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四十四节 谈判(6)

梦游者 收藏 9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奄美大岛的自杀式袭击行动,让日本政府在与菲律宾政府举行的双边停火谈判中,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西园寺公望纵横政坛多年,深知外交斗争靠的是国家的实力。否则,即使你舌灿莲花也是无济于事。日本现在的状况完全跟当初在甲午战争中战败的满清政府一样,不同的是:由西园寺公望代替了李鸿章的角色!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苦、悲哀和无能为力:你纵然有千万个合理的理由,也没有对手的军事威胁管用。强权就是真理、拳头大的就是哥哥,外交家们只有凭借自己国家的力量,才能在世界外交舞台上有他们表演的机会。


美国国务卿休思跟随着刘思扬来到了马尼拉总理府。任何的外交谈判,决定者并不是那些在桌子上对垒的代表们,谈判的结果关键取决于谈判者的政府决策机构。对于这次谈判而言,决定结果的人就是菲律宾政府和日本内阁。当然,还有作为调停者的美国政府,以及它们之间的暗中交易。


张自强和李清在会议室里接见了休思,美国驻菲律宾公使吉米也在坐。休思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奇式的人物,他十分惊讶,因为张自强太年轻了,只有30多岁的样子。在当今的世界各国,如此年轻的国家领导人是绝无仅有的!


寒暄过后,休思首先说道:“总理先生,贵国提高了赔款数额,又增加了停战的条款,美国做为调停人的确是非常为难啊。美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不希望你们之间的战争再继续下去。我正式代表美国政府请求菲律宾政府和您:放弃新增加的谈判条件,使双方尽快达成停战协议。”


张自强等候着充当翻译的刘思扬翻译完毕,用汉语说道:“国务卿先生,首先感谢美国政府和您为亚洲和平所做的努力。我认为,菲律宾与美国是朋友之间的关系,菲律宾与日本的关系则是仇敌。我相信您非常清楚其中的分别。美国希望日本能够保存下来,我国政府从人道主义考虑,为避免日本无辜平民的无谓伤亡,决定接受贵国的调解,放弃了攻击日本本土的计划。坦率地说,在保留日本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点上我们两国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让日本继续威胁菲律宾和亚洲的安全,所以,它的所谓‘岛屿防御圈’必须消失!这就是我们要求日本割让小笠原群岛、硫磺列岛及其附属岛屿给菲律宾的根本原因。否则,菲、日之间再一次发生战争的危险性就会大大增加。对于消灭日本这个邪恶的国家,并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那样做将会有成千上万的平民死亡,这是非常不人道的。用一句中国话来说,叫做‘有干天和’。所以,今后走和平的道路还是继续奉行侵略政策。就要看以后日本政府怎么选择了。中国还有一句话,叫做‘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现在看来,日本人不但对此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还在奄美大岛组织了敢死队,用装满炸药的渔船来炸我们的军舰!为了维持我们的信誉,也为了尊重美国政府调解人的地位,我们仍然力排众议,坚持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但是,我们不能不对日本人的这种恶劣行为有所惩戒,否则,我们也无法向全体菲律宾公民们交代呀,还希望美国政府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啊。”


休思静静地听着刘思扬“翻译”出的流利的英语,频频点头:菲方的解释是合情合理的,只增加点儿钱和造船设备,也的确不算过分。在今后的国际交往中使用汉语,是张自强他们提高中国在国际中地位的系列措施之一。拥有世界上近1/4人口的中国必须在世界上拥有与其人口数量相适应的地位,包括将汉语作为国际交流中的通用语言之一,这也是这些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的理想和责任。


张自强等刘思扬翻译完,继续对休思说道:“国务卿先生,我们在提出的停战条件里,已经充分考虑了美国的利益,我相信威尔逊总统和您对此已经很明白了。美国期望进入亚洲市场,尤其是日本市场,我们也希望美国政府能够通过对菲、日战争的这次调解,得到进入日本市场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对日本的要价越高,美国在日本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大,您说是吧,国务卿先生?”


休思被张自强最后一句话击中了要害:菲律宾是否已经知道或者猜测出了美国对日本借款的事情呢?或者有其它的含义?现在的休思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对方的这种双关语,他只好做出洗耳恭听状:装糊涂。


张自强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矛盾,继续解释道:“美国人都是精明的商人,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抓住这次机会的,对吧,国务卿先生?所以,我们应该密切合作才是啊!我们得到战争赔款和吴县造船厂的设备,美国得到进入日本市场的机会,我们是各得其所嘛。我相信,精明的美国人一定会在日本人那里有更多的收获的,我们就心照不宣好了。国务卿先生应该多劝劝日本人尽快接受我们的条件,这样我们才能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啊!”


休思现在终于明白了威尔逊总统让他与刘思扬密切合作的含义:美国给日本的借款是瞒不住人的,只有双方互相配合,才能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休思满脸敬佩地对张自强说:“我非常钦佩总理先生的睿智!我一定与刘思扬先生密切合作,我们美国与贵国是老朋友了,现在就是做好朋友的机会嘛。”他大声笑了起来。


这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李清说话了:“既然我们都已经是好朋友了,那我也不客气地叫您休思先生了。”休思急忙点头:这个财政部长可是个重要人物。


李清说道:“我们还是开诚布公地谈吧。我们接受了美国调停,还把进入日本市场的机会送给了美国,这等于是把在日本发财的机会给了美国。我们这么做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国也曾经真诚地帮助了我们,现在仍然在帮助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中国人是讲感情的。”这番话听得休思满面春风,那叫一个“爽”字!


李清继续说道:“但是,美国也有句谚语,叫做‘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做出了这些,只希望美国能答应我们的两个小小的要求。”休思又从得意中醒了过来:这个管钱的怎么说话大喘气呀?还有要求?还两个?他马上又释然了:人家送礼总是要回报的嘛,怪不得威尔逊总统让他‘可以有所表示’呢,他应该早就预料到了对方会有所要求,看来这些家伙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休思镇定下来,微笑着对李清说:“请说吧,部长先生!”


李清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这个问题还是由张总理说的好,我不够级别呀!”休思心说:还需要总理出面说?看来这两个要求不是“小小的”呀,自己要小心了!


张自强说道:“国务卿先生,我们都是中国人,对自己的同胞是有深厚的感情的。您知道,日本人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了当时的满清政府,攫取了在中国东北的特权。现在的日本仍然在对中国实行经济上的侵略,在中国有铁路、工厂、矿山,还扶持中国的军阀、盘剥我们的同胞。李部长是希望用日本在中国的这些财产和特权来代替一部分战争赔偿。当然,作为回报,我们可以适当减少日本赔款的数额。希望国务卿先生能劝说日本人这样做,否则,我们还会提高赔款数额的。”


休思放心了,这个要求早在威尔逊总统的预料之中。他说:“没有问题,我愿意尽力达成总理先生和部长先生的心愿。但是,我希望您能明确告诉我贵方的底牌。”


旁边的李清说道:“我们最后的要求就是:我们必须得到日本在中国的所有财产和权益;必须得到日本吴县军用造船厂的所有造船设备;必须拿到最少18亿美圆的战争赔款;必须得到我们停战条件中的所有岛屿。作为对美国的尊重,我们可以放弃拆毁全部日本海军造船设备的要求,您知道,作为战胜国,这个要求是合理的;我们可以把还款期限延长到3年,允许日本先缴纳10亿美圆,其它部分在3年内还清。”


休思点了点头:看来签署条约没有问题了,菲律宾方面果然没有对日本赶尽杀绝的意思。他又问道:“感谢贵国的通情达理,我对完成这次任务充满信心。那,贵方的下一个要求是什么呢?”


张自强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是可以友好协商的: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希望从俄国人手里拿回西伯利亚地区,就是被俄国抢去的那些原来属于中国的领土。啊,现在应该称呼他们‘苏联’了。我们已经得到了英国、法国和贵国组成的联军半个月前(3月6日)在靠近芬兰的摩尔曼斯克登陆的消息。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下一个登陆地点应该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吧?”


休思被这些人的智慧震惊了:作为国务卿,他当然知道这是事实。除了英国和美国,还有日本陆军参加这次对新生的苏联政府的军事干涉行动,而且由于英国忙于欧洲战场,美国不愿意多派陆军参战,日本陆军将是这次军事干涉行动的主力。


就象知道休思在想什么一样,张自强接着说道:“我们也知道,虽然日本海军完了,但是它的陆军还是完整的。所以,这次行动的主力应该是日本陆军。我们认为,美国是出于盟国道义的原因参加这次军事行动的,也并没有希望在这次军事行动中得到什么实际的利益。而日本则不同,它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国家,对西伯利亚地区也早有染指之心。所以,我们希望美国政府能说服英国放弃在这个地区的军事行动计划。作为回报,我们在得到这个地区的实际控制权以后,将在这个地区实行与菲律宾完全相同的经济贸易政策,对美国开放全部的市场。如果我们与英国的贸易谈判顺利,英国也可以享受同样的政策。这样,你们美国也就好说服英国放弃了。您看,这样是不是要比把这个地区放在日本人手里好得多呢?”


休思思考了一下,问道:“总理先生,如果苏联不同意把西伯利亚地区交还给你们呢?”


张自强非常肯定地回答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出兵占领这个地区。但是,我们会对苏联政府做出最后的努力,也不会放弃任何的和平解决西伯利亚问题的机会。”


休思说道:“这个问题不是我能做主的,我需要向总统请示。不过作为朋友,我应该提醒诸位:对苏联的军事行动,日本和英国才是主角。对于贵国而言,日本应该不是问题了,可是美国大概只能做到劝解英国,除非......”他沉吟了一下。


刘思扬说道:“还请国务卿阁下明示啊!”


休思思考了一会儿,终于说道:“除非贵国能够加入协约国、加入这场战争,并担负起维护亚洲安全的责任。这样,贵国将取代日本在亚洲的地位,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希望贵国考虑。”


张自强点头说道:“谢谢国务卿先生的坦诚相告。对于参战的问题,我们没有决定的权利,这需要协约国的正式邀请,还需要在菲律宾的上议院进行表决。”


休思说:“正式邀请不是问题,我们需要在亚洲拥有一个诚实和负责任的盟友,贵国是最佳的选择。这一点,朱尔典公使已经向我提起过了。我们现在关心的,就只有贵国上议院的表决结果了。”


张自强回答道:“表决结果出来以后,我将在第一时间通知您和美国政府。”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