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一章近距离作战

ddtt 收藏 3 62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三十一章近距离作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华显和林盛紧张的坐在出租内,他们都准备好了武器,如果遭遇日本特工和警察拦截,可以抵挡一阵。

雅茹认真的开着车,小心的观察这四周,似乎这里的街道没有警察,雅茹使劲踩下油门,出租车飞一样的向郊区开去。

车速已经达到每小时80公里,华显看着路边的楼房越来越少,知道马上就要离开市区,紧张的心情逐渐在消退。

但是反光镜内出现了一辆急速飞驰的警车,雅茹马上把减速,开到右边的车道上,假装做出避让动作。警车闪烁着警灯响着警笛从出租车的左边飞驰而过。

雅茹见警车从自己的左边超了过去,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继续加速行驶。现在他们三个人谁都怕出事,毕竟他们现在还在日本的腹地,不是那么容易离开日本的,随着警笛声的远去,大家的心情稍微平静一些。

但是反光镜上忽然出现一队警车,警车上的喇嘛里传来警告声,“请你们立即停车接受检查,现在把车停到路边,然后熄火,把车钥匙用左手放在车顶上,现在马上停车。”

“他们跟上来了怎么办?”华显问。

“这是一队警车呀,我们打的过他们吗?”林盛紧握着口袋内的M9手枪。

后边的3辆警车死死的跟着出租车,为首的一辆警车希望超车之后挡住正在逃跑的路,后边的一辆警车已经迂回到出租车右边,中间的一辆警车则迂回到出租车左边,警车用三面夹击的办法企图拦截出租车。

这里是郊区,人和车都很少,雅茹大声说:“都坐好。”她说完就猛踩一下刹车,一下把成‘品‘字队型的三辆警车甩到前边,她则驾驶出租车行驶到另外的一条公路上。

三辆警车见被拦截车出租车居然甩掉他们,很不甘心,调转车头继续追出租车。警车上的喇叭依然在喊话。

雅茹把车速加到每小时180公里,丰田轿车在如此高的速度下已经有点‘飘’,她还是那样镇定的开着车。

林盛现在又紧张又高兴。雅茹肯定是特工,没有普通人玩车玩的这么专业的,还能弄来这么多武器,看来这次逃出日本还是有希望的。

“别发呆,这里很偏僻,我们先把警察甩掉在走,你们准备好武器。”雅茹说完就把车开向右边的车道,然后降低速度停了下来,车的发动机已经熄火。

警车这次没费什么周折的就追到了逃跑的出租车。


三辆警车包围住了出租车,一辆警车停在出租车前边,一辆停在出租车后边,一辆停在左边。三辆警车上的六名警察几乎同时打开车门,同时下车,而且他们都拿着手枪。

此时华显没时间观察日本警察的武器,他右手拿着M9手枪已经子弹上枪膛。雅茹冷静说:“他们过来就开枪,别把衣服打坏,直接打他们头,弄几身警服穿。”

六名日本警察走过来的时候只有两个警察把手放在枪套上,另外一名警察正拿着照片核对车上的人。

警察们走过来,雅茹拿出M9手枪先开火,一发子弹打出去准确的命中警察的头部,顺利的击毙了一名警察,然后她用命令的口气说:“开枪。”

华显把拿着枪的手伸出车窗,瞄准离他几米远的警察,连续开了几枪,顿时三名警察中枪倒地。

林盛打开右边的车门,冲下车,用枪指着一名警察的脑袋,扣动了一下扳机,警察脑袋上被打出个血窟窿,然后倒在地上,随后一名日本警察着急慌忙的从枪套内拿出手枪,正在开保险的时候,林盛瞄准他的脑袋,又开了一枪。

六名警察全部击毙后雅茹下了车,说:“还楞着干什么,找一身合适的警服穿上,然后把包放到警车上,我们开警车走。”她速度比较快的把六具警察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来,自己拿着一身合适的警服上车换衣服。

华显和林盛匆忙换上警服,等着雅茹下命令。雅茹查看了三辆警车的油表,选了一辆油多的警车,把装满武器的大提包放到警车上,“把尸体放到那两台警车上,用枪打漏油箱,然后连车带人一起烧掉,把警察的枪和子弹,还有防弹背心全拿上。”

华显慌乱的把尸体放在另外两台警车上,然后拿枪打漏油箱。林盛拿出一个汽油打火机,把打火机扔到地面上,油箱内漏出的油迅速着起火。

“看什么呢,快上车。”雅茹已经穿着警服坐在警车上,车的已经启动起来。

华显和林盛以最快速度上了警车,当车门还没关住的时候,雅茹重重的踩下油门。

警车闪烁着警灯继续飞驰在公路上,雅茹想希望别再碰到麻烦。


警车即将离开东京市郊的时候,后边追来三辆警察的巡逻车,跟在警车后边的是三井驾驶的面包车,现在全东京的警察都在协助他们寻找华显和林盛,新田坐在面包车的副驾驶座上,不断的与警察保持密切联系。

对讲机内传来一个警察的声音,“刚才在此巡逻的三台警车没报告位置,可能遭到袭击,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新田回答:“去看看。”

车队又向前开了一段,看到路边有两辆警车燃烧着,滚滚浓烟直冲云霄。

三井和新田都是老特工,动作比一般警察都灵活,车还没停稳当,他们就摸到了灭火器,把车一停稳,两人冲下面包车,各自拿着灭火器给两台警车灭火。

一阵白烟散尽之后,警车上的火熄灭了,三井和新田丢下灭火器,只看到两辆警车内有六具黑色的烧焦的尸体。

一名警官说:“他们的制服和手枪都不在尸体上,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把东西拿走,而且他们六人应该是驾驶着三辆警车的,现在只找到两台车。”

新田说:“你能想起少了的那台警车的车牌号吗?”

警官说:“当然记的。”

“请你让其他警察协助我们追查失踪的那辆警车,然后我们继续沿公路继续追他们。”新田对警官下完命令之后,又拿对讲机向桥本德报告情况。


目前桥本德和铃木次郎都在东京警视厅指挥中心内,正在警察的负责人商量如何找到华显和林盛。现在东京警视厅已经派出了所有能派出去的警察,而且连休假的警察也全部召回,现在警察已经是使出全部的力量帮助情报部门办事。

两个情报部门的首脑现在已经无力控制局面,他们早把能派出的特工全派出去,但是没得到一点有价值的情报。

正当桥本德和铃木次郎发愁的时候,一个首相的秘书走进来对他们俩说:“首相阁下已经来到警视厅,正在会议室内,让你们两位去见他。”


在会议室内,桥本德和铃木次郎恭恭敬敬的站在首相面前,两人谁都没先说话。首相的表情虽然很严肃,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太生气,首相说:“找人的事交给警察做,把你们的人都撤回来,继续做你们的事,不要为一点小事而烦恼,日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这次首相没生气,两人感觉到意外。铃木次郎说:“这两人在外人的协助下逃跑,是我们工作不利,给首相添麻烦了,如果他们落入中国情报部门的手里我们就很麻烦,他们在日本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听到和看到的很多东西都很有价值,我们可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这对我们不利。”

“铃木君,你言重了吧,中国情报部门就那么容易相信这两人,我看不会的,他们会先怀疑这两人,会用很长时间调查这两人可靠不可靠,所以中国情报部门暂时什么重要情报都得不到,而且因为这两人在美国日本都工作过,军工部门也怕这两人不可靠,更不会让他们继续设计武器,现在他们想离开日本,等他们回到大陆就知道想报效他们的国家是很难的,我看他们这辈子在没机会设计武器,他们回到大陆也是我们的胜利,中国又失去两个能干的人。”首相说完微笑了一下。

桥本德和铃木次郎还是不大明白,首相又说:“我们必须做的是挖他们的人才,可以弄来为我们做事,或者帮他们去美国,只要人才不能为中国所用就是我们的胜利,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只要那些人不给中国做事就行,他们爱干什么干什么,随他们去吧。”

桥本德和铃木次郎一起说:“是。”

虽然情报部门调回自己所有的人,但警察还在不遗余力的追捕华显和林盛,现在警察们已经不用执行不得伤害华显和林盛的命令,因为这两人现在杀了警察,已经是违反刑法,只是普通的在逃罪犯。


雅茹继续开着车向北方开去,公路上暂时没有警车。她放松了很多。林盛说:“我替你开一会吧,我学过开车。”

“不用了,天黑之前我们就能到水户,那里已经有条船在等你,我会把你送上船,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他们穿着警服开着警车,路上省去了不少麻烦,但是如果真遇到警察就麻烦。


雅茹所选的这条公路看起来很偏僻,其实警察在这条路上已经设置了一个临时检查站,还出动了两台防暴警察的装甲车,另外还有许多巡警在这里值班。

时间已近中午,在这里值班的警察没办法回家吃中午饭,只好就在警车上吃买来的快餐。检查站外只有两个带枪的警察值班。

雅茹开着车距离检查站很远的时候就看到了检查站,她降低车速,回头说:“拿火箭筒和烟幕弹给我,前边有两台装甲车,如果混不过去就打。”

“你就开车吧,我会使用这两件东西。”林盛从装武器的提包内找出烟幕弹和火箭筒,都放在手边。

雅茹说:“我猜他们已经知道警车被我们弄走,一定会怀疑我们,所以我过去试验一下,我一倒车,你就扔烟幕弹,扔两个以上,明白了没。”

“老婆,我知道,没问题。”林盛在这样紧张的时候都还在逗她。

“别贫嘴,快准备。”雅茹继续把车速降低。

警车开到检查站的时候,雅茹没把车与检查站靠的很近,而是离了几米远,她没把车熄火,而是挂上了倒车档。

两名名日本警察走过来,华显坐在后排,但是已经打来车窗,手枪已经子弹上膛。

一个警察说:“请把证件拿出来。”

他们三人根本就没证件,雅茹早挂上倒车档,见这混不过去,只好打过去,她喊了一声:“动手。”

华显把身体探出车外,连开十几枪,打倒了两名警察,林盛迅速丢出几枚烟幕弹,然后雅茹驾驶警车迅速倒车。

倒出去100多米之后,雅茹马上下,拿出两个M72火箭筒,先扛起一个火箭筒,瞄准一辆防暴装甲车,火箭弹发射出去,一辆装甲车被炸成火球。

另一辆装甲车上的警察见对面有重武器,想倒车逃出火箭弹的射程,雅茹已经又扛起一个M72火箭筒,把企图逃跑的装甲车击毁。她丢弃掉一次性火箭筒,从车上拿出M-4卡宾枪,给M203榴弹器装上榴弹,瞄准检查站内的其他警车,发射了一枚枪榴弹,榴弹爆炸后把警车变成废铁。

现在其他日本警察都准备好武器,企图抵挡住这些假警察的进攻。一个比较机灵的警察看还有一辆警车比较完好,他冲过去,想用警车上的电台请求支援,又一枚枪榴弹几乎与警察同时进入警车内,车被炸毁,警察当场死亡。

其他警察举起手枪准备抵抗,雅茹端起M-4卡宾枪,用光学瞄准镜瞄准最后的三名拼死抵抗的日本警察,打了三个短点射,清脆的枪声过后,十几个子弹壳飞出枪膛,先后落在公路上,她关上枪上的保险,把枪放回车上,随后自己又上了车,挂上高速档,从检查站的废墟上飞一般的开过去。

检查站已经不存在,留下的只有几具尸体和还在燃烧的警车。


林盛坐在车上,还在回味刚才激烈的战斗,实在想不出说什么感谢的话,只好鼓掌。

雅茹开着车问:“你拍什么手?”

“我不知道说什么话能表达我对你的敬意,老婆真是英明神勇,我实在佩服的不得了,只好鼓掌喝彩。”

“别夸奖我,我的手已经为帮你离开这里而沾满鲜血,你还有兴致鼓掌,好好坐着。”雅茹继续开车。


深夜,雅茹开着警车来到一片僻静的海滩上,她开着车,把车头对着大海,让车的雾灯闪烁了三下,之后就听见海面上响起轻微的马达声,一艘渔船来到海边。

渔船上的一盏灯闪了两下,然后雅茹把车的大灯闪了一下。

过了几分钟,一艘渔船从大雾中开了过来,船上放下一个小舢板,一个船员划着舢板靠到岸上。

雅茹拿着装着武器的提包走到海边,华显和林盛也跟着她走到海边。

船员问:“就你们三人,没别人?”

雅茹说:“就三个人,你们老板在吗?”

船员说:“上船吧,老板在船上。”

三人乘坐这小舢板来到渔船上,随后离开日本。


一个月之后,渔船航行到台湾附近。

船长问雅茹,“现在要到地方,你们也该付钱了吧?”

华显和林盛可不想花这份钱,两人掏出M9手枪,一起开枪,把船长击毙,其他船员正要逃跑,华显那能让他们跑,追出舱外,连开十几枪,把几个水手全部枪杀,枪里打的没子弹,他才停火。

林盛走过去,检查一下尸体,然后把这些尸体全部丢到大海里。

雅茹站在一边忙碌着,她的任务就是把他们弄出日本,其他的事她也管不着,她现在就要回去交差,可她不忍心把林盛丢在台湾,怕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越来越嗜杀。看他处理水手尸体时候那表情,真怕他变成一冷血的人。

华显和林盛在一年前看雷雨田枪杀偷渡船的船员时还是心惊肉跳的,现在他们自己做起这些事来,已经是镇定自若。恐怕这连雷雨田也没想到,自从他们俩有自己枪以来,已经开了很多枪,死在他们手的人已经有十多人了。

雅茹在没接触林盛以前就想过,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从资料上看,他是一个软弱的人,而且连鸡都不会杀,现在他居然杀人的时候都这么镇定,是他太残酷还是他所生活的现实世界太残酷。

正当雅茹发呆的时候,渔船前边开来一艘货船,货船上的人正拿望远镜看着这艘远洋渔船。

华显站在驾驶舱内,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货船,船上出现了一个他所熟悉的身影。原来是他。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