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又是我中奖。”曹秉笑呵呵的对富安江琦说,他把步枪背在身后,对常胜军士兵说:“过来10个带火焰喷射器的,快点,在过来10个带掷弹筒的人,还有背弹药的在过来10个,别偷懒,到我这集合。”

他叫的30个兵自动的走到前边,站到他身旁,曹秉看了看这些人,“跑步跟我到前边,快。”

他转身便跑,其他兵不知道前方军情紧急,只好跟着指挥官跑。


趴在地上的关宁一边找机会打冷枪杀鬼子,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后边,期待着常胜军能过来支援他,他的兵除了枪和手榴弹以外没任何重武器,鬼子一趴到地上就地放枪就把他挡住,这让他非常恼火。一听后边有脚步声,估计是支援部队来了。

曹秉带人快跑到最前边的时候,让携带掷弹筒的兵放出几枚照明弹,然后迅速命令部下快速冲过去,免得被戴着夜视镜的鬼子开枪打倒。

10颗明晃晃的照明弹漂浮在空中,放出耀眼的白光,戴着夜视镜的日本侦察兵马上摘下夜视镜,免得被这些强光干扰,正当他们忙着摘夜视镜的时候,常胜军迅速向前冲击,等照明弹落地之后,鬼子兵匆忙戴好夜视镜,此时常胜军已经与关宁带的雇佣兵汇合在一起。

曹秉刚卧倒隐蔽好,关宁就凑过去说:“这群人有夜视镜,枪法也刁钻,打死我好几个人,我打了他们几个人,也不知道死没死,我用夜视望远镜看了一下,这些人都戴防弹盔,估计也穿着防弹衣,我的人很难冲进基地内。”

“你放心,我帮你冲进去,他们不就是夜战能力强吗,我有办法让他们变的不强,我的人也都穿防弹衣不怕他打。”曹秉一边说,手里也没闲着,他拿出带测距的夜视望远镜,看了看鬼子兵隐蔽的地方说,“距离我们400来米,不算远。”

“你要怎么打?”关宁有点不放心。

曹秉只忙着打仗,没心思揣摩关宁在想什么,他回头叫了一声:“准备掷弹筒和燃烧弹,目标正前方400米,装弹射击,不要齐射,一个打完一个打。”

10名拿着掷弹筒的士兵,把背在背上的弹药包放在手边,拿出一发燃烧弹,一个兵先把燃烧弹放进掷弹筒内,随后另一个兵也装弹,他们根据曹秉的命令做事,没人敢违反命令。

掷弹筒连续的发射,发出沉闷的噪音,一发发燃烧弹先后飞出掷弹筒,一个接着一个落在鬼子兵的潜伏阵地上,随后着起火来,把地上杂草全部点燃。鬼子兵面前瞬时就着起大火。燃烧的火对夜视器材有不小的干扰,此时的日本侦察兵第2次摘下夜视镜,用肉眼借助火光寻找敌人,但是火离他们很近,他们看不到400米外的常胜军。

曹秉继续呵斥道,“带火焰喷射器的还等什么,马上冲,快一点,掷弹兵每人继续打一个燃烧弹,然后打三发烟幕弹,快速射击。”

在一旁卧倒隐蔽的关宁听着他喊口令,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战术,心中顿时感到此人不一般,一定是个征战老手,他的这套战术简单实用,而且消耗不大,他那里学来的这些?从下口令的频率上看,他指挥水平很高,迅速而果断,不知道林飞宇和许睿怎么就找到这样的人帮忙,看来以后在台湾搞事,离不开这人。听林飞宇说,此人只是悍将雷雨田的副手,但名声和能力并不在雷雨田之下,绰号缅甸虎,连缅甸的国家主席丹瑞大将都很看好的人物,听说他打仗异常凶猛,对俘虏很残暴。

又是10发燃烧弹落在鬼子兵面前,连长顿时不知道这是啥意思,他以为是敌人想烧死自己,但迫击炮玩的不高,没烧到自己一根毛。但又有20发烟幕弹落下来,临时隐蔽阵地被白色的烟幕包围着,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敌人,这又是什么花招?

在40发炮弹的掩护下,10名背着液化气瓶的火焰喷射兵飞奔着冲到了鬼子兵的阵地前,在距离鬼子兵50多米的地方潜伏下来,其中一个伍长用对讲机报告:“我们已经到了他们面前,请指示。”

曹秉没直接下命令,而是拿着对讲机问:“你们带多少手榴弹?”

在他身旁观战的关宁不明白他搞什么名堂,没插嘴,继续认真听着。

伍长回答:“每人带20枚,我们怎么用。”

“你们每喷一次火,就投一次手榴弹,把他们打退,不要冲锋,等我的命令。”曹秉拿对讲机说完,对关宁说:“兄弟,下一步就看你的,我撕开这道防线,你带大队人马就冲,前边一喷火你就冲,我的人在前边顶住鬼子,你看好不好?”

关宁二话没说,用英语对身后的雇佣兵大声说:“跟我冲。”

前边的火焰喷射兵操作着火焰喷射器,喷出10道火龙。这10条火龙张牙舞爪的直奔日本兵的潜伏阵地,一些卧倒在地上的鬼子兵忽然见火龙扑过来,靠前的几个兵面部被火烧到,惨叫着捂着眼睛,打着滚躲避开火龙。

侦察连的连长自己所在的位置比较靠后,没被火烧到,他见几个士兵惨叫着,估计是面部严重烧伤,还有几个兵的脸没被烧到,但是军服着火了,打滚正灭火呢。

这局面如何收拾?这个特种兵专业出身的少佐连长几乎想都想不到夜战可以这么打?先是炮火支援,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烟幕和大火影响夜视器材,侦察连的兵摘下夜视镜,对方就借助烟幕和夜色发起冲击,冲到自己前方几十米潜伏,而且携带喷火器烧自己的兵,想逼走自己。如果自己不下令撤退,会有很多人被烧死伤伤,很多士兵都向后匍匐,不敢在前边停留。

火龙消失后几秒,连长决定命令侦察连撤后一百米,但在他犹豫的时候,10名携带火焰喷射器的常胜军士兵又悄悄的向前匍匐了十多米,都从弹药包内拿出一枚手榴弹。


在第一次喷火的时候,100多雇佣兵跟着关宁就向前冲,鬼子的侦察兵已经乱了阵脚,正在执行后撤命令,很多兵都猫着腰向后跑,此时侦察连没有一支枪的枪口是向前的,自然也顾不上发起冲锋的敌人。

趁鬼子从地上站起来,常胜军的火焰喷射兵一起把准备好的手榴弹投出去,手榴弹在人群中炸开花,十几个鬼子被炸死炸伤撂倒在地,其余的为了躲避手榴弹马上都卧倒。

鬼子卧倒隐蔽的时候,火焰喷射兵继续匍匐前进,后边的雇佣兵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跟着关宁向前冲。

火焰喷射兵见鬼子又卧倒,一个常胜军的伍长喊了一声:“弟兄们,给我烧。”

10道火龙又窜了出来,几名鬼子的裤子被烧着了火,鬼子兵打滚扑灭身上的,其他的人见不跑不行,总是被火烧,又站起来跑,常胜军那肯让他们跑,手榴弹又飞出10多枚,把几个着急逃跑的鬼子炸倒在地。

少佐军官找地方隐蔽好,气急败坏的命令部下分散隐蔽,越分散越好,寻找机会开枪还击。但是火龙第三次扑来,又有几名士兵被烧伤。夜幕中到底有多少敌人,现在也来不及想,也没法观察,只要一卧倒隐蔽,火焰就迎面扑来,看到的只是一团团大火,无法判断敌人。

只有少数不怕死的侦察兵,换地方隐蔽后端着枪不撤离,继续放冷枪打正向前冲的敌人,可这些人也是被火烧的够惨,好几个人眼睛都被烧瞎。

侦察连的连长不忍心自己的兵这样的被一个个折磨死,就命令部下投掷手榴弹压制敌人,这样总比逃跑要安全,被火烧到的概率没手榴弹破片杀伤的概率大,所以就地死守还是安全些,如果开枪,对面的喷火兵就会向枪口发出火光的地方喷火,反倒会害了开枪的兵,而用手榴弹反击,至少对手不知道自己的兵的位置,放火也是非常很盲目,这样被烧伤的兵自然会减少。

他大声命令士兵们使用手榴弹反击,但是距离他们50米左右的喷火兵也听到他的命令,但是这些常胜军没几个懂日语的,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先是胡乱丢了一通手榴弹,但不见敌人逃跑,手榴弹炸卧姿的人效果不太好,但难不住这些兵油子,他们拉掉手榴弹的拉环,并不着急的扔出去,而是在手里多拿两秒,然后在扔出去,这样手榴弹就在低空飞行中爆炸,破片杀伤地面鬼子的效率比落地爆炸的效果要好很多。

地面上的鬼子有头盔和防弹背心保护,没几个被这样炸死的,只有被炸伤的。

这些喷火兵见手榴弹没什么效果,投了几枚也不在用,而是从刚才的声音判断鬼子的位置,10个兵一起用喷火器对准有人说话的那地方,反正夜里黑,没人开枪就什么目标都找不到,现在只能靠盲烧来歼灭敌人。

在鬼子兵的连长下完命令后,10道火龙一齐奔向连长潜伏的位置,连长顿时感觉到周围一热,身上便疼了起来,再一看身边全是火,自己的眉毛也着了火,他忍着痛,但还在小声惨叫着。

一些士兵见连长受伤,也就无心恋战,马上抬起被烧伤的连长,冒着被手榴弹炸死的危险逃跑,其他士兵见连长受伤,纷纷匍匐着寻找自己的排长,三名排长见情况不利,就马上组织撤退。


在后边观战和指挥的丁延看着远处一会有开枪的火光,又有喷火器的发出的火焰,还有手榴弹爆炸的火光,空气中弥漫着依稀的枪声和爆炸声,显然战斗不是很激烈,交火的兵也不是很多。黑暗中手榴弹的爆炸火光很小,没有喷火器的火光明亮,借着时有时无的火光,他看见鬼子正在撤退。他不明白常胜军就30个人就能协助关宁攻进去,那自己还等什么呢,正好借鬼子溃败的时候冲一下,与关宁的兵一起向里冲,扩大战果。他命令自己的200名部下,跟他一起冲。


冲到鬼子兵刚才潜伏的阵地上,关宁、丁延、曹秉都汇合在一起。

“你真行呀。”关宁夸奖曹秉。

“打个这地方用10分钟已经是很长了,我们还要炸机场炸军港,大家尽量动作猛一点,刚才其他人应该迂回到敌人背后,不过各自扑向目标也不错,小股多路,让他们挡住我们但拦不住其他人。就由我们三人啃防线,掩护其他人突击。”

“好吧。”


正当鬼子的侦察连仓皇撤退的时候,守备团1连的阵地成了第二道临时防线,挡住曹秉他们的去路,常胜军的100名士兵和300多雇佣兵又与守备团第一步兵连交火,这次还是常胜军这边人多,但鬼子方面装备占有绝对优势。

黑暗中守备团1连的鬼子兵秘密的调整部署,机炮排前出到步兵2排的位置上,步兵2排向左迂回部署,又多建立了一个防御阵地,同时迫击炮排前移1千多米,部署在机炮排后方。他们的任务首先是牵制住入侵者,给上级指挥官调整部署赢得时间,其次是依仗火力凶猛抵挡住敌人,守备团二、三营的步兵已经开始进驻军港和机场,保护那里不受袭击,另外一营的2连作为机动支援部队在司令部附近待命,并守卫这个重要的地区,3连进驻高地,保护高地上的雷达站。


曹秉指挥100名士兵占领鬼子刚才潜伏的那片地做为自己的阵地,后边的雇佣兵还在跟进,常胜军的10门60毫米迫击炮已经架了起来。

鬼子兵的连长拿着夜视望远镜看了看不远处的,拿起对讲机下了一通命令,他身后不远的迫击炮阵地上,传来开炮的声音。

炮兵排有4个班,每班有2门迫击炮,其中4门是81毫米的,另外4门是60毫米的,都是步兵连中的重火力。炮早就架好,弹药箱子摆在地上。这些炮都是日本仿制美国的,威力比美国造的差不到那里。

鬼子想趁对手机动的时候开炮消灭来犯之敌,8门迫击炮在连长的号令下已经开火,这些兵都是精心训练出来的,架炮、调炮、试射、齐射的速度比一般的部队要快的。

雇佣兵人多,还没完全进入潜伏阵地,就听见远处有炮声,之后就听见炮弹呼啸的声音。雇佣兵中没战斗经验的人大有人在,根本不知道听到炮弹呼啸声就隐蔽,还背着枪在那走呢,十几发炮弹不间断的落下来,很多没隐蔽好的雇佣兵就被炮弹打的东倒西歪。

曹秉看这些兵行军队型很拥挤,隐蔽速度非常迟缓,炮弹炸了才找地方藏,心里顿时凉了一半,虽说这3000人都是林老板找来的,可是怎么就怎么菜?八成都是没打过仗的菜鸟,想用这些人垫背,看来也难,他们什么都不会,还是自己来吧,靠别人总是靠不住的,马上命令自己的兵架起迫击炮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