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二十三章 杀戒初开(中)

反恐刀王 收藏 0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龙飘飘骂得正过瘾,当下喝道:“住手,我还有事要问这七条老狗,都给我滚开。”


那七名老者此番坐不住了,竟被人家称为老狗,自是有气,眼中杀机立现,谷主其深闻言反倒坐了下去,挥退上前去拉龙飘飘之人,沉声道:“好!念你快死之人,有什么就问吧,定要你死个满意。”


龙飘飘听他此语一出,立即恍悟:“原来你们本就相互不和啊,难怪那七条老狗先前由我骂你,这回你又由我骂他们,好呀,如此好极,既然由得我骂,那便骂个痛快!不把你们祖宗十八代骂得从坟墓里爬出来,老子便不姓龙!”


主意既定,当下便把自己所知的所有脏话全部加注于七人身上,一直骂到那七名老者目呲欲裂,站起身来,便要出手杀他才停,一旁的其深却在心里偷着乐了半天,暗道:“这人虽狂,倒是帮我出了口恶气了。若能天天如此,大可以留他不杀,替我折磨那七个老鬼了!”


为首那老者气得混身发抖,死盯着龙飘飘,恨声道:“小狗,你这是找死,怨不得别人,老夫这就一掌毙了你,看你再乱咬人!”


龙飘飘又呸了声道:“死老鬼,你还没那个能耐,告诉你,今日小爷来,是来讨你们欠我师傅的债的。若依小爷本意,是当屠光此处,再一把火烧了。但冤有头债有主,入谷不到十年之人倒可以免死,现在便可以退出厅去。否则小爷一个都不放过!”


七名老者闻言一惊,此人死到临头竟然还如此放肆,莫非真是来寻仇的?


为首老者当下便问道:“小贼子,回声谷何事欠你债了,说得明白些再死。免得让江湖人耻笑回声谷动手杀一黄口小儿,有损回声谷的威名!”


龙飘飘坐起身来,质问道:“你可是耶律胜德?”


老者微惊:“自己足有二十年未涉足江湖了,眼下这人不过二十岁的样子,怎地知道我的真名?倒真像是来寻仇的,可这二十年来,自己一直没在中原走动啊!怪哉。”但龙飘飘问起,不回答倒像是胆怯了,因而答道:“老夫便是,那又如何?”


龙飘飘冷笑道:“那么这几条老狗便是萧灵,萧智,纳兰墩,纳兰醇,端木劲风,端木青岩了?”


其深一惊,暗道:“此人能一一叫出七个老鬼的名字想必当真是来寻仇的,那定然是有些本事了,却为何会为青山所擒?青山武功并不出众啊?”


龙飘飘见七人与其深均不回话,只是吃惊,便道:“现在知道小爷的来意了吧?小爷便是上代谷主之徒,尔等逼我师傅跳崖,屠我师娘师姐,此仇可谓不共戴天,今日小爷来寻仇,你们当中曾参与过那事的,一个也跑不了!”


其深仰首狂笑一阵,带着不屑道:“就凭你?阶下之囚还如此大言不惭?再者师傅早已归天,你才多大?何从拜得他老人家为师?哼,哪里来的狗贼竟敢冒充我师弟,还公然辱及我七位师叔,一口一个老狗,你实在太放肆了!”


他说到“老狗”时,不由加重了语气,龙飘飘望向其深,暗自忖道:“看来积怨还不浅呢,在借我的话骂人了,不知那些老狗听不听得出来!其深这个名字谷主的金鉴录中没提及,不是个冒牌货,便是谷主想要留他一命,等下动起手来或可以饶你不死。”他心念电转间,又望向那七名老者。


那七人倒也不傻,闻得其深此言,勃然大怒,其一怒道:“其深,你好大胆子,竟敢拐着弯子辱骂长辈,其心可诛!”


其深忙假意不解,故作惊讶道:“师叔何出此言?师侄并无此意啊。只是这汉狗冒充先师之徒,还一口一个老狗,辱及师叔们,师侄只是想喝止他而已,师叔们真是错怪师侄了!”


那为首的老者见他又提“老狗”二字,心下气极,只是怒声喝出个“你……”字便气得再也说不出话,只是衣袍无风自鼓,显然是动了真怒。


龙飘飘看得好笑,高声叫道:“呔……你们别在那狗咬狗了,小爷话还没说完呢!其深你听好了,师尊五年前才去世的,他之所以没有找来报仇是念在回声谷有恩于他,他老人家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但却为你们这群无情无义的畜生所害,师娘师姐何辜?你们竟要斩尽杀绝!哼,谷主大仁大义,能放过你们,可小爷历来都是有仇必报,更何况和你们素无交情,这仇自然报得,你们在这里窝里斗,只是让小爷我白看笑话而已!”


老者和其深闻言均怒,不约而同地喝道:“汉狗住嘴,你这是找死!”说完便欲走下台阶来动手!


龙飘飘嘿嘿一笑,狠声道:“你们这群契丹野狗,害我师傅,屠我师娘师姐,此仇不共戴天,今日一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小爷我一向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尔等心狠手辣,小爷会十倍奉还,再重复一遍,入谷不到十年的人通通给我滚,最后一次提醒了,再不滚那便莫怪我手下无情,斩尽杀绝了!”


先前押龙飘飘来的万俟青山此刻心中万分震颤,他是个聪明人,一想到刚才龙飘飘明明被自己点了哑穴,可现在却在此大骂特骂,便已明白龙飘飘定是身怀绝世武功之人,此番他找上门来,绝对不是来侗吓的,而是真的寻仇来了。若是如此,自己何必趟这趟混水呢,师恩虽重,却又如何及得上自己的性命重要?当下已悄悄退后,准备开溜。龙飘飘眼尖,叫住他道:“那个万俟什么的不要跑,你为争功,派人去杀那头领我入谷的蠢牛,独自带我来此献宝,为何此番却要逃跑?我宝还没献呢,你不想要赏了?”


众人听得此言,俱把目光投向万俟青山,万俟青山知道跑是跑不掉了,心下一急,跪地朝其深道:“师父,弟子错了,您原谅弟子这一次吧,弟子实不知他是来寻仇的,只是端木空那斯提他过来,弟子一时贪功,未曾留意他底细而已,但弟子也是一番好意,以为他真有宝献啊!师傅你不是急求宝物为礼,好加入野心盟摆脱七位长老的控制吗?徒儿也是替您着想啊!您饶了我这一回吧!”


其深怒喝一声“闭嘴!”故作感叹道:“青山啊青山,你为了一件小功,居然向自己的师弟下毒手,你真是太让师父失望了!师傅几时说过要加入野心盟,摆脱长老们的控制了?你竟在这一派胡言,想找死吗?”


七大长老却深信不疑,悄然换位,将其深围了起来。


龙飘飘心里暗道:“原来这回声谷已经堕落了,那我更无须忌惮,大可放手一搏了,这其深这时候还要演戏,想保住谷主之位,那又有何用?我待会将此处一把火烧了,你去哪里做谷主去?好在你还没入盟,不然我连你一起杀了!啊呀,算了,懒得和你们罗嗦了,快快动手为妙,说不定野心盟还有人在此谷里,也不知他们武功深浅,还是早点了却两位师傅的遗愿,回去将师傅下葬的好。”念头一起,当即站了起来,运劲一绷,那儿臂粗的绳索便已寸断,刚要开口,那万俟青山却抢先叫道:“师傅小心,他会冲穴之术,绝非泛泛之辈,快快闪开!”


龙飘飘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带着怜悯神色望了万俟青山一眼,冷冷地道:“怎么?知道逃不掉了,便做起好人来?想你师傅念师徒之情救你一救?不必了,你师傅也是自身难保,哪有空管你死活?你便自求多福吧,或许小爷念在你带我来此有功,赏你个全尸!”


此话一出,吓得万俟青山一身冷汗,他在年轻弟子里虽算是顶尖高手了,可人家连自己师尊和七大长老都不放在眼里,自己决计不是他对手,他要杀自己岂不是易如反掌?因而便躲在了人群最后面,希望前面的人能先挡住龙飘飘,好抽机会逃跑。


耶律胜德阴冷一笑道:“青山,你如此胆小,真是丢尽了我契丹勇士的脸面,想我契丹个个是英雄好汉,怎地偏偏生出你这类坏种!你是跟其深这叛徒跟久了,也染上了他骨子里南狗那份怕死的习气了。哼!待我收拾了这条小狗,再来好好教训你们师徒二人。”


其深见自己被围,不敢回嘴,但眼里已看得出愤怒的神情了。唉,汉奸们的下场便是这样,千古不变,即遭异族人看不起,更遭同族人唾骂!一个不小心,不是死于锄奸之人手下,便是死在自己主子手里。总之是难逃一死的!其深现在便是如此,龙飘飘要整他,七大长老要教训他,他眼神虽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痛恨自己,悔不该当初!


龙飘飘呸了一声,讥笑道:“耶律老狗,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今日之劫你首当其冲呢,亏你还有心情在此大施淫威,你吓得了谁啊!”


耶律胜德冷笑道:“南狗,你就尽管狂吧,你便是有三头六臂,进得回声谷也是死路一条,不管你此来是何目的,你既辱我,我自不能放过你!”


其深却心道:“人家摆明是来寻仇的,你这不废话吗?他武功若是连你也不敌,哪有胆色在此放肆!如此愚蠢,可不能让回声谷毁在你的手上了,不如和此人妥协的好!”


当下喝道:“且慢动手,这里还是我的谷主,战与不战,得我说了算!小子,你自称来寻仇,还冒充我师弟,这些本可定你死罪,但念你年少便有此胆色,我便手下留情,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拜我为师,我便保你不死!”


龙飘飘讥讽道:“凭你也配做谷主?也配说手下留情?也配当我师傅?呵呵,简直是笑话!告诉你,这七个老东西,还有以前迫害过老谷主的奴才,今天一个也别想跑,既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自会追到屠之,他们这群辽狗,忘恩负义!今日小爷我便要回声谷自此从江湖除名。至于你,我会慢慢收拾的!”


其深哈哈一笑道:“你好大的口气,当年之事在场之人个个有份,你以为凭你那点本事便可屠尽回声谷所有的人?当年师傅如此神勇,尚且被逼跳崖,你个毛头小子,却敢到此来放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龙飘飘冷声道:“这么说你也有份了?”


其深冷笑道:“我自然有份了。要不我怎么当得了这里的谷主?”


那七名老者心里均在暗道:“当年起事的十八名长老如今就剩自己七人了,这小子却是从何处得知此事的?莫非上代谷主当真刚死,他亦真是上代谷主的弟子?哼,若真如此,此番定饶他不得,必当斩草除根为妙!


龙飘飘心头一怔:“他既有份,那谷主却为何没在金鉴录尾页写他的名字呢?恩,对了,想他那时不过是个小孩,既便为恶,估计也是被骗了的,要不也不会做了几十年傀儡谷主了!只是所有人当真都有份吗?那我岂不是要大开杀戒了?”


他回头环望了一圈,问道:“当真如此?”


没想到在场所有人均喝道:“不错,我们个个有份,你待怎的?”只有万俟青山求饶道:“这位大侠,小人入谷不到三年,您便放过小人吧,以前的事,小人并不知情。小人可是干净的啊!”


龙飘飘冷笑道:“你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还没动手便吓成那样,亏你还是大师兄,一点骨气也没有。好,我问你,你说你是干净的,那你杀同门,夺功劳,双手染上同门的鲜血也算干净?你临阵弃师欲逃,这也算干净?如此无情无义不忠不孝之人,留在世上只是糟蹋粮食,你便在一边等着,我收拾了这七个老东西再来取你小命!”


那七个老者岂能容他如此放肆?其一喝道:“你小子这是找死,众弟子听好了,给我一齐上,乱刀分了他喂狼!”


他们见得龙飘飘先前那一手精纯内力,倒也不敢托大,便想以群攻取胜,既便杀不死他,至少也可耗尽他的真力,那时再下手取他性命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其深见状况已无法控制,忙附和道:“师叔所言有理,大伙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能以一敌百,此人竟敢擅闯我回声谷禁地,按谷规自当处死。”


龙飘飘怒火攻心,冷冷一笑,道:“其深,你真是个墙头草啊,师傅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呢,就算是当汉奸,你就不能当得有骨气一点?你以为就凭这群乌合之众能杀得了我?相必当年你们便是用如此卑鄙手段残害我师傅的,好,今日便将你们一网打尽了,也好告慰师傅在天之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