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四章暗渡伏兵

ddtt 收藏 2 25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四章暗渡伏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福龙号的驾驶舱内,林飞宇正在用卫星电话与自由号联络。

“大哥,我们一直按计划向东航行,距离西表岛13海里,现在是晚上7点,估计一会就能到达,雷达显示附近有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艇,我们已经在甲板上点起大火,还发出求救信号,告诉周围船只我们动力系统故障,你看我们还做些什么?”吴哲嗓音很特别,无须报名林飞宇也能听出来是他的声音。

“想办法让鬼子允许你们停靠,一切顺利就不要频繁联络,让你的人全部藏好,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就这样吧,晚上的行动前我给你打电话。”林飞宇收起卫星电话,问许睿:“我们距离西表岛还有多远?”

“也就不到100海里,如果离着太远,气垫船航程不够,这种船满载航程200公里,从这出发正好跑一个来回,来回一躺不到4个小时。”许睿站在驾驶舱的舷窗前看着两艘气垫船,现在常胜军的士兵像蚂蚁一样正顺着软梯从福龙号货船上往气垫船上爬,气垫船的前舱门已经打开,可以顺着软梯直接进入气垫船内。

雷雨田此时已经换上行头,迷彩服也穿好了,防弹战术背心也穿上,战术背心内的小口袋都装满了各种弹药,腰上也挂着手枪套,后背背着一个大背包,里边全是弹药,肩膀上挂着一支M-16A2步枪,头上已经戴上凯夫拉头盔,头盔上还装了夜视镜支架,耳朵上也卡上耳麦,对讲机就在左肩膀旁边的口袋内,左右大腿上还挂着两个枪套,里边装着备用的手枪,手里还提着一支MP-5SD3冲锋枪。

“你都准备好了,我们也该换衣服了。”林飞宇和许睿都纷纷拿出战术背心和自己的武器,就在驾驶舱内做准备工作。

雷雨田借助船上的灯光,已经看到常胜军全部进入气垫船内,气垫船的前舱门关闭,他用对讲机询问:“曹秉,登船完毕了么?”

“一切顺利,我让大家把枪上的弹匣都退下来,把弹药全装回弹药袋内,手枪和冲锋枪都关掉保险,子弹也没上膛。”曹秉坐在灯光明亮的气垫船的舱内,一时有点郁闷。

许睿此时已经穿戴好,背着自己的步枪,顺着软梯上了气垫船,然后福龙号货船收起软梯,雷雨田问:“你我怎么登陆?”

林飞宇故装神秘的说:“我也有艘好船,我们做另外的一条船,把华显他们带上。”

雷雨田做了个吃惊的表情,难道有比气垫船速度快的船?

林飞宇拿对讲机问许睿:“准备好了没?”

“气垫船的油加满了,你什么时候出发?”

“就在几分钟以后。”林飞宇拿着步枪离开驾驶舱。


福龙号的交通艇库内,停着一艘200吨的小型水翼快艇,林飞宇打了个手势,水手门准备好吊臂,已经把吊钩装好,随时可以把这艘外型奇特的船放到海面上。

林飞宇转身对戴着手铐的华显林盛说:“请登船,我们坐他走,一起打鬼子去,我会给你们机会,证明你们是汉奸的。”

几个水手连拖带拽把这两人送到水翼快艇上,然后雷雨田也登上艇,林飞宇最后一个登上艇,然后给水手打了一个手势。

马达轰鸣声响起来,巨大的吊臂把这艘沉重的小艇吊放到海面上,林飞宇拿对起讲机,“许睿,你带气垫船出发。”

水翼快艇的马达也启动起来,林飞宇坐到驾驶座上,雷雨田问:“你还会驾驶船?”

“咳,这有啥难的,我在CAI的时候学过开汽车、开飞机、也学过开船,这都是小把戏。”

华显和林盛听了就是一楞,这家伙以前是间谍?但奇怪的是为什么他怀疑自己是间谍,为什么他要带人去打鬼子,好多问题困扰着他们俩。

“你为什么帮我实现这个心愿?花这么多钱值得吗?”雨田又问。

“不是早和你说过吗,我想拉你的队伍帮我做事,还想曹秉、富安、江琦三个人也做我的帮手,不帮你实现理想,你的人肯帮我?”林飞宇启动起艇上的发动机。


西表岛外海,一艘着火的货船进入海上保安厅巡逻艇的视线。

海上保安厅就是负责海上安全的,也有救助路过日本领海的过境货船的义务,巡逻艇马上加速靠过来,用无线电询问:“你们的船着火了,是怎么回事,请通报船的国籍和事故原因。”

这句话先拿日语说了一遍,然后有用英语问了几遍。

等他们问完之后,吴哲命令:“关宁亲自去甲板上操作信号灯,依计行事。”

关宁出了驾驶舱,熟练的打着信号灯,信号灯频繁闪烁,海上保安厅的人看明白是什么意思。

信号灯发的信号意思是:我们是美籍的货船,目的地为西雅图,船上动力系统出故障,发无线电求救信号没人应答,只好在甲板上点火,希望周遍船只予以帮助。

巡逻艇有点不信,拿探照灯,照了照货船的旗子,又照了照船头的舷号,的确是美国的货船,但是日本鬼子不是这么好骗的,他们马上用巡逻艇内的电脑登陆到网上,查到了这艘船的注册信息,发现这艘着火的船的船名、船号,船型都和注册资料相吻合,这不是一艘黑船。

巡逻艇上的探照灯开始发信号,意思是:我已经知道你们的情况,你们需要什么帮助?

关宁马上继续打灯语,我们船上的动力系统需要进港维修。

巡逻艇上没反应,此时他们正在用无线电请示上级,等上级批准,需要几分钟时间。

鬼子果然狡猾,艇上的信号灯有打出灯语:进港可以,我们需要临登检查,并由我方人员领航。

关宁想了想,用信号灯回答:不许进港就算,想登船发歪财,我们不欢迎。

这些灯语把巡逻艇上的指挥官气坏了,居然说临登是发歪财,难道海上保安厅穷疯了靠抢货船的钱?

关宁继续发灯语:进港口可以临登,现在船着火了。

为了敷衍日本鬼子,关宁发灯语:我们正在努力抢修方向舵,目前方向舵不好用。

这可是一艘美国货船,如果出了故障不给予帮助,闹不好会成为外交事件。巡逻艇上的指挥官命令信号手打灯语,告诉货船,可以进入西表岛的海上保安厅的码头,如果需要可以派一艘拖船。

自由号货船用灯语回答:非常感谢。此时离向西表岛的港口越来越近。


站在自由号驾驶舱的吴哲拿着望远镜看着不远处的岛屿,观察着岛上的地形。

吴哲拨通林飞宇的电话:“我们已经靠近岛屿,这三千人如何使用。”

吴哲问这话是客气,因为他跟着林飞宇开过雇佣兵公司,还是会指挥打仗的,还不至于笨到什么都不会的程度,请示一下只是尊重林飞宇是大哥。

“除你以外,让其他兄弟,每人带200人,等靠岸后就冲上去,纠缠住守岛的陆上自卫队,你带其余的400人对付机场个军港内的敌人,我马上就到,现在你给那些兵分发武器弹药。”林飞宇的口气很轻松。

“我这里只有子弹和手榴弹,只带这些可以吗?”吴哲不安的问。

“许睿带着有重装备的常胜军马上就到。不要小看手榴弹,当年八路军武器不好也不照样打鬼子,别吝惜那些兵的生命,他们都死了我们可以省点钱,你就照办吧,注意多歼灭和牵制敌人。”林飞宇以前当雇佣兵公司老板的时候就有个习惯,快要发工资之前,派士兵去危险的地方送死,这样可以节约很多开支,每个兵即将干满一个月的时候,就死去了,他不必支付这些人的月工资,在他手下,很少有能干满一个月的兵,这次招募来的人都是一锤子生意,只干完这次就给他们发钱,但干完活的时候,这些人也死的差不多,估计没几个活着的。就因为这样用兵,所以他的公司才在前两年时间内积累了大笔的财富,而EO公司每次打完仗都给士兵发一大堆钱,所以EO公司没他的公司有钱。

收起卫星电话,林飞宇把水翼快艇的驾驶模式从自动驾驶转回手动驾驶。

同在水翼艇驾驶舱内的华显和林盛听了林飞宇的话,心中不由的颤抖一下,没想到这个面相和善的家伙是个残忍的人,居然把活生生的人当工具驱使,希望那些人不是同胞。

林飞宇对雷雨田说:“你看我的生意好不好?每让你白等几个月吧,事成了我们是民族英雄,别人都敬佩我们的胆量,如果事不成,只是死几个美国人,你看这生意多划算,我又不用给死人发工资。”

“可你还是用了几百万租借船只够买导弹,钱也没少花,即使打赢,你也做了亏本生意。”雷雨田分析。

“几百万算不了什么,我赚钱只有两个用途,让兄弟们过好日子,其次就是实现自己的理想,谁小时候不想当英雄好汉,可没钱你就不是好汉,你买不起武器杀敌报国,找个穷光蛋能搞成事吗,他拿什么供应3000人的吃喝,拿什么买武器杀鬼子?”

华显和林盛坐在林飞宇,是看不到他的表情的,也不知道他说这些真心话,听起来不像假的。

林飞宇又说:“雨田,你这次如果没阵亡,你可要遵守约定,和我在台湾一起干,把那些出卖同胞利益、出卖祖宗、出卖良心的狗东西斩尽杀绝,到时候你可不能把你的队伍拉走了继续发财去。”

“我那能过河拆桥,不过你说的斩尽杀绝我不太明白,是不是要把卖国贼的家人都杀掉,比如一个国贼他孩子刚几个月,也要杀吗?”雨田不明白就问。

“这些技术问题打完仗再谈,总之一句话,卖国的老子养不下好种,到时候不就是浪费个子弹吗?让他下辈子转生到个好人家里不就行了吗?小孩老人都不留,一人卖国诸杀全族,只有这样才叫大慈悲大仁义,可以把想当买国贼的人吓住,让他们不起做对不起国家的事,这样很多人因为怕家破人亡也就不当卖国贼。这样不就是打出一个盛世吗?活着的人都爱国,都为国家做事,那中国就是人间天堂。不和你说这些,我们要到地方了。”

水翼艇已经接近西表岛。

两艘海鳝级气垫登陆艇也飞速冲向西表岛。


自由号货船缓慢的向西表岛上的民用船只码头移动,马上就要进港。这里只有几艘小型巡逻艇,灯光照耀下可以看清艇上写着‘海上保安厅’这5个字。艇上都悬挂着日本国旗。

民用码头不远处就是军用码头,那里灯火通明,港内有很多探照灯,还有巡逻的士兵,但没有大军舰,只有16艘护卫舰。

吴哲拿望远镜看了半天,没看到主力军舰,他把望远镜递给关宁,“你看看,为什么没有33艘军舰,是不是我们扑空了?”

“管他呢,先动手吧,都集合各自的队伍,准备干活。”关宁马上穿戴好装备,跑到底舱内找自己的兵,其他人也早就下去准备。


深夜,西南舰队司令部内,野田义夫坐卧不宁,不知道为什么心理总是不塌实,每隔一小时,他便用无线电询问一下舰队的情况,现在海面上还有17艘军舰正在尖阁列岛巡逻。

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广田义,此次广田义来到西南舰队司令部是担任幕僚的,这是首相亲自派他来的,并且准备给他新的任命,防卫研究所的差事就暂时免了,因为这里随时要打仗,需要个能运筹帷幄的人物。

“野田君,你今天是怎么了,半夜把我叫到这里。”广田义打着瞌睡喝着浓茶问。

“我根据首相的命令把舰队的巡逻路线给改了,现在舰队的一小部分就在中国划定的领海内,我真为他们担心。”野田义夫说话的时候来回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

“不是有航空自卫队的战机巡逻么?不是战斗机分了8组,每组9架,每组巡逻3小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越过中国划定的边界也不是第一天也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可担心的?”

“反正我总感觉今晚要出事,所以睡不着。”野田义夫实在走不动,坐回到椅子上。


夜幕中,自由号货船靠上了西表岛的码头。

船舱内,许睿等人对自己所带的兵做了最后的训示,其实要说的很简单,那就是雇佣兵不许先开火,听到敌人枪声响才能开打,而且一定要听从指挥官的调度,否则别想拿工钱。

两艘气垫船和一艘水翼快艇全速的冲向西表岛,因为这三艘船体积都很小,吨位加起来也不到500吨,所以对海搜索雷达没发现到他们。


自由号货船进入港内,船上抛下了缆绳,船也放下铁锚。港口内的工作人员把缆绳系好,海关的工作人员和海上保安厅的人就站在码头上,等待与船长办理临时入港手续,而且还要对船进行临检。

吴哲拿着无线电依次询问,“都做好准备没?”

关宁、丁延、秦虎、伍俊文、怀庆、文雍、刘铭基、张汉合、王众明、余飞、夏明、尚云、刘协,共十四人,依次回答,“准备完毕。”

他们聚集在自己的舱内,所有的雇佣兵都不知道自己要和谁作战,都端着枪,等待着命令。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