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七)

酒盏花枝 收藏 8 26
导读: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亚提尔心中也一阵窃喜。自己蒙了眼肯定是打不中萨乌的,但萨乌蒙了头脸再想打中自己,恐怕已是十分的把握也变成了一成。况且伊拉克决斗的规则中有一条规定,决斗过程中双方手枪中均只有一颗子弹,一枪不中,绝不许再开第二枪。亚提尔心中暗自佩服韩晋果然安排周到。

穆格台迪尔拉着萨乌,另一位长老扶着亚提尔,两组人在走道中走到相距二十米停住。亚提尔和萨乌相互背对着对方,萨乌又大叫道:“请亚提尔先生将手枪从枪套中取出,拿在手上与我决斗!”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伊拉克的决斗自手枪传入中东以来,一直默认的规则有一条就是,双方在决斗之前,手枪必须在枪套中扣好,手不得触摸枪套,只有在公证人枪响发令以后,双方才可以拔枪转身射击,提前触摸枪套都是一种为伊拉克人所不齿的作弊行为。因此伊拉克式的决斗比的是两样本事,一是反应,二是准头。现在萨乌要亚提尔将手枪拿在手中,其实就是让了亚提尔一个拔枪的时间,当然,也提高了自己的危险程度。双方决斗,拼的就是你死我活,从不没有人敢在决斗中如此大方的。众人有的佩服萨乌的勇气,有的嘲笑萨乌的冲动。

萨乌此话一出,亚提尔就想把手枪拔出来,但转念一想,既然韩先生都安排好了,我这么做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说自己毕竟在所有人心目中是吉卜利勒转世,也不能掉这个底子。于是,亚提尔只手指动了动,口中就说道:“谢谢萨乌先生的好意,如果我将手枪拿在手中决斗,那这是对萨乌先生的不公平了!”

萨乌一听这话,登时脾气暴了,自己的枪法自当上部落领袖以来从未被人怀疑过,今天居然有人说拿着枪和自己比枪法是对自己不公平,而且此人还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人。萨乌转身捋起袖子就要向亚提尔扑过来,被穆格台迪尔紧紧拉住。

“小子,你也太狂了,别看你年纪比我大,我玩枪的时候你还没换牙呢!”

这话看似语病,其实不假。亚提尔长萨乌五岁,不过萨乌一出生就抱着父亲的手枪玩,那时亚提尔的确没换牙。

眼看一场决斗即将变成一场古典式摔跤,抱住萨乌的穆格台迪尔对亚提尔喊道:“亚提尔先生拔出手枪吧!萨乌的枪法一直是威震伊拉克誉满阿拉伯的,你不拔枪就是对整个伊拉克人心目中英雄的亵渎!”

穆格台迪尔的一番话萨乌听得十分受用,停止了挣扎,穆格台迪尔已是气喘吁吁。

“行,那我就尊重各位的意见吧!”亚提尔心中喜滋滋地从枪套中拔出手枪,枪口向上举在胸前,心中窃喜自己的胜算又多了一分。亚提尔心中喜的还有另外一点:如果自己一个不小心,哪怕只是伤了萨乌,那么以后伊拉克民间传说中会多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威震伊拉克誉满阿拉伯的枪神萨乌,却被一个名叫亚提尔的人一枪打败!

亚提尔和萨乌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互相背对着对方。长老穆格台迪尔退回到人群中,大声说道:“决斗现在开始,各长老及各首领为证,一枪定生死,从此恩怨情仇一笔勾销。”说完举起自己的手枪。

虽说枪弹无眼,但如此方式的决斗场面却是千年难得一见,众长老和酋长尽量直起身子伸长脖子,生怕错过这精典时刻。

亚提尔握枪的右手已是满手汗水,枪支在自己的手中直打滑,自己尽量屏住呼吸等候着穆格台迪尔手中的枪响,心中已经盘算好,只要枪声一响,立刻后转一百八十度,先开枪再说。萨乌背对着亚提尔,双手交叉在胸前抱着,好像根本没就有决斗这回事。

幕萨里德和威尔玛的心都悬到嗓子眼了,看看韩晋,韩晋双眉微皱,不露声色。只有谢罗特满头大汗,双拳紧握,浑身一阵阵地颤抖,口中不住念念有声:“加油,亚提尔!加油,亚提尔!”

韩晋感叹道:“想不到你对亚提尔的关切如此之深。”

谢罗特抹了一把汗:“那当然。那边有几个酋长在放码,亚提尔赢了一赔十,我买了二十注,花了二十个第纳尔,我的全部家当都压上去了。老板赢了我就发了!”

“啪”,发令枪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厅当中两人身上。

亚提尔一听枪响,浑身一紧,一个原地后转,枪口往下一压,扣动了扳机。

萨乌也旋风似地手一抬,手中便多了一支枪,没有人看出他是怎样拔枪的。

“啪”,又是一声枪响,枪声过后厅内一片沉寂。谁也没看清是谁开的枪。

两人站在厅中,互相用枪指着对方,但谁也没有倒下,谁的身上也没有伤口。

两人一动不动,众人知道,这是在等待见证人穆格台迪尔宣布结果。

果然,站不多久,亚提尔的右手开始颤抖,枪口向下一斜,一颗弹头从手枪枪管里滚了出来。

众人大惊失色。原来萨乌包着头竟然一枪打进了亚提尔的手枪枪管!长期以来,众人只听说过萨乌的枪法是出神入化,现在亲眼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

穆格台迪尔宣布道:“本次决斗,公正公平,胜者是,萨乌。”

众人也为萨乌的精彩表演用力鼓掌,只用谢罗特坐在那里冷汗直冒,自言自语着:“我的钱哪!”

幕萨里德幸灾乐祸地取笑道:“没有了好!没有钱就不会赌了!”

萨乌解开自己头上的黑布,亚提尔也解下了自己眼上的黑布,两人走到一起,萨乌向亚提尔伸出右手,亚提尔也伸出颤抖的右手和萨乌握在了一起。

“祝贺你,萨先生果然好枪法!”

“哪里哪里,雕虫小技,让各位见笑了!”

“如果不是萨先生手下留情,我亚提尔恐怕早已转世投胎了!”

“亚提尔先生真幽默!”

“别吹了,还要不要脸!”一个云雀一样的女声在厅内响起。

韩晋一听这声音,头皮一酥。这声音底气十足,却又如云雾一般在韩晋心头绕来绕去。

韩晋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面容白晰的少女飞似地从人群中跑到了萨乌身旁。她身若江南柳,貌如中秋月,一身阿拉伯民族长裙,头上也像一般阿拉伯少女一样披着一层纱巾,只是没有蒙面。

韩晋心中惊叹道:“伊拉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少女!”

萨乌冲这位少女低声吼道:“伊丽莎,你上来干什么,快下去!”

“哥,你看看人家亚提尔先生的枪!”伊丽莎指着亚提尔掉在地上的枪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萨乌走到亚提尔手枪旁,捡起手枪,眉头一皱。右手拇指一滑,左手接住溜了出来的弹夹。

萨乌的脸顷刻像用红油漆刷了似地,眼角向亚提尔一斜,冷冷地说道:“亚提尔先生还是瞧不起我。这枪里根本就没子弹!”

亚提尔马上明白了韩晋的意思,假惺惺地说道:“我亚提尔对萨乌先生的枪法深表佩服,绝无小看之意。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身为一个伊拉克人,大敌未退,却要向一个伊拉克同胞开枪,我怎能下得去手。如果,以我一死,能换取伊拉克人民的团结,共同抵抗美军,那么,就算是让人亚提尔死一千次一万次我也愿意!”

威尔玛在座位上被亚提尔的这番话说得热泪盈眶,扑倒在幕萨里德怀里:“我好感动!”

萨乌也是浑身发抖:“那,那你为什么还蒙上眼睛?”

“唉,我不能向我的兄弟开枪,我也不忍心看着我的同胞向自己开枪,就算死,我也不愿意看到手足相残的景象。”

萨乌眼泪夺眶而出,“扑通”一声跪在亚提尔面前,双手和前额贴地,泣不成声地说道:“吉卜利勒啊,请宽恕你无知的子民吧!”

亚提尔扶起萨乌:“你永远是真主的好战士,让你的子弹在敌人的身上去寻找伤口吧,用我们的鲜血洗刷真主的屈辱吧!”

萨乌擦干眼泪,向所有人宣布道:“今天的决斗,我,萨乌,败了,败得心服口服。从今往后,我们伊里奇部落将永远听从亚提尔先生的指挥,赴汤蹈火,再所不辞,跟随亚提尔先生赶走一切侵略者!”

谢罗特一听萨乌说自己败了,第一个大声鼓掌起来,大厅内又是掌声雷动。谢罗特边鼓掌边低声说道:“我发了!我发了!”

亚提尔向众人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请大家安静下来,现在我们虽然处境十分危险,但我们这么多人团结在一起,又有吉卜利勒的指点,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突出重围,最终赶走一切侵略者。下面,请韩晋先生向大家转达吉卜利勒的指示。”

亚提尔退到自己的座位上,听到谢罗特对旁边的随从说道:“把你们借的止血药还给其它首领,我们头用不上了。”

亚提尔诧异地问:“什么止血药?”

“哦,决斗之前韩先生要我准备一把没子弹的枪,并设法弄点止血药,实在不行弄点纱布也行。”谢罗特小声回答道。

亚提尔一阵寒毛发竖,心中暗想韩先生考虑事情真是太周到了。

韩晋走到厅内的台子上,向众人行了一个阿拉伯礼:“请各位首领上前听令!”

一百多个首领纷纷离开自己的座位挤在韩晋面前站着。

韩晋让幕萨里德和谢罗特将巴士拉城区地图垂直在众首领面前展开,说道:“现在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四条出路全部让美英联军重兵封锁,我们要想突围,必须经历一场相当艰苦甚至伤亡极大的战斗。各位首领有没有拼死一战的决心?”

“誓死保卫伊拉克!”众首领齐呼道。

“好。首先,我需要一百多精兵强将在战斗中确保十长老的安全,哪几位首领愿意担此大任?”

所有的首领都齐声说道:“我愿意!”

“都给我闭嘴!”十位长老一下子涌入韩晋和众首领之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