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三章准备就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福龙号货船的船舱内,林飞宇和雷雨田坐在桌子旁,喝着茶一起研究进攻西表岛的问题。

“他们画图了没有?”林飞宇打着瞌睡问。

“我没去他们舱里,即使没图,我们等船到了之后照样能动手,你心里面一定有一个完整的计划了吧?”

“其实我没什么计划,我打算把自由号直接开到西表岛附近,然后这艘船假装着火,然后告诉海上保安厅自由号失去动力,希望暂时停靠西表岛,一点允许暂时停靠,我们就能把三千人埋伏到西表岛的港内,等到晚上由雇佣兵发起进攻。”林飞宇把自由号的位置画在地图上,又拿铅笔画了一条红色的线,把‘自由’号和西表岛连结到一条线上,他所画的线,就是‘自由’号的行动路线。

“好办法,这样我们就能把这个多人藏在他们眼皮底下。”雷雨田很兴奋的说道,“那我的人走那条线?”

“我最近和几个俄罗斯人谈了点生意,我打算租他们两艘大型气垫船,每艘可以运载一百人左右,我想用气垫船把你的人运到西表岛。这么做我是怕自由号露了马脚偷袭难以得手,所以我只把雇佣兵埋伏在那,而你的人,我打算用速度极快的船运上岛,而且在雇佣兵们发起进攻之后,让雇佣兵上岛之后纠缠住鬼子,你的人去炸油库、弹药库、去消灭飞行员和飞机,之后去炸鬼子的军舰杀他们的水兵,最后再打退守备部队安全的撤回到气垫船上,这样你的人伤亡就低的多。”林飞宇把所有计划完全告诉雷雨田,打算在商量一下,然后就马上执行。

雷雨田听完,并没找出不妥当的地方,他坐在那,低着头,表情像凝固了一样,他在想这个林飞宇真是了不起,制定计划能如此周全,如果把所有的兵都放在自由号上,那可能很不保险,万一海上保安厅不让停靠那整个计划就泡汤。如果有2艘气垫船,那就好多了,如果‘自由’号没能靠上西表岛,那自己的兵也能迅速登岛作战,然后可以接应一下自由号,这样两路出击最保险。这是个无可挑剔的计划,雷雨田琢磨了半天,“不错,这样很好,我们几时行动。”

“我现在就等那2艘气垫船,只要租到船,就在当天开始行动。”林飞宇看看手表,接近中午饭时间了。

一个水手走进舱内,报告:“海面上发现2个速度很快的船,正向我们开过来。”

“恩,我们出去看看。”林飞宇说完就站起来。


林飞宇和雷雨田拿着望远镜,站在货船的前甲板上,看着高速行驶来的气垫船。

“这是两艘海鳝级气垫船,每艘价值3000万美圆,排水量150吨,32米长,15米宽,最大航速55节,航程200海里,最多可运140人,俄罗斯制造,韩国曾经买过几艘。”雷雨田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对军用装备都还有点研究。

林飞宇诧异的看了雷雨田一眼,没想到他也是位行家,以前可一点都没看出来。

气垫船离福龙号越来越近。

这2艘是海鳝级E型气垫船,许睿就在船上,前些天林飞宇派他去租借气垫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搞定,但是的确没少花美圆。


3艘船靠在一起,福龙号派出交通艇把许睿从气垫船上接回来。

许睿一上船,见了林飞宇第一句话就说:“这两条船,太贵,租金要200多万美圆,俄国佬真是穷疯了,对我狮子大开口。”

“船员佣金贵不贵?”林飞宇问。

“船员的费用全算在船的租金上,还交了不少押金,我们要不把船送回去,那就损失大了。”许睿把租船的合同和押金的收据都拿出来交给林飞宇。

“船的状态怎么样?可以马上使用?”

“这船都是新的,可以用。”

林飞宇转身对雷雨田说:“让你的人准备吧,我计划今晚动手。”

“好。”雷雨田马上离开甲板,回了船舱。


到了船舱内,雷雨田见自己的兵都像抽了大烟一样,一个个萎靡不振,有的稍微精神点的正看着闲书或者擦拭着武器。

船舱内忽然进来人,曹秉、富安、江琦三人马上来了精神,从自己的床铺上爬起来,一看是雨田来了,都围拢过来。江琦问:“都在海上玩了几个月了,实在是无聊,每天除了拿枪打海鸥就是钓鱼,然后就是学习使用‘陶’式和‘龙’式导弹。”

富安也伸着脖子说:“每天的饭菜都一样,把我们都吃胖了,以后怎么打仗。”

“是不是要行动,我从窗户那看见两艘气垫船,是不是要开打?”曹秉问。

“是的,大家都准备一下,带好自己的装备,听林老板的安排,可能就在今晚。”雷雨田转身又离开。


甲板上华显、林盛看着2艘气垫船,心中忽然一亮,就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气垫船是做什么用的。”华显明知故问。

“能干什么用,这是海鳝级气垫船,当然是运输用的。”

“气垫船要运什么?要去那,它是用于什么目的?”华显继续问。

“运人和装备,去那我也不知道,用途吗,当然是登陆用。”林盛把‘登陆’两个字说的很重。

“他们不带我们玩。”华显眼睛死死的盯着那2艘气垫船。

“他们是知道自己去送死,而不让我们陪葬,但雨田肯定是信不过我们,他们怀疑我们是间谍,他们认为我们是胆小鬼,我们什么时候这么被人这么看不起,我他妈的咽不下这口气。”华显转身回到船舱。

“你去那。”林盛问。

华显停住脚步,“你我都是做什么的?还有谁能比我们清楚西表岛和钓鱼岛的价值,不拔掉西南舰队这个钉子,东海永无宁日,他们不带我们走,我们自己走,借他一艘交通艇,拿我们的家伙走。”

“我们自己去送死?”

“他们不会大白天的去偷袭,我们乘小艇先行一步,反正人家有气垫船,即使我们现在走,说不定也是走在他们后边,你还楞什么。”

全船的人都在福龙号的左舷,都在围观2艘气垫船,而右舷一个人都没有。

华显、林盛就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回到自己的舱内,拿上自己的东西,尤其是那一提包武器,悄悄的溜到右舷。


华显把一包武器放在一艘交通艇上自己也爬进小艇内,林盛先是解开拴交通艇的绳子,随后操作着吊臂,把交通艇从福龙号货船上吊放到海面上。

坐在交通艇上的华显见艇已经停到海面上,马上启动艇的马达,并向林盛招手,告诉他艇已经启动。

林盛点点头,拿出一根绳子系到货船的船舷护栏上,然后戴上手套顺着绳子滑下去,直接落到交通艇上。

之后交通艇加速向东航行。


福龙号上的水手忽然看见交通艇离开了船,马上飞快的跑到林飞宇的身边,说:“报告老板,雷先生的朋友偷咱们的交通艇跑掉了,向东航行。”

林飞宇的眉头一皱,他不知道这两人想干什么,但能猜到这两人可能要给日本鬼子报信,但绝对不能让这两人跑掉,“许睿,你去启动直升机,等我一下,我拿家伙去。”

雷雨田说:“别杀他们,现在事没弄清楚呢。”

林飞宇跑回舱内拿上自己的麻醉枪,然后跑到后甲板,此时许睿和雷雨田都在直升机上。

“起飞。”林飞宇坐到座椅上,“追上他们。”

许睿马上开着直升机离来福龙号的后甲板。

林飞宇看了一眼身边的雷雨田,“别担心,我不杀他们。”


UH-1H直升机像蜻蜓一样敏捷的飞行着,一直向东飞了几分钟就追上了交通艇。

林盛驾驶着交通艇,把油门推到最大,扭头看去,UH-1直升机依然飞快的转动着旋翼,还紧紧的跟着自己。华显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UH-1直升机。被旋翼卷起的风吹着华显的头发,吹的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他想拿枪吓唬林飞宇,但这样就更麻烦,林飞宇就会更相信自己是间谍,所以他不敢动武器。

而林飞宇把头伸出机舱,端起麻醉枪就打出一发子弹,华显就一个飞镖模样的东西扎到自己的肩膀上,先是感觉一疼,然后身体就开是有点发木,他意识到这可能是动物园里打动物的麻醉子弹,就把这飞镖一样的子弹从肩膀上拔下来,但是麻醉药已经进入他的体内。

此时林飞宇坐在直升机上,又瞄准了林盛,他扣下扳机,麻醉枪的另一发子弹打到林盛后背上,林盛感觉很疼,扭头一看,是麻醉枪子弹。

华显又把林盛后背的麻醉弹拔下去,但是他已经感觉肢体有些麻木,动作有点迟缓,坐在交通艇的椅子上,手脚有点不听使唤。

UH-1依然追逐着交通艇,林飞宇把麻醉枪交给雷雨田,“你等我一下。”然后又对许睿说:“你在飞低点,我要跳到交通艇上。”

许睿点点头,“好吧。”然后又轻轻压下驾驶杆。

直升机就在交通艇上方一米的高度飞行,速度与交通艇同步,林飞宇见高度差不多,就迅速从机舱内纵身跳出,然后重重的落在交通艇上。

华显林盛现在已经动弹不了,眼见林飞宇跳了下来,也无力反抗,林飞宇一把拉开坐在驾驶座上的林盛,亲自驾驶着交通艇返航。


等华显和林盛清醒过来之后,已经发现自己不在交通艇上,而是在福龙号货船上,还躺在他们前几天所住的那个船舱,只是身上多了些绳子,他俩被绳子紧紧的绑着,像两个肉粽子,武器包也不见了,随身的武器也不在了,两人互相看了一下,都叹了口气。

林盛硬伸着脖子向窗户外看了看,发现外边已经天黑了,华显问:“这怎么回事,真他妈的窝囊,被人家抓回来。”

“说不定雷雨田当我们是坐探,这可怎么办有嘴说不清呀。”

两人正想继续聊天,船舱门打开了,一共进来三个人,分别是林飞宇、许睿和雷雨田,林飞宇笑了一下,问:“两位睡的可好?这麻醉药我是第一次给人用,以前听说这药是对付狮子老虎的。”

“我们要自己去打鬼子,你为什么抓我们?”华显怒气冲冲的问。

“你是打鬼子还是去为鬼子报信,我那能知道,天底下那个汉奸脑袋上是写着汉奸两个字的,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只能姑且把你们当成鬼子的间谍,这样有利于我做事,等做完了事,就把你们送给鬼子,你们是不是鬼子的间谍,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别坏了我的事就行。”林飞宇把他给顶回去,就不再说话。

林盛扯着嗓子喊:“雷雨田,我们俩来投奔你,你居然这样对待我。”

“你别嚷嚷,林先生不是说了么,完事后就放你们走,钱和武器都还给你们,你们爱做什么做什么。”雷雨田不想听他大喊大叫。

“我们真是去杀鬼子的,放开我,给我枪,我跟你们去。”华显理直气壮的叫道。

“行了,省着点力气吧,我给你们枪,说不定你们就马上打我的黑枪,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就凭日本人给你们俩100万美圆我就相信你是爱国者?就凭你们给鬼子设计了半年多武器,我就相信你不是鬼子的人?”许睿话是字字带针,刺的都是他们俩的心痛之处,说的这两人哑口无言,满身是嘴都解释不清楚,气的华显躺在那直打滚,他心理感觉到冤枉,真是太冤枉了,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自己怎么解释?人家能信吗。

“两位别生气,一会我们杀鬼子我会带上你们,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爱国个体户,让你知道知道我们是怎么做生意的,你们先好生休息,晚上见。”林飞宇说完,带着许睿雷雨田转身离开。

舱门重重的关上,然后可以听到反锁的声音。

“天下之大竟无我报国之门,老天对我不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