高爆弹准备。”

8辆炮车几乎同时发射照明弹,8发照明弹把机场周围照的雪亮,秦虎知道情况不妙,马上喊:“隐蔽。”

因为照明弹把目标照的很清楚,自行迫击炮上的炮长迅速用激光测距仪对刚才有人影的地方进行测距,然后把参数告诉后边的炮手们,迫击炮迅速调整仰角。

炮手们调完炮,齐声喊:“好。”

车长们迅速下达命令:“高爆弹发射。”

8门120毫米迫击炮几乎同时开炮,炮弹精确的落在秦虎和雇佣兵的身边,这次遭遇到的炮击虽然火力密度不如刚才鬼子步兵营的厉害,但是炮弹威力巨大,爆炸威力远比M252式81毫米迫击炮厉害,一下就把雇佣兵给震慑住,吓的这15名没打过仗的美国佬直哆嗦。

这些前来当雇佣兵的美国人也想,这年月赚点钱也太难了吧,就在机场这破地方已经有400多雇佣兵被打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大家都羡慕自己的指挥官,敌人发射那么多次炮弹,死了那么多同事,但这几个指挥官连皮都没伤到,可能是人家有防弹衣和头盔的原故,早知道打仗这危险不如早置办点家当,好保命呀。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