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二章、偷袭﹙1﹚

dontbb 收藏 6 41
导读:《铁血抗日》 第一卷,集蓄力量 第二十二章、偷袭﹙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有骑兵搜索队在道轨两侧大范围预警。赵明义乘火车不慌不忙地后撤。保持与小鬼子仁田的骑兵联队仅二个小时的距离。


到了9月20日下午六点,省防一旅已胜利完成阻敌任务。


“赵副旅长,阻敌任务完成了,我们撤吧!” 参谋长关向前对赵明义道。


“别急!小鬼子一时半会打不过来,我们再扒一段铁轨,后面省防二旅张海鹏旅长压力就小些。” 赵明义信心满满的道。


参谋长关向前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而且赵明义又是为抗日大局作想,讲的又有道理。关向前一时不好说什么,只好同意。不过他多了一个心眼,命令旅部警卫连、特务连晚上加强戒备。


9月21日凌晨五点,省防一旅的军用列车距通远堡不到10公里了,整夜提心吊胆的参谋长关向前此时才放下心来,伸了一个懒腰,想磕睡一会……


因火车是军列,火车司机警惕性还是很高,突然发现前方道轨上堆满了巨石圆木等障碍物,慌忙制动。


“吱吱吱……”火车轮子与道轨马上发出刺耳的尖叫,好在军列速度不太快,加上火车司机发现得早,火车在障碍物前二米处停下……


小林光一冷冷地看着被迫停下来的这列由20节车厢组成的东北军军列,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左手扶住腰间的刀鞘,右手伸至左侧腰间握住了刀把,熟悉的触感透过白手套传给右手,小林光一缓缓拨出武士刀,举到半空,猛的向前下劈。


“轰——”


一枚迫击炮弹划过夜幕向地面坠去,精准的落在一节车厢顶,车厢顶板碎裂开一个浴盆大的口子,碎片向四周激射出去,坐在弹着点下面的十几名东北军士兵几乎全部阵亡。其中包括代旅长赵明义。


参谋长关向前在火车紧急制动时,已惊醒,心中暗道;糟了!此时他才醒悟:自己为什么先前会感觉有点不对劲。军列一停,关向前迅速和帖身卫士曹作仁拉开车门,跳下火车,就势倒在地上滚进路边的水沟里。


早有戒备全副武装的旅部警卫连、特务连士兵们也纷纷跳下火车,伏在水沟里举着步枪一边射击一边向路两边的日军发起反击。


然而日军占据了绝对的地理优势,几十挺机枪织成的火力网把整个军列和水沟里关向前等人罩在里面,几门迫击炮急促地射击,炮弹接连不断地在军列车厢顶上炸开,不少东北军士兵们惨死在车厢里。


前几天,在凤城车站的防卸战中;省防一旅守,小鬼子攻,打阵地战,还看不出东北军士兵和小鬼子有多大的差距。但同样是军列遇袭,而且小鬼子是军列出轨,还直接造成了人员伤亡。车上2000多名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日军。能有组织性地相互配合,冲下车厢,混乱中,在川崎少佐指挥下日军一边救人,一边能迅速向李子荣部反击。


反观5000多名东北军;重武器全在敞篷军列上,因晚上天气冷,它们的主人全被小鬼子火力网封死在带顶篷的车厢里。仅 参谋长关向前带旅部警卫连、特务连200多士兵,做出了反应。但地形不利又缺重武器,也被小鬼子的火力网压在沟里动弹不得。其余官兵大多数只知道卧倒在车厢里,天真的以为忍忍就可以让一切都过去。少数勇敢不怕死的官兵躲在车窗后,漫无目标地反击,不但不能伤敌,反成了小鬼子阻击手的目标。也有人凭血气之勇,在没有组织、相互配合的情况下,盲目地冲下车厢被小鬼子机枪打成了筛子,死了十几个人后,大家更不敢动了。不得不承认中日指战员的战斗素质比较有多么大的差距。


被压在沟里动弹不得的关向前,见代旅长赵明义还在军列上,他没有轻举妄动。关向前是了解赵明义的,他是一位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不可能坐以待毙。关向前在等待时机,此时他希望军列上的代旅长赵明义等官兵能提供火力支援,共同打破眼前的危局。但他迟迟不见军列上的赵明义动手。关向前心中泛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一名旅部作战参谋从左边水沟里钻过来报告:“报告参谋长,代旅长赵明义长官不幸被小鬼子迫击炮击中已牺牲。”


“什么?赵代旅长牺牲了。” 关向前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报告参谋长,赵代旅长真牺牲了!” 作战参谋肯定地回答道。其实关向前只是下意思反问,他清楚作战参谋不可能在战场上谎报军情。


赵明义、关向前二人私交甚好,情同手足。但关向前此时来不及悲伤,他清楚赵代旅长牺牲了,省防一旅的存亡全糸在自己一人身上,小鬼子只封锁未敢强攻,兵力肯定不足。而且小鬼子仁田的骑兵联队仅二个小时的距离。仁田的骑兵联队一到,省防一旅就在劫难逃了。


他马上对作战参谋下令。“邝参谋,你去车上传我军令;黄州团长组织士兵在车上提供火力支援,白芬郁团长组织官兵相互配合,强行冲下车厢,全旅合力打破敌人火力封锁。尽快撤出战斗。”


“是!”邝参谋猫着腰领令而去。


此时省防一旅官兵中对本旅的危险处境,心中最清楚的还有一人,他就是担任搜索队队长的省防一旅骑兵连连长林海子。


林海子一直在军列后面监视仁田的骑兵联队。9月21日凌晨四点多,他手下的一个骑兵搜索队小组突然回报:仁田的骑兵联队突然大提速,让他警觉起来。不一会儿,一个骑兵搜索队小组带回一个小林光一骑兵联队刀下幸存的百姓,他才发现狡猾的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行踪。林海子刚想派人通知赵代旅长,军列出事了。


未能及时发现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行踪。让省防一旅陷入绝地,让林连长和手下自责不已。林海子命令;一个骑兵搜索队小组继续监视仁田的骑兵联队。然后带着连队其余的59位汉子由北面绕出山谷,他们的目的是偷袭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后方,为陷入绝地的省防一旅寻找反败为胜的战机。


沿着蜿蜒的河道向通远堡方向狂奔了10多里地时,此时天已放亮,刚来到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后方,一名侦察兵拼命打马回头来报:“连长,前面发现少量的鬼子骑兵,估计有30多个的骑兵!”


林海子大吃一惊,显而易见,鬼子的头是个行思慎密的家伙,想到了会有人,绕过来偷袭他部队的后方,此刻真是冤家路窄,要是现在后撤的话全连还可以留得一条生路,但是陷入绝地的省防一旅怎么办?


林海子迅速做出决定:派一个通信兵去省防二旅向张海鹏旅长求援,其余的兄弟,就留下来尽量吸引敌人,必要时不惜牺牲全连,为让省防一旅寻找反败为胜的战机。


小林光一骑兵联队作为关东军曾经叱咤俄国战场的精锐铁骑,在这次发动攻击凤城车站的战斗起初,好像无用武之地,配合原田旅团进攻当中又是他们看不起的新组建的仁田骑兵联队,仁田骑兵联队没有捞着任何便宜,还折损了一个小队的人马,那么这次急于建功立业的小林光一中佐就自告奋勇地提出这个绕大弯偷袭敌人后方的计划。小林光一大佐得手后,并派了一个小队在后方担任警戒。其实他防的是;省防二旅向张海鹏部,仅派一个小队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总兵力才500多,要困住军列上省防一旅5000多人,兵力本来太少了。而且他算定张海鹏部在情况不明不敢出通远堡。张海鹏部是让小林光一算死了,林海子派一个通信兵去求援,张海鹏都不敢出手。


担任警戒的是日军小林光一骑兵联队的一个小队31人,由少尉田中小队长统率。


林海子曾经这在剿过匪,亲自侦察过这一段河湾的地形,河岸与山道之间是一大片坑坑洼洼的烂泥沙地,马匹并不好发动冲锋,林海子亲自到前沿侦察;鬼子大队正死盯着军列上,数百匹军马栓在一片山洼地里,守军不过十多骑。他来主意了;


自己带十多骑去对付鬼子警戒的部队,当然林海子十多骑也没有准备歼灭鬼子警戒的部队一个小队的幼稚想法。他准备以自己为诱饵吸引敌人,引开鬼子警戒的部队,让骑兵连副连长铁木真带其余的兄弟偷袭军马群。


“连长,让我带其兄弟去引开敌人!”铁木真知道十多骑去PK一个小队训练有素的关东军骑兵凶多吉少,争着要去诱敌。


“老铁,别争了!这一带地形我比你熟,鬼子还不一定能把我怎样?” 林海子豪气地笑道。停顿了一下,他又不放心地对铁木真道;“倒是你和其余的兄弟要小心,得手后,千万不可恋战。”


“ 是!”铁木真感动地冲林海子行了个军礼。


“都给老子听好了,第一枪要打准,要狠狠地在小鬼子身上咬下一口肉来,为陈团长报仇,为受重伤的旅座报仇,﹙林海子此时还不知道赵代旅长牺牲了﹚要把鬼子给激怒了,老子要这帮狗日的鬼子跟着咱们屁股后面吃尘,让他们跟着咱们到山沟沟里面捉迷藏转圈!” 林海子在十多骑的队伍前命令。


“为陈团长报仇!为旅座报仇!连长,下命令吧!” 十多个蒙古草原的马贼好汉一起应声。


“好男儿大丈夫,应当保家卫国,马革裹尸,不惜战死沙场,有卵子的就跟老子来!” 林海子一声令下,15人打马转出隐蔽的山坳,沿河岸向鬼子警戒的部队弛去。


这么大的动静立即引起小鬼子田中那个小队的注意,田中少尉马上派出了5个骑兵过来摸情况,骑兵连诱敌骑兵待这伙小鬼子进入马枪的有效射程后,纷纷举枪瞄准射击。


林海子第一枪就撂倒一个跑在最前头的小鬼子的大黑马,把那小子掀翻在地上,一阵排枪过后,其余鬼子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3个鬼子顿时人仰马翻,中枪坠地。但这些关东骑兵平时训练有素,遇袭并不惊慌,剩下的2个鬼子发现来的国军骑兵并不多,一边向少尉田中小队长示警,一边原地开枪反击。后面的少尉田中小队长见一下折了三骑,马上展开队形向这边山道包抄过来。


林海子在鬼子围上来之前从侧面越过鬼子渡河的河岸向山区跑去,并不正面与敌交锋,鬼子的那个小队见十多个国军骑兵占了便宜就想跑,自然紧追不舍,在后面一边哇哇大叫一边打枪,林海子手持的是一把德制98K步枪,还配备了狙击瞄准镜,有效射程非鬼子的小马枪可比。在奔跑中他连放了四枪,弹无虚发,所以他缀在队伍的最后,四枪干掉四个跑在前面的鬼子之后,远远的望见了一群日军骑兵簇拥着一个高头大马的日军少尉踏上河岸,于是他拉上最后一颗弹头经过加工而变成了“达姆弹”的子弹,目测了距离,暗道:“700多米,还是很难击中啊!”双手稳稳地端起步枪,尽量吐出肺中的空气,圆睁着双眼瞄准那少尉的心脏。


当他的马身与河岸渡口交错平行而过那一刹时,透过几个奔来的鬼子兵将要重叠的空隙间扣动扳机,枪响过后,那少尉身边的一个鬼子老兵伸手推了他一把,但那鬼子兵在马上猛然地晃了晃,立身不稳一头扎下马来!林海子放枪之后看也不看,狠命地催马拉开追兵的距离。


连长林海子不是蒙古草原的马贼,是东北的胡子出身,在东北老家在长白山的西麓,松花江的上游,山高林密,物产丰富。他家世代以打猎、采药为生,林海子是当地胡子中远近闻名的好猎手,他打野物专打头,打紫貂则是“对眼穿”。什么叫“对眼穿?”因为完整的紫貂毛皮十分珍贵,好猎手会尽量让子弹从紫貂的一个眼睛射进,从另一个眼睛穿出,这样的话,得到的貂皮上就不会留下枪眼。


林海子在他爹从小近乎残酷的训练培养下练得一副好眼力和一手好枪法,也是他能降住骑兵连副连长铁木真等骠悍的蒙古草原马贼的重要原因之一。


后来林海子 “弃暗投明”当了一个国军,他枪法如神,屡次立下战功被于芷山升为骑兵连连长,他脾气暴躁,平时谁也不服,就服于芷山一人,前俩天见于芷山负伤,自己有力又使不上劲,急得冒火,这次敌人大队骑兵偷袭,由于自己的失误让于芷山的省防一旅陷入绝地,而敌人又是大队骑兵,他已经不作回去的打算了。


但是因为风向、马匹颠簸的问题,这一枪还是打偏了,没有击中那少尉的心脏,却射进了他的左臂,那少尉正是趾高气扬渡河的田中小队长,“达姆弹”穿进了他的左臂骨头在里面炸开了花,立即痛得田中当场晕厥坠马,卫生兵手忙脚乱的为他抢救。临时渡口处顿时一片混乱,田中随即又痛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左臂骨多了个大洞,鲜血如泉涌,看样子是废了,顿时气得他暴跳如雷,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下令全队不顾一切地追击这伙乱放冷枪狡猾的支那骑兵。此时他已忘了自己小队的主要职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