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七)

酒盏花枝 收藏 1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韩晋对亚提尔说道:“这歌词写得凝炼明快,很具有感染力,不知道是谁写的。”

亚提尔说道:“这歌词据说是一个名叫酒盏花枝的人写的,他很有才气,还写过很多有名的文章。但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韩晋颇有感触地说道:“今后要是能有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来写一写我们反抗美军的事迹,那该多好啊!”

亚提尔说道:“放心吧,等赶走美军后,我一定发动群众将他找出来,请他为我们写一写这段历史!”

韩晋点了点头。


“幕萨里德,我杀了你!”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让众人的耳膜一阵刺痛,幕萨里德听得浑身一凛。众人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伊拉克妇女手拿一把菜刀,正发疯似地追赶着一个伊拉克男子,那男子推开人群,向亚提尔的方向跑来。

“威尔玛,放过我吧,我再也不赌了!”男子边跑边喊道。

但他身后的女子摆出一种不大卸八块誓不罢休的态势紧追不舍。

那男子跑到亚提尔跟前,眼看就要被追上,只得绕着亚提尔转来转去。那女子隔着亚提尔,无法抓到对方,“呼呼”几刀,刀刀都是贴着亚提尔的鼻尖或后脑勺劈下,吓得亚提尔全身僵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幕萨里德担心妇人的刀会伤着亚提尔,一步上前快速将刀夺下。那男子见刀被夺下,“扑通”一声跪倒:“我亲爱的威尔玛老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赌了。请你看在真主的分上,再最后宽恕我一回吧!”

威尔玛的脸一阵发烧,他斜着眼瞟了一眼幕萨里德,幕萨里德在那里也是尴尬得很。今天出巧了,遇到一对夫妻,竟也叫幕萨里德和威尔玛。只不过韩晋身边的幕萨里德和威尔玛,只是深深相爱,还没有结婚,他们相约着,等到伊拉克和平了,再来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

那妇女大概气了消了,指着地上跪着的老公说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赌一次,我剁了你的手脚养你一辈子!”说完转身就走了。

韩晋心头一热,这女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他听过的最凶悍最缠绵最执着的情话。

幕萨里德抓住那男子的衣领,一把将男子从地上提起:“就你这模样也配叫幕萨里德?”

那男子老婆一走,顿时牛了起来,用力挣脱幕萨里德的手:“干什么干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叫幕萨里德?我们这里都叫幕萨里德!”说完头一抬,大喊一声:“幕萨里德!”

路上很多人都“唉”了一声。两边楼上也有很多人推开窗户大声问道:“谁在喊我!”

那男子得意地说道:“我是所有人中长得最像幕萨里德的人。你说我不配叫幕萨里德,难道你配?你也不照照镜子瞧瞧你那熊样,真怀疑你是不是从动物园笼子里跑出来的。要是幕萨里德长你那样,人家威尔玛能看上他吗?哼!”

几句话一说,说得幕萨里德满脸通红。

威尔玛笑着说道:“他的确不是幕萨里德,他要真是幕萨里德,威尔玛怎么会看上他呢?还是你长得最像,真帅!”

幕萨里德听威尔玛一说,正欲发火,见亚提尔韩晋正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忽然记起了这是韩晋的最后一个命令,于是拍拍那男子的肩说道:“对对对,还是你最像幕萨里德,人家幕萨里德长得高大英俊,就像底格里斯河旁的梧桐树一样,心胸比阿拉伯的天空还要宽广,跟你的确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之处,幕萨里德要是见到了你,绝对会以为你是他的孪生兄弟!”

亚提尔韩晋威尔玛萨乌还有所有人听了幕萨里德的话都一阵想吐。

假幕萨里德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同样是叫幕萨里德,人家幕萨里德就能娶到一个温柔、善良、美丽、体贴的威尔玛,而我的威尔玛,唉!”说完摇着头伤感地走了。

谢罗特小心地问道:“韩先生让这么多人用我们的名字,这以后和别人交往岂不是很麻烦?”

幕萨里德说道:“我们肯定麻烦,但有人比我们更麻烦!”

“谁?”

“你想想,美军要是进来抓我们的话,只要美军喊一声‘幕萨里德’,能够回答他们的至少有一千多人。那么……”

“就只能一个个做DNA鉴定了。”谢罗特佩服地点了点头。

离开布赛耶城,亚提尔对众人说道:“我们下一站往西,穿越希贾纳沙漠,前往萨勒曼。”

前住萨勒曼的道路是一条横亘在沙漠中的普通小路,只有两车道宽,因为萨勒曼是一个人口只有一万的小城,所以这条路并没有特意加宽或在道路两边种植防沙林。一路上,热风滚滚,众人虽说是骑在骆驼之上,却也全都大汗淋淋。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路上除亚提尔这帮人,再看不到任何其它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幕萨里德大叫一声:“有美军!”

众人立时警觉起来,都放慢脚步,看着前面迎面过来的越来越近的美军。

美军近了,是美军的三辆坦克,只是这些坦克不是由驾驶员开着,而是由驾驶员“驾”着,——每辆坦克前面都牵着三十多头骆驼,分三排拖着坦克前进,坦克盖子上坐着一个或两个美军,穿着坦克服的驾驶员拿着一条鞭子抽着最后面骆驼的屁股。

韩晋自言自语道:“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骆驼车!不过,这赶车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外行,哪有走车用鞭子抽的。我们那儿的马车都是用一根长杆在最前面吊一根胡萝卜,马就自然往前走了。”

亚提尔心疼地说道:“用骆驼拉坦克,这美军也太狠心了。”

韩晋对亚提尔安慰道:“美军狠不了多久了。后勤到了这个地步,美军的处境可以看出相当艰难了。人民战争已经像镣铐一样栓住了侵略者的手脚,我们大有作为的时刻到了。”

与此同时,美军驻巴格达司令部。

福克斯中将正在一边用餐一边聆听斯特劳少将的军情汇报。

“我们已经在侦察机上用电子干扰机对伊拉克全境进行了全波段无缝覆盖,伊拉克每一台电视、收音机打开以后只能看到听到我们的宣传内容。不过,根据情报部门的统计结果显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伊拉克人现在不看电视不听收音机。”

“我们还每天利用C130大力神运输机向伊拉克投放一千万分传单,但根据航拍照片表明,空投的传单绝大多数被伊拉克人捡回后用来生炉子。建议心战部队下次在印制传单时使用阻燃纸。”

“为在伊拉克醒目墙壁上书写标语,我们共投入使用了三万防水颜料,但全部被伊拉克人破坏。伊拉克人的民族素质极其低下,乱涂乱画的现象比我们预先估计的要严重得多。”

“我们本周加大了对重要铁路、公路和输油管道的巡查保护力度和维修力度,但抵抗分子最近的破坏活动极为猖獗,只要我们离开某地超过五分钟,所有的交通设施和输油设施都会被严重破坏。”

“现在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我们所有驻伊军队的后勤都无法跟上,特别是汽油和航空油。由于伊拉克抵抗分子发动了几乎所有石油精炼厂的工人罢工,交通又无法完全顺利通行,目前我们的军用燃料均只能采用空投方式解决,并且我们在所有部队中实施了燃油配给制,各军队加油必须尉级以上军官签字才可凭票供应,许多坦克飞机都不得不减少或停止活动。”

福克斯中将咬了一口汉堡,边嚼边说道:“发报国防部给沙特施加压力,让沙特每天的日产油必须增加三百万桶,以填补伊拉克原油停产的空白。不然的话,一旦国际油价飚升,总统又会成为各国攻击的靶子。”

斯特劳少将思考了一下,说道:“三百万桶?这个,是不是太多了?沙特未必肯答应。”

福克斯中将把眼一斜:“谁要他答应?我们在沙特的部队是干什么的?”

斯特劳少将连连点头说“是”。

福克斯中将继续吃着自己的汉堡:“接着说吧,还有什么大事?”

“本周我们还处分了十几名军士。这些军士在得知抵抗组织宣布本月不再进行袭击后,竟聚众饮酒庆祝,影响极坏。”

“简单处理吧。说实话,听到抵抗组织说本月停止袭击,我都高兴,这剩下几天可以安安心心睡觉了。有这个中国人在里面,抵抗分子绝对是说到做到的。”福克斯中将边吃边说道。

“至于这个中国人韩晋,我们已经组建了一支两千人的情报部队,专门收集韩晋等人的行踪。但遗憾的是,伊拉克竟一夜之间冒出了几十万个亚提尔、幕萨里德、谢罗特,我们的情报人员每天要处理四五十万条信息,才能确定哪些情报是真哪些情报是假。我们一旦确定他们的位置就马上派遣特种部队进入,先后搜查了亚提尔等人待过的布赛耶、阿布加尔堡、纳西里城,但他们都已经刚走不久,不知去向。其中在布赛耶城,亚提尔等人走时还将房屋拆成了危房,使我的们特种部队踢门进入时房屋倒塌,砸伤多名队员。现在我们也已经收到了很多关于韩晋亚提尔等人的情报,有的说他们离开纳西里往东走了,有的说他们离开纳西里往南走了,有的说他们离开纳西里往西走了,也有情报显示他们离开纳西里往北走了。所有的情报我们正在逐一核实,一旦确定韩晋等人的位置,我会马上派遣特种部队前往消灭。”

福克斯中将边吃边说道:“不用核实了,韩晋等人正在前往萨勒曼的途中。”福克斯中将说着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福克斯中将“扑”地吐出一口汉堡在左手心,右手在左手心翻了翻,打开一张纸条,上面用阿拉伯文写着:“保卫国土,人人有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