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二十三章 杀戒初开(上)

反恐刀王 收藏 0 65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二十三章 杀戒初开(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回声谷,龙飘飘矗立崖上,旧地重游,心里别有一番感触,杀和不杀,灭和不灭,一直在龙飘飘心中萦绕。师傅和谷主之仇不能不报,可花季会怎么看我?花爷爷会怎么看我?龙飘飘自己的仇反是无所谓的,但是谷主和师傅的大恩岂能不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只好杀一半留一半了。慢慢看着办吧!”


突然脑后生风,有股大力涌至,龙飘飘暗道:“正等着你了!怕你不来呢!”


脚下一滑,猛一转身,一个辽人武士打扮的中年汉子,正双手推来,见龙飘飘一转身,脚步微抬,便已使自己一招落空,心下微惊,再细看了一会龙飘飘的样子,不由用契丹话道:“咦,你还没死?”


龙飘飘虽不懂他的语言,但见他惊讶的神色,便知其意,用力的点下头道:“我还没死呢,你那雕虫小技,怎害得了我?”


那汉子脸一板,操着生硬的汉语道:“再将你打下去,看你死不死!”


龙飘飘冷笑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这三个月来,龙飘飘已将金鉴录记熟,为安全起见,便将之与画册一起藏进了军火库,此时他已修练成好几门武功,功力进展之快,他人怎能知晓?此辽人以为此刻龙飘飘依旧是上次那般一击便中,却不曾注意龙飘飘刚才施展的正是华山绝技“流云追风步”,轻松的躲过了他的偷袭,却道龙飘飘只是侥幸逃过,故赶上前来,喝道:“南狗,报上名来受死!”


龙飘飘见他称自己为南狗,脸色一变,亦喝道:“契丹猪啰,快快报出诨号,上前领死!”


那契丹人大概生性愚钝,竟似没理会这是在骂他,果真报道:“回声谷弟子,端木空,你是何人,擅闯禁地,报上名来,看我一掌劈了你。”


龙飘飘心下好笑:“叫你报你就报,是个笨蛋来着?姓端木,还叫空,我看是整个一空心大萝卜呢。不过嘛,若他真是个傻子倒可以利用他带我入谷了!”当下戏言试探道:“我乃端木实,你待怎的?”


端木空一愣,问道:“我叫端木空你叫端木实,你难道也是契丹人?”


龙飘飘笑道:“端木实是南狗,端木空是契丹猪啰,他们都不是人。”


端木空一呆,叫道:“不是人是什么?”


龙飘飘道:“是畜生啊!”


端木空一愣,随即生气道:“南狗,你竟敢骂我是畜生?等下定不留你全尸!”


龙飘飘假装不解道:“有吗?我从不骂畜生,也没骂你,要是骂了岂不是连端木实一起骂了?”


端木空呆了一会道:“你们南狗讲话甚是难懂。想来你是没理由连自己一起骂的,既没骂,便放你一马,留个全尸好了!”


龙飘飘已探知他是个呆子,便不再浪费时间,喝道:“少废话,我们再打过!你若能打赢我,我便服你,凭你处置。”


说完上前就是一脚,端木空侧身躲过,回手拔刀,随意就是一刀,答道:“好,今日便把你这南狗打服了!让你知晓我们契丹勇士的利害!”


龙飘飘侧身让过那刀,回敬了一拳,道:“猪啰看招,我倒要看看是谁打服谁?”


他有意一试回声谷弟子的身手,故收起精妙招式不用,随意出招与端木空对拆,三十招一过,端木空已是大汗淋淋,气喘如牛,龙飘飘暗自惋惜道:“回声谷当真是后继无人了,此人除了身法还算过得去外,武功却稀松得紧,直来直去就这几式斩马刀法!”


“我正愁无法找到回声谷入口,不如假意不敌,就让他擒了,混将进去,正好免了那搜寻入口之苦!”


想到这里,龙飘飘即假装滑倒,那端木空身法虽不错,但心里实在是空,见龙飘飘摔倒,也不防有诈,施展身法赶将过来,将刀往龙飘飘脖子上一搁,得意道:“南狗,你服不服?”


龙飘飘假装战栗道:“服了,服了,你好快的身法,我服你了,不要杀我,我有宝献!”


端木空闻言一愣,嚷道:“不杀可以,有什么宝贝得给我先看看。”


龙飘飘听得心里一乐,暗道:“嘿嘿……这回你倒不傻了,懂得要先验货啊。”嘴里却道:“那可不行,万一我说出藏宝之处,你一刀‘喀喳’了我,我岂不亏了?”


端木空咧着嘴笑道:“你们南狗便是怕死,好,我带你去见谷主,若无宝献,必当一刀‘喀喳’了你!”


也不知他从哪摸出一条粗绳,把龙飘飘来了个五花大绑,拿着绳子一头,看牛般牵着龙飘飘便走。


龙飘飘暗道:“原来这傻子是个放牛的出身,怪不得如此驽钝了,唉,不去好好的放牧,却跑回声谷来当差,真是自寻死路啊。可我若是杀这样一个毫无心机的笨人,难免于心不忍,到时候便是放他一马也罢。诚然,若没有他那一推,自己也不知能不能寻得老谷主,得到医伤灵药呢!……”


思忖间,两人已来到一处林中,龙飘飘只觉得此处有些眼熟,细看下,猛然想起自己曾找过此处,但转了好久,什么也没发现,故没有多加留意。现在这笨牛领自己来此,莫非此处正是回声谷入口?但他心里即生疑惑:“难道此处亦有阵法作怪,以至自己始终无法寻得入谷之路不成?”他心里有事,脚步便慢下来了。


见龙飘飘放慢脚步,那端木空猛的拉了拉绳头,回头嚷道:“南狗,此处有阵,跟紧些,不然不待我大刀一挥,你便困死阵内了!”


龙飘飘忙上前几步,紧跟其后,脚下微微使力,用脚跟在地上划出一道小槽,暗暗记下这入林之路,以便自己以后研究之用,那端木空却不回头,根本不知道龙飘飘还留了这一手,只顾牵着龙飘飘便走。行不多久,便已来到一处断崖边。一条条光滑的长藤,垂下深涧,藤上无一处枝节,显然时常有人出进,早就磨掉了。这端木空人虽笨却力大无比,一手提着龙飘飘,另一手竟然抓藤滑溜而下,深涧下乱石嶙峋,不远处有块大坪,上面的房屋连绵一片,至少有百来间,龙飘飘暗道:“这回声谷曾遭大劫,已然没什么高深武功,人数却也不少,等下若动起手来可有些玄了,好在先前考虑到为防万一,特意带了几件宝贝来了,真是群殴,倒也不俱。”


端木空才下来,便有十余契丹武士围了上来,龙飘飘见到这些人不由一惊,他们个个与端木空大异,目露精光,脚步沉稳,显然内力已有些火候。龙飘飘见了心里不由暗自忖道:“如此便对了,若回声谷个个像这个什么空的,还称什么武林门派啊,趁早散伙的好,免得贻笑大方,如今一见此些人,倒还算是高手,看来宝贝非施不可了。嗯,那端木空老是呆在上面,想来是现在的谷主见那端木空傻,却又力大,才故意叫他去看山后禁地,当跑腿的了。”念毕便四处观察起来,即便等下交手万一不敌,也好有处藏匿,待机再闯。


便在他肆意观察地形时,一个腰围白玉带的武士,走上前来,冲端木空问道:“端木空,这人是哪里的,来干什么?为何绑他?”


标准的契丹话,龙飘飘根本听不懂,好在端木空和龙飘飘说顺了汉语,操着那不算太差的汉语说道:“我抓的南狗,说有宝要献,特押来见谷主的。”


那人耳朵一竖,默想了片刻,随即沉声道:“做得好,好啦,你回去监视禁地吧,这个人我帮你领去。不会抢你功劳的。”


端木空点头道:“那便有劳大师兄了,记得跟谷主说,是我抓的。”


那人耳朵抖了一下,不耐烦地嚷了嚷,端木空才讪讪的走了。


他一走,那人便和部下咬了咬耳朵,部下点了点头,即远远跟着端木空去了,那人押着龙飘飘来到一间巨大的厅内,厅内有几排大台阶,台阶上有张虎皮大椅,上面坐了个侧头看书之人。


厅中挤满了人,却不曾喧哗,像是在等待什么大人物一般,见龙飘飘他们走进去,忙主动让出一条路来,那人将龙飘飘押至虎皮椅前,顺手在龙飘飘的哑穴上一点,将龙飘飘往地上一掼,跪下去禀报道:“禀告师尊,徒儿抓到一个奸细。”此番话却是标准的汉语,龙飘飘听得暗地里一笑,明明是端木空抓来的,他却连傻子的功劳都抢了,真不是个东西,心里鄙夷的骂了句“卑鄙”,暗道:“反正等下自己是要大闹一场的,你想贪功,却不知我是个祸害,到时候看你怎么向你师傅交待。”


虎皮椅上座着的人转过脸来,龙飘飘一看,是个长像眉清目秀的中年人,只是双眼里透着一股阴冷之气。那大师兄见他转过脸来,又道:“师傅,此人杀了端木空,欲闯境地,为弟子所擒,特将他押来听候师傅发落。”


他说话之际借低头之机,给龙飘飘一个眼色,意思是:等一下不要多嘴,免得有的是苦头吃。龙飘飘却冷笑一声,破口大骂道:“那群老狗在哪?怎地就你们几个毛小子在?老子是来找那群老家伙算帐的!快叫他们滚出来受死。”


那大师兄闻言心里大惊,暗道:“我不是点了他哑穴吗,怎地还能说话?既能被那傻子抓获,没理由懂得运气冲穴这种高深武学的啊!看他口出恶言,来者不善啊,这回可闯了大祸了!”


便在他沉思如何为自己开脱时,正巧,那厅后转出七名老者,为首老者听得龙飘飘之言大怒道:“哪来的汉狗,在此狂吠?”


那虎皮椅上的中年见得七老,忙下座相迎道:“等候师叔们多时了,快请入座!”


七人也不理他,径自在一边的太师椅上座好,恨恨地打量着地上的龙飘飘。龙飘飘亦回敬他们每人一个白眼!


为首老者突然收回目光,寒声问那中年道:“其深,此人何以在此?是哪门哪派的?竟敢来回声谷捣乱!”


龙飘飘暗道:“这厅下聚集了不下百人,难道他们碰巧欲在此召开会议?这倒是运气来了,全部人员都聚齐了,免得我到处去搜捕。此番刚好一网打尽,呵,简直是天意啊,这个叫其深的,想必是现任谷主了,只是这其深二字,好像只是个名,不知他姓什么,但按名来推测,应该是个汉人了。只是这七只老龟似不太喜欢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呢。”


那其深却似习惯了这种态度,恭声道:“回禀师叔,此人刚为小徒万俟青山所擒,弟子还没来得及问,请容弟子问之。”


见那老者点头,其深便大声问道:“汉狗,你是何人?为何来我回声谷?还胆敢闯我禁地,杀我弟子,快快从实招来,否则的话,哼哼……”


龙飘飘轻蔑一笑,呸道:“我呸,连自己祖宗都忘了的东西,也配问你爷爷我的名字?一口一个汉狗,你他奶奶的才是人家养的一条走狗呢!还是一条不认祖宗的野狗!”


龙飘飘想到汉奸便是这幅嘴脸,心头便有气,嘴里自然不会客气了,那其深听得他如此毒骂,气得浑身发抖,双手握拳,怒骂道:“好大的狗胆,竟敢辱骂本谷主,来人啦,将他拖出去,剁碎了喂狼!”


那七名老者初闻龙飘飘之言便是一怔,没想这小子倒有几分胆色,被人擒住还敢如此放肆,不过心里倒是也不以为逆,契丹人向来崇拜勇士,但这其深本是中原人,其父母遭人追杀致死,在人家欲斩草除根时,为第二代谷主所救,谷主见他资质不错,便收了他为徒,日久见人心,当发现他心术不正时为时已晚,那时谷中之人已知悉第二代谷主的身份,开始反对他,又拥了其深为谷主,逼他让位,那时其深不过十来岁,到现在已做了几十年傀儡谷主,早便遭回声谷硕果仅存的七名长老轻视,故他们进来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又念他毫无骨气,故龙飘飘骂他没骨气时,七人非但不怒还有些默许。


可谷主终究是谷主,他一发话,立即有人上前来拖龙飘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