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二章招兵买马

ddtt 收藏 3 18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二章招兵买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雷雨田和林飞宇在陆地上呆着心烦,就来到‘福龙’号货船上,船上除了林飞宇雇佣的船长和船员,其余的人全是雷雨田的常胜军。

林飞宇没事就喜欢站在驾驶舱内拿着望远镜看海,今天他忽然发现一艘航向异常的渔船,“前边有艘船,水手,打信号旗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从那来要到那去。”

一个水手跑到外边打信号旗。

雷雨田因为好奇,也举着望远镜看对面的渔船,他感觉渔船上的两个人看着这么眼熟,等两船之间的距离一靠近他就看清楚,渔船上站的两个人是华显和林盛,他把望远镜放一边,“船上那两人是我以前的好朋友,他们刚从日本逃出来,可否让他们上船?”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让他们上船,大家认识一下。”林飞宇对船长一摆手,船长马上吩咐水手准备交通艇。

雷雨田离开驾驶舱,走到船的前甲板上站着,这样好让华显看到自己。


华显和林盛站在渔船上,一看货船驾驶舱出来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雷雨田,两人就是一阵高兴,总算碰到熟人了实在是太不容易。

雷雨田向他们招手。

交通艇靠到渔船上,水手说:“雷雨田先生请你们上船。”

华显和林盛高兴的上了交通艇。

林盛站在交通艇上,看着渔船上的雅茹,问:“你不和我一起走?”

雅茹说:“我还有事,等我忙完了再来找你。”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个手机,“这个给你,想我就打电话,我的电话号存进手机里,我很快会回来。”她把装满武器的提包放到交通艇上,“这些东西我带着不方便,留给你玩吧。”

雅茹回到渔船的驾驶舱内,驾驶着渔船向另外一个方向开去,她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要赶回去交差。


华显和林盛来到‘福龙’号货船上,雷雨田说:“你们终于肯听我的,不给鬼子干活。”其实他心理想说的你们两个汉奸差点让我弄死。

华显说:“鬼子的间谍从美国绑架我们走的时候我就不想给他们干,可落在别人的手里,由不得自己,这不是有个机会我就跑出来,因为逃跑太匆忙,电脑和卫星电话也没拿,衣服和书还都留在日本。”

“你要收拾好东西,还走的了吗?”林盛说完,看着渔船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雷雨田好奇的问:“渔船上那女孩是谁?”

“是林盛的老婆。”华显嘴很快,没等林盛说,他已经把答案说出。

林盛问华显:“你把小鬼子丢下一个人跑回来,舍得吗?”

华显厚着脸皮说:“国事为重。”

林飞宇走过来问:“雨田,给他们安排地方住没?”

“还没有。”

“那走把,我给他们找几间宽敞的船舱。”


大家来到船舱内,林飞宇吩咐船上的水手准备吃喝招待客人。

他们四人围坐在桌子旁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雨田,你知道最近鬼子的动向?”林盛忧虑的问。

“什么动向?”雨田关注的问。他要带兵袭击日本,当然关注日本的一举一动。

“前段时间我和华显辞掉了技术研究部的差事,西南舰队司令野田义夫请我们做顾问,野田义夫那我们俩请到西表岛上,参观西南舰队的训练和演习,我们还在岛上住了几天。”林盛说到这里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雷雨田听到‘西表岛’这三个字,心中就“咯噔”一声,脸上不动声色,继续安静的听着。

华显接着说:“整个西南舰队有30多艘日本军舰,几乎占日本军舰的一大半,但是型号比较老,岛上还有72架F-4EJ战机,另外有陆上自卫队一个团,还有两个炮兵营,一个特种作战连,还修了很多雷达站和油库。一个岛供应30多艘军舰的燃料,你猜那存了多少柴油,还有为72架战机准备的航空煤油,存这么多油,我们硬是没看到一个油库和油灌。”

雷雨田睁大眼睛问:“难道使用的是地下油库?”

“是呀,我们在岛上住了几天,看过他们给飞机军舰加油,地面上的士兵把从地下伸出的加油管拉出来,把油管放接到军舰上,然后拿对讲机说话,油就自动加到军舰内,后来才发现,码头和机场附近有不少外型低矮的掩体,我猜那里一定是控制油泵的地方,可能里边的人控制油泵加油。他们再岛上驻很多部队,还修很多的地下设施,看来他们要准备动手。”林盛又补充了一些。

林飞宇很清楚,军队集中在这里一定不是为了单纯的防御,基地都建立在地下,看来要准备大打一场。这两位还去过西表岛,这可是做好的情报来源。


雨田起身去了甲板,华显和林盛也跟着去了,雨田看四下无人,就问:“能帮我画出西表岛上驻军的位置不?但我又不能告诉你们我拿图做什么”雷雨田没和他们兜圈子,直奔主题。

华显说:“你信不过我们?”

雨田盯着甲板上的几个水桶,华显说:“我身上没通讯工具,有没窃听器,既然你信不过我,那我就抖搂一下给你看。”

华显说完就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下来,把衣服全放在水桶内,然后又拿起一个水桶,把一桶水全从头浇到自己身上,“这你相信了吧,我身上真的没窃听器,也没通讯工具,你还不告诉我你要做什么。”

“你们要非要知道我干什么,那请你们俩离开,图我也不要。”雷雨田转身就走。

林盛把他拦住,把手机给了他,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丢进水桶内,把水桶内的水浇到自己身上。“我身上真没窃听器,我手机都给你,你就这么信不过我?”

雷雨田把曹秉叫过来,把手机交给他,让他拿手机给林飞宇看。


林飞宇正在驾驶舱看书,曹秉把手机放他他面前。林飞宇看到手机,二话没说,从口袋内翻出一个手机大小的黑色塑料盒子,把这黑色的盒子放在手机旁边,过了一会,林飞宇说:“不打电话的时候,窃听器可能不工作,或许内部的窃听器只能在打电话的时候才工作。”

曹秉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CAI的时候学的就是装窃听器和寻找窃听器,无源窃听器不好找,但很容易失效。把手机给他们吧。”他停了一下又说:反正我们也不与人家共事,拿人家东西可不好。转告雨田,要不想收留他们,就打发他们走,这事由他做主。”

曹秉拿着手机离开。


雷雨田和华显、林盛在甲板上绕了一圈,又回到舱内,“你们在日本那么久,我不能保证你们不是间谍,总之我做什么,你们就别问。”

曹秉拿着手机进来,说:“林先生说把手机给他们。”他把手机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然后离开。

“图你们俩想画就画,不愿意就算,我派人把你们送到台湾吧,船离台湾只有20多海里。”

“如果我不问你要做什么,你会不会让我们俩留下,不管你做什么,我跟你干,你看行不行,你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林盛把手机的电池拆下来,然后把电池和手机都推到雨田面前。

“从日本逃出来就是想做点事情,你不会不给我们机会。”华显把提包打开,里边全是武器,“你以为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我俩是从日本打出来的,为了离开鬼地方,我们还杀了好几个日本警察。”

不管他们俩说什么,雷雨田现在还不能相信他们俩,如果他们不走,就先把他们晾几天在说,反正攻打西表岛的事都是要和林飞宇商量,带谁不带谁,自己也做不了主。


雷雨田离开华显、林盛的住舱,直接去驾驶舱找林飞宇商量。

两人面对面坐着,沉默了半天,林飞宇问:“这两人可靠吗?”

“即使可靠也不能用,他们在日本呆了近一年,虽然都是我的好兄弟,但我不敢打保票说他们俩没问题,这世道不管发生什么意外,都不奇怪,现在姑且把他们当成日本间谍防着吧。”雷雨田深深的叹了口气。

“船上有电子干扰机,手机都很难打出去,即使他们身上和包内有窃听器也用不成,我不怕他们是间谍,装定位器更没用,我们干事的时候也不坐这条船,你如果想告诉他们也可以,我可以把他们俩软禁起来。”

雷雨田摇摇头,“即使什么也不说,他们也能猜道我们要西表岛的图做什么,我已经和他们说了,我要一张西表岛的详细地图。”

“或许他们以为我们是情报贩子,他猜不到我们要做什么,即使告诉他们我们要攻打西表岛他们也未必相信,就是把我们要打西表岛的事告诉日本首相,他也未必相信,一定会笑我们两个是傻子。”林飞宇端起咖啡杯,闻了闻咖啡,然后一口喝下去,“人不必可靠,可用就行,就看你会不会用。”

雷雨田点点头。


公海上,‘自由’号万吨货轮正全速向南航行。

驾驶舱内,吴哲和关宁一会看看海图,一会拿起望远镜看着海面。

丁延刚巡视完各舱就进了驾驶舱,“大哥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招募人,我们才美国耽误两个月,在加上航行中的一个月,耽误不少时间。”

吴哲似笑非笑的微笑一下,“大哥给我们的指标是招募一千人,可我这次招了三千人,而且这些人大多都自带武器,给大哥省下不少装备费用,这回我们可立大功了。”

“回去可不能告诉大哥实话,这三千人差不多都是黑帮成员,有的还是通缉犯,都吃靠抢为生的职业罪犯。大哥要知道这些人是这个身份,不骂才怪。”关宁看了一下GPS,他们现在已经离台湾不远。

吴哲说:“以前开雇佣兵公司的时候,我们也招募过这样的人,的确不好管,反正这次是一锤子买卖,用完他们就完事,他们中没几个能活着拿工钱。”


‘自由’号货船乘风破浪一直全速航行,很快的航行到‘福龙’号货船所在的海域。


住在货船上,林飞宇习惯早上一起来先去驾驶舱巡视一下,然后就去各舱看看,转完一圈后他吃过早餐,然后到甲板上看风景。

此时雷雨田已经在甲板上。

林飞宇走到他身边看看手表,“你起这么早?”

“他们去美国都三个月,怎么还不回来。”雷雨田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大海。

海平线上出现了一艘货船的轮廓,还有一架直升机正向‘福龙’号飞来。

不一会,直升机降落在‘福龙’号的甲板上。

吴哲、关宁、丁延三个人跑到前甲板去见林飞宇。


“怎么晚了一个月?”林飞宇问。

吴哲说:“我们招募了三千人,这样我们的实力就足够。”

林飞宇点点头,“干的不错,怎么把这么多人骗来的?”

“美国喜欢玩枪的人太多,很多年轻人都想找机会赚大钱,大哥要去船上看看这些人?”吴哲试探的问。

林飞宇没说什么,向停放直升机的后甲板走去,雷雨田跟着他,打算看看那些雇佣兵。


UH-1H直升机从‘福龙’号上起飞,飞回‘自由’号上。

‘自由’号货船是林飞宇早年买下的,其实货船早不是单纯的货船,以前开雇佣兵公司的时候,这艘船早被改装成客货两用船。这艘船前几年非常忙,来往于美国和非洲大陆之间,运送去一批批雇佣兵和军火前往处在战乱的国家。

货船后甲板经过改装可以停放直升机,并且还有直升机的机库,以前很多非洲国家的官员曾秘密坐直升机来到‘自由’号货船上,与林飞宇签下使用职业雇佣兵的合同。

林飞宇下了直升机,来到这艘十分熟悉的船上。

后甲板上已经聚集了一些刚招募来的雇佣兵,他们想看看雇佣他们的老板。

林飞宇大概看了看这些刚从美国招募的人,这里有有黑人有白人,还有亚洲人。都穿着奇装异服,有留大胡子的有留长发的,还有留光头的,戴头巾,戴耳环的,有纹身的,总之外型都是比较奇怪的。

美国人都喜欢玩个性,他在美国也呆过几年,看多了也就不奇怪,林飞宇用标准的英语问一个人:“为什么当雇佣兵,去伊拉克干活每年至少可以赚5万美圆。”

留大胡子的人说:“去那里又危险钱也少,你这里一个月就给2万,比EO公司给的钱还多。”

林飞宇又问一个留长发的白人,“为什么不参加美军呢?”

“军队内不让留长发,我可不舍得我这头发。”

林飞宇笑了笑,走了几步,又问一个黑人:“在国内找个工作干不好吗?”

“找工作不容易,而且工资很低。”

林飞宇大声用英语问:“跟着我做有信心吗?”

这些新招募来的兵都不表态。林飞宇从口袋内拿出一个苹果,使劲扔到天上,然后迅速掏出手枪,把飞在空中的苹果打开花。

苹果的碎渣掉下来,落到不上雇佣兵的脚下,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

一些雇佣兵给林飞宇鼓掌,暗中羡慕林飞宇的枪法精湛,因为这种功夫不是谁都能练出来的。

事前雷雨田早就知道林飞宇是个神枪手,所以对他的枪法并不感觉到惊讶,也知道他当场表演枪法是从心理上震撼那些雇佣兵。

这群来当雇佣兵的人都认为自己有两把刷子,每个人的个性都很强,很不好管理,倘若不有些手段,这些人那肯服你。总是拿扣工资去吓唬那些招募来的人,也不是个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心服。

吴哲把招募来的三千人全集合起来,前后甲板上站满了雇佣兵,这些人穿着自己的衣服,背着自己的从家里带来的枪,衣服是样式各异,武器也长短不齐,几乎每个人肩膀上都背着一支长枪。

有的人带的是木制枪托的霰弹枪,这种枪在美国民间有很多,几乎家家都有。有的人是喜欢枪的人,而且舍得花钱买好枪,这里有不少枪是违反枪制管制法的。一些人带着是AR-15步枪和经过改装的M-16A2步枪,而且也有不少的MP-5和英格拉姆冲锋枪。

林飞宇走到一个拿着M-16A2步枪的雇佣兵面前,用英语问:“你的枪改成折叠枪托和弹鼓供弹,这是违反枪支管制法的,买M-16步枪已经违法,你还敢改装?”

“所以我参加你们公司,只要不是在美国本土,我就不怕枪支管理局的人调查我。”雇佣兵说的英语带有很重的南方口音。

林飞宇把吴哲叫过来,“你让他们回舱休息吧,告诉他们,三天内就有任务。”

吴哲让这些人全回去。

林飞宇又问关宁:“这些人怎么南方口音这么重?”

“美国南部比较穷,所以从南方招募人员比较方便,这些兵都是来自西部南部和中部的州,那里工作不好找,所以我们就选穷的州招募人。”关宁说完继续等着大哥提问。

“做的很好。”林飞宇说完就上了直升机,回到‘福龙’号上。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