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八章暗夜攻击

ddtt 收藏 2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常胜军虽然是一群虎狼兵,但毕竟是私人军队,枪支弹药都是自己花钱买的,另外乘船远道而来,所能携带的弹药十分有限,自然没法和鬼子比,所以每一发炮弹都贵如黄金。

在战场上地形不熟悉,人员不如敌人多,弹药又比较少,能帮他们取胜的就是战术和技术,曹秉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处境,现在就看这些部下的本事。他用夜视望远镜看了一下鬼子的阵地,高声喊出目标坐标,他的部下迅速调炮。

10门M224迫击炮调整完毕,曹秉高声命令:“装人员杀伤弹,快速射击,每炮连发10弹,射击。”

一发发炮弹被装弹手从炮口中塞入迫击炮的炮口,“咚、咚、咚”,几声炮响之后,装弹手从弹药箱子内继续取出炮弹,继续装弹射击,根本不去理会鬼子兵的炮弹,镇定自若的操作武器。

这确实让关宁、丁延感觉到很吃惊,这些兵不愧是征战沙场的精锐,四面被鬼子的迫击炮炸翻了天,他们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蜷缩在地上躲避炮弹,而自己部下的雇佣兵倒像一群受惊的马,惊慌失措四处乱跑,虽然没跑的很远,但也证明这些没打过仗的人胆子小。

关宁、丁延见常胜军的火力一度压制住了鬼子的火力,从夜视望远镜里看,炮弹把把鬼子兵的迫击炮炸的七零八落的,很多炮手死在自己的迫击炮旁边,炮也倒在地上,没被炸死的鬼子不是仓皇逃离阵地就是受伤后躺在地上鬼哭狼嚎。

“轰、轰、轰”,炮弹依然整齐的10发一组的落下来,依旧猛烈敲打着日军,一个迫击炮排几十号人,不是死就是伤。60毫米炮弹爆炸瞬间释放出来的火光很短暂,但爆炸的热浪烤着鬼子兵。曹秉原计划打算打10次齐射把鬼子的炮手全打死,但是只用了30发炮弹就把鬼子的迫击炮打哑,他高声命令:“暂停射击,距离减100米。”

四散飞出的像飞镖一样锋利的弹片,飞行速度却是极快的,漆黑的夜幕中忽然闪过爆炸的火光,就会散发出不计其数的弹片。那些被爆炸声震聋了耳朵的鬼子兵无法躲避锋利而密集的弹片,即使穿着防弹背心,弹片也会肆无忌惮的打到人的脸上、脖子上、四肢上。

60毫米炮弹爆炸的声音没有加农炮的炮弹猛烈,也没有榴弹炮炮弹爆炸的震撼,但对付守备团的日军步兵,确实够用。

10门迫击炮暂时停止射击,300人的雇佣兵如潮水一般已经冲了过去。

常胜军的炮手根据曹秉的命令暂停射击,马上从新调炮。

雇佣兵刚冲到日军临时阵地前边,守备步兵第1营第1连的鬼子兵已经准备好了撕杀,因为夜间不好判断距离,所以当雇佣兵距离日军400米左右的时候,日军连长下达开火命令,他想把敌人放近一些打,靠依仗火力的优势打,可惜迫击炮现在指望不上,但机炮排还是有指望。

机炮排的M-2HB机枪和M-240枪口指向敌人渗透的方向,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的保险已经打开,机炮排的排长和第1步兵连的连长并排站在一挺M-2HB机枪的后边,各自用夜视望远镜计算着敌人的距离,就见眼前有一大群人影晃动,连长命令,“开火。”

2挺M-2HB机枪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枪声,12点7毫米的子弹挂着风呼呼的飞出去,打到冲锋的雇佣兵身上,像撕破布一样把人的身体撕开,中弹的兵倒在地上就不动,呼吸心跳基本全没有。

5挺M-240机枪也紧随其后的喷出密集的弹雨,这些7点62毫米子弹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打在没穿防弹衣的人身上,也是具有致命杀伤力的,把疯狂冲锋的雇佣兵打成了筛子。

2个MK19榴弹器连续发射,急促而密集的榴弹落在雇佣兵前进的路上炸出一道火墙,与机枪构筑的火墙连成一体,无形之中织起一个杀人的火网。

关宁和丁延都是打仗的老手,对付这些偶有重武器的步兵还是有经验,一发现前边有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地卧倒,那些雇佣兵反应没他们俩敏捷,顿时被机枪子弹和榴弹破片打倒一行,一个离他们不远的雇佣兵被打死,尸体“枯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关宁、丁延各自端着装有红外夜视瞄准镜的M-4卡宾枪迅速还击,枪上装的消声器保证枪在射击的时候无声无光,这样可以隐蔽。M-4卡宾枪打出两组连发,对面的两位重机枪手顿时脖子中弹,身体一歪,倒在机枪旁边。

机炮排的排长一手抓起一个重机枪手尸体,丢在一边,叫喊着:“继续射击,副射手过来。”

1连的连长拿着对讲机命令三个步兵排同时开火。

刚刚被机枪打怕了雇佣兵,就听到枪声从左右两边同时响起来,红色的曳光弹从左右两边同时飞来,响起的枪声是十分陌生的枪声,关宁仔细听了一下对丁延说:“这是鬼子的89式步枪?看来他们把步兵放在两边,中间只部署一些机枪,估计人不多,我们从他们当面突击。”

丁延暂时没回答,继续拿M-4卡宾枪狙杀着操作M-240机枪的士兵,他憋着劲一连击毙了7个机枪手。鬼子的这个机枪班总共12个兵,5挺机枪,被打死了7个机枪手,正副两位班长也马上顶上来,把机枪手尸体挪动开,继续用机枪射击。

轻机枪班的班长在挪动机枪手尸体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兵是脖子和面部中弹,这是在黑暗中,对手的枪法如此刁钻,看来不是一般的人,他为了确定自己的看法,又查看了其他6个机枪手的尸体,果然都是面部颈部中枪,把他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顿时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着他,他端起机枪,对着远处的黑影打了一个连发,自己迅速打了个滚躲到一边,然后伸手把机枪拿过来,再打一组,然后在移动一下位置。

就在机枪班班长打一次换一次地方的时候,其他5名操作机枪的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毙,尸体就栽倒在机枪旁边,这个班长惊恐的看着死去的同伴,稍微迟疑了一下,3发5点56毫米SS109子弹直接命中他的面部,他像同伴一样栽倒在机枪旁边。

丁延一连击毙了12名机枪手,“我打掉12个,你呢?”

关宁一边换弹匣,“我也打死12个,你没见远处的M-2机枪哑巴了吗?”

2个MK19榴弹器依然嚣张的发射着,一发发榴弹落地就开花,弹片四处乱飞,几百个雇佣兵都被这种小炮吓的萎缩不前。

“还有敢出声的,把他们全整哑。”关宁说着就拿出一枚枪榴弹,装到M203榴弹器内,他端着M-4卡宾枪,用枪托支地,调整好枪的仰角,就扣动了M203榴弹器的扳机,一声沉闷的声音之后,榴弹器内飞出一发榴弹。

榴弹沿着抛物线轨迹飞行,落在鬼子的MK19榴弹器附近,几名正副射手被榴弹炸倒,有的死了,有的重伤,顿时丧失了战斗力。

1连的连长和机炮排的排长被吓了一跳,对面也有榴弹,看来对手是有备而来,在仔细一看自己的部下,重机枪班和轻机枪班几乎全部阵亡,即使没死的,脖子上和脸上的伤口也正在往出流血,现在又没救护兵,这些人显然是活不成了。

现在只有一部自动榴弹器还在射击。

两个军官十分震惊,一时没了办法,犹豫起来,另外还指望两翼的步兵排能多杀几个敌人。

400米外的关宁没时间犹豫,他从容的看了一下不再射击的MK19自动榴弹器,用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发榴弹装入M203榴弹器内,击发之后,对面的最后一部榴弹器也停止了射击。

丁延拿着红外夜视望远镜观察着正面的鬼子,“你行呀,威风不减当年,你的枪榴弹打直升机都没问题。”

“唠叨啥,正面没人还不带人冲。”

丁延扯嗓子喊:“跟我冲。”

100多雇佣兵丢下那些死去的同伴,拿起他们的弹药,继续猛扑过去。


关宁也仔细观察过,右翼还有50多支枪在射击,而左边只有20支开火的步枪,自己的部下正拿着各式各样的枪与鬼子激战,这些毫无战斗经验的人简直是废物,近200人都打不过70多人,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而曹秉带着的常胜军后来居上,已经从鬼子后边包抄过去,他的兵都用的清一色的AKM,枪上装有红外瞄准镜还有消声器,杀人于无声之中。

鬼子又是一阵猛烈的乱射,还拿着M72火箭筒胡乱打着,什么也没打着,常胜军躲在黑暗之中不断的打冷枪,没几分钟就把这些鬼子包圆儿。关宁再看自己的部下,大概看也只有140多人活着,已经有50多人被打死,照这样打下去,自己带的200人非死光了不可。

1连的连长和机炮排排长,见面前的这些部下死的死伤的伤,左右两翼的步兵排也没了动静,估计是全部被击毙,他们俩只好亲自操作2挺M-2HB机枪,继续抵抗。

正面的2挺M-2重机枪忽然开火,关宁的雇佣兵正在冲锋,被重机枪连续打倒十好几个,他又气又恼,端起步枪把这两个机枪手结果了,对他来说打400米内的固定目标没任何技术问题。

带着活下来的120名雇佣兵,关宁指挥着他们向日军基地内冲去。

总算是从正面突破了进去,留在这里的只有雇佣兵和鬼子兵的尸首。


通过激战曹秉、关宁、丁延进入日军基地,他们也不知道面前是什么部队的什么营区,摸黑冲了进去,才发现这里是他们要找的飞机场。

人马都冲进来,曹秉用对讲机报告雷雨田:“机场已经找到,我们正在这里,停机坪上没战斗机,不远处有机库,我找不到油库弹药库。”

雷雨田坐在水翼快艇上,无法回答曹秉的问题,他先说了一句:“控制那里,小心鬼子。”

雷雨田转身问:“岛上的航空燃料库在那?”

华显说:“机场的油库在地下,想用炸药炸是根本不可能的,机场停机坪有几个遥控油泵,手动无法抽出燃油,机场上有外型像碉堡一样的小房子,那是控制室,从那里可以控制油泵抽油,我见过他们给飞机露天加油,其他油泵估计在机库内,你们想炸油库,必须控制油泵,然后把油抽出来喷洒在机场上,油抽到一半,在点火,这样可以估计能把油库炸掉。”

“他们的飞行员宿舍就在机场附近,还有地勤人员宿舍,先占了那,别让这些人跑掉。”林盛补充道。

雷雨田拿起对讲机,“占领机场周围的建筑,先把飞行员和维修飞机的技术人员杀掉,再去收拾机库内的飞机,油库怎么炸我一会告诉你,人能跑弹药库和战斗机不好跑,先忙这些吧。”


看看远处几个小楼,曹秉对关宁和丁延说:“先把狗日的飞行员全杀掉,你们愿意和我同去么?”

“一起去,还犹豫什么。”

三名悍将带着200多刚激战过的士兵,冲向一座小楼。

这楼的确是飞行员的宿舍,200多兵把大楼围起来,曹秉就想带人冲进去,关宁和丁延把他拉住,“你的人都是精锐,对付这些残敌就别费心,你帮我们警戒机场,我们带人进去。”

“全部撤离,去机库。”曹秉大声一喊,100名常胜军掉头去机场。

总算是碰到软柿子了,关宁和丁延一起用英语命令雇佣兵:“冲进去,不留活的,见一个杀一个,完成任务出来集合。”


飞行员宿舍楼里平时都没多少人住,大多数飞行员结婚了,都在基地外租房子住,但是最近西南舰队频繁侵入中国领海,而司令官野田义夫害怕中国军队反击,就让所有飞行员待命,值班时间不变,但是晚上不让回家,一律住在基地内,保证随时都能出击,这也为雇佣兵屠杀这些飞行员创造了一个不错的时机。

楼内的飞行员胆子都很大,虽然听到基地边缘有枪炮声,但自信自己的兄弟部队可以把捣乱的蟊贼杀掉,也就不在意,没人跑到防空洞内,也没人下疏散隐蔽的命令,飞行员都站在宿舍的窗户向外看,远处有爆炸的火光,可以听到一些不太激烈的枪声。另外他们已经得到通知,守备团三营已经全部进驻机场这里怎么会有事呢?应该感觉到不安全的是那些蟊贼,他们自不量力的前来找死,那就让他们死好了。

其实当曹秉离开飞行员宿舍楼去机场的时候,守备团三营正在机场跑道边挖战壕迎击敌人,曹秉只派了20名携带火焰喷射器的士兵协助丁延绞杀地勤人员宿舍楼内的鬼子兵,自己带70人前去机场炸战机。


空勤人员宿舍楼内的飞行员就见楼外人影晃动,刚扒在窗户上看外边,落下的雇佣兵端起霰弹枪就打,噼里啪啦的把窗户上的玻璃和看热闹的人打的东倒西歪的,把飞行员都吓的离开窗户。

之后,几十名雇佣兵冲进空勤人员宿舍楼内,拿着霰弹枪的雇佣兵打那些没有武器的飞行员,显得格外威风,一些飞行员从楼道内跑回房间内,霰弹枪“嘭”的一声把木头门打出一个比头还大的洞,随后雇佣兵往房间内丢一枚手榴弹,然后才踢开门进去,拿着手枪向尸体和伤员身上补枪。

一个个房间被攻破,飞行员尸体横在房间内,有的企图从楼上逃跑,刚从窗户跳下来,就被守在落下的雇佣兵乱枪打死。(军事基地内的楼最高的不超过三层)

关宁、丁延带兵围住这里时候就发现楼不高,就在楼下留下一些兵,专门打那些跳窗户逃命的人,留在楼外的人守着这里打死很多逃命的人。

空勤人员宿舍内一片狼籍,雇佣兵搜查完所有房间后,出来向关宁报告说干掉了全部的人。关宁刚打算离开时候,一个兵报告,“一楼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像井一样的东西,里边不知道有什么。”

关宁又是一阵惊喜,命令手下全部进入这个洞,他估计这是地下掩体的入口。

在战时,日军飞行员可以从这个洞口进入地下掩体,地下掩体与机库相连,然后安全去机库登机。这个洞口的用途的确被关宁猜到,他没犹豫,马上从这里进去。从这里可以安全的进入机库,路上根本不用与守备团第三营接火,也不用拿炸药炸机库厚重的大铁门。


带兵攻打地勤人员宿舍的丁延十分高兴,这里有这么多没枪的人等着他打,他非常高兴。

这里的官兵和飞行员想法一样,都认为敌人不可能打到宿舍这里,可以站在窗户边上看看热闹,没人想到敌人会杀过来。

正忙着指挥部下进楼绞杀这些鬼子,丁延的耳机内传来关宁的声音:“丁延,宿舍楼内离门最远的角落里有个洞,是去地下掩体的通道,你先控制住,别让地勤人员从那跑了,如果你不进去也可以,我现在正在地下,我干掉70多飞行员正顺着地下通道去鬼子的机库,你先忙。”

得到了关宁的提醒,丁延留一小队人在楼外边守着那些窗户,怕又有人从二楼跳出来,也防着一楼的人翻窗户逃跑。他亲自带大队人马冲进地勤人员宿舍楼,几个雇佣兵端着AR-15步枪一顿扫射,把一楼的楼道内逃跑的人干倒,丁延带兵先是找到那个洞口,然后又留几人守着,他亲自带兵在地勤人员宿舍楼内展开屠杀。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