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六章兵来兵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关宁带着自己的兵大概等了十多分钟,后边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大批的雇佣兵从船上下来,并且集结到军事基地外。关宁扭头一看,就见后边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估计三千人中的一千人已经全部到了。

“你怎么趴窝不动了,赶快往前冲。”对讲机中传出丁延的叫骂声。

“我冲什么?就200个干人怎么冲,常胜军的炮多应该让他们冲,我们先隐蔽在这里,等大队人马全到了才能冲。”关宁说完自己的意见,带着自己的兵就地隐蔽下来。

就在说话的时候,更多的雇佣兵已经潜伏至日军基地外,因为缺少重武器,那个指挥官都不敢发起攻击。

走在大队人马最后面的是吴哲,他一边走一边观察前边的情况,就拿对讲机问:“三千人基本都到齐了怎么还都卧着不动,都孵蛋呢?”

秦虎回答:“前边是军事基地,外边有铁丝网,远出还有了望塔,探照灯照来照去的,也不知道铁丝网后边鬼子怎么个排兵布阵。”

“管他怎么布阵,往里打就行,冲到他们的营地内,关宁,带你的人匍匐到铁丝网前,让你的兵一起丢手榴弹,炸开口子冲进去。”吴哲虽然战争经验丰富,但没和政府军交过手,也没在夜间偷袭过敌营,所以以前的经验在这里都用不上,只好先不玩战术,打开突破口再说。吴哲刚下完命令,卫星电话响了,他知道是林飞宇打的,接起来问:“什么事?”

“你们都磨蹭啥?还不打,常胜军快登陆了,他们夜间不好找到你们,你们尽快攻击,弄出点火光和枪声爆炸声,让许睿他们好与你们汇合。”

“我下了冲击命令,关宁带人正在行动。”话说完,几声爆炸声响起来,“他们动手了,快让常胜军进攻。”

林飞宇挂了电话,操作水翼快艇在海面上减速航行,他不知道战斗发生的位置,无法选择登陆点,只好先收回水翼,缓慢的在海面上游弋。

在气垫船上的许睿站在驾驶舱内,焦急的用望远镜搜寻黑暗中的火光,忽然发现有一个地方有一些闪烁的火光,马上命令船员驾驶气垫船向发出火光的地方开去。


离日军基地最近的是关宁,他拿英语叫喊着:“向铁丝网投手榴弹,快。”

200个雇佣兵纷纷拿出手榴弹,毫无准头的像扔石头一样扔出去,随后响起十分不整齐的爆炸声,火光一闪照亮了周围的地形,但是爆炸之后还是漆黑一片,在这里没有灯,只能靠火光照明寻找前进的道路。鬼子为了省电,在基地周围很多的地方都没装灯,晚上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都怎么扔的,再扔一次,手榴弹用右手拿,与耳朵同高,闭住左眼,用右眼瞄准,投出去手榴弹成抛物线运动,在船上的时候我都说过一千次,怎么都不长记性?”关宁用没南方口音的英语呵斥着手下的兵。

雇佣兵们再次一起拿出手榴弹,按照他说的办法使劲往远扔,这次200枚手榴弹可没白扔,把挡在前边的铁丝网炸的东倒西歪的,没办法在阻挡众人的进攻。

一个白人士兵小声骂道:“这个北佬,废话还真多。”

“给我冲,从突破口冲进去,快,快快。”关宁费力的叫喊着,200名士兵潮水一样从被炸坏的铁丝网那冲进去。


两艘海鳝级气垫船在许睿的指挥下开进民用码头,气垫船打开前舱,早等待战斗的常胜军叫喊着冲出船舱,每个士兵都背着装满弹药的背包,每人左手都提着一件重武器或者一个弹药箱,右手拎着自己的步枪。

沉重的武器没压的他们跑不动,曹秉、富安、江琦三人带着常胜军很顺利的登陆,沿着爆炸声发出的方向迅速开进。

还在气垫船上的许睿,拿出一张支票给俄罗斯船员,他忽然把支票撕下一半,把其中的一半给了船员,“你们去自由号停泊的海面,有人会给你们的气垫船加油,加完油就回来,否则你们别想赚外快,这些钱是我们单独给你们的,比船东给你们的辛苦钱多十倍,千万别把事办砸。”

会英语的那名俄罗斯船员点点头,“明白。”

许睿拿出一个对讲机,“我就不陪着你们呢,我先下船,一会你们开船回来可万千别先靠岸,等我的命令,你除了指挥好这艘船外,另外那一艘船你就让他跟着你就行,可不能散开的太远,明白吗。”

俄罗斯船员点点头,“很明白。”

许睿背起自己弹药背包,拿上自己的武器,跑步离开气垫船,追上前边的常胜军,与他们一起寻找前边的雇佣兵部队。

到目前为止,三千两百多名攻击西表岛的士兵全部借助夜幕掩护从民用码头登陆。


守备团战时指挥所内,野田义夫和广田义在等待新的消息,侦察连已经出动,守备团的团长频繁的用无线电询问侦察连的位置和敌人的位置。

“报告大佐,我们抵达基地边缘,用夜视望远镜发现有多处铁丝网被炸开,正有大约200人的武装分子携带枪支穿越铁丝网,请指示。”

团长回答:“就地消灭他们,一个不留,不能放他们进入基地内。”

负责守卫基地的陆上自卫队守备团的指挥官看看佩带中将军衔的野田义夫,野田义夫只看手表和地图,并不搭理这位军衔很低的军官。

一个中将不说话,一个大佐无话说,坐在一旁的西南舰队作战顾问广田义十分尴尬,他在防卫研究所研究了十几年的联合作战,并不知道日军内部的军种本位主义。因为日本是三个自卫队分立的,这是学美军,但统一联合作战指挥系统是参联会,而战区内以前就没有联合作战系统,驻扎一地的陆上自卫队指挥官,即使军衔再高也无权指挥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联合作战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

战时由参联会制定联合作战计划,然后发给三个自卫队参谋部,由三个自卫队参谋部节制本队人马作战,所以战时某一战区是没最高指挥官的。成立西南舰队是个例外,这个舰队司令部就是个联合作战试验机构,他可以节制战区内其他自卫队,司令官由海上自卫队有资历的将军担任,可这个将军并不懂陆战。

西南舰队司令部的级别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中央司令部,与美国不同的是这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但下边没军种兵种司令部。比如美国中央司令部下有中央海军司令部,再往下是第5舰队司令部,再往下就是特混舰队司令部。西南舰队司令部没这么多环节,下边直接是各个军舰,另外下辖一个陆上自卫队守备团和航空自卫队第一联队。

不熟悉陆战的野田义夫在岛上被入侵的时候只能命令守备团顶住进攻,对付入侵武装分子,不是他所学的专业,也不是军舰所擅长的。他并没有让港内军舰出动封锁海面,因为他不认为这些入侵者能撤退,他自信陆上自卫队可以围歼掉他们,如果军舰出港封锁附近海面,切断入侵者退路是浪费燃料的行为。


日军侦察连接到团长的命令,这个侦察连的三个排便以班为单位向突破口开进,从他们驻地,到潜伏阵地,距离不远,潜伏阵地与基地边缘被炸开的铁丝网距离不到1千米,这一百多鬼子端着M-4A1卡宾枪,戴着美制单筒夜视镜,迅速潜伏到突破口附近400米的地方,全部分散卧倒之后,侦察连的少佐军官用无线电命令:“滚动射击,开始。”

100支子弹上膛的M-4卡宾枪一起瞄准正在穿越铁丝网的雇佣兵。

“滚动射击开始。”少佐军官下完命令,他先端着卡宾枪一阵连续射击,30发5点56毫米SS109子弹伴随着“哒哒哒”的枪声,飞向铁丝网附近。

一个正背着霰弹枪的跨越被炸坏的铁丝网的雇佣兵被突然射出的子弹打倒,倒在铁丝网上。关宁已经穿过铁丝网,大喊一声:“注意隐蔽,停止行动。”

一个没受伤的雇佣兵从尸体上拿起死去的那个雇佣兵身上的弹药包和霰弹枪。关宁虽然只看到一支步枪射击的焰火,也只听到一支步枪的焰火,但知道这不是一个人,他也听出了射出子弹的枪是M-4卡宾枪或者M-16步枪。关宁早就知道日本陆军使用的是89式5点56毫米口径的自动步枪,但这里怎么忽然冒出M-4卡宾枪的声音,只有自己这边的人才用这种枪,难道岛上有美军?这可不是件好事。

日军侦察连的武器都是专门进口的,和一般的自卫队当然不一样,全世界的特种部队都喜欢使用些进口武器,日本也不例外,这支隶属于西表岛守备团的侦察连以前的番号就是特种部队,因为战斗力强才归人西南舰队建制,被调到这里守岛,虽然大材小用,但这次毕竟派上用场。

第一支射击的步枪停止射击后,第二支步枪连续射击,然后是第三支步枪射击,这就是滚动射击,一队人中始终有一支枪开火,这可以迷惑对手让对手不知道开火的那一边到底有几个人几支枪。

随着M-4刺耳的枪声响过,又有几名雇佣兵被打死,因为他们都没夜视镜,看不见400米外的日本侦察连士兵,而日军有夜战装备,可以瞄准夜幕中活动的雇佣兵。雇佣兵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地步,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这可把关宁着急坏了。

他并没有一味的躲避,嘴里一边骂着:“跟我玩这一套,你们还嫩着呢。”他打开枪上的被动红外瞄准镜,给自己的M-4卡宾枪装少消声消焰器,这些装备都是当雇佣兵的时候林飞宇给他们采购的。他端着打开红外瞄准镜的枪,从瞄准镜内看到一个黑影一动,他迅速打了一个短点射,三发子弹打进一个日军士兵的身上,无奈那些日本侦察连的士兵也是戴着头盔还穿着防弹背心的,子弹如果打到头盔和防弹背心上,一点伤都没有。

但这三枪没白打,把日军也吓住了,中枪的士兵没伤,向连长报告,“刚才我中了枪,但没发现射击时候的火光,也没听到枪声。”

这个士兵还把残留在防弹背心内的步枪子弹头拿出来,给连长。连长拿着着这发发热的子弹,说:“果然厉害,居然有带消声器的枪,大家注意隐蔽,先别开火。”

连长还把这一重要的情报报告给团长。


趁日军没继续射击的这个机会,关宁喊:“给我冲。”

雇佣兵们见敌人不打了,继续冲过铁丝网,然后都隐蔽在关宁的身边,但是日军的枪又响了几声,又有几名雇佣兵被打死,没攻进去就死了好几个人,真晦气。

他从背包内拿出4个烟幕弹,迅速的投了出去,打算借助烟幕的掩护冲过去,他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枪冲,顺便喊着:“都给我冲。”

雇佣兵不冲不行,招募他们的时候就告诉他们,谁不和自己的指挥官同进同退就不给工钱,这些人为了钱,表现的相当老实,让冲就冲,但不是瞎冲。在船上的时候这些人都接受过基本的训练,学过如何在敌火力下运动,都猫着腰,拿着枪快速的跃进。


对面起了几团烟幕,日军侦察兵的夜视设备受到一定的干扰,看不清楚人,也就胡乱的向烟幕内开枪,但零星的枪声被连长制止住,他命令士兵尽量散开,这也算是重新部署。

连长用对讲机汇报:“入侵者比我们人多,正借助烟幕弹进攻,请速派人支援。”

团长回答:“你们连几个武装分子也挡不住,干什么吃的。”

守备团地下指挥所内,野田义夫用低沉的嗓音问:“大佐先生,请问你要多少时间能消灭入侵者?我要在这里等多久,难道要我去向首相阁下那请求支援?”

大佐军官被说的脸上由白变红,他知道这是上司在刺激他,他不能顶嘴,只好说:“我马上解决他们。”然后拿起对讲机,“一连,马上携带武器,去基地与民用码头之间的地带布防,协助侦察连挡住渗透者,要快。”


守备团的营地外,一个连的步兵正携带所有的支援武器跑步向枪声响过的地方奔跑。

正在发生战斗的地方是基地边缘的一块荒地,没有建筑物,没有公事,但是距离水兵的营房和航空自卫队士兵的宿舍很近,如果从这里向基地内攻,再走两千米就能抵达军港和机场,所以必须在这里堵住武装渗透者。

一百多鬼子步兵,扛着M224型60毫米和M252型81毫米迫击炮,扛着M-240机枪和M-2HB机枪,以及带三脚架的MK19榴弹器一起向基地边缘徒步机动。

目的地离他们的驻地只有不到三千米的距离,迫击炮排的士兵在距离战斗发生地2千米的地方架起迫击炮,机炮排在距离侦察1千米的地方建立临时阵地,3个步兵排的步兵几乎每人都背着M-72火箭筒,步兵班的机枪手还带了9挺M-249机枪,90名步兵每人都背着一支89式自动步枪,每个步兵班还有一支带M203榴弹器的89式步枪。

三个步兵排在侦察连后边隐蔽起来,等待连长的命令。


三千多雇佣兵用了半了小时,才进入日军基地内,还破坏的多处铁丝网,这样撤退的时候就能多几条路走。常胜军因为携带着大量的支援武器,所以行动比较缓慢,雇佣兵都在日军基地内展开,他们才刚刚到。

林飞宇和雷雨田都在水翼艇内,用对讲机指挥。

“都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见进攻?”林飞宇焦急的用对讲机问。

“我带队伍刚进日军基地,常胜军就在我身后,关宁正带他的部下与日军在交火,他说日军这个队伍人很少,但是枪打的很准还有夜视瞄准装备,只要一冲就有人被打死,他距离日军防御阵地200米,怎么也突不进去。”吴哲喘着粗气回答。

“让常胜军发射几枚照明弹,干扰一下夜视设备,然后你督促大家一起往里打,三千人就让一队人挡住,太没面子了。”林飞宇拿着对讲机对手下发泄不满的时候,雷雨田也没闲着。

“你们三个人干什么呢,绕开雇佣兵,你们打头阵,曹秉,你带一些人,带上掷弹筒,用照明弹掩护雇佣兵冲击,别忘了你们是主角,一会我就过去。”雷雨田坐在船上有点不耐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